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十三章 厚此薄彼

第六十三章 厚此薄彼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张庭闻言,嗤之以鼻,不就是死了一个义军吗,这还算是个事?

不过看到在场的义军都用愤怒到极点的目光瞪着自己,张庭也意识到事态有可能会失控,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他看向杀人的部下,慢条斯理地说道:“滥杀义军,其罪当罚,抽一百马鞭,以儆效尤!”

一百马鞭,这个惩处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主要得看执刑者的心态如何。

如果执刑者是往死里打,一百马鞭足以把人抽死,如果执刑者故意防水,一百鞭子抽完,受刑之人还能活蹦乱跳的。

张庭说责罚杀人者一百马鞭,义军众人心中就算有不满,也都忍了下去,毕竟这个责罚也不算轻。

可当骑兵开始执刑的时候,义军众人无不是气炸了连肝肺,七窍生烟。

杀人者挨鞭子的时候,连身上的盔甲都没被卸下来,执刑之人拿着鞭子,慢悠悠地抽打着杀人者背后的铠甲,周围的嬉笑之声不绝于耳。

这不是在执行军法,更像是在做游戏。

刘縯和冯异阻拦住暴怒的义军众人,冯异意味深长地感叹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

周围的义军弟兄闻言,无不是眼圈泛红,满脸的悲痛之sè。

这只是双方在行军路上的一段小插曲,但这段小插曲却在义军众人的心里埋下了愤怒的火苗和仇恨的种子。任何一个外因,都有可能把这股濒临爆发的力量引爆。

义军和骑兵向东又追出二十里,依旧是扑了个空,连绿林军的人影子都没看到。

看绿林军留下的痕迹,又是向北跑了,张庭还要下令追击,但义军实在是跑不动了,很多人躺在地上,已经累到虚脱,任凭骑兵的马鞭子落在自己身上,就是无法再从地上站起了。

刘縯和冯异再次找上张庭,请求原地休整。看义军的人的确是不行了,张庭无奈之下,也只好下令,原地休息一刻钟,然后继续赶路,追击绿林军。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转眼即逝,根本没有缓过乏的义军众人,再次起程,向北行进。

当他们追击到县城北部的时候,天sè已然黑了下来,至于绿林军,依旧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这一天他们基本没干别的,一直在跑,差不多是把竹山县城绕了一大圈。

眼瞅着天sè已要大黑,张庭无奈,只能下令收兵,返回县城。

在回去的路上,张庭的嘴巴也没闲着,一直都是骂骂咧咧,埋怨己方受了义军的拖累。

张庭对义军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他手下人对义军的态度。张庭对义军大为不满,导致他手下骑兵对义军的态度也越发的恶劣,肆无忌惮。

进入县城时,刘縯和冯异来找张庭,提出今晚换成骑兵来守夜,义军弟兄跑了一整天,太辛苦了。

张庭闻言,差点气乐了,你义军跑了一整天很辛苦,难道自己手下的弟兄们就不是跑了一整天,他们就不辛苦了?张庭想都没想,断然拒绝了刘縯和冯异的请求。

刘縯和冯异正与张庭商议的时候,刘秀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大声说道:“大哥,我们在那边发现……”话到一半,他看眼张庭,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张庭有听到刘秀的喊声,举目一瞧,见刘秀正在转身往回走,他大声喊道:“刘秀,你站住!过来!”

刘秀已然迈出去的脚步又慢慢收了回来,然后慢吞吞地走到张庭近前,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张大人。”

张庭问道:“刚才你说发现了什么?”

“没……没什么……”刘秀支支吾吾地说道。

张庭冷冷哼了一声,说道:“隐瞒军情不报,你可知是何罪?”

刘秀身子一震,急忙抬头说道:“张大人,我可没有隐瞒军情!”

“那你说,你刚才发现了什么?”张庭凝视着刘秀。

“是……是……一家酒馆!”刘秀嘟嘟囔囔地说道。

张庭翻了翻白眼,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县城里有那么多家酒馆,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至于让刘秀急匆匆的来找他大哥,大呼小叫的吗?

他眼珠转了转,嘴角勾起,问道:“刘秀,你是不是在酒馆里发现了什么?”

“这……”

“说!”

“有……有酒!”刘秀缩着脖子说道。

张庭先是一怔,而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口问道:“有多少?”

“很……很多的酒!”

“很多又是多少?”

“起码……起码得有数百坛!”

