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十章 节外生枝

第九十章 节外生枝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偷儿和以前一样,脸颊黑一道白一道,看不清楚他具体的长相,不过他身材又瘦又小,刘秀通过他的身材,判断他的年纪应该不大。

听闻他的话,偷儿一声没吭,只是用充满戒备的眼睛死死盯着刘秀。

邓奉说道:“文叔,确认是他没错了吧?”

刘秀点点头,向邓奉说道:“元之,这次真是多谢你帮忙了。”

“哎,都是一家人,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邓奉的性格与刘演有几分相似,豪爽、仗义,虽冲动易怒,却肯为朋友两肋插刀。

他走到偷儿近前,扒拉两下偷儿的脑袋,问道:“几天前,你偷了文叔的钱袋,说,你把那些钱都藏哪去了?”偷儿的目光转移到邓奉的脸上,眼神中的戒备立刻被愤怒取代,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估计此时邓奉的身上已经全是窟窿眼了。偷儿的眼神让邓奉十分不爽,他毫不客气地在偷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沉声说道:“死到临头,你还敢猖狂!”

挨了邓奉一巴掌,滋味可不好受,偷儿的眼中立刻蒙起一层水雾,不过那并没有熄灭他眼中的怒火。

真他娘的是个硬骨头!

邓奉转头看向刘秀,气呼呼地说道:“文叔,他看他也不想交代什么了,这样吧,咱们要么把他送官,要么直接把他杀了,扔进乱坟岗了事。”

刘秀眨眨眼睛,虽说偷儿可恶,但也罪不至死。

若是送到官府,就他这副小体格,估计被关个几天也就和死差不多了。想到这里,刘秀说道:“搜搜他身上的东西,然后就放了吧。”

“放了他?”邓奉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说道:“文叔,你可偷过你的钱财。”

“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刘秀无所谓地耸耸肩,又说道:“何况,窃国者庙堂,窃钩者伏诛,于理不公。”

偷儿是偷,王莽也是偷,只不过偷儿偷的是钱财,而王莽偷的是国家,偷钱财者要死,而偷国家者却能坐于皇位,高高在上,这不公平。

刘秀的这番话,让偷儿、邓奉、邓紫君都露出诧异之sè。一直不肯吭声的偷儿突然开口说道:“你的钱,都被我分掉了。”

偷儿的嗓音十分清脆,也可以判断出来,他年纪的确不大。

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刘秀本就没再抱有任何希望,听闻偷儿说把自己的钱都花没了,他也没太往心里去。

不过偷儿接下来的话,把邓奉的肺子都快气炸了。他继续说道:“是你自己活该,谁叫你当时多管闲事!”本来刘秀的话还让邓奉深受感触,但随着偷儿的这番话出口,他怒火中烧,气呼呼地说道:“文叔,你的好心都被人家当成驴肝肺了!这小贼冥顽不灵,我看和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处

置他!”

刘秀向邓奉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他不解地问道:“我救了你的命,你却说我是多此一举,多管闲事?”

偷儿反问道:“你认为当时若是没有你,我真的会被王瑾的马踩死吗?”

“……”他这句反问,倒还真把刘秀可问住了。不过在邓奉看来,他就是在强词夺理。他正要出言训斥,偷儿继续说道:“本来我有办法可以让自己不受伤,又能害王瑾摔下马,就算不能摔死他,也能要他半条命,可都是因为你多事,导致王瑾安然无恙,只摸走你一两千钱,已经对你够客气

的了。”

邓奉差点气乐了,忍不住说道:“小人不大,口气倒不小。”

刘秀禁不住问道:“你和王瑾有仇?”

“小三子是被王瑾活活打死的!”偷儿狠声说道。

“小三子是?”

“是我的伙伴!”

“呵,那他也是个偷儿!”邓奉接话道。王瑾固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偷儿更不是好东西,两馍馍踩一脚,没他娘的一个好饼。

偷儿恶狠狠地怒视着邓奉,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好像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小子,你还不服气,我说错了吗?”邓奉冷笑道。

刘秀向他使个眼sè,问偷儿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不受伤,又能害王瑾坠马?”

偷儿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自己完全可以躲避开王瑾的马,而且在躲避的同时,我有可以刺伤马腹,让马儿受惊,并能不被任何人发觉!”

邓奉嗤笑出声,说道:“说得倒轻巧,你以为你是谁啊?”

偷儿没有理会邓奉,圆溜溜的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得意之sè。

刘秀可是和他打过交道,也深知这个偷儿的手有多快,如果他刚才所言就是事先安排好的计划,以他的快手,并非没有机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做到这一点。

“王瑾为何要打死你的伙伴?”

