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十章 同窗相会

第八十章 同窗相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yīn兴认真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感觉很平常,没什么出奇的地方。”yīn识摇摇头,语气笃定地说道:“刘秀机敏聪慧,谨小慎微!这样的人做事,往往会谋定而后动。倘若刘家兄弟当真决定起事,事先必然会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位伯升兄的实力,恐怕也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

么简单!”

yīn兴一脸的惊讶之sè,呆呆地看着大哥。yīn识伸了个懒腰,说道:“天下大乱,风雨飘摇,新莽的江山,只怕是真的要走到头了。”

“大哥……”yīn识从怀中掏出一枚龙币,在手中来回把玩,说道:“眼下,对我们yīn家而言,也是个机会,只是这个机会就像这枚龙币,有正反两个面,一面是大吉,一面是大凶。选对了人,yīn家飞黄腾达,将重现当年

之辉煌,但若选错了人,会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yīn兴沉默许久,方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要选择刘縯?”

yīn识沉默不语。他需要再观察,再看一看,毕竟他现在的决定不是关系到他一人之生死,而是关系到整个yīn家的兴衰成败,他不得不三思而行,要谨慎再谨慎。

邓府内。

邓晨设宴,款待刘秀、邓奉等人。

知道邓奉和yīn识、yīn兴两兄弟的关系很好,席间,邓晨问道:“阿奉。”

“叔父!”邓奉欠身。

“刚才yīn公子说,想做伯升兄的门客,不知yīn公子何出此言?”

邓奉仰面而笑,摆了摆手,说道:“次伯也只是说说而已,叔父不必当真。”

如果yīn识真打算去给刘縯做门客,早就对他说了,可以前yīn识在他面前从未说过类似的话。

稍顿,邓奉又道:“不过次伯对伯升兄十分仰慕倒是真的,以前我可不仅一次听他赞赏伯升兄的豪爽和仗义。”

其实不仅yīn识、yīn兴对刘縯敬佩,邓奉也同样非常敬佩刘縯。他转头对刘秀道:“文叔,若有机会,我是诚心想投奔伯升兄,还望文叔能代我引荐!”

邓奉愿意追随大哥,刘秀当然很是高兴,他转头看向邓晨,见后者微微点下头,他笑道:“阿奉若来投奔,自是求之不得,只是……”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

见状,邓奉急不可耐地问道:“文叔,只是什么?”

“只是……刚才yīn公子问我大哥以后会走什么路,我没有说,但阿奉问我,我必须得向你说实情,大哥选的这条路,如同行走在刀尖上,随时可能粉身碎骨,凶险万分。”说完话,刘秀目不转睛地看着邓奉。

邓奉眨眨眼睛,琢磨了一会,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大声说道:“伯升兄是要……”

“咳咳!”邓晨大声地咳了两下,不满地瞪了邓奉一眼。

邓奉缩了缩脖子,随即压低声音,问道:“伯升兄是要反莽?”

见刘秀点了下头,邓奉呆呆地看着他,过了片刻,他猛的一拍大腿,笑道:“伯升兄能有如此鸿鹄之志,我邓奉跟定伯升兄了!”

邓奉是邓晨的亲侄子,都是一家人,两人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的,对王莽,邓家人都是深恶痛绝,邓奉当然也不例外。

他难掩脸上的欣喜之sè,狠声说道:“当到反莽之日,我定要先宰了王璟、王瑾这对狐假虎威的狗东西!”

一提到王家,邓奉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现在王家不是还得势,他早把王璟和王瑾这父子俩捏死了。

对于自己的侄儿,邓晨还是很了解的,他皱了皱眉头,说道:“祸从口出!阿奉,你这沉不住气的火爆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否定以后定会害了你!”

邓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冲着邓晨咧嘴傻笑,嘟嘟囔囔地说道:“叔父,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这脾气,想改也改不了了。”

邓晨无奈地摇摇头。

此时,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邓晨对邓奉的警语,日后竟真的变成了事实,让邓奉走到万劫不复的绝境。这是后话。

这一顿晚宴,谈不上有多丰盛,但却是宾主尽欢。饭后,邓晨让下人请来裁缝,给刘秀、朱祐、盖延、龙渊各做两套衣服。

刘秀四人,也就朱祐的穿着还不错,另外的三人,都和乡下的农夫没什么两样。

过两天他们要去yīn家参加yīn丽华的生辰,如此的穿着前往,实在不太合适,也有失礼仪。

刘秀并不是个好慕虚荣的人,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就他现在的这身穿着,别说去参加yīn丽华的生辰,恐怕连yīn家的大门都走不进去。

不过他也有告诉裁缝,所做的衣服并不需要太好的材质,只普通布料即可。让姐夫为他和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祐、盖延、龙渊置办新衣,他已经很过意不去,哪里还好意思去挑选锦缎?

