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十五章 提前准备

第八十五章 提前准备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这句话,让在场众人皆大笑起来,现场尴尬的气氛也瞬间消失。

在众人的心里,刘秀和皇帝根本不沾边,如果蔡少公参悟的准确无误,未来能做皇帝的人的确是刘秀,那也得是国师公刘秀,无论这皇位怎么轮,也不可能轮到眼前这个庄稼汉出身的刘秀头上。

邓晨看眼刘秀,又瞧瞧蔡少公,抚掌大笑,拿起酒杯,兴致高亢地说道:“来来来,我们再饮一杯!今日不醉不归!”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算告一段落。

刘秀跟着姐夫邓晨,将与会的宾客一一送别。

在他二人送蔡少公出府的时候,后者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刘秀身后的严光,问道:“不知这位小兄弟师出何门?”

宴会中,严光一直坐在刘秀的后面,几乎一句话没说,没想到蔡少公竟然还能注意到自己。他向蔡少公拱手施了一礼,说道:“晚辈师承元阳先生。”

元阳先生?蔡少公并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他随即哦了一声,对邓晨和刘秀说道:“伟卿、文叔,请留步吧,不必再送了。”

“蔡公慢走。”

“嗯。”蔡少公点了下头,走下门廊的台阶。

外面有马车在等他,蔡少公刚登上马车,人还没进入车棚里,邓晨突然追上前来,低声问道:“蔡公,晚辈有一事请教……”蔡公在酒席上所言之刘秀,可是晚辈内弟之刘秀?

只是邓晨的后半句话还未说出口,蔡少公已先打断道:“伟卿,我说的已经够多了,再多说,就是泄露天机,恐遭天谴。”

他一句话,把邓晨后面的问话都堵了回去。

邓晨苦笑,沉吟片刻,倒退两步,毕恭毕敬地向车上的蔡少公拱手施礼。蔡少公欠了欠身,躬着身子进入车棚里,在马车离开之前,他又挑起门帘,微微探出头来,轻飘飘地说道:“伟卿所选之路,并不好走,这一路走下来,可能会失去很多,记住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老夫言尽于此,伟卿好自为之。”

说完话,蔡少公放下车帘,随着铜铃声响起,马车缓缓离开邓府。

望着马车离去的背影,邓晨再次深施一礼。

邓晨回到门廊后,刘秀好奇地问道:“姐夫刚才和蔡公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寒暄了几句。”邓晨向刘秀一笑。后者正要说话,邓硃带着邓奉、邓终、邓紫君走了过来。在邓晨面前站定,邓硃对邓奉三人说道:“你们到外面等我。”

邓奉三人应了一声,纷纷走出门廊。见状,邓晨立刻明白过来,大哥有话要对自己说。他向一旁的刘秀道:“阿秀,时间不早,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刘秀多聪明,一点就透,他向邓晨和邓硃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刘秀走后,邓硃低声问道:“阿晨,刘家兄弟真的是要……”说着话,他平伸出手掌,然后转了个翻掌的动作。

邓晨微微地点下头,小声说道:“是!”

邓硃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阿晨,你……你要和他们一起干?”

“大哥,莽贼昏庸,朝廷无道,再这样下去,我邓家怕是要没有活路了!”邓晨面sè凝重地说道。

“可……可我们邓家也不是没有家底,还能过上富足的日子。”

邓晨苦笑,反问道:“世事无常,今日我邓家之富足又能维持多久?大哥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后世子孙考虑吗?”

邓硃默然,沉默了好一会,他方嘟嘟囔囔地说道:“反正我觉得我们邓家还没到非要铤而走险的那一步!”

他就想不明白,明明有安生的好日子可过,又为何偏要冒着杀头的风险去谋反?刘家兄弟再有能耐,可他们手底下才几个人?只这么点人,将来又能成什么大事?

邓晨了解自己的这位大哥,向来胆小怕事,只要人家的刀没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是不可能走上谋反这条路的。

多说无益,他向邓硃一笑,说道:“太晚了,大哥也早些回去吧!”

“我是不放心你啊!”邓硃一边往外走着,一边无奈地说道。

送走了全部的宾客,邓晨回到客厅。仆人们已经把客厅收拾得差不多了,大多的餐桌和座垫都已撤掉,还留在客厅里的只剩下刘秀、邓禹、严光、朱祐、盖延、龙渊几人。

邓晨进来之后,把在场的下人们都打发出去,关闭房门,然后急切地问道:“阿秀,你们觉得今日赴宴之宾客如何?”

众人互相看了看,邓禹说道:“我觉得邓毅、邓奉都很不错,至于其他人,还需再仔细观察一段时日!”

邓晨点点头,说道:“起事谋反,事关生死,我们所需之人,也是贵精不贵多。”

刘秀等人皆露出赞同之sè,认为邓晨所言有理。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邓晨从来都不是个冲动的人,谋定而动、做事沉稳这两点,和刘秀很像。

稍顿,邓晨恍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阿秀,明日我带你出城一趟。”

“出城?”刘秀不解地看着邓晨。

邓晨一笑,说道:“我们起事,最需要什么?”

