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十七章 赠送暗器

第八十七章 赠送暗器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老六转身走进茅草棚里,从里面拿出一根铁条,递给刘秀。这是一把剑的原型,还没有加装剑柄、剑镡、剑格、剑颚,看上去就是一根黑黢黢、灰突突的铁条。

刘秀将剑接过来,掂了掂,分量不轻,又摸了摸剑刃,还挺锋利的。

他向左右看了看,见院子角落里堆放着不少的柴火,他走上前去,挑出一根较粗的,信手一挥,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手腕粗细的树枝应声而断。

见状,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诧之sè,暗道一声好剑。

刘秀看着手中半成品的剑,脸上也露出笑意。他转身走回到老六近前,说道:“这把剑在老六眼中,只是勉强能用?”

这样的剑,已经完全不需要再锻造、打磨,加上剑柄、剑格等零碎,便可以拿到市面上去卖了。

老六接回铁剑,正sè说道:“每个人对剑的理解都不一样,对我而言,这种剑,就是介于半成品和失败品之间。”

说着话,他像丢垃圾一样,把手中剑扔回茅草棚里,就听当啷一声,人们定睛一看,原来地上还堆放着好多这种铁条。

刘秀沉默了片刻,问道:“老六,如果不许打造刀剑,只打造矛头,要造出五百支,需要多久?”

老六在心中琢磨了片刻,说道:“如果人手充足的话,一个月足以。”

“那么,我若要五千支呢?”此话一出,把邓晨都吓了一条。五千支?自己就算倾尽家财,也招不到五千人那么多啊。

老六眼眸闪了闪,正sè问道:“冒昧的问一句,刘公子欲打造这么多的武器,意欲何为?”

刘秀笑了,反问道:“老六,如此大批量的私造武器,你认为又是会作何用途?”

自古以来,大规模的私造武器,除了谋反,就再没有第二条路了。

毕竟一旦被抓,必死无疑,能甘愿冒着掉脑袋风险这么干的人,他的目标也只能是谋反。

老六与刘秀对视片刻,紧接着,目光一转,看向邓晨,狐疑道:“邓公子?”

邓晨正sè说道:“莽贼暴政,倒行逆施,民不聊生,天怒人怨,现逢天下大乱,九州烽火,我邓晨,愿辅佐刘氏兄弟,做一番大事。老六,你可愿帮我?”

老六只稍愣片刻,紧接着,他倒退两步,毕恭毕敬地向刘秀和邓晨深施一礼,说道:“张童愿为刘公子、邓公子效犬马之劳!”

邓晨也是第一次知道老六的本名原来叫张童。

老六能如此干脆的答应自己,邓晨也多少有些意外。

在邓晨心里,老六虽然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谋反之事也可以对他说,但他愿不愿意加入己方、帮助己方,那可就不一定了。

他禁不住问道:“老六,你可知道我们要做的事?”

“我明白。”

“不怕死?”

“张童本就是该死之人。”

老六本名的确叫张童,他本是豫州人氏,自幼便跟着父亲学铸剑,长大成人后,他的铸剑水平已然极高,在豫州当地也极为有名气,前来向他求剑者络绎不绝。

不过张童脾气古怪,如果是他看顺眼的人来求剑,哪怕对方只能拿出几百、几十钱,他也会为其铸剑,如果是他看不顺眼的人,那怕对方拿出几万十几万钱来找他,他也会闭门不见。

他的这种性格为他埋下了祸根,有次州府大员的公子前来找他铸剑,张童见了对方后,一口就回绝了,即便对方已出到十万钱,他也是不为所动。

张童的态度终于惹怒了对方。

事隔没多久,那位官员的公子便带着十多名属下,趁夜血洗了张家。张童全家遇害,包括他的妻子和才三岁大的孩子,对方只留下张童一个活口。

事后,那位官员公子还当着张童的面,擦拭着沾满他亲人血迹的剑,一字一顿地说:“要杀你,如捏死一只蚂蚁,显示不出我的强大,不杀你,让你痛苦的活着,这才能彰显出你我的差距。”

果然。张童去当地的官府报官,可当地的县令一听他状告的对象,根本不敢管,张童又去郡府报官,结果也一样,郡守也不敢管这事,最后他告到州府,依旧无果,反而招来更多的谩骂和羞辱。

状告无门的张童也有想过自尽,一了百了,可他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全家老小无辜遇害,不甘心杀人的凶手就那么逍遥自在的活着。

再后来,他离开了豫州,到了荆州的南阳新野,在这里做了一名普通的铁匠。

如果不是结识了邓晨,这些年一直受到邓晨的资助,以张童越发古怪的脾气,他根本生活不下去,说邓晨是他的救命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恩人也丝毫不为过。

对新莽政权,张童是深受其害,自然也对其恨之入骨,现在听说邓晨要跟着刘氏兄弟造反,他连想都没想,立刻便决定跟着他们一起干。

对他而言,他早就是个该死的人,该去到地府和家人团聚,之所以还活着,完全是靠着仇恨的力量在支持,现在终于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他哪还会错过?