一夜无话,翌日早上,刘秀等人起床,和邓晨、邓奉一同吃过早饭后,刘秀提出要出邓府一趟,去拜访自己的同窗好友。

刘秀在新野,还真有位同学,此人姓邓名禹,字仲华。

邓禹在新野乃至在整个南阳郡,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他的名气,不是因为家世背景,也不像刘縯以豪爽侠义闯出名号,而因为他是个神童。

邓禹打小就很有名气,十三岁便能背诵整篇《诗经》,十四岁入太学,和刘秀一样,学的是《尚书》。

在上太学期间,刘秀只能算默默无闻,而且学《尚书》也学得很一般,只是略识大义,而那时的邓禹在长安城都是很有名的。

用现代的话讲,刘秀和邓禹,一个是学渣,一个是学霸,不过他二人却偏偏成为了好友,而且有意思的是,还是邓禹主动结识的刘秀。

也许是因为两人同乡,也许是因为邓禹慧眼识英雄,在长安的时候就看出刘秀这个人不同寻常,总之,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密切。

邓禹的家世谈不上贫寒,但也不是大富大贵之家。邓禹没有与家人住在一起,而是有一间自己的小宅子,三间房,一个院,布置的并不奢华,却十分雅致。

上午,刘秀、朱祐、盖延、龙渊四人找到邓禹家。

刘秀走到房门前,轻轻扣门。等了一会,里面传出大笑之声,刘秀还没反应过来,房门打开,定睛一看,门内站有一长一少两个人。

看到这两个人,刘秀先是一怔,而后又惊又喜地说道:“子陵,你怎么在仲华家里?”

年少的自然是邓禹邓仲华,他比刘秀还小三岁,今年才十七,生得眉清目秀,文质彬彬。

而年长的那位,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年纪不大,却留着胡须,国字脸,相貌堂堂,慈眉善目,虽说穿着很普通的布衣,但却给人一种道骨仙风之感。

这位青年,也是刘秀、邓禹、朱祐的同窗,名叫严光,字子陵。

上太学期间,刘秀、邓禹、朱祐、严光都算是传奇人物。

刘秀和朱祐是边上学边做买卖,而且做的买卖很具备超前的思想,物流!他二人专门帮人家把东西从东城运到西城,或者从北城运到南城诸如此类。

能够边上太学边做买卖的,刘秀和朱祐也算是开了先河,他二人可算是勤工俭学的始祖。

邓禹的传奇自然因为他是神童,所学的知识,过目不忘,人家是头悬梁锥刺股,拼死拼活能考出个好成绩,他轻轻松松就能做到。

至于严光,用他们同学的话讲,这位就是个散仙。

太学期间,严光用于悟道的精力比用于学《尚书》的精力多得多,而且经常上上学,人就突然不见了,等他回来时一问方知,原来人家去云游山野,感受天地之灵气去了。

刘秀、邓禹、朱祐、严光既是太学院的传奇人物,也是至交好友。

此时,看到门外的刘秀、朱祐等人,严光一点也不意外,还特意扒拉着手指头,说道:“仲华,怎么样?我只掐指一算便已断定,今日你家必有访客。”

邓禹最烦严光这副装神弄鬼、能掐会算的一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走出房门,一手拉住刘秀,一手拉住朱祐,笑道:“文叔、仲先,你二人何时来的新野啊?怎不事先来封书信?”

他不是在责怪刘秀和朱祐,三年的同窗,他们之间的关系太熟了,没有那么多的客套。

刘秀笑道:“昨日刚到。”

邓禹看向盖延和龙渊,问道:“这两位是?”

刘秀介绍道:“这位是盖延!这位是龙忠伯!都是我的至交好友!”

“别在外面说话了,来来来,里面请!”邓禹热情地把刘秀、朱祐、盖延、龙渊让进院中。

别看小院子不大,但布置的很好,地上有鹅卵石铺的路面,一边有个小花坛,一边有个小鱼塘,靠近院墙那边还种着一颗梅花。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进入院中,刘秀环视一圈,笑道:“仲华,你这小院子,都快被你布置成世外桃源了。”

邓禹仰面而笑,还特意向严光那边瞥了一眼,说道:“不然的话,也引不来子陵这位散仙嘛!”

严光哎了一声,摆摆手,说道:“我到新野,可不是被你这小院子吸引来的,而是冲着他来的。”说着话,他抬手一指刘秀。

刘秀瞪大眼睛,回手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冲着我来的?”严光笑道:“我若不来救你,你岂不要大难临头?”

看网友对 第八十章 同窗相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