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十四章 谋反起事

第六十四章 谋反起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人们纷纷止住哭声,不过还是默默地抹着眼泪。

“他娘的,左右都没有活路了,大不了就反他娘的!”刘縯的一名兄弟挺身而起,大声叫嚷道。

在场的众人先是一怔,紧接着,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站起身来,纷纷说道:“既无活路,不如落草为寇,我们也去加入绿林军算了!”

最后,人们几乎都站了起来,叫嚷了好一会,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目光再次集中在冯异身上。

在义军的内部,冯异的威望的确是要高过刘縯,而且大多数的义军也的确都是冯异的老部下,他的决定,能直接影响到大半义军的决定。

冯异看着酒碗中的那口酒水,晃了又晃,突然他一仰头,把这口端详了许久的酒水全部倒入口中。

他缓缓站起身形,环视在场的众人,一字一顿地问道:“诸位弟兄可都下定了决心?”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开口说道:“冯大人,你领着我们大家伙干吧!”

“是啊,冯大人,我们都听你的,只要你说干,兄弟们抄家伙就跟着你一起上,同生死,共进退,如果你说忍,我们……我们……我们就继续忍着!”

冯异摇摇头,说道:“我在义军当中,只是个副职,而正职是伯升兄!”说着话,冯异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刘縯。

见状,在场众人的目光又都齐刷刷地落在刘縯身上。刘縯不再继续装聋作哑,他慢慢起身,挺直魁梧的身躯,目光在周围众人的脸上缓缓扫过,声音清亮地说道:“莽贼篡汉,天下大乱,尸殍遍野,民不聊生,当今天下,民心思汉,我,刘縯,身为汉室宗亲

,自当挑起重任,救黎民于水火!”

这是刘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里表明他汉室宗亲的身份。人们闻言,无不是大吃一惊。以前他们只知道刘縯善战,勇猛过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汉室宗亲。

现场沉寂了片刻,突然间哄的一下,欢呼声四起。

汉室宗亲这个身份太具有震撼力、凝聚力和号召力了。

西汉末年,外戚专权,百姓们的生活过的并不算好,后来王莽篡位,汉室江山变成了新莽江山,百姓们的生活已经不是过得好不好的问题了,而是根本活不下去了。

两相比较,当然是人心思汉,都希望回到当年汉室天下的时代。

此时刘縯说的这番话,已经是揭竿而起,反叛朝廷的言论了。

在院墙的外面,刚好有两名京师骑兵经过。

听闻院子里的嘈杂声,两人刚开始还没太在意,可随着嘈杂声越来越大,他二人也渐渐听清楚了,刘縯这是要带领义军造反啊!这还了得?

两名京师骑兵脸sè顿变,对视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回跑,要去给张庭报信。

他俩跑出去也就五六米远,从一侧的院墙上突然蹦下一人,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过。

一名京师骑兵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脖颈的大动脉被剑锋撕开,血雾喷射。

另一名京师骑兵张开嘴巴,刚要大叫,那人回手又是一剑,剑锋精准地由他的嘴巴刺入,剑尖在其后脑探出。

拔剑,尸体倒退两步,倚靠着墙壁,慢慢滑座到地上,甩剑,收剑入鞘。而后这人揪住两名军兵的衣领子,拖着两具尸体,走进刘縯、冯异等人所在的院子里。

杀人的这位,正是龙渊。

他把两具尸体向院内一扔,把在场的义军都吓了一跳。龙渊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两人在院外偷听,现已被我所杀!”

刘縯从人群里走出来,低头看了看两具京师骑兵的尸体,他眯了眯眼睛,说道:“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今晚,就是我等改天立命之时!”

冯异走到刘縯近前,猛然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属下冯异,拜见主公!”

在场众人如梦方醒,人们看看冯异,再瞧瞧人高马大,仿佛天神下凡的刘縯,纷纷跪地,叩首齐呼:“我等拜见主公!”

看着跪到一片的众人,刘縯血液沸腾,豪情万丈,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天不容我,我当改天,天若崩塌,我当擎天!从今往后,我等不再是义军,我们的名字当为,柱天都部!”

柱天之意,就是擎天之柱!

听闻刘縯这番话,人们更是心潮澎湃,只不过他们距离张庭一部不远,人们不敢大声喊叫,只能压低了声音,振臂齐声说道:“柱天都部!柱天都部——”

张庭一部正在客栈内外开怀畅饮的时候,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以刘縯为首的义军已然揭竿而起,鬼头刀已然悬在了他们的头顶上。

天至三更,张庭一部都已喝得酩酊大醉,只见客栈内外,人们东倒西歪的躺了满地,鼾声阵阵,酒气冲天。

&n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sp;他们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义军这边已然开始行动了。

以刘秀为首的一批义军悄悄去到北城,打开城门,高举着火把,在空中摇晃。

时间不长,城外的yīn影当中冲出来百余名手持利刃的绿林军,为首的二人,正是马武和铫期。

马武和铫期跑到刘秀近前,插手施礼,异口同声道:“主公!”

