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00章 枕边风

0300章 枕边风

宁涛忽然伸手抓住了那个青年的手,他用了很大的力,那个青年顿时痛呼出声。

“你还敢动手!”中年男子彻底怒了,抬起一脚就踹在了宁涛的小腹上。

宁涛没有躲闪,任由中年男子的脚狠狠的踹在他的小腹上。练就了随便挨,越野车都可以随便撞,这样的重腿他挨一千下都没有问题。

一脚过去没把宁涛踹得吐血倒地,甚至连晃都没有晃一下,中年男子顿时吃了一惊,右手也下意识的摸向了腰后。

他的腰上别着一支手枪。

宁涛松开了那个青年的手,也准备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这里禁止打架斗殴!”

中年男子的手缩了回来,那个管理人员过来的时候,他笑着说道:“没事,我们就是打个招呼。”

营地的管理人员看着宁涛:“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宁涛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们确实只是打个招呼。”

营地管理人员表情严肃地道:“你们最好别闹事,这里有武装警察,他们可不会对闹事的人客气。”

中年男子转身离开,那几个青年也跟着离开了。

宁涛本来想问一下管理人员这伙人是什么来头,可想了一下又放弃了。他在这里算是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人,谁又能确定这个管理人员不认识那伙人?

管理人员也而离开了,一路嘀嘀咕咕,说的是这地儿的土语,宁涛根本就听不懂。

宁涛也钻进了帐篷之中,他看到了正对着门口,颈毛倒立的哮天犬,还有站在门边的青追。她已经释放出了她的蛇爪,一副随时准备杀人的架势。

宁涛说道:“那些人已经走了,你们不用紧张。”

青追这才收了蛇爪:“我想杀了那些人。”

宁涛搂了一下她的肩头:“冷静一点,那些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吃了亏,估计不会就这么算了,有的是机会。”

便是这亲昵的一搂,青追心中的戾气顿时烟消云散,清美绝伦的脸蛋上也露出了笑容。

哮天犬说道:“主人,我去侦查一下那些人的情况,他们或许会谈论,而我能听到很小的声音。”

宁涛伸手摸了一下哮天犬的狗头,笑着说道:“那你去吧,小心一点,不要靠近那些人,远远偷听一下就好。”

“OK!”哮天犬离开了帐篷。

狗的听觉是人类的十六倍,甚至能听到一百万赫兹的震动音,即便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最先进的监听设备,那也比不上上天赋予汪星人的耳朵。更何况,哮天犬还是从天狗鼎里面炼制出来的,脱胎换骨的修真狗。

宁涛越来越觉得哮天犬会成为他身边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帮手,它的能力能帮助他做很多事情。

“宁哥哥,我们现在做什么?”青追问。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松开搂着青追肩头的手:“先休息一会儿,天黑的时候我们去那座寺庙看看。”

青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sè:“去寺庙干什么?”

宁涛说道:“当年朱红玉来过这里,并在珠峰南坡遇害,我怀疑她去过那座寺庙。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解开她当年遇害的迷,所以我想去她走过的地方去找找线索。”

残版寻祖丹加上低语者,能不能在朱红玉走过或者待过的地方找到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这一点,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不过哪怕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最后一点落日的余辉在天幕上消失,黑暗和寒冷一起笼罩了下来。因为海拔的原因,即便是夜晚的天空也很蓝,星月的光辉洒落下来,神圣的珠穆朗玛峰依然清晰可见。

营地里生起了一堆篝火。

几个青年围着篝火喝酒吃烧烤,一个中年男子也坐在篝火旁边,目光yīn沉的盯着宁涛和青追住的帐篷。在他的身边,一条藏獒奄奄一息的趴着,看样子能不能撑过今天晚上都是一个问题。

“师父,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就去干掉那个小子,把那个女的送到你的床上去。”说话的人正是那个被宁涛狠狠捏了一下手腕的青年,直到现在他的手腕还隐隐作痛,所以他对宁涛的怨念也是这些人里最重的。

中年男子喝了一口酒,沉声说道:“那人也是一个练家子,你不是对手。”

“师父,我们有硬货,怕他干什么?”另一个青年说道。

这几个青年都是中年男子的弟子。

中年男子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先办正事,然后再办那个小子。买家已经在吹了,待会儿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就出发。”

“师父,那个地方真的有神庙吗?我踩过两次点都没有发现有什么线索。”被宁涛捏过手的青年说道。

中年男子轻哼了一声:“要是你都能轻易发现,还轮得到我亲自出马?”

