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十二章 合力辅佐

第八十二章 合力辅佐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祐笑道:“正是!到时主公也会去参加yīn家的宴会呢!”

邓禹意味深长地笑道:“机会难得啊!”

刘秀红着脸,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随姐夫一同前往而已。”

生怕众人再借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刘秀话锋一转,说道:“仲华、子陵,我看你俩还别在这里呆着了,随我去姐夫家,跟我一起住,如此,我们商量事情也更方便些!”

邓禹没有意见,他转头看向严光,问道:“子陵,你呢?”

严光耸耸肩,说道:“我客随主便。”

刘秀含笑起身,说道:“既然仲华和子陵都同意,我们现在就动身。”

当天中午,刘秀带着邓禹、严光、朱祐、盖延,一行五人回到邓府。

见到刘秀回来,邓晨兴冲冲地走上前去,说道:“阿秀,你回来得正是时候,今晚家中有晚宴,会来不少的宾客,其中有一位高人,名叫……”

话到一半,他猛然顿住,目光扫向邓禹和严光,惊讶道:“仲华?”

邓晨认识邓禹,两人是同族的同辈兄弟,只不过他俩的亲戚关系离得比较远,得一直追溯到两人的天祖。邓晨和邓禹的天祖都是邓远,早就出了五服了。

邓禹含笑向邓晨躬身施礼,说道:“族兄!”

刘秀解释道:“姐夫,上太学时,仲华和我就是好友。”稍顿,他又意味深长地说道:“仲华也愿意辅佐大哥。”

邓晨闻言,心头一震,惊讶地看着邓禹。他二人虽是同族同辈兄弟,但之间并没什么往来,更谈不上交情。其一,二人的血缘关系已经离得很远了,其二,两人的年纪相差也较大,再有就是邓晨这一系日子过得很不错,祖上连出了两代州牧,很

了不起,与之相比,邓禹这一系就显得平平常常,只是普通人家,两系之间差距较大。

在邓晨心目当中,邓禹还是个半大孩子,听说他要辅佐刘縯,他当然很惊讶。邓晨忍不住问道:“仲华,你可知伯升将来要做什么?”

邓禹一笑,说道:“主公已经向我说得很明白了。”

主公……连称呼都变了,看来邓禹已是下定了决心!邓晨幽幽提醒道:“事关重大,关系到家族的兴亡,可要考虑清楚才是!”

邓晨倒不是在劝退邓禹,而是在向他讲明其中的利害关系。

他们将来要做的事是谋反,是掉脑袋的死罪,不能因为头脑一热就参与进来,真到起事的时候,又心生惧意,临阵退缩,这样的人对己方毫无帮助不说,反而还危害甚大。

邓晨说这番话的意图正在于此。

邓禹多聪明,一点就透,听完邓晨的话,他立刻明白了这位族兄的担忧。

他乐呵呵地说道:“仲华自认不是冲动之人,但凡决定下来的事,都是经过再三思量。族兄多虑了。”

听闻这话,邓晨又与邓禹对视了片刻,他方点点头,接下,他目光一转,看向严光,不由得暗吃一惊。

严光的模样生得很平常,充其量可以说是眉清目秀,但在他身上,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道家的飞逸超然之气。

邓晨打量严光片刻,问道:“阿秀,这位是?”

刘秀含笑介绍道:“姐夫,这位是严光,字子陵,子陵也是仲华和我的同窗好友。”

邓晨露出恍然大悟之sè,难怪阿秀会把他带过来,原来也是阿秀的老朋友。

没等邓晨开口说话,严光先向他拱手施礼,说道:“邓先生!”

邓晨拱手回礼,说道:“子陵叫我伟卿就好。”

说着话,他又向众人摆了摆手,说道:“我们也别在外面说话了,屋里请。”邓晨把刘秀一行人让进大堂。

在走进大堂的同时,邓晨以眼神询问刘秀。后者明白姐夫的意思,他微微地点了下头,向邓晨表示,邓禹和严光都是可以信赖的。

三年的交往,刘秀对邓禹和严光太熟悉了,邓禹的德行,是连刘秀都非常敬佩的,至于严光,更不用说了,不爱名,不爱利,清心寡欲,来去自由。

看罢刘秀的反应,邓晨也就放下心来。

在大堂里,众人分宾主落座。刘秀开口问道:“姐夫刚才说,今晚的宾客当中有一位高人,不知这位高人是何许人也?”

邓晨一笑,问道:“阿秀可曾听过蔡少公?”

刘秀闻言陷入沉思,严光则是露出惊讶之sè。

过了片刻,刘秀恍然说道:“我想起来了,据传蔡先生是位得道高人。”说着话,他看向严光,笑问道:“子陵,你应该和蔡公很熟悉吧?”