&n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sp;“多少?”张庭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竹山县还藏有数百坛的酒,这怎么可能呢?

整个县城都已人去楼空,而且不知被洗劫了多少遍,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多的酒保存下来?

“数百坛!”

“在本校尉面前扯谎的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张庭一字一顿地警告道。

刘秀急声说道:“小人没有扯谎,小人所言,句句属实。”

“那好,你现在就带我去看!”张庭还真不相信刘秀说的话。

刘秀一脸的无奈和失望,不甘不愿地带着张庭等人,去往昨晚他们和马武等人约见的那家酒馆。

在刘秀的引路下,张庭带着护卫走进酒馆的酒窖中。进来之后,看到酒窖里堆积如山的酒坛,张庭等人也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刘秀这小子还真没扯谎,这里储藏的酒坛,当真有数百之多。

张庭一脸的惊讶,问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酒?”

他身边的一名护卫走上前去,抓起一坛酒,捅破封口,先是低头闻了闻,然后用手盛出一把酒水,灌进口中。回味片刻,他眼睛一亮,对张庭喜笑颜开地说道:“大人,是好酒啊!”

张庭不动声sè地点点头,他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问刘秀道:“刘秀,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刘秀清了清喉咙,说道:“我来这里,本是想找些吃的,没想到发现这里有座隐蔽的酒窖,而且里面还藏有这么多没开过封的酒!”

张庭老神在在地嗯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现在酒水难得,你能找到这么多坛酒,也算是立了一件功劳,挑两坛拿去吧!”

刘秀下意识地看眼刘縯和冯异,小心翼翼地说道:“张大人,义军弟兄……”

没等他把话说完,张庭打断道:“义军弟兄的那一份,我当然也不会忘。”说着话,他看向刘縯和冯异,说道:“走的时候,你们搬走五坛吧!”

数百坛的酒,分给刘秀两坛,分给义军五坛,总共才给了他们七坛。

刘縯和冯异自然心有不甘。刘縯干咳了一声,说道:“张大人,兄弟们自打进入益州作战以来,还没喝过一顿酒……”

他话到一半,张庭便不耐烦地说道:“现在我不是已经分给你们五坛了吗?”

可义军有五百多号人,你这五坛酒够干什么的?

张庭白了刘縯一眼,说道:“别忘了,你们义军今晚还有巡城的任务,万一饮酒误事,出了纰漏,连我都保不住你们!”

见刘縯还要说话,张庭一挥手,说道:“好了,不必为了这点小事再争来争去,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

当下天灾连连,粮食年年欠收,人都吃不饱饭,哪里还有余粮去酿酒?

别说义军喝不到酒,就连张庭以及他的部下们,也是许久没有闻过酒香味了,现在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落入自己手中,他又怎会轻易让出去?

能分给义军总共七坛酒,已经是在割他的肉了。

出了酒馆,张庭立刻命令手下骑兵,把酒窖里的酒统统搬运到客栈里,今日辛苦了一整天,正好可以拿这些酒解解乏。

今晚的竹山县城,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京师骑兵在张庭下榻的客栈内外,推杯换盏,谈笑风生,而义军这边则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每个人只分得了一个碗底的酒水,说实话,都不够人们一口喝的。

一名义军喝光了碗中的那口酒水,一把把手中碗摔了个稀碎,义愤填膺地说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京师军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再这么下去,估计他们没有死在战场上,也得死在京师军的手里,即便没有被杀,也得被活活累死!这名义军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周围众人的共鸣,人们纷纷摔了手中的酒碗,齐刷刷地看向人群中央的冯异,七嘴八舌地说道:“冯大人,我们当初跟着你参加义军,千里迢迢跑来益州,可不是来受这份窝囊气

的!”

“是啊,冯大人,我们在京师军眼里连畜生都不如,这仗我们还怎么打?”

朱云yīn阳怪气地说道:“怎么?都后悔参加义军了?后悔也来不及了!现在你们想回家,那就是临阵脱逃,只要被抓住,那就是个死!”

“可我们留在这里,早晚也是个死!今日之事,云哥没有看到吗?被杀的那位兄弟,他犯了什么错?”

朱云耸耸肩,说道:“现在这世道,过一天是一天吧,眼睛一闭,谁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众人却听得悲从心来,想想那些战死的弟兄们,再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许多义军忍不住蹲在地上,呜呜地大哭起来。冯异眼睛一瞪,振声喝道:“都鬼哭鬼叫什么?”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厚此薄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