那青年慌忙说道:“师父说得对,师父说得对……”

谁都没有发现,一座帐篷后面的黑漆漆的角落里,一只额头上有“天”字纹的狗正竖着耳朵,一字不漏的监听着他们的谈话。它一边听着,一边念叨着:“ABCD……SB……YZ……”

哮天犬,它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奋好学的汪星人。

帐篷里,宁涛双腿盘坐在地上,将《你的经》的第一句念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默念,他的脑海之中都会响起大道神钟的声音,那钟声能让他心神宁静,稳固道心。

青追无事可做,侧躺在床垫上看着念经的宁涛。来的时候她本来是穿着防寒服的,可这会儿她的身上仅有一条三角形的裤子和文胸。她脱衣服裤子的理由很直接,热。

在这冰天雪地的环境里说热,没毛病,谁让人家是蛇妖呢?

她却不知道正是因为她这样,宁涛才将那经文念了一遍又一遍。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针对道心的俢练。面对美sè诱惑,抵抗诱惑,磨炼道心,这对俢练道心是很有好处的。

“宁哥哥,我冷,你过来抱抱我吧。”青追的声音软糯无力,却又好像带着绳子和钩子,还有诱饵,要钓什么鱼。

宁涛睁开了眼睛,无语地道:“刚才你说热,现在又说冷,你究竟是是冷还是热啊?”

“冷。”青追很确定的样子。

“那你把衣服穿上吧。”宁涛说。

青追翘了一下嘴,一脚将防寒裤蹬了个老远。

宁涛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挨着她躺下,伸手贾昂她搂住。对青追这个天命之妾他是真心喜欢的,心中对她更是亏欠,所以有时候她对他撒娇,他还是要去哄一哄她的。

青追依偎在宁涛的怀里,一张脸笑得比花还美,她对着宁涛的耳朵吐了一口气:“宁哥哥,跟你说个事。”

宁涛忍着痒痒的感觉,声音有点儿颤:“你有话就好好说,吐什么气?”

“书上不是说了吗,枕边风最管用,我这是在给你吹枕边风。”

宁涛:“……”

看来,针对哮天犬办的学习班很有必要再强制招收一名学生,那就是青追同学。

“宁哥哥,你觉得我姐怎么样?”青追把想吹的“枕边风”吹进了宁涛的耳朵里。

“你姐?你姐很好。”宁涛说,就是骚了点,但这话他肯定不会说出口。

“那你把她娶了吧,你有了妻子,我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你的妾了,我们姐妹俩一起伺候你,一起俢练,我们三人做神仙眷侣,好不好?”

宁涛又惊讶又头疼:“这是她让你跟我说的,还是你自己跟我说的?”

青追咯咯笑道:“当然是我,但我估计她是愿意的,那天午饭,是她在桌下捉弄你,她要是没有想法,她会那样做吗?”

案子破了。

宁涛却拿真凶毫无办法。

“你说呀,答应我好不好?”青追扭动着腰肢,挤压着宁涛。

宁涛的身体顿时燥热了起来,血液和**一起往一个地方汇聚。迫于无奈,他心中默念了一句:“天地生我时,父母离我去。”

眼泪夺眶而出。

“宁哥哥,你……你怎么啦?”青追突然发现宁涛泪流满面,顿时紧张了起来,人也从宁涛的怀里爬了出来,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宁涛哽咽地道:“突然想起了我去世的父母,心中伤心,我们还是以后再谈这件事吧。”

青追将宁涛抱住,安慰道:“别伤心,别伤心,我不提这事了……”

帐篷门口传来了响声:“呜呜……呜……”

宁涛伸手擦了一把眼泪:“进来。”

哮天犬进了帐篷,看见青追正搂着宁涛,慌忙转过了身去:“我什么都没看见。”

青追松开宁涛,一巴掌就拍在了哮天犬的狗头上:“你个小屁孩,你成天光着屁股到处跑,你装什么正经?”

哮天犬的狗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宁涛说道:“告诉我,你听到了什么?”

哮天犬说道:“那个中年人是那几个年轻人的师父,他们好像是一伙盗墓贼。我听得到他们聊什么神庙,还有买家什么的。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发了。”

宁涛心中一动:“他们是去那座古寺了吗?”

哮天犬说道:“不是,往着旁边的一个方向去了。”

宁涛说道:“青追,把衣服穿上,我们跟上去看看。”

看网友对 0300章 枕边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