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十七章 说服众人

第五十七章 说服众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人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夏若妍,茫然地摇摇头。

夏若妍眼圈一红,哽咽着说道:“多出的那三千多颗人头,皆为竹山当地的百姓,廉丹的部下将竹山百姓几乎屠杀殆尽,却称当地百姓皆死于蛮军之手,他们砍下百姓的人头,充当蛮人的首级去向朝廷领赏……”

说到最后,她已是哭得泣不成声,在这些人头当中,便包括她的父母,她的兄弟姐妹们。“蛮人欺我,固然可恶,可廉丹更是猪狗不如的畜生、禽兽!”

在场的众人,没有去过竹山,更没有亲身经历当时的场景,不过即便是听夏若妍的讲述,都听得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那不是三个人,三十人、三百人,而是三千多人!三千多条人命啊!

刘縯握紧拳头,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着,他猛然一拳砸在桌案上,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小木桌顷刻之间支离破碎,散落了一地。

他脸sè气得铁青,挥手说道:“廉丹不仁,视我等如猪狗!这一仗,谁爱打谁打去,我绝不会去和绿林军作战!”

冯异拍拍刘縯的胳膊,以示安抚。

他也不愿意给廉丹这样的人卖命,不愿意去和绿林军打仗,但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根本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以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人再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有听从命令的份!

他深吸口气,对夏若妍意味深长地说道:“竹山百姓的遭遇,我们既同情,也感悲愤,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

他话音未落,刘秀突然开口问道:“若妍,竹山绿林军有多少人?”

夏若妍看着刘秀,没明白他为何这么问。她怔怔地说道:“大概有一百来人。”

刘秀哦了一声,看向刘縯和冯异,若有所思地说道:“竹山绿林军只一百来人,廉丹派张庭率一千兵马足以将其剿灭,又为何要动用我们义军?而且还是让义军做主力、打头阵,张庭一部只是做策应和配合作战,难道,廉丹认为他麾下骑兵的战斗力尚且不如我们义军?”

众人面面相觑,经刘秀这么一说,他们心里再仔细琢磨一番,还真是这么回事,廉丹部署的剿灭竹山绿林军之战,义军完全是多余的,甚至可以说义军是京师骑兵的累赘。

没有义军在场,京师骑兵反倒更容易放开手脚,展开骑兵最擅长的冲阵。有义军在场,骑兵还要回避自己人,难免会束手束脚。

人们只是觉得刘秀言之有理,但冯异却听出了刘秀是话里有话,有弦外之音。他问道:“文叔,你想说的是?”

刘秀话锋一转,问道:“大哥、公孙兄,你俩和廉丹见面时,感觉他对你二人的印象如何?”

刘縯和冯异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印象如何?感觉也就那样吧,廉丹傲慢又自负,眼高过顶,又哪会把他们这些不入流的义军看在眼里?

冯异摇摇头,说道:“感觉上,似乎不怎么样。”

刘秀眼眸一闪,幽幽说道:“倘若是这样,那廉丹派出张庭一部的目的可就不简单了。”

冯异心头一动,追问道:“文叔此话怎讲?”

刘秀正sè说道:“在守卫汉中郡城的战斗中,大哥和公孙兄都是立有大功的,这一点,全城的百姓都有看到,谁都抹杀不了。如此大的功劳,朝廷自然也要做出封赏,如果廉丹对大哥和公孙兄印象不好,自然不会让你俩走上仕途,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朝廷颁布封赏之前,先将你二人连同所有的义军除掉。”

啊?在场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面露惊sè,呆呆地看着刘秀。

刘秀说道:“如此一来,也就解释了廉丹为何要派义军这个累赘,和京师骑兵一同去剿灭竹山绿林军了,而且还是让义军打头阵!当义军和竹山绿林军厮杀到一起的时候,张庭一部若是趁乱而上,不分敌我的展开骑兵冲阵,后果……可想而知。”

骑枪之下,众生平等。被骑兵践踏过去,哪里还能剩下活人,就算没死在长矛、军刀之下,也得被战马的蹄子活生生的踩成肉泥了。

刘秀的这番话,让在场众人同时从脚底板升起一股寒气,瞬间扩散到全身,直冲脑门。

李轶脸sè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我们对郡城是有功的,廉……廉丹不会这么对我们吧?”

“以廉丹的残暴,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义军是抵御蛮人、镇守汉中郡城的英雄,即便是廉丹,想要除掉我们,也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如果我们是在剿灭绿林军的战斗中战死了,再没有比这更合适、更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刘秀是通过廉丹派义军去剿灭竹山绿林军这个诡异的举动,得出后面这一连串的推论,至于他的推论究竟是对是错,他自己也不清楚,不过他的话,却让在场众人的心里都没底了。

即便是一再表示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遵从廉丹命令的冯异,这时候也地垂下头,沉默不语。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秀的话是很危言耸听,但不代表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

“哈哈——”已经愤怒到极点的刘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他方收敛笑声,一字一顿地凝声说道:“廉丹老贼,不想给我等活路,我去与他拼命!”

