当前位置: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脆弱不堪

第三百三十八章 脆弱不堪

山呼海啸的浪潮中,黑衣身影继续一步步往前,他身上的气息一点点的弥漫而出。

周围方向,不少人目光朝着他望去,露出异样的神sè,这黑衣人相貌寻常,但眼眸深邃,眉毛也略微有些与众不同,如弯月,又似弯刀。

一些秦王朝的人皱了皱眉,身形闪烁,来到他身前,有人开口道:“何人?”

黑衣身影依旧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迈步,弥漫而出的气息笼罩着挡在身前的人,只一刹那,那几人内心震颤着,瞳孔猛烈收缩,这一瞬间,他们感觉像是置身于无比可怕的空间,那股无形的气场,仿佛随时有可能将他的身体撕成粉碎。

黑衣人如入无人之境般,一步步走向那盛宴中心,他迈着的步伐渐渐往上,朝着虚空踏步,每一步,都在往上走。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许多人抬头看着他的身影,眉头一挑。

秦王召集天下强者汇聚于此,前面都是东荒境顶尖的巨擘人物,这家伙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无礼,虚空迈步往前,疯了不成?

秦王朝的守卫陆续踏步朝着他挡去了,却见他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变得极为可怕,一股恐怖之意从黑衣人身上弥漫而出,只一瞬间,浩瀚空间,都像是诞生了一股可怕的气场,那些想要阻拦他的人身体僵硬在了虚空中,凝视那到来的身影。

“嗤嗤……”空间发出一道道尖锐刺耳的声音,无形的气势笼罩浩瀚虚空,将那山呼海啸的浪潮都压了下去,声音渐渐变小,无数人抬起头朝着虚空中某处方向望去,随后便看到了继续走向舞台中央方向的那道黑衣身影。

随着那股气场还在变得强大,山呼海啸的声音不断变低,气势渐渐消散,直至彻底的消失,很快,这片空间变得安静了下来,显得有些诡异。

一个人的出现,压住了在场的狂热气势,黑衣人身影傲立虚空,相貌寻常的他此刻化作绝对的焦点,仿佛他才是秦王宫的唯一。

宴会中,那些大人物看向来人,眼眸顷刻间凝固,心头颤了下。

而浮云剑宗宗主,更是直接站起身来,神sè冰冷无比,他的目光像是化作了出鞘的利剑,朝着来人射去,锋利到了极点。

“秦王邀请东荒诸强汇聚,怎么不邀请我?”来人站在虚空开口道,他的声音像石头般生硬冰冷,他的眼神凝视秦王依旧诸多顶级势力的巨头人物。

“草堂大弟子,我怕请不动。”秦王依旧坐在那,目光凝视虚空中出现的黑衣身影。

草堂大弟子,刀圣。

他竟然从东荒境西域走出,来到了秦王宫中。

那些顶级势力的人内心颤动着,没有人会想到刀圣会出现,出现在秦王宫宴请东荒诸强的聚会上,这太疯狂了。

不久前,秦歌死在了书山之外,刀圣直接独身前来秦王朝,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周围浩瀚空间,一片死寂,见过刀圣的人并不多,因此直到秦王的那句话说出,他们才知道来的人是谁。

“我听说秦王朝要号令东荒讨伐草堂,怎么会不来?”刀圣平静的声音中却像是蕴藏一股无形的力量,无论如今刀圣的修为境界如何,他此刻一人之气场,便将整座秦王宫都压住了。

秦王依旧看着刀圣,他没有说话,秦禹的脚步,却往前走了一步。

他和顾东流以及路南天是齐名的人物,刀圣的成名比他更早,也更轰动。

刀圣的成名只有一战,但他挑战的是浮云剑宗。

一战封神。

如今距离那一战已经时隔不少年,草堂大弟子刀圣,又到了什么境界层次?

“久闻草堂大弟子刀圣之名,今日倒想要领教一番。”秦禹开口说道,在他身上,有着一股极为可怕战意弥漫而出。

刀圣扫了秦禹一眼,下一刻,秦王宫上空,像是刮起了一股可怕的风暴,在天地间肆虐。

一股凌天刀意弥漫,欲劈开苍穹,天地间,无尽的刀意竟凝聚成一把刀,悬浮于苍穹之上。

这把刀横梗于苍穹之上,悬浮于诸人的头顶上空,这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末日威压,仿佛那把刀随时都有可能斩在自己身上。

无数人抬头望向刀圣,尤其是那些顶级势力的强者,如今的刀圣,到了什么层次?