刘秀向他二人点下头,低声说道:“跟我来!”他边快步往城里走,边说道:“张庭一部喝掉了两三百坛的酒,大多已是烂醉如泥,现在正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铫期听了没什么感觉,马武则是心疼的直咧嘴,小声嘟囔道:“主公,那些酒可是我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啊!”

“酒重要还是起事重要?”铫期白了他一眼。

“当然都重要!”马武一本正经地说道。

“……”铫期懒得搭理他。

进入城中后,马武、铫期等人纷纷从怀中掏出鬼面的面具,同时递给刘秀等人。

刘秀接过来,低头看了看,木头制成的面具,虽然粗糙,但上面涂画的鬼脸看起来也更加的吓人。

刘秀将面具待在头上,等人们都把面具戴好,一行人快速向县城中央跑去。

在县城中央的街道上,随处可见醉倒在街头上的京师骑兵。刘秀等人没有多余的废话,纷纷抽出肋下的刀剑,向还在睡梦中的京师骑兵下了死手。

这完全称不上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醉倒的京师骑兵全无反抗之力,他们甚至连敌人靠近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死在了睡梦当中。刘秀等人一路前行,一路砍杀,所过之处,留下满地的尸体。

就在他们不断向张庭下榻的客栈接近时,有名醉的不太厉害的骑兵听闻动静不太对劲,睁开眼睛一瞧,顿时间吓得脸sè大变。

只见一大群的鬼面人走到街道上,手中皆提着血迹斑斑的刀剑,见人就砍,逢人就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

这名骑兵张大嘴巴,发出啊的一声尖叫。这声叫喊,撕破月夜的沉寂,在静悄悄的深夜,显得格外的响亮和刺耳。

睡梦中的京师骑兵纷纷被他的叫声惊醒,人们睡眼朦胧的从地上坐起,不满地叫骂:“他娘的,大晚上的,鬼叫什么……”

当人们看清楚街上的情景时,无不吓得睡意全无,纷纷从地上站起,有几名距离刘秀等人较近的兵卒还下意识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问话之人话音未落,手持九耳八环刀的马武和滨铁点钢枪的铫期便已冲到几名兵卒近前,马武一刀横扫出去,三颗人头弹飞起来,铫期一枪刺出,枪尖贯穿前面兵卒的胸膛,然后去势不减,将后面的兵卒

也一并刺穿。

只眨眼工夫,五名兵卒倒地,周围的兵卒吓得一同尖叫出声,慌乱之中,人们都来不及去找自己的武器,掉头就跑。如同杀神附体的马武和铫期,随后追杀。

这两人,杀人就如同切菜一般。

马武的刀,上下翻飞,一扫就是一片,铫期的枪,在空中不时挽出朵朵枪花,一刺就是一串。仓皇逃命的兵卒,死在他二人手里的就已不计其数。

刘秀等人也没闲着,兜着京师骑兵的屁股追杀上来,将四处逃窜的京师骑兵成群成片的杀倒在地。

若是正面交锋,其实京师骑兵的战斗力极强,即便没有战马,在步下交战,也不至于如此不济。

现在的情况是,全无防备的京师骑兵完全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人们的头脑还处于醉酒后一片空白的发懵状态,兵卒们丢盔弃甲,许多人手里甚至连武器都没有。

另外还有一点,京师骑兵是正规军,他们不讲究单兵作战,而是讲究排兵布阵,全军上下拧成一股绳,合力对敌,但现在,他们根本没有集结起来的机会。

京师骑兵倒是也想退缩到一点,上下集结到一处,摆好阵势,再与敌决一死战,只是他们的人才刚刚聚到一起,马武和铫期就如影随形的杀到近前,把他们刚集结起不多的人群一下子冲散。

要么怎么说马武和铫期都是将才。

他俩心里都很清楚京师军的优势在哪,而己方的劣势又在哪,就算放弃杀敌的机会,也要把京师军的布阵冲散。

一旦让京师军把战阵摆出来,前面有长矛兵压住阵脚,后面有弩手放箭,就己方这点人,都不够人家三四轮齐射的。

京师骑兵的布阵迟迟无法形成,军心大乱,人们竞相逃命,哪里还有半点斗志?

可是他们根本跑不了。

在街道两旁的小巷子里,早已布满了用汗巾蒙住脸面的义军,只要京师骑兵逃进小巷子里,立刻便遭受到义军的围攻。可怜这上千人的京师骑兵,在被绿林军和义军的联手围攻之下,直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谋反起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