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十九章 求战为虚

第五十九章 求战为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且说对战中的盖延和黑脸大汉,两人一口气打了十余个回合,在这十几个回合当中,大多都是盖延攻,黑脸大汉守,看起来盖延是占尽了优势。

不过十几个回合过后,黑脸大汉突然展开了凌厉的反击。

他单手抡起九耳八环刀,上下翻飞,不仅速度快,而且每一招都是力大无比,刀锋划过空气时,即便是距离好远的刘秀等人都能清楚听到刺耳的嗡嗡声。

叮叮当当!

盖延在挡下对方二十几刀的连续抢攻后,体力耗损严重,逐渐呈现出不支的迹象,人也不由自主地一退再退。

虽说盖延并不至于立刻落败,但想取胜的希望已很渺茫。

刘秀生怕盖延伤在对方的刀下,不敢再等下去,他大喝一声,抽出肋下的青锋剑,快步奔跑了过去。人还没到,他先喊喝道:“巨卿,退!”

正在交战的盖延不明白怎么回事,听闻刘秀的叫喊,他虚晃一招,向后跳跃,退出战场。他刚退下来,刘秀便从他的身边一闪而过,顺势一剑挥出。

当啷!

青锋剑正撞上追砍盖延的九耳八环刀上,空中炸出一团火星子,刘秀和黑脸大汉各自倒退了一步。

刘秀吐出一口浊气,侧头对盖延说道:“巨卿,你先退下,我来会会他!”

还没有分出胜负,盖延本不愿意下场,但刘秀已经顶上来了,他没法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下去。

黑脸大汉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青年,脸上流露出诧异之sè。

这个青年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并不像有多大力气的样子,可刚才他竟然能接下自己的重刀,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深吸口气,刚要冲上前去,可转念一想,他开口问道:“来者通名,老子刀下,不死无名鬼!”

“刘秀!”刘秀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截了当地报上自己的名字,他也没问对方的名字,提着青锋剑,径直地向黑脸大汉走了过去。

刘秀?他就是刘秀?黑脸大汉暗吃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去,原本向他缓缓走来的刘秀突然单脚一跺地面,整个人仿佛离弦之箭似的,向黑脸大汉直射了过去。

好快的身法!黑脸大汉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的向前劈砍一刀,打算把迎面扑来的刘秀砍退。

结果他迎面砍出去的刀竟然不可思议的砍空了,向前直扑的刘秀,身形匪夷所思地画出一条弧线,让过黑脸大汉的重刀,闪到他的身侧,一剑直取他的侧脖。

黑脸汉子大惊,他急忙向下弯腰,沙,剑锋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掠过,险些把他的发髻切下来。

这一下,黑脸大汉对刘秀可不敢再有任何的轻视之意,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刘秀战在一起。

在后面观战的刘縯,心头悬到了嗓子眼,浑身的肌肉绷紧,手也不自觉地握住剑柄,佩剑被他抽出了一半。

同样观战的张庭可远没有刘縯那么紧张,看着与黑脸大汉打得不分上下的刘秀,他抬手一指,问道:“此子何人?”

刘縯说道:“是我弟刘秀!”

张庭吃惊地看眼刘縯,难怪他此时如此紧张,原来这人就是他的弟弟,那个据说仅凭一己之力便擒下蛮族族长的刘秀刘文叔!

看着拼杀中的刘秀,他暗暗点头,此子的武艺的确非同一般,如果投入军中,有个三年五载的磨练,必成大器,只可惜,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加入的是义军!

张庭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有爱才之心的,对于刘秀即将到来的命运,他也只能在心里暗道一声可惜。

刘秀和黑脸大汉的交战,和刚才的情况差不多,刚开始都是刘秀在抢攻,黑脸大汉并不着急反击,只是一味的被动防守。

只不过刘秀的抢攻要比盖延凌厉许多,主要是他的身法快,出招也快,常常把黑脸大汉逼得手忙脚乱。

可过了二三十个回合后,黑脸大汉也渐渐适应了刘秀的打法,开始进行反击。

对方针尖对麦芒的较量,这才算刚刚开始。

黑脸大汉抓住一个机会,一口气向刘秀连攻了九刀,刘秀的身子仿佛鬼魅似的,时而在左,时而在右,如果实在闪躲不开,就用青锋剑硬接对方的九耳八环刀。

就在刘秀卯足全力,要与对方一决雌雄的时候,黑脸大汉的大刀力劈华山的砍落,直取刘秀的头顶,后者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黑脸大汉的九耳八环刀结结实实地砸在刘秀的青锋剑上,不过两人都没有收回兵器,一个是往下压,一个是往上顶,开始较量起力气。

突然之间,刘秀感觉剑锋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举目一看,黑脸大汉还是一副呲牙咧嘴在施力的样子,他暗暗皱眉,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耳边传来对方低低的说话声:“在下马武马子章!”

