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06章 恐龙捉鱼

0306章 恐龙捉鱼

走出墓室的时候,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忘了一件事。”

青追抱着小狐妖,好奇地道:“你还有什么事?”

“有些东西我要看一下。”留下这句话,宁涛又倒转了回去。

他的确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有手段看到这个地方的过去时空里存在过的人和发生的一些事,只是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思考,也忽略了他身上带着的残版残版寻祖丹和低语者这两样专属解密工具。

墓室里静悄悄的,黑暗笼罩着这里,什么都看不见。

宁涛将小药箱打开,取出了放在里面的一只小瓷瓶,拔掉瓶塞,然后将里面的一小块残版寻祖丹倒了出来,拿在手里。他将那一小块残版寻祖丹往鼻孔递去的同时,也往左腕之上的低语者注入了一丝灵力,激活了它的捕捉过去时空的声音的功能。

轰!

宁涛的眼前突然亮了,景物也变了。

墓室不是墓室,而是一个天然的洞窟,洞壁上点着很多灯盏,星星点点的火光照亮了这处空间。

一个女人盘腿坐在一块岩石上,双掌平放在膝盖上,掌心向上。她似乎正在运行某种修真功法,身上不断冒出青蒙蒙的雾气。

那是妖灵力释放出的能量场,非常强大。

这个女人就是躺在石棺里的狐妖,只不过她的屁股后面没有金灿灿的大尾巴。

她不说话,低语者的捕捉过去时空里的声音的能力就成了摆设。

宁涛一点都不满足,他想要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他向她走去,可他刚迈出一步,眼前的景物竟然像是被子弹击中的玻璃窗户一样,哗啦一下就破碎了。

显而易见,残版寻祖丹的丹力,或者说是给他带来的药物过敏的反应还不足以让他在呈现出来的过去时空之中活动。完整的寻祖丹或许存在这种可能性,但也只是或许,无法确定。

宁涛又将残版寻祖丹递到鼻孔间深深的嗅了一口,药物过敏的翻译再次出现,眼前的黑暗潮水一般退去,随着光线一起呈现出来的是另一个过去时空的场景。

他的视线里是一片涌动的海水,一大群鱼在海水里游动。

怎么变成大海了?

他的心里万分惊讶,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即便是珠穆朗玛峰,史前也是一片汪洋大海,这座雪峰自然也在大海之中。他看到的是史前的过去时空节点!

哗啦!

头顶突然扎进来一颗巨大的脑袋,海碗大的眼睛,满嘴的利齿,竟然是一只恐龙!

却不等宁涛看清楚那是什么恐龙,这个时空节点又哗啦一下碎裂了。

宁涛跟着又将残版寻祖丹凑到了鼻孔前,唤醒闻术的能力,深深的吸了一口。

残版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增强。

这一次的运气也不做,那个女人又出现了,还在这块平坝上,拿着一幅画在看着。

宁涛盯着那幅画,心中暗暗激动,那幅画正是刚刚逃走的《六道轮回图》!

突然,低语者雪花涌动,宁涛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此次天劫,狐姬啊狐姬,你是应劫飞升成仙,还是在天劫之中陨落,道消魂散?”

从这句话里,宁涛便可以确定她就是朱红玉的母亲狐姬。可是,偏偏是这份确定又给他带来了新的困扰,这狐姬说她的天劫就要到了,这就说明她已经是差一步就是妖仙的渡劫期的狐妖,不说打遍地球无敌手,但肯定也算是构成金字塔塔尖的几块砖之一吧,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跟朱三太子那种凡人在一起,还生下了朱红玉?

这一刹那间,宁涛的心里冒出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去思考过的问题:“难道朱红琴是她的养女,或者是弟子?”

