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93章 啊,多么嘹亮的叫声!

0293章 啊,多么嘹亮的叫声!

呼!

金毛摆臂,一拳抽在了宁涛的脸颊上。

宁涛却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脸都没有偏一下,他的嘴角也还保持着那诡异的笑容。

“妈的,老子要你笑!”板寸头又是一脚撩裆退重重的踢在了宁涛的双腿之间的位置上。

嘭!

僻静的小巷里又响起了一个能让人收紧菊花的声音。

宁涛仍然一动不动,嘴角含笑。

“傻逼!让你笑!”金毛骂了一句,双拳接连出击,一拳又一拳雨点一般打在了宁涛的脸上。

板寸头也加入了进来,用脚踹宁涛的小腹。

砰砰砰……

拳与脚与肉的碰撞,闷响的声音擂鼓一般在小巷里奏响,颇有节奏感。

宁涛从挨第一下开始,始终没有动弹,跟没有还手。他任由板寸头和金毛的拳脚暴揍,嘴角保持着那一丝诡异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供人发泄的充气假人,或者《功夫》里面的火云邪神。

挨打的人嘴角含笑,屁事没有,可打人的人却累了。一个时间里,金毛和板寸头都停了下来,吁吁喘气。两个人,一个是拳头红肿,一个脚头**辣的疼。

宁涛这才出声说话,淡淡地道:“你们打够没有?”

金毛双手撑着腰,气喘吁吁地道:“你妈,你这个傻逼还真是能挨打,老子……”

宁涛突然伸手,扣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按,右腿的膝盖猛地抬起,轰一下撞在了金毛的鼻梁上。

一声破响,金毛的鼻梁骨瞬间断裂,剧痛和震荡潮水一般涌进了他的大脑,他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昏死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板寸头惊呆了:“你还敢还手?”

宁涛点了一下头:“嗯,这点勇气还是有的。”

“妈的,找死!”板寸头忽然抓住那把扎在砖缝里的刀子,顺势就捅向了宁涛的小腹。

不过,下一秒钟他的握着刀的手就没法再前进哪怕一厘米了。宁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像是铁钳一样坚硬有力,他甚至感觉他的手腕会被宁涛捏碎!

“放开我!我们老板你惹不起!”板寸头叫嚣地道。

宁涛笑了一下:“你还是渡过眼前这一劫再说吧。”

音落,拳下。

板寸头的脑袋也耷拉了下去,身体也软泥一般倒在了地上。

宁涛从小药箱之中扯下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开血锁,然后一手抓着板寸头的脚踝,一走抓着金毛的脚踝,直接拖进了方便之门。

普通处方签飘飘落下,在一堆垃圾之中毫不起眼。

天外诊所里,善恶鼎上的人脸露出了怒容。

宁涛随手将板寸头和金毛扔在了地上,然后取出账本竹简放在金毛的头上。

账本竹简浮现出了金毛的诊断:陈斌,辛末年六月初五生人(1991年),烂恶之人,首恶不孝敬父母计十点恶念罪孽,次恶放高利贷计一百零七起,计四百二十八点恶念罪孽,善恶欺凌弱小计一百五十起计三百点恶念罪孽,四恶侮辱玩弄女性……一身共计恶念罪孽七百六十八点恶念罪孽,可开恶念处方签,斩手脚以赎罪。

烂恶之人?

宁涛第一次从账本竹简上看到这样的对诊金病人的定义,不过也不难理解。眼前这两个人虽然没有杀人放火的大恶,却是小恶不断,欺压良善,在街上走路看谁不顺眼都有可能把人揍一顿的恶棍角sè,这便是烂恶之人。

放高利贷就意味着要收债,要收债就得作恶。现在放高利贷的都不放那些没有偿还能力的混混,专挑大学生,小商人下手,甚至是设下圈套引诱人贷款。这两人去收债,作恶的对象自然就是那些大学生、小商人和小职员。曝光女大学生果照,干扰小商贩正常经营,往老人家里泼粪,在门锁涂红油漆什么的,甚至殴打老人,经常干这种事情,累积的恶念罪孽自然就高得吓人了。

常言道,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经常行善的人,哪怕是扶老人过马路的小善,坚持做也终有善报。经常为恶的人,哪怕是抢小朋友一颗糖的恶,经常做也会累积恐怖的恶念罪孽,招来恶果。

宁涛又用账本竹简给板寸头做了一个诊断。

板寸头叫周强,与金毛一样,也是一个烂恶之人,身上积累了七百多点恶念罪孽。最终的诊断也是一样的,斩断手脚以赎罪。

宁涛将账本竹简收了起来,然后去书桌前开好了两张恶念罪孽处方签。

开好两张恶念处方签之后,宁涛从小药箱之中取出日食之刃,抓起金毛的一只脚,利索的一刀割过了金毛的脚踝。

鲜血喷涌而出,脚筋断裂。

“啊——”金毛顿时痛醒,张嘴惨叫。

宁涛甩开他的脚,又走到了板寸头的身边,抓起板寸头的一只脚,一刀切断了板寸头的脚筋。

“啊!”板寸头也痛醒了,看到宁涛正抓着自己的脚,一手拿着手术刀,而他的脚踝却在往外冒血,他的脸上顿时被吓得没了血sè,“你、你……杀人啊!杀人啦!”

