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85章 战地乳胶床垫

0285章 战地乳胶床垫

白圣将一杯威士忌递给了唐子娴,也瞅着唐子娴,眼神有些异样的变化。

唐子娴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会给我一杯白水,我不太会喝酒,它会影响我的工作。”说完,她将酒杯放在了茶几上。

白圣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唐子娴说道:“我还有一个同事临时有点事耽误了,待会儿他会带着摄像机过来,我给他打个电话催催他。”她掏出手机拨号。

白圣坐在了沙发上,浅浅呷了一口酒。他的视线又移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外,眺望着窗外被乌云遮掩的天空。这天说变就变,是要下雨了吗?

电话接通了,唐子娴说道:“你快点过来,白先生的时间很宝贵,不要让白先生久等。”

就说了这一句话,唐子娴便挂断了电话。

白圣从窗外收回视线,瞅着唐子娴:“你的同事也说汉语吗?”

唐子娴点了一下头:“是的,这次我是特意带了一个美籍华人助手,他的汉语不错,交流也很方便。对了,他叫小王。”说话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瞅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

“他叫什么名字?”白圣又问了一句。

唐子娴说道:“他叫王自强,很年轻。”

白圣突然探手抓向了那本笔记本。

唐子娴猛地将后背撞向了沙发,整只沙发顿时往后倒去。

哗啦!

漆黑如墨的方便之门突然出现在了茶几之上,白圣慌忙缩手,他的手差点就伸进了方便之门中。他见过这道门,也知道这道门后面的无比恐怖的存在。冷汗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从他的手心和额头上冒了出来,却也在同一时间,他的双脚在地上一踏,整个身体就如同是脱弦射出去的箭矢一般飞向了一面墙壁。

一道人影从方便之门中穿出来,脚下一点,也一头扎向了那面墙壁。

宁涛来了。

唐子娴从沙发后面一跃而起,紧随宁涛身后也一头扎向了那面墙壁。直到她的身体标枪一般飞射出去,她的身体里还在传出骨骼运动的哔哔叭叭的声音,一张法符也就在那个时候从她的手中脱落,轰一下燃烧,落地无灰。

宁涛和唐子娴一前一后撞进了那面墙壁之中。

灰暗的天空,血浸的大地,雄伟的祭坛,还有矗立在祭坛上的噬灵瓮,以及摆放在祭坛下面的球形科技法器,还有像是根雕作品的银月樱。

迎面而来的这一切让唐子娴紧张,神sè凝重。

宁涛却显得很平静,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正处在恶面状态下的他,眼神冷得可怕。

“你居然没死!”祭坛上,白圣居高临下的看着追进来的宁涛,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和愤怒。

宁涛的嘴里没有半点声音,他将一只包抛给了唐子娴。

唐子娴伸手接过,从包里拿出了降妖钵。

“你没死,我那两个女儿也活着吧?她们在哪里?”白圣问,这个时候他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

宁涛这才出声说道:“杀你这种事情,她们怎么可能错过?你放心吧,你死的时候会看见她们的。”

“杀我?在这里?”白圣突然扬起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宁涛背手在腰后一抽,再一甩手时精炼驳壳枪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的右臂瞬间打直,精炼驳壳枪的枪口也对准了白圣。没有半点犹豫,他直接扣动了扳机。

如果是拍电影,两人之间肯定会有很多逼话要说,可是这是现实世界。能用枪解决的问题,绝对不会用嘴。

嗤!

划燃火柴的声音从精炼驳壳枪之中传了出来,一颗精炼子弹从枪口之中飞了出去,虚空之中陡然出现了一道黑白相间的轨迹,只是这轨迹微不可见,且拥有闪电一般的速度!

然而,这依稀可见的弹道却在一段直线之后弯曲,绕着祭坛上的噬灵瓮飞向了后方。

轰!

不是爆炸的声音,而是一座生肖石塔被击中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一个球大的弹孔赫然出现在了石塔之上,弹孔周围的结构被粉碎性破坏,一条条裂痕快速向别整座石塔延伸。它没能坚持过两秒钟,随着弹孔周围的石砖成碎块和齑粉掉落,它晃了一晃,然后轰然垮塌。

这个诡异的空间突然撕裂,就像是一个布景被刀划了一条口子,天空的光线中撕裂的口中投照下来,一大片血浸一般的大地顿时现出了真相——那是一块长满了野草和藤蔓的荒地,这里竟然是野外!

这一枪不仅让白圣吃了一惊,就连唐子娴也吃了一惊。

宁涛一挥手,扣动扳机,第二颗精炼子弹飞了出去。几乎在划燃火柴般的枪声响起的同一时间,第二座生肖石塔的三分之一处又多了一个球大的窟窿,下一秒钟便轰然垮塌了。

没有弹头,精炼弹头在击中生肖石塔的时候便膨胀螺丝一般在高速旋转下打开了,毁掉了石砖的机构的同时也消耗殆尽。

天空又出现了一道裂口。

不能击中噬灵瓮,那我就毁你的生肖石塔!