严光淡然一笑,说道:“我亦是只闻其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未见其人,毕竟同门不同派,谈不上交情,更无往来。”

蔡少公和严光都是信奉道家,但道家内部的派系太多了,随便数一数都能数出十好几个。

严光属道家的灵宝派,奉元始天尊为祖师爷。而灵宝派也只是个统称,并非一个门派,内部还能划分出很多的派系,如符箓派、金丹派等,都算是比较大的派系。

刘秀在天柱山石洞里喝下的金液,以及《九丹金液经》,严格来说都算是金丹派的宝物。

蔡少公则属观楼派,又称尹喜派。顾名思义,该派系奉尹喜为祖师爷。

尹喜号文始真人,乃老子的引路人,据说老子所著的《道德经》就是出自他于的传授,庄子是把尹喜和老子并列排位的。

虽说严光和蔡少公同是师出道家,但正如严光所说,二人是同门不同派,所识所学,都存在很大的差异。

“原来如此!”听严光这么说,刘秀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邓晨笑道:“我看子陵道骨仙风,原来子陵也是修道之高人吧?”

严光欠了欠身,说道:“子陵愧不敢当。”

邓晨仰面而笑,说道:“阿秀能得仲华和子陵相助,既是阿秀之幸,也是柱天都部之幸啊!”说完话,他仔细观察邓禹和严光的反应。

邓禹和严光的表情都很平静,向邓晨拱手说道:“伟卿兄言重了!”

只看他二人的反应,邓晨便可以判断出来,他俩是知道柱天都部的,阿秀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告诉他二人,也足见阿秀对他俩的信任程度。

中午他们一同吃的午饭,席间并没有多谈什么,等到下午,受邀而来的宾客纷纷抵达邓家。

今日来邓家赴宴的宾客,要么是邓晨的同族亲戚,要么就是与邓晨交情莫逆的挚友。

在接待宾客的时候,邓晨一直把刘秀带在身边,目的很明显,就是让刘秀尽快与前来的宾客认识并熟悉起来。

下午申时,邓奉也到了,和邓奉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父亲邓硃以及其弟邓终、其妹邓紫君。

见邓硃到了,邓晨非常高兴,拉着刘秀快步迎了上来,到了邓硃近前,他乐呵呵地介绍道:“阿秀,这位是我大哥,邓硃!”

说着话,他又对邓硃说道:“大哥,这位是刘秀,内子的小弟。”

邓硃上下打量着刘秀,拱手说道:“文叔贤弟,久仰大名!”

刘秀含笑回礼道:“邓大哥客气了。”

“令兄近来可好?”邓硃寒暄道。

刘縯的名气比刘秀大太多了,在南阳郡,知道刘秀的没有几个,但要说不知道刘縯刘伯升的,还真就是屈指可数。

刘秀再次躬了躬身形,笑道:“大哥一切安好,烦劳邓大哥挂念。”

邓硃哈哈大笑,向旁侧了侧身,对身后的三名子女招了招手,同时说道:“文叔贤弟,这是犬子邓奉、邓终,犬女邓紫君!”刘秀认识邓奉,但不认识邓终和邓紫君。他看向二人,邓终和邓奉年纪相仿,与孔武有力的邓奉不一样,邓终生得文质彬彬,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子书生气,脸上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是乐呵呵的,自打进入邓家,就从没变过,刘秀对邓终的第一印象是,此人功于心计,城府颇深。邓紫君与两位哥哥差了好几岁,与刘伯姬年纪相仿,也就十五六的样子,模样生得俊俏,尤其那对黑溜溜的眼睛,仿佛两颗猫眼

石,又大又明亮,此时她也正好奇地打量着刘秀。

按照辈分,邓奉、邓终、邓紫君都应该向刘秀叫一声舅舅,但他们年纪相当,尤其是邓奉和邓终,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但当着父亲的面,又不好直呼其名。

邓奉正琢磨着该如何称呼刘秀的时候,邓终含笑拱手作揖,说道:“元鹏见过刘公子!”

听二弟称呼刘秀为刘公子,邓奉眼睛顿是一亮,暗道一声还是二弟聪明!他跟着拱手作揖,道:“元之见过刘公子!”

刘秀拱手回礼,含笑说道:“元之、元鹏客气了!”

邓紫君则是低身福礼,娇滴滴地说道:“紫君见过舅舅。”说完话,她微微挑起眼帘,看刘秀作何反应。

被和自己小妹一样大的姑娘叫舅舅,刘秀不由得也红了脸,邓紫君好意思叫,他都不好意思应。

不过刘秀反应很快,笑道:“紫君小姐与我小妹年纪相仿,叫我舅舅就把我叫老了,紫君小姐可直呼其名,叫我文叔就好。”邓晨知道自己的这位侄女向来刁钻,是‘没理都要辩三分,得利更是不饶人’的主儿,生怕她会当众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他抢先说道:“紫君,你婶婶在后院呢,你快过去吧。”说着话,他对一旁的仆人说

道:“带紫君小姐去后院。”参加宴席,男宾可以携带女眷,只不过男人们用餐的地点大多在前院,女人用餐的地点在后院,并非坐在一起用餐。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二章 合力辅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