这杀猪般的求救声只在天外诊所里回荡。

金毛也嘶吼道:“杀人啦!救命啊!”

宁涛甩开板寸头的脚,淡淡地道:“叫吧,叫吧,你们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这是多么熟悉的台词。

金毛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蹦蹦跳跳的往门口逃去。

宁涛并没有阻拦,只是看着他。

金毛伸手去开门,可那门怎么也打不开。他对着门外大叫,可门外却没有人给出半点回应。

宁涛走了过去,一脚将金毛踹倒在地,又一刀割断了他的另一条脚筋。

“啊——不要杀我啊,不要啊……”金毛惨叫着,那声音真的比躺在屠宰台上等着挨刀的猪叫得还惨。

宁涛冷冷地道:“再叫,就割断你的手筋。”

金毛猛的咬住了嘴唇,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板寸头的额头上也早已是冷汗淋淋,他和金毛也算是恶人,可在宁涛这样的“恶人”面前却是连提鞋都不配。就宁涛此刻在恶面状态下的气势,他一点都不怀疑宁涛会杀了他和金毛!

宁涛将金毛拖了回来,又随手扔在了地上,然后又抓起板寸头的另一只脚,一刀切了下去。

“啊!”板寸头惊声尖叫,眼泪夺眶而出,“我、我……没叫啊……”

宁涛淡淡地道:“我喜欢,不可以吗?你们两个无论是谁再叫,我一样割断你们两个人的手筋。”

板寸头和金毛闭紧了嘴巴,哪怕再疼都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宁涛说道:“你们现在都受伤了,也出不去,我恰好是个医生,可以为你们治疗。我医术很好,接上你们的脚筋没有问题。不过,我治病有我的规矩,你们需要再我给你们的处方签上签字。”

这就是他之前在小巷里怎么挨揍都不还手的原因,天外诊所运行自有它的法则,作为诊所的主人,他不能主动去伤害报应没来的恶人,然后给人治病赚取诊金,可如果诊金病人伤害他,他自卫还击却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当时的情况,板寸头和金毛打他打得越狠,说话说得越狠,他其实就越开心。

这句话把金毛和板寸头说懵了,两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可显然谁都不明白宁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宁涛又说道:“不治病的话,留着你们也没用了,我家的狗好几天没有吃肉了。”

板寸头跟着说道:“我治病,我治病!”

金毛也抢着说道:“我签字,我签字!”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这不就愉快的解决问题了吗?签字吧。”

宁涛将两张折叠好的恶念处方签分别让金毛和板寸头签了字,随后又给了两人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

金毛和板寸头吃了药,善恶鼎里的青烟涌来,转眼就将两人吞没了。

青烟退了回去,金毛和板寸头躺在地上,两人双脚的脚筋已经接好了,脚踝上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可是两人并没有醒来,治疗结束了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宁涛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过来:“斩手脚以赎罪,这是要我留下手脚收账啊,好吧,我就再动个小手术。”

宁涛提着日食之刃走了过去,抓住金毛的手,一刀斩了下去……

“小手术”完成,善恶鼎里的青烟又涌了过来,将没手没脚的金毛和板寸头吞没。

青烟再次退回去,板寸头和金毛还在,手脚却不见了。

说斩人手脚才能赎罪,那就只收人手脚。

宁涛来到锁墙下,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然后将金毛和板寸头提着手里走了进去。

方便之门外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这里是神农架的无人区,靠近深渊的地方。

宁涛将两人扔下之后,转身就进了方便之门。

许久之后,金毛和板寸头悠悠醒转了过来。

“这里是……”板寸头下意识的伸手去撑地面,想要爬起来,却陡然发现他的双手不见了。

金毛则看着自己的空荡荡的裤管,愣了一下,然后一声尖叫:“啊——”

啊!

多么壮观的大自然!

账本竹简不要这两个烂恶之人的命,宁涛自然不能杀他们,可把这两个烂恶之人送到什么地方去,这却是他能做主的。

“救命啊——”

“救命啊!”

这声音是多么的嘹亮。

可这一次是真的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见。

看网友对 0293章 啊,多么嘹亮的叫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