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95章 你有规矩,我有套路

0295章 你有规矩,我有套路

宝马745li在客家巷的巷子口停了下来,潘镇东下了车,提着他的公事包往巷子里走去。一个保镖跟着他去了,一个保镖留在车里看守青追与白婧。

青追隔着车窗看着往巷子里走去的潘镇东,说道:“姐姐,我们要不要跟着去?”

白婧说道:“看看情况再说吧,都到这里了,也不急这一点时间了。”她看着青追,补了一句,“你是不是赶着回家跟他睡觉?”

青追说道:“是啊,你要不要一起?”

白婧咯咯笑了笑,一粉拳捶在了青追的胸口上。

这是什么态度,恐怕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那个留在车里的保镖瞪着青追和白婧,凶巴巴地道:“你们俩在嘀嘀咕咕什么?”

青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不要伤害我,我好害怕。”

白婧却只是平静的看着那个保镖。

青追的“示弱”,再加上车里无人,留在这里的保镖顿时动了sè心。他嘿嘿笑了笑,向青追的大腿伸过了手去,一边说道:“让哥爽一爽,待会儿哥保证给潘总求情,让他放了你们。”

却不等他把手伸到青追的大腿上“爽一爽”,青追突然收起了害怕的表情,一拳头轰在他的胸膛上。

咔嚓!

肋骨断裂的声音。

剧痛袭来,保镖张大了嘴巴想叫,可从嘴里冒出来的却是他的血。他惊恐的看着身边的漂亮得像仙女似的青追,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娇美柔弱的女人竟然一拳打断了他的肋骨!

“咦?你还挺厉害的,居然能扛住。”青追说,话音落下,又一拳头轰在了保镖的另一边胸膛上。

咔嚓!

又是一个肋骨断裂的声音。

留在车里的保镖眼睛一闭,昏死了过去。

青追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她说道:“姐姐,我们接着聊,宁哥哥说他一日不娶妻,他就一日不碰我,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女人嫁给他,要不……”

两个女人在车里嘀嘀咕咕。

车里的重伤的保镖,还有车外的正在发生的事情好像都与她们没有关系……

客家巷里潘镇东终于找到了“101”号,不过那可不是一个正常的门牌号,而是用一张纸写的“客家巷101号”。

潘镇东给他的保镖递了一个眼sè,跟着他过来的保镖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房门打开,宁涛从门里走了出来。他戴了一只鸭舌帽,眉毛画得浓浓的,嘴唇上也多了一些胡须,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这就是他超车赶回来的原因,他与潘镇东见过一面,虽然确定对他不会有多深的印象,可简单的化妆却是有必要的。他画眉毛的笔是白婧的眉笔,胡子则是他腋下拔下来的腋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有两个地方的毛发像胡子,可另外一个地方他是不会去考虑的。

如果有一张唐子娴的yīn谷镇灵符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麻烦,可惜没有这样的如果。

开门之后,宁涛面带笑容:“请问是潘总吗?”

潘镇东说道:“我就是,你就是那个要贷款的人?”

宁涛点了点头,客气地道:“是我,快请进。”

潘镇东打量了一下宁涛,脸上露出了一点疑惑的表情:“兄弟,你看上去有点眼熟,我们在哪见过吗?”

宁涛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潘镇东,然后才说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也许吧,我经常去澳门赌场玩,也经常去酒吧玩,没准我们在什么地方碰见过。”

潘镇东也没多问,带着他的保镖走进了天外诊所。其实,当时包厢里灯光昏暗,他的眼里又只有亲自和白婧两个大美女,哪里有仔细看过宁涛的样子,更何况宁涛还化了妆。

天外诊所的房门关上了。

善恶鼎上的人脸怒容满面,鼎中青烟缭绕。

潘镇东看着善恶鼎,惊讶地道:“这是什么鼎?”

宁涛淡淡地道:“善恶鼎。”

潘镇东又问道:“古董?”

宁涛点了一下头:“古董,起码几千年的老古董。”

潘镇东跟着就说道:“兄弟,你贷一千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待会儿你得把这只鼎也写进欠条里,逾期不还款的话,这鼎就得归我。”

宁涛说道:“可以,没问题,我怎么收钱?”

潘镇东说道:“当然是银行转款,只要你把北都的那套四合院的三证拿出来抵押给我,我这边在核实一下就可以放款给你了。”

“没问题,我这就去拿。”宁涛往书桌走去。

潘镇东打量着诊所,看了这样看那样,忍不住说道:“你这房子里好多古董,都是你的?”

宁涛笑着说道:“都是我的,你不会都让我写进欠条里吧?”

潘镇东难忍心中的激动:“当然要啊,我可以多借你一点,少收你一点利息,你把这房子和这房子里的东西都写进欠条。你要是准时还款,我一样东西都不少你的,我心里也踏实不是?”

