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87章 恶魁伏诛

0287章 恶魁伏诛

天外诊所。

宁涛拖着白圣从天外诊所出来,随手将他扔在了地上。

善恶鼎怒容满面,那其实已经不是发怒的面容,而是狰狞的面容,就连宁涛看见了都忍不住怀疑它会从鼎上飞下来,扑在白圣的身上活生生的将白圣咬死,然后吃掉。

白圣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一条腿没了,眼耳口鼻都在流血,惨不忍睹。就在宁涛和唐子娴杀到之前,他还沉浸在当神的美妙感觉之中,可是现在他却落得了这样凄惨的下场,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宁涛就是白圣的“时候”。

宁涛看着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白圣,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语气也淡淡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白圣双臂撑着地面,努力的扬起了头来:“啐!”

可不等他将一口血水吐向宁涛,如山的力量镇压下来,他的脑袋又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下巴破了,鲜血长流。

可他终究是千年老妖,即便是受了这样的伤,他居然也能忍受,没有惨叫出来。只是,他忍得很辛苦,每一秒钟对他来说似乎都像一年那么漫长。

宁涛说道:“我说过,我的账本里记着你做的恶,时候一到我就会跟你一笔一笔算清楚,现在我算账,你还账。”

他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账本竹简,然后放在了白圣的脑袋上。

这就是他将白圣带进天外诊所的原因,上一次杀唐天人的时候他没能将唐天人抓进天外诊所,他什么都没有捞到。这一次却是一个机会,他想知道抓到恶魁能赚多少恶念罪孽,或者有什么别的好处,所以他才会扔下唐子娴将白圣活捉到诊所,就连与尼古拉斯康帝有关的科技法器都顾不上了。

别人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却是为了诊金在拼命,可他赚的这些诊金拿出去连一碗稀饭都买不了。

白圣想将压在头上的账本竹简拿走,可他连手都没法抬起来了,愤怒、绝望和痛苦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张开嘴巴,他想要怒吼,却只发出了一个垂死之人才会发出来的虚弱的声音,“咿……呀……”

宁涛将账本竹简拿了起来,打开。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白圣,宋朝咸平三年天生蛇妖(公元1000年),恶魁。首恶弑育母,次恶祸害人间,一身恶念罪孽罄竹难书,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白圣的罪孽多得账本竹简都只用了“罄竹难书”这样的词,可见他做了多少恶。

可是……

“不对啊!”宁涛有点神经质的对着账本竹简说道:“你说罄竹难书就罄竹难书,可少说也该有几万十万的恶念罪孽吧?你给我吃啦!”

活捉白圣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现在这种情况,宁涛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辛辛苦苦干了几个月的农民工,眼巴巴的等着老板发钱回家过年,老板却说活没干好不给钱一样。

农民工倒还可以跳个楼引起公众关注,博得社会同情,给没良心的老板施压,可他去跳楼的话,跳给谁看?

却就在宁涛发牢骚想骂人的时候,账本竹简上的已经浮现出来的字迹消失了,又有新的内容浮现出来:此地恶魁已除,下月诊所搬家,免除诊金,可开一库门。

宁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感觉还是有点坑,诊所升级诊金翻倍也不过四千,就算他去开丹药器材库的库门,也不过五千,白圣这样的恶魁,他的身上才九千恶念罪孽吗?

“有种……你就杀了我……”白圣终于说出一句话来,这样活着对他来说其实比死更难受。

宁涛收起了账本竹简,随手放进了小药箱之中,然后他蹲在了白圣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这一次账本竹简破天荒的没有给出“可开恶念处方契约”的诊断,也就是说无需他开恶念处方契约,再给白圣吃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什么的。现在这种情况显然已经没他什么事了,只是他想再看看这个给他带来过无数麻烦的千年蛇妖。

果然,善恶鼎已经发出了嗡嗡的鼎鸣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屠夫在磨刀。诊所里的镇压白圣的能量场弱了许多,这或许是它在告诉白圣什么。

就在这嗡嗡的鼎鸣声里,白圣反而平静了下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两颗眼泪夺眶而出。

宁涛淡淡地道:“你也知道哭?你也没有想过那些被你害死的女孩,她们父母亲人会哭多久?她们的父母亲人会有多伤心?”

白圣说道:“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我生来为妖,我不害人,我何以为妖?只是我不甘心,我的由钱入道的计划才刚刚开始,你就来了。如果再给我几年的时间,别说是你,就算你这诊所,我也能一脚踏平!”