“大哥!”

“伯升兄!”

刘秀等人急忙把气急的刘縯拉住。冯异眉头紧锁地看着刘縯,急声说道:“伯升兄,你现在去找廉丹拼命不等于去送死吗?”

稍顿,他又看向刘秀,语气沉重地说道:“就算廉丹图谋不轨,要置我等于死地,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刘秀眼珠转了转,说道:“要破廉丹的诡计,只有一个办法!”

众人心头一动,刘縯问道:“阿秀,你有什么好办法?”

“如果绿林军不在竹山,我们过去扑了个空,没有仗可打,廉丹欲借刀杀人的计谋也就迎刃而解了。”刘秀正sè说道。

冯异的眼睛顿是一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下来,说道:“若是按照文叔的办法,我们得派人先一步赶到竹山,找到绿林军,劝告他们赶快撤离,可是竹山那么大,我们派去的人又去哪里找他们?即便侥幸找到了,他们也未必会听我们的话啊!”

刘秀一笑,转头看向身旁的夏若妍,说道:“公孙兄放了若妍姑娘了吗?若妍姑娘就是出自于竹山绿林军,只要若妍姑娘能先我们一步赶回去,必然可以劝退竹山的绿林军!”

夏若妍立刻跟着点头,正sè说道:“只要我能先一步赶到竹山,肯定可以劝动马大哥,让他带着兄弟们转移到隐蔽之处!”

刘縯眨眨眼睛,琢磨了片刻,说道:“这倒不失为一条良策!”说着话,他看向冯异,问道:“公孙兄,你觉得阿秀的办法如何?”

冯异眼珠转了转,含笑说道:“看来,我们现在需要一匹快马!”

显然,他也认同了刘秀出的这个主意。

他们若在别的地方,想弄到一匹快马,太难了,但是在汉中郡城内想要弄到快马,并非难事,这个问题叶家自然会帮他们解决。

事后,刘縯派朱云前去叶家,让叶家为义军捐献一匹可作战用的战马,对此,叶阗连犹豫都没犹豫,大手一挥,给义军捐献了三匹战马。

当时乐得朱云嘴巴都合不拢。

刘縯和刘秀等人又商量了许久,把计划彻底敲定了下来,众人的商议才算告一段落。

这时候天sè都已黑了下来,刘縯对众人说道:“时间不早,大家都回去早点休息!”

众人相继起身,纷纷向刘縯告辞。刘縯还特意叮嘱刘秀,务必要给夏若妍安排一处安全稳妥的地方。刘秀含笑说道:“大哥放心吧,我去处理!”

“嗯!”刘縯点了点头,又含笑拍了拍刘秀的肩膀,把他送出房间。

送走刘秀一行人后,他看向一旁的张平,问道:“敬之,你有没有觉得,阿秀和以前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在刘縯的心目当中,小弟虽然不像二弟那么老实巴交,但也是个很本分的人,可现在的小弟,精明的好像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而且身手也变得十分了得。

仔细想想,自从参加义军,前来益州之后,小弟完全像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有时候刘縯都禁不住在心里暗暗琢磨,眼前的这个小弟真的还是自己的小弟吗?

刘縯不知道的是,自从刘秀服食了金液之后,整个人的确是脱胎换骨了,不仅身体变得比以前强壮许多,就连头脑也变得比以前更加聪慧和灵敏,旁人看不明白的事,他往往能看得很透彻。

看着一脸担忧的刘縯,张平难得的笑了,说道:“阿秀一直都不是等闲之辈!”

张平平日里不太爱说话,但他绝对是个细心的人,能注意到很多常被人忽视的细节。

就拿刘秀经常去集市打探天下事来说,连刘縯都不知道,但张平却很清楚。

通过这件小事上也能看得出来,刘秀可没有打算一辈子都待在舂陵这个小村子里,做个普普通通的农夫,而是胸怀大志,对未来充满了构想和企图心。

只不过刘秀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或许说他的城府极深,从未对任何人表露过自己的心思,一直在苦等一个可以让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

而这次的益州之行,恰恰给了刘秀发挥的空间。

刘秀能在兵荒马乱的益州一鸣惊人,张平丝毫未感到意外。

张平是个什么样的人,刘縯自然再清楚不过,听闻他对小弟的评价后,刘縯苦笑,忍不住摇了摇头,感叹道:“我这个做大哥的,恐怕还远不及敬之你了解我自己的弟弟啊!”

“伯升兄是志在四方!自然会忽略家中的一些小事情。”张平笑道。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说服众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