没等刘秀说话,朱祐抢先道:“一是兵马,二是钱粮,三是武器!”

邓晨笑道:“人嘛,我们可以慢慢挑,粮嘛,我们也可以慢慢囤积,唯独武器,不太好收集。”

招人可以说成是招收门客,囤积粮食可以说成是用于将来的贩卖,唯独制造武器这一点,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制造武器不可能是悄然无声的,大规模的制造武器,动静一定会闹得很大,可一旦被官府察觉,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必然要被问罪。

邓晨继续说道:“以前我救济过一位姓张的铁匠,此人在郊外开了一家铁匠铺,明日,我打算去他那里走一趟。”

刘秀心思一动,问道:“姐夫,这位张铁匠的技艺如何?”

邓晨笑了笑,把自己的佩剑解了下来,递给刘秀,说道:“我这把剑正是出自于张铁匠之手!”刘秀接过邓晨的剑,感觉沉甸甸的,握住剑柄,向外一抽,顷刻间,刘秀感觉自己的眼前乍现出一道寒芒。朱祐、盖延等人凑了过来,拢目细看,这把剑通体银白,但散发出的光芒却是青sè的,给人一种

冷冰冰、yīn森森的感觉。

朱祐、盖延、龙渊等人都是行家,一看这把剑,便忍不住赞叹道:“是把好剑!”

邓晨说道:“张铁匠性情古怪,为人也孤僻,轻易不为人铸剑,这些年来,他的铁匠铺还没有关门大吉,也都靠我在救济。”

刘秀慢慢挥动手中的剑,虽说他的动作很慢,但剑锋划破空气时,还是发出嗡嗡的龙吟声。

他把玩了好一会,对邓晨笑道:“姐夫,如果我们起事之时,大家都能用上这样的剑,战力会提升一大截啊!”

邓晨苦笑道:“这把剑,还是我费尽了口水才好不容易求来的。”

刘秀琢磨了片刻,正sè说道:“姐夫,明日我跟你去郊外走一趟。”

“好!”邓晨语气轻快地应了一声。

张铁匠和普通的铁匠不一样,寻常的铁匠铸剑,只是为了赚钱,抡几锤子,砸出一把铁剑就算完事了,而张铁匠对于铸剑之事十分慎重,轻易不铸剑,但凡是由他铸成的剑,皆为切金断玉的利器。

这次邓晨去拜访张铁匠,也不是想让他帮己方铸剑,而是打算让他帮自己打造一批矛头。

有了现成的矛头,他们很容易便可以制造出长矛,如此一来,起事所需的武器也就有了。

翌日,早上。

刘秀刚起床不久,外面传来敲门声。刘秀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的是二姐刘元。刘秀一怔,边侧身让开房门,边笑问道:“二姐,你怎么来了?”

“我还不能来看看你啊?”刘元白了刘秀一眼,迈步走进屋内,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嬷嬷和一位大丫鬟。丫鬟,也就是婢女,她们也是分等级的,通常可分为三级。初级是小丫鬟,最没有地位的一种,中级是大丫鬟,在府内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地位,高级是老丫鬟,也被是俗称的嬷嬷,能做到嬷嬷的丫鬟,一

般都是和主人寸步不离,属主人的心腹。

刘元进入房间,举目向四周环视了一圈,问道:“阿秀,你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

刘秀笑道:“二姐,我住得挺好的!”

刘元走到刘秀近前,整了整他身上的衣服,不悦地说道:“大哥实在是粗心,出门的时候,也不说给你多准备几件新衣服。”

说着话,她回头看眼身后的那名大丫鬟。

丫鬟走上前来,向刘秀福身施礼,同时把两套新衣服递到刘秀面前。刘元随手拿起一件,递给刘秀,说道:“阿秀你看看款式,喜不喜欢。”

两套衣服,一件是青sè的,一件是淡蓝sè的,都是直裾的袍服。

当时底层百姓的衣服大多都是两截式的,上为短褐,也就是短衣,下为长裤,如此穿着干活更方便,刘秀也是穿着两截式的衣服。

看着二姐递过来的袍服,他摇头笑道:“二姐,我穿短衣就好。”

刘元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二姐家里还没有什么活是需要你来干的,快把衣服换上!”

见二姐态度坚持,刘秀也只好把袍衣接过来,在自己身上比量了几下,感觉大小差不多,他应付道:“二姐,我看挺合身的。”

刘元又瞪了他一眼。一旁的嬷嬷和大丫鬟也都被逗笑了,嬷嬷开口说道:“刘公子,衣服到底合不合身,还得穿在身上才能看得出来。”“好了,赶快把衣服换上,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话,刘元走出刘秀的房间。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提前准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