宁涛却并不在乎这种带着挑衅的话语,反而笑了笑,“你要是能一脚将它踏平,我也算是解放了,那样我兴许还会感谢你,可我敢肯定,就算再给你十年的时间,你也做不到这一点。”

“由钱入道,由钱入道……”白圣低声呢喃,极不甘愿。

宁涛说道:“这就是你临死前的遗言吗?由钱入道,这种歪门邪道你到死都念念不忘,这又是何苦?”

“你听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吗?”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这天就要变了,灵古时代的毁灭只是一个开端,一个yīn谋的一部分。”

“什么yīn谋?”宁涛心中一片惊奇。

“传说有一个超然的存在,它掠夺了这天地的灵气,要让这天地衰竭,然后彻底毁灭。这天地每十万年一个纪元,上一个纪元就是灵古时代。现在是科技时代,却也距离十万年的大劫不远了。要想活命,只有突破屏障,修道成仙。”

宁涛骇然道:“你听谁说的?”

白圣没有说话,可他的眼眶里却滚落下了两颗眼泪。

不用费神去猜,宁涛也能猜到是银月樱告诉他的。这世上也只有银月樱才会让白圣这样的恶魁流下眼泪,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白圣忽然抬起头来,直视着宁涛的眼睛:“答应我,把我这一双眼珠拿到我母亲面前,它为我开眼,我却瞎了眼。请你跟它说我知错了,请它原谅我。”

宁涛说道:“我可以答应你,可是我不会动手,我会把你的话跟银月樱说,可我也不能保证它会原谅你。”

“我懂了。”白圣突然抬起双手,一声嘶吼,活生生的将自己的一双眼珠抠了出来,然后颤颤的递到了宁涛的面前。

宁涛也杀了不少的人了,可看到白圣就这样粗暴简单的将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给他递到面前,他的背皮还是一阵发麻。不过,他还是接过了白圣递来的一双眼珠。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因为疼痛,白圣的声音有些颤。

宁涛心中一动:“什么秘密?”

白圣颤声说道:“我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其实是因为听了一个人……的蛊惑……进了……”

却就在这个时候善恶鼎一声鼎鸣,青烟涌来,瞬间就将白圣吞噬了。

宁涛着急了,冲着青烟里吼道:“告诉我那人是谁?你进了什么?”

青烟涌动,犹如深山云海,波谲云诡,却就是没有半点回应。

宁涛冲进了青烟之中,可满眼都是青烟涌动,哪里看得见白圣。不只是看不见白圣,他甚至看不见善恶鼎和诊所里的其它东西,感觉就像是冲进了云海,两眼茫茫,无边无际。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肥头大耳的神灵突然从云海里冒出来,跟他说阿涛无论你这么飞都飞不出我的手掌心,他也不会感到意外。

又过了一会儿,青烟回到了善恶鼎中。

善恶鼎重新回到了宁涛的视线之中,诊所里的一切也都正常,可他却感觉好像刚刚经历了一次异世界的旅行,只是被蒙着眼睛,全程都没有看见景物。

“你早不灭他,晚不灭他,却在他要说出什么秘密的时候灭他,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跟他一伙的?”宁涛对着善恶鼎上的人脸发牢骚。

可这样的说法就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如果善恶鼎与白圣是一伙的,又怎么会杀白圣?怪就怪刚才说的废话多了一点,正事少了一点,如果一开始就说正事,后说废话,也就没有这样的遗憾了。

白圣死了,他在这世间就只剩下了一条短腿,一双眼珠。那双眼珠就在宁涛的手中,血淋淋的。看上去似乎还有眼神,而且还很凶恶。

宁涛用一张普通处方签将白圣的眼珠包好,放进了小药箱之中。他的脚步也不受控制的走向了丹药器材库,看着那紧闭的库门,他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个伸手推开他的冲动。

开经书法卷库他得到了《你的经》,虽然目前只显现了两句,也卡在了第二句的瓶颈上,可第一句却已经是那么的牛逼。还有兽皮卷轴上的拔符,正版的拔符和错别字版的拔符都有神奇的作用。那么,开这丹药器材库,又会得到什么?

宁涛心中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他想推开丹药器材库库门的 冲动也就越来越强烈。他还真的抬起了手来,准备开门。可就在即将碰到那库门的时候他猛然想起了什么,慌忙将手缩了回来。然后,他大步往锁墙走去,开血锁,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看网友对 0287章 恶魁伏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