“不——”白圣一声怒吼,一掌拍在了噬灵瓮上。

瓮!

一团青幽幽的鬼火从祭坛上升腾了起来,噬灵瓮中也传出了无数冤魂野鬼哭泣的声音。那只瓮里面好像装了成千上万的冤死的灵魂,要挣脱禁锢飞出来毁灭一切!

“拉吗叭哩嗦——去!”法咒之后是一声吼,白圣表情狰狞,双眼惨绿,眼神凶恶。

祭坛上的鬼火突然轰一下炸开,一团团惨绿sè的火苗飞向了宁涛和唐子娴。

那一团团鬼火并不简单,噬灵瓮中发出的冤魂野鬼哭嚎的声音仿佛让它们变成了真实的鬼魂。它们变出了人脸,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满嘴的獠牙利齿。一涌而上的鬼火鬼脸,那景象真的像是一群厉鬼要来索宁涛和唐子娴的命!

唐子娴推出降妖钵,口诵法咒,一个小小的漩涡顿时出现在了钵中,一团团鬼火飞向了降妖钵,消失不见。

可漫天飞来的鬼火鬼脸实在是太多了,降妖钵有降妖除魔的能力,可也收不完那源源不断的厉鬼!

枪能打死人,可当敌人潮水一般扑过来的时候,就算降妖钵是一挺重机枪,它又怎么杀得完那潮水一般涌来的敌人!

却就在这个时候,宁涛振声念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钟声跌宕。

这钟声是在他的意识之中敲响,可能量去随着那念诵的经文以音波的形式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你的经》第一句经文,音波过处,所有的鬼火鬼面全都消散!

默念《你的经》第一句,和开口念《你的经》第一句是两个不同的效果。仅仅是因为那一神钟敲动之音,也仅仅是这第一句。如果他念第二句“天地生我时,父母离我去”,没有神钟之音也就净化不了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也只有他自己哭。不过这个时候他肯定是不会念第二句的。

“这是什么?”白圣的声音凶恶,可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惊讶与紧张。

宁涛的声音冰冷:“专门对付你这种妖孽的法咒。”

白圣怒吼道:“哪有这样的法咒!”

唐子娴也忍不住移目看了宁涛一眼,她所了解的法咒一部分是梵音,一部分是自创的音节,还有一部分是从灵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古咒音,可宁涛刚才明明念诵的是标准的汉语,哪有这样的法咒!

“死到临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宁涛拔腿向祭坛冲了上去。

祭坛上,白圣突然伸手抱住噬灵瓮,猛地将噬灵瓮倒转过来,瓮口向下,瓮底朝天,轰一下砸在了祭坛上。

瓮!

瓮鸣,祭坛出现了道道裂纹。

白圣高高跃起,一掌拍在了瓮底上。

瓮!

一个强大的能量冲击波瞬间释放了出来,祭坛的石料蹦碎,子弹一般飞向了宁涛和唐子娴。

唐子娴身形一晃,嗖一下躲到了宁涛的身后。

就在那一瞬间,宁涛的身上起码被几百颗石砖碎块击中,大的如搬砖,小的如石子。宁涛的身体也在那一瞬间被掀飞起来,断线风筝一般往后坠落下去。

唐子娴紧紧抱着宁涛的腰:“你没事吧?”

“噗!”宁涛喷出一口血来。

砰!

两人砸落在了地上,刚才宁涛成了唐子娴的挡箭牌,现在唐子娴又成了宁涛的乳胶床垫。

血浸的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一只只手从黑里泛红的泥土里冒出来,紧接着又是脑袋和身体!那些脑袋有的缺了半边,有的少条胳膊,有的胸膛里面没有内脏,只有一根根白骨……

一转眼,这诡异的空间里不知道冒出了多少能走能动的死尸!

宁涛从唐子娴的身上翻身爬起来,一脚踹飞一个正准备扑向他的尸人。这一脚的感觉就像是踢在一个真实的人的身上,而那个尸人也真实的飞了出去,撞倒了好些个尸人。

“收!”唐子娴又推出了降妖钵。

一个尸人的身体之中顿时冒出一股黑烟,降妖钵收了那黑烟,那个尸人也倒在了地上。

这操作没毛病。

可这样的点杀要点杀到什么时候?

宁涛的视线突然移到了一个尸人的脸上,他顿时愣了一下。那张面孔他并不陌生,是他曾经想救又没有救下来的聋哑学生。那一日他亲眼看见她死了,烧成了灰烬,可怎么又从地里冒出来了。

就这一转眼的功夫,唐子娴又收了好几个尸人,可惜源源不断的尸人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这个空间里充满了鬼哭狼嚎的声音,空气中也满是让人作恶的尸臭味。

“你不是要杀我吗?你来啊!”白圣的声音,胜局在握的味道。

宁涛振声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看网友对 0285章 战地乳胶床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