听完张童的讲述,在场众人无不是唏嘘不已,心中充满了愤恨。朱祐咬牙切齿地说道:“倘若这样的朝廷还能长久,简直是老天无眼,天道无存!”

邓晨拍了拍老六的肩膀,安慰他一番,然后转头对刘秀,问道:“阿秀,我们真要打造五千支矛头?”

刘秀点点头。

“未免也太多了吧?”邓晨心里嘀咕,他们在新野,根本不可能组织起五千人。

刘秀看出邓晨的顾虑,正sè说道:“大哥那边也需要武器。”

邓晨露出恍然大悟之sè,原来如此!他终于明白刘秀的意图了,暗道一声还是阿秀考虑周全啊!

虽说刘縯在舂陵招收了不少人,但舂陵根本没有铁匠,想要弄到大量的武器,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就拿当初他们去投靠义军来说,很多人都是没有武器,拿的还是棍棒、锄头、镰刀等物。

邓晨对老六说道:“老六,看来我们的确是需要这么多的武器啊!”

老六一笑,说道:“如果当初我们把铁匠铺设在城内,我们根本造不出这么多的武器,但是在这里,没问题。”

要在短时间内赶工出五千支矛头,需要日夜开工才行,若是在城内,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被人察觉。

但是在这里,在白河边上,人迹罕至,哪怕他们闹出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惊动官府。

听闻他的话,邓晨也笑了,脑中灵光一闪,问道:“我说老六,你一直坚持把铁匠铺设在这么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是不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

老六仰面而笑,没有接话。过了片刻,他对刘秀说道:“主公在此稍等,老六有份见面礼要送给主公!”说着话,老六也不等刘秀接话,兴匆匆地跑进他自己的房间里。

刘秀与邓晨对视一眼,摇头感叹道:“想不到,老六竟还有这么凄惨的一段身世。”

邓晨苦笑,说道:“我和老六认识这么多年了,也是第一次听到他提起以前的过往。经受这么大的打击,能咬牙坚持下来,也着实不容易啊!”

他们正说着话,老六提着一只精致的红木匣子快步走了回来,到了众人近前,他把匣子打开,里面装的是几副模样古怪的玩意。众人围拢上前,低头细看,都没看懂匣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老六从中拿出一副,熟练的戴在手腕上,众人还没看明白呢,他猛然一抬手,对准一旁的木柱子,另只手一按手腕上的那件东西,就听

啪的一声,一根又细又短的弩箭突然射出,不偏不倚,正钉在木柱子上,发出哚的一声闷响。

这支弩箭,起码得有一半都没入木柱子里,只露出一半的箭身。见刘秀、邓晨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老六不无得意地讲解道:“在新野的这些年,我也没闲着,一直在专研机关术,这便是我自己造出的袖箭。这套袖箭,便于隐藏,发射也方便,尤其是在近距离

的情况,效果极佳,十步之下,劲可透骨!”

说着话,他把戴在手腕上的袖箭解下来,递给众人传阅。

刘秀和邓晨等人无不看得啧啧称奇,如此巧妙的袖箭,他们以前还真没见过。

其实这套袖箭的原理很简单,和弩箭差不多,巧就巧在做得极为小巧精细。

整个弩匣还不足半个巴掌大,固定在皮带上,平日里,可以把皮带戴在手腕上,用衣袖一挡,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朱祐走到木柱子近前,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钉在上面的弩箭拔下来,他暗暗咧嘴,老六说这东西‘十步之内,劲可透骨’是一点没夸张,劲道的确大得惊人。

刘秀看罢后,将袖箭递给邓禹等人,他看向老六,好奇地问道:“老六,这套袖箭你做了多少副?”

老六苦笑,拍了拍木头匣子,说道:“属下总共做了五副,其中的四副都不太成功,只有这一副最稳定,没出过任何毛病。”

稍顿,他正sè说道:“属下愿将这副袖箭献于主公!”

刘秀闻言,立刻站起身形,向老六深施一礼,说道:“如此厚礼,秀愧不敢当!”

在刘秀眼中,这套袖箭堪称是无价之宝,在危机时刻,它可是件能保命的杀手锏。老六躬身回礼的同时,皱着眉头,说道:“倘若主公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张童!”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赠送暗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