“嗤……”

那悬浮于苍穹之上的刀斩了下去,没有任何的话语,刀圣直接斩出了这一刀。

这一刀像是没有任何的技巧、也没有使用任何的神通术法,仿佛只是最为纯粹原始的一刀。

这一刀轻飘飘的落下,像是没有任何的威力,犹如一道光闪过,甚至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斩在了舞台的中央,那场盛宴召开之地。

没有人动,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一刀太快,还是因为知道那一刀的攻击目标没有自己,总之,没有人去抵抗那一刀,任由它斩下,劈在了秦王宫盛宴召开之地的正中心。

随后,地面出现一道薄薄的裂缝,一路延伸而出,朝着不同的方向,像是树根般,在地面疯狂的延伸变长,朝着不同的方位急速的蔓延,来到了各大势力所在方位,出现在了他们的脚下,而后,停止。

浮云剑宗宗主低头,看着脚下的那道极薄的裂缝,从中仿佛有一道刀光弥漫而出,那一缕刀光中,却仿佛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刀意,像是能够永恒不灭,他的眼瞳之中释放强大的剑意,冲入裂缝之中,找到那一缕刀意,想要将之抹灭,但却发现,刀意,无法抹除。

这样的发现,让浮云剑宗宗主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了下,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刀圣所领悟的贤者之意,已经超越了他,刀意,凌驾于他的剑之意志之上。

悬王殿大殿主同样低头,感受那一缕刀意,他的手臂微微颤抖了下,脸sè极其难看。

其它各势力的人都低头感受着,内心极不平静。

一些修为境界差的人,当他们感受这股刀意之时,瞬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撕成粉碎。

“嗤、嗤……”就在此刻,裂缝中的刀意遽然间爆发,撕碎一切,地面的那一丝裂缝不断的扩张,秦王宫中,大地被刀光撕裂开来,出现了一道道深邃可怕的裂痕,刀意所化的光芒渐渐的暗淡,残留的强大的刀意也陆续散去,只留下一道刀意划过的痕迹,从中,像是依旧隐隐能够感受到一缕不可一世的刀之意境存在过。

浩瀚王宫,死寂一片。

就在秦王号令东荒诸势力准备讨伐草堂之时,草堂大弟子出现了,他就这么直接步入了秦王宫中,斩出了一刀,仿佛这里,唯有他一人。

秦王朝的强者脸sè极不好看,尤其是秦王以及秦太子秦禹。

只见此时,秦太子秦禹取出了金sè龙枪,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仿佛那头龙枪之中蕴藏真龙之魂。

刀圣那一刀斩下,他便明白刀圣走的比他更远,领悟的贤者意比他更深,若是不借助先贤法器,他战胜不了刀圣。

龙吟阵阵,秦禹身体腾空而起,身体周围像是有真龙缭绕。

然而刀圣只是平淡的扫了他一眼,开口道:“你要开战的话我没意见,但这里的人,有多少人能活着离开?”

刀圣的话使得诸人的心头猛的颤了颤,刚才刀圣那一刀无意杀人,斩在了空处,但如若真的爆发大战,哪怕是刀之余波,都绝非绝大多数人能够抗衡的,一缕刀意,就能够斩杀这里的绝大多数强者,能够承受的人,寥寥无几。

“堂堂刀圣,以其他人的性命威胁?”秦禹目光凝视刀圣道,他们开战,自然可以前往空中大战。

“如果还有下一次,这一刀便不是这样劈出了,也不一定是劈在秦王朝了。”刀圣淡淡开口,话音落下,他便直接转身,迈步离开。

接受秦禹的挑战?

他没空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秦王朝是如何对待柳国的,若是秦王朝出兵讨伐草堂,他杀到秦王朝,难道还陪秦禹玩君子之战?

“你就这样离开?”秦王看着刀圣离开的背影喊道。

“你可以试试留下我,但后果自负。”刀圣直接回应,秦王凝视那背影,脸sè极其难看。

从那一缕刀意中他甚至感受到刀圣的境界,已经不在他之下了。

如若真的要强行留刀圣,谁也无法预料后果,秦王朝会死多少人。

秦禹手掌紧握龙枪,死死的盯着那道背影,就这么让刀圣走吗?

根本没时间让他多想,刀圣的身影很快化作黑点,已经远去。

诸势力的人同样盯着刀圣的背影,心中极不平静。

比当年还要强横许多的刀圣,如若前往他们所在的宗门走上一遭,会是什么结局?没有人敢去想。

这一瞬间,不久前山呼海啸的气势再也不复存在,那眼看便要结成的东荒同盟,看似强横无比,但却又是如此的脆弱,一击即碎!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八章 脆弱不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