刘秀心头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黑脸大汉,马武马子章?他就是夏若妍提到的绿林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头领?

没等刘秀接话,黑脸大汉继续道:“若妍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那你们怎么还不走?”刘秀心头大急,按照原计划,夏若妍给他们通风报信,他们及时撤离竹山,让己方扑个空,如此一来,廉丹的诡计也无从施展了。

黑脸大汉没有回答刘秀的疑问,反问道:“今晚你们会在哪里驻扎?”

“不出意外,会在县城!”

“县城的东北角有一家客来客栈,今晚子时,我们就在那里见面,有要事相商!”说完话,他突然收刀,横斩刘秀的腰身。

后者竖立青锋剑招架,当啷,随着九耳八环刀被弹开,刘秀紧接着补了一剑,直取黑脸大汉的胸膛。黑脸大汉侧身闪躲,但稍慢了一点,就听沙的一声,他胸前的衣襟被挑开一条口子,黑脸大汉连退了数步,低头一瞧,冲着刘秀大叫道:“姓刘的,你给老子等人!”说完话,他向身后的手下人一挥手,喊

道:“撤!”

他一声令下,那二十几名山匪一窝蜂的跑进树林里。见状,刘縯大喜,挥剑喝道:“追!”

义军正要追进树林里,刘秀急忙制止住众人,说道:“不可!穷寇莫追!难道大家都忘了乾尤山之败?”

乾尤山之战,汉中军正是因为冒然,追进山林当中,才中了蛮军的埋伏,几乎全军覆没。

听闻刘秀的话,原本要追进山林中的义军无不是脸sè顿变,原本迈出去的脚步也急忙收了回来,并向后连退。

张庭也不认为己方有去追杀几个山匪的必要。他向刘縯说道:“行了,既然那几个不长眼的山匪已跑,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天马上就黑了!”

刘縯先是看眼刘秀,而后向张庭点点头,率领义军,继续往县城方向进发。

天黑。

义军和骑兵的队伍刚好抵达县城。

竹山县的县城是一座小城,现在,这座小城已然变成了一座死城,城内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进入城中,冷冷清清,声息皆无,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而在街道上,墙壁上,还能看到已然干涸发黑的血迹。虽说城内的尸体早已被清理干净,但空气中似乎还是弥漫着血腥味和腐臭味。

自打进入城中,无论是义军和还是京师骑兵,都禁不住连连打寒颤。城内的一切都太诡异也太恐怖了,让人心里不由得阵阵发毛。

刘縯和冯异找到张庭,问道:“张大人,我们今晚……今晚就住在城内吗?”

张庭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地说道:“城内很好啊,城中无人,这么多的空房子,可以随便我们住!”

刘縯和冯异对视一眼,谁都没有接话。

张庭一笑,说道:“好了,我们在竹山县也只是住一宿,明日剿灭绿林军后,便可返回郡城了。”

“张大人所言极是!”

住在空无一人的竹山县城,张庭的心里也很不舒服,但他不能在义军面前表现出惧意,硬着头皮也得在这里住下来。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刘縯,今夜的巡逻,就交由你们义军了。”

刘縯欠身说道:“小人遵命!”

张庭满意地点点头,之后他在县城的中央选了一家最大的客栈,他手下的一千骑兵,要么是跟着他住在客栈里,要么是住在客栈的周边。

至于义军该住在哪里,刘縯没有硬性的规定,让大家随便去住。

但即便如此,人们也都是住在客栈附近,毕竟京师军都在这里,他们离京师军近一点,心里也更有底些。

刘縯和刘秀等人选择了一间酒馆,可惜酒馆里早已被搬空,里面既没有酒,也没有吃食。

等安顿妥当之后,刘縯把刘秀叫到自己近前,小声问道:“阿秀,今天你为何阻止我们去追杀那些山匪?”

刘秀向四周看了看,凑到刘縯近前,低声说道:“大哥知道那个黑脸的汉子是谁吗?”

“不是山匪吗?”

“他就是马武!”

“那他?”刘縯先是一愣,而后大吃一惊,他就是竹山绿林军的头领,马武马子张?

“他是来和我们接头的!我和他打斗的时候,他告诉我,今晚子时,去县城东北角的客来客栈和他见面!”刘秀在刘縯耳边细语道。

刘縯眉头紧锁,沉声说道:“真是岂有此理!不是已经通知他们了吗,让他们赶紧撤离竹山,他们怎么还留在这里?”

对此刘秀也很不解,但他和马武接触的时间有限,无法询问太多。他说道:“既然马武一群人没有撤走,想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他们留下来的处理!”

“还有什么事情能重要过掉脑袋?”刘縯不满的连连摇头。“大哥,今晚我们要不要去见他?”刘秀问道。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求战为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