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68章 我们不熟

0268章 我们不熟

宁涛取出账本竹简放在了黑人枪手的手上,几秒钟后拿了起来。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诊断:路易斯,一九九八年生人,凶人,首恶不孝敬父母计十点恶念罪孽,次恶杀人十七人计一百一十九点恶念罪孽,三恶伤害他人……一身计恶念罪一百五十一点,可开恶念处方契约,以死赎罪。

外国人没有yīn历,所以账本竹简给出的诊断上不会有什么甲午年、庚子年之类的生辰,不过内容也就这一点区别。

宁涛随即起身去书桌旁开了恶念处方契约,然后拿着处方签和笔,还有装着精品初级处方丹的药来到了路易斯的面前:“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

“这上面……写了什么?”路易斯问,他不认识汉语,宁涛将那张恶念罪孽处方契约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宁涛怒目相视,“不签你就死!”

路易斯本就处在万分痛苦的状态中,被宁涛这么一凶,他哪里还敢犹豫,拿起那支笔就在那张恶念处方契约上签上了他的名字。

宁涛给了他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让他吃下。

路易斯吃下精品处方丹之后,一团青烟涌来将他吞没。

另外四个还活着的人眼睁睁的看着那团青烟,心中充满了惊讶与恐惧。

宁涛来到了白人青年的身边,冷声问道:“你愿意接受治疗吗?”

“你……不要想骗我……”白人青年的声音很虚弱,可态度却很强硬,“我们是美国人……你不能杀我们……就算是要审判……那也得美国的法庭才能审判我们……不然……”

宁涛冷笑道:“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直到现在还敢这样跟我说话,在我这里没有审判,只有赎罪。”

就在这个时候,青烟回到善恶鼎中,黑人青年出现在了诊所之中。他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整个人的精气神甚至比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要好。

几个武装人员惊呆了。

路易斯看了看自己,又看着宁涛,忽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口中嘀嘀咕咕,似乎是在念叨什么经文。不难看出来,他要么是把宁涛当成了魔鬼,要么是把宁涛当成了天使。

宁涛看着另外三个还活着的却也奄奄一息的武装人员,“你们要接受治疗吗?”

三个武装人员纷纷说要。

宁涛也拿着账本竹简就走了过去,诊断、开恶念处方契约,然后让人签字和给药。

善恶鼎的青烟又涌了过来,将三个吃了精品初级处方丹的武装人员吞噬。

这些武装人员每个身上都至少有一百多点恶念罪孽,虽然比不上从楚义雄身上赚到的五千多点善念功德,可楚义雄那样的顶善之人世间又有几个?所以,诊金不能嫌少,有一点就要赚一点,积少成多,手中有“余粮”,心才不会慌。

一转眼,青烟退去,三个最先冲进天外诊所的武装人员也好端端的出现在了诊所之中,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精神头也好得很。

刚刚那个还声称自己的美国人,说宁涛不能杀他的白人青年有些后悔了,他试探地道:“医生……救救我……”

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你不是说你是美国人吗?我不敢杀美国人,但我也不敢救美国人。”

“他们……都是美国人。”白人青年说。

宁涛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要我救你也可以,不过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白人青年眼神闪烁。

宁涛说道:“你们都是黑火公司的人吗?”

白人青年的嘴唇动了动,可什么都没说。他是这支佣兵战队的队长,他很清楚背叛黑火公司是什么下场。

白人青年没有说,可第一个接受治疗的路易斯却开口说道:“是的,我们都是黑火公司的人。”

“路易斯!你应该知道你在干什么……”话没说完,白人青年忽然回头看去,却见他的大腿上扎了一把加大号的手术刀,一句话没有说完,从他的嘴里的声音就变成了惨叫的声音,“啊啊!”

宁涛轻轻的拧动日食之刃,淡淡地道:“你不回答就算了,你还恐吓我的病人,你当真以为你的美国人的身份能救得了你,还是有一支航母舰队正往我的诊所开过来?”

白人青年疼得声音颤抖不停,“我、我的身份是……使馆武官……我叫谢菲尔德……你杀我……会引起国际争端……”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日食之刃又扎在了他的另一头腿上。偏偏,除了疼痛,他的生机并没有明显的流失。他并不知道,宁涛在扎他的时候还用灵力治疗他。

使馆武官?不管谢菲尔德说的是不是真的,可在这天外诊所里就算是美国的将军在这里,宁涛也是这样扎!

谢菲尔德的惨叫声里,宁涛接着说道:“我现在开始问第二个问题,汉克斯也是黑火公司的人吗?”

谢菲尔德只顾着惨叫,哪里还说得出话。可他的惨叫声却让另外四个人心生恐惧,他们刚从死神的手里逃出来,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

“是的,汉克斯也是黑火公司的人,他拥有很高的权限。”一个叫汤姆的武装人员说道。

“很好,我把几个问题问完,你们告诉我答案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宁涛说,顿了一下又说道:“尼古拉斯康帝是黑火公司的老板吗?”