“好吧,谁让我缺钱呢,潘总你过来看一下房屋产权证。”宁涛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只信封。

潘镇东走了过去,结果宁涛递给他的信封,然后将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

信封里装着的不是什么红sè本本的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也不是房屋契证,而是一张叠成本本形状的白纸。

潘镇东顿时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

宁涛淡淡地道:“你先看看再说。”

潘镇东忍着心中的疑惑打开了那张白纸。

白纸上画着一座四合院,房子上面有白云,有太阳。房子旁边有一棵柳树,柳树的脚下又画了一只鸡,还有一只虫子。

这是周星驰版的唐伯虎画的神鸟图,可旁边配的字却是“四合院所有权证”几个字。

潘镇东这一看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将神鸟四合院图揉成一团,挥手就砸在了宁涛的脸上,愤怒的唾沫星子一起扑到了宁涛的脸上:“你他妈敢耍我!”

宁涛笑道:“耍你又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你个傻逼,你打我啊!”

放高利贷的又有几个不是混社会出身的,宁涛这句充满挑衅意味的话一出口,潘镇东一拳就抽向了宁涛的脸颊。

宁涛没躲。

砰!

潘镇东的拳头狠狠的抽在了宁涛的脸上,宁涛顺势倒在了地上,嘴里却骂道:“你个傻逼,你有种,你敢打死我吗?”

潘镇东快被气疯了,一脚踹向了宁涛的脑袋,一边吼道:“给老子打!打死他!”

潘镇东带来的保镖也加入了进来,两人对着躺在地上的宁涛一顿拳打脚踢。

宁涛连头都懒得抱,在潘镇东和那个保镖的拳打脚踢中他移目瞅着善恶鼎上的人脸,看它的反应。

善恶鼎上的人脸怒容满面。

宁涛的心里有些郁闷,暗暗地道:“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你居然无动于衷?”

嗡!

善恶鼎传出了一声鼎鸣。

正围着宁涛狂殴的潘镇东和那个保镖顿时倒在了地上,口鼻冒血。

善恶鼎不是不镇压,而是潘镇东和他的保镖以健康之人的身份走进来,天道报应未到,善恶鼎根本就不会无端降下惩罚。所以,宁涛才会用四合院神鸟图和侮辱性的语言激怒潘镇东,让潘镇东和那个保镖伤害他这个诊所主人。

如果连天外诊所的主人在诊所里被殴打伤害都没有惩罚,那代表天道的天外诊所的威严何在?只是,潘镇东和他的保镖的确是两个菜鸡,以至于触发诊所的镇压来得有点儿迟。换作是白圣那种级别的恶魁进来,诊所直接就镇压了。

也就在潘镇东和那个保镖吐血倒地的瞬间,宁涛手中的日食之刃划过了潘镇东的小腹,然后顺势前刺,捅进了那个保镖的腰中。

治疗之前先弄点伤出来,这是宁涛现在学会的套路。

天外诊所有天外诊所的规矩,宁涛也有他的套路。

“你……”潘镇东惊恐的看着被切开的小腹,鲜血正疯狂的往外冒着,他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样可怕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个保镖看着扎在自己腰上的手术刀,颤声说道:“你、你究竟是谁?你、你要干什么?”

宁涛将日食之刃往外一抽,鲜血顿时从那个保镖的伤口之中涌了出来,瞬间就打湿了一片衣裳。

“啊——”保镖惨叫了一声。

宁涛淡淡地道:“我是一个医生,你们现在受伤了,我可以给你们治疗。不过,我治病有我的规矩,你们需要在我开给你们的处方契约上签字。如果你们不求医,你们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潘镇东颤颤巍巍的掏出了手机。

却不等他拨出一个数字,宁涛一挥手,潘镇东的拿着手机的手掌便掉在了地上。

“啊——”潘镇东惨叫了一声,昏死了过去。

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对恶人来说也很残忍,可是宁涛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怜悯,他的内心平静得连一丝波澜都没有。以恶制恶,处在恶面状态下的他比恶人更恶。

宁涛抓住了潘镇东的断腕,一丝灵力注入了进去。

潘镇东又苏醒了过来,一看宁涛就在面前,他的裤裆眨眼就湿了。

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欺压良善为恶的人,其实比普通人更怕死。

宁涛淡淡地道:“我最后问一次,要求医吗?”

潘镇东哪里还敢说个不字,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地道:“我求医,我签字……求求你你要杀我……我好不容易才混到今天这种地步……我不想死啊……”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死不死得由他说了算。

一个小时后,潘镇东和他的两个保镖出现在了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无手无脚,被说是走出这片森林了,就算是爬都爬不动。

“救命啊——”

“救命啊!”

绝望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

一块岩石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东哥,是你吗?”

“谁?”潘镇东惊恐的看向了传来声音的方向。

一个没手没脚的人从那块岩石后面滚了出来,哭着说道:“我是周强啊,东哥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陈斌呢?”

“我也不知道啊,陈斌他、他被狼叼走了,哇……”一句话没说完,周强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潘镇东忽然安静了下来,仰面往着浩瀚的星空,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然而,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后悔的药可以吃。

看网友对 0295章 你有规矩,我有套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