“你问那么多作甚,反正我被你们抓住了,要杀要剐,任凭你们处置就是!”偷儿梗着脖子,一副‘脑袋掉了也就碗大个疤’的姿态。

看他这副样子,刘秀忍不住笑了出来,又与偷儿对视片刻,他收手把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邓奉以为刘秀是要结果他,哪知刘秀连挥了三剑,非但没伤到偷儿的皮肉,反而还把他身上的绑绳全部斩断。

“文叔,你就这么放了他?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邓奉愤愤不平地说道。

而后他扭头看向偷儿,后者正边揉着手腕,边坐起身形,而且看向他们的眼神还闪烁着诡异的贼光,不知道他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刘秀淡然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行,就算饶了他的命,也得断他一只手,让他长个记性!”说着话,邓奉也把佩剑抽了出来,同时伸手向偷儿抓去。

偷儿下意识地向后蹭了蹭,同时双手抱住胸前,一副防御的姿态。邓奉哼笑一声,向前一步,继续去抓偷儿。

也就在他的手指头马上要碰到偷儿的衣服时,后者护在胸前的手突然向外一挥,与此同时,一大团的白雾向外扑出。

邓奉常年习武,反应极快,意识到不好后,第一时间抬起胳膊,用衣袖主档住自己的口鼻,刘秀反应也不慢,同样是用袖子把自己的口鼻遮挡住。

至于同在车里的邓紫君,则没有他俩那么快的反应和应变,当白烟飘到她近前,她只是吸了口气,紧接着便是眼前一黑,一头倒下,再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贼,你找死!”看自家小妹被偷儿迷晕,邓奉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手持佩剑,分心便刺。

偷儿的身子仿佛泥鳅似的,在狭窄的车厢里,不可思议地从邓奉身边闪了过去。

当他要跳出马车的车厢时,刘秀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将其向后一带,就听嘭的一声,偷儿仰面朝天地摔在地上。

他挣扎着还想起身,刘秀抢先一步,手掌死死摁住他的胸膛。这一刻,偷儿愣住了,刘秀也愣住了。不知过了多久,当邓奉发出怒吼声,一剑向偷儿的脑袋劈落下来时,刘秀才回过神来,他原本摁住偷儿胸膛的手掌立刻变成了抓,他揪住他的衣襟,向旁用力一扯,

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邓奉的一剑没有劈中偷儿的脑袋,倒是把车底板给劈开一条好长的裂缝。

守在车外的两名仆人听闻动静不对,急忙撩开车帘,探着脑袋问道:“大少爷,怎么了?”

“没你们的事!”邓奉看也不看那两名家丁,瞪着刘秀,问道:“文叔,你为何要救她……”

他话没说完,突然发现刘秀的脸竟然红彤彤的,他转而不解地问道:“文叔,你怎么了?”

刘秀松开偷儿的衣襟,快速收回手来,说道:“她是个姑娘!”

“啊?”听闻这话,邓奉也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偷儿。

后者挣扎着还想坐起,邓奉的剑已然架在她的脖子上。他看向刘秀,问道:“文叔,她真是个女的?”

刘秀默默地点了下头,如果我没有摸错的话……

邓奉眨了眨眼睛,脸上的惊讶消失,气恼道:“我不管她是男是女,敢伤我小妹,我要她的命!”说着话,他再次把佩剑举了起来。

刘秀拦阻道:“元之可知她用的是何迷药?又如何来解?”

他这话一下子把邓奉问住了。天下间的迷药有很多种,其中也不乏稀奇古怪需要特殊解药的迷药,如果找不到解药,被迷晕之人也是有性命之忧的。

邓奉愣了片刻,狠狠把手中剑放下来,他冲着偷儿咬牙切齿地问道:“说!解药是什么?别跟我打马虎眼,如果我小妹有个三长两短,我活剥你的皮!”

偷儿看看眼珠子通红的邓奉,再瞧瞧脸上绯红还未退去的刘秀,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邓奉闻言,眼珠子又瞪圆了。

“我真的不知道,想要解药,你们就去向王瑾要吧!”偷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邓奉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气炸的,小妹中了偷儿的迷药,又和王瑾有什么干系?

刘秀问道:“你为何要我们去向王瑾要解药?”

偷儿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刚才用的迷药,就是从王瑾的手下人身上偷来的,你们想要解药,当然得去向王瑾要了!”

经她这么一说,刘秀突然想起刚才在大厅里,王瑾听了手下人的密报后,突然脸sè大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难道他手下人的密报,就是通知他迷药丢失的事?可是王瑾又为何要把迷药带到yīn府,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 节外生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