没人回答。

宁涛手起刀落,日食之刃又扎在了谢菲尔德的屁股上。

“啊”谢菲尔德惨叫,“你、你……为什么要扎我啊……”

“因为你们的沉默让我不高兴。”话音刚落,宁涛拔起日食之刃,然后落下,噗嗤一声响,又扎在了谢菲尔德的屁股上。

谢菲尔德张大了嘴巴,可这一次却只有吸气的声音,他想昏过去,可是总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支撑着他,以至于无论他承受着多么强烈的疼痛,他始终精神抖擞,就是不晕。

路易斯说道:“我们……都是小人物,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但是我猜是的。”

宁涛本来还想通过这几个“活口”了解一下尼古拉斯康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现在看来这几个炮灰的级别实在太低,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黑火公司高层的秘密。他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武田玉夫也是黑火公司的人吗?不要骗我,你们能住在他的酒店里,他还给你们的行动提供支持。”

路易斯说道:“我们不太清楚武田先生是不是黑火公司的人,是汉克斯在与他接触,汉克斯是黑火公司的人,同时也是高唐公司的高级工程师。”

宁涛心中一动,“明天将要展出的芯片,是不是汉克斯带过来的?”

路易斯有些犹豫,这个秘密似乎关系着他的生死。

宁涛拔起日食之刃,又一刀扎在了谢菲尔德的屁股上。

“啊”谢菲尔德惨叫道:“你……为什么扎我啊?”

宁涛拔刀,扎下,谢菲尔德的屁股上又多了一道直达肌肉深处的伤口。

这就是他的回答。

扎你,我需要什么理由?

汤姆忍受不了这种压力,他开口说道:“是的,是我们护送汉克斯将一只箱子带到了这里,我估计就是那块芯片。”

这虽然不是确定的答案,可却引起了宁涛的一个更深层次的思考,他的心里暗暗地道:“这么说来,白圣居然也和黑火公司有联系,甚至有可能是黑火公司的人!”

一直以来他都将白圣视为一个传统的千年蛇妖,yīn毒、狡猾还有足够大的野心,却从来没将白圣与西方的黑火公司联系在一起。现在看来,这一系列的事件并不是偶然或者随机发生的,很有可能是一个秘密计划的一部分!

可是,黑火公司给白圣送来一块先进的芯片,目的何在?

宁涛想不明白,他也结束了思考:“你们暗杀我,我可以理解,我们本身就是敌人。可我想不明白,林清妤对你们来说没有半点价值,为什么要绑架她?”

宁涛的话音刚落,谢菲尔德便奋力吼道:“等等!”

宁涛将日食之刃拔了起来,然后高高举起。

“不……”谢菲尔德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我抢答……这个问题……我知道……”

宁涛的手放了下去,谢菲尔德的屁股已经被他扎成了筛子,可处在恶面状态下的他却没有半点怜悯,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残忍而感到哪怕一丁点不适。

恶人自有恶人磨,他现在就是那个折磨恶人的更恶的人。

谢菲尔德说道:“这次行动是因为林清华……是他要让我们带他的妹妹去美国……”

林清华?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他想到了种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真相是这样的真相。

“他为什么要让你们带走林清妤?”宁涛追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真的……我发誓……”谢菲尔德还真就举起手掌想发誓。

宁涛却将账本竹简放在了谢菲尔德举起的手掌上,得到诊断之后又给谢菲尔德开出了恶念罪孽处方契约。

从这几个家伙的身上已经挖不到有价值的东西了,也是时候结束了。

谢菲尔德的治疗结束了,好端端的站在诊所之中。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对于他来说究竟是一个噩梦,并不是真的。

“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谢菲尔德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宁涛说道:“拥抱我一下,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几个武装人员你看我一眼,你看我一眼,彼此的眼神里满是困惑。

宁涛将日食之刃举了起来,欣赏着刀身上的血sè纹路。

谢菲尔德心中恐惧,跟着就上前拥抱了宁涛,就在张开双臂抱着他的时候,他隐约感到背心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可那感觉转眼就消失了。他也没用在意,一下拥抱之后赶紧退开。

余下的四个人也都一一拥抱了宁涛,然后站在一块,警惕的看着宁涛。

“你说话要算数,我们回答了你的问题,你要放我们走。”谢菲尔德说道。

宁涛开口说道:“嗯,我去给你们安排车子,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

说完,他快步走到门边,开门走了出去。

五个武装人员追到门边的时候,诊所的房门砰一声关上了。

宁涛坐在台阶上看了一会儿手机,十分钟之后又起身打开诊所的门走了进去。

地上已经多了五具尸体。

天针恶疾,这是他以恶制恶的手段,比起用刀捅,用枪打更有艺术性。

却就在宁涛盯着地上的六具尸体看的时候,尸体却正在熔化,往地下渗透。他心中一片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不过他很快就不怎么惊讶了,他是执行诊所的诊断,让诊金病人以死赎罪,尸体留在诊所里,诊所当然要灭掉。诊所能将人治好,自然也就会有让赎罪之人归于泥土的手段。

“你不会是把人送到地狱去了吧?”宁涛看着善恶鼎问。

善恶鼎闭着眼睛,一副我们不熟的样子。

看网友对 0268章 我们不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