越去思考,就越觉得有那种可能,因为如果朱红玉是狐姬的亲生女儿的话,哪个当母亲的舍得在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脑袋瓜里写下寻祖丹的丹方,那不摆明了要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我得做一些准备,那个家伙是不会收手的,他必来干扰我渡劫,我得在这《六道轮回图》做一些文章”

这是低语者捕捉到的狐姬的第二句话。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她最终躺在了棺材里,《六道轮回图》也成了她的殉葬品,她显然是渡劫失败了。可她提到了一个他,很忌惮的样子,那个他又是谁?”

又是一堆想不明白的问题,与寻祖丹相关的人和事都笼罩着一团迷雾。

过去时空的景物又消失了。

“嘻嘻嘻你是好东西,你是好东西。”宁涛的嘴里发出了一串神经病似的笑声,还有风言风语。连续三次使用残版寻祖丹,药物过敏的正推着他往发疯的路上走,这个情况就像是《指环王》中的拿着魔戒的咕噜。

可他毕竟是天外诊所的主人。

泥丸宫里足球那么大的丹一震,灵力能量场释放出来,灵力涟漪洗涤身心灵魂,那种让他精神失常的药物过敏的反应顿时消失了。

宁涛也没有继续尝试,他来到了石棺前,在上面留了一只血锁,随后离开了墓室。

过去时空无穷尽,每一次捕捉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他每一次进入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都会看到不同的时空节点。过去时空的节点是无穷的,可他却不能不停的使用残版寻祖丹,那样的话,他会真的疯掉。

他在这里留下血锁,随时可以回来看看,一次看一两个时空节点,如果运气够好的话,直接遇到狐姬在朱红玉的脑袋瓜子上写残版寻祖丹的过去时空节点,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不过,那种概率比买彩票中特等奖还要小得多。

相对来说,用低语者捕捉过去时空的声音要容易得多,而且没有副作用。可是,狐姬一个人住在这里,谁没事就自言自语?没人与她交流,这似乎也是低语者只捕捉到两句话的原因。

宁涛走出墓室,青追和哮天犬都迎了上来。

青追关切地道:“宁哥哥,我刚才听见你在里面笑,我刚想进来就听到你的脚步声,所以就没有进来,你在笑什么?”

宁涛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笑而已。对了,她的确是狐姬,可不一定是朱红玉的生身母亲。她是一个渡劫期的妖,很厉害。她重获新生,再用狐姬这个名字有些不合适,或许也会带来一些麻烦,我们重新给她取一个名字吧。”

青追怀里的女婴张大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宁涛,眼神澄清,那两只漂亮的眼睛就像是两颗美丽的宝石。

青追说道:“你是家里的男人,你来取名字吧。”

这话与“你是孩子的爸爸”是差不多的意思。

宁涛也不纠正,他想了一下:“就叫狐小姬吧。”

青追亲了一下狐小姬的脸蛋,笑着说道:“小家伙,以后你就要叫狐小姬了。你要听话,不然阿姨打你屁股。”

狐小姬的嘴里发出了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咯咯咯”

正常的婴儿这个阶段只会哭,可她显然不是普通人婴儿,即便前世修为不在,她也是天生的狐妖。

来到平坝边沿,寻土砚里的墨汁涟漪却平直的涌向了对面。宁涛拿着战术手电照了一下,发现对面还有一个平坝。没有桥过去,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他随即取出采药绳,运起灵力,扬臂甩了过去。

嗖!

采药绳的前端固化,长矛一般坚硬锋利,后端却不断延长。一转眼,它飞过几十米的距离,一头扎进了对面平坝上面的岩壁之中。

宁涛搂着青追的腰,青追抱着狐小姬,哮天犬咬着宁涛的腰带,两个大人一个小孩一条狗,呼啦一下就荡了过去。落脚之处,正是对面的平坝。

无需在使用寻土砚寻找了,这个平坝的中间有一小块灵田,十几平方米的面积,上面栽种着蓝sè的雪莲花。

青追脱口说道:“暗夜雪莲,那是很珍贵的灵材,以前姐姐想为我采一朵,可是没有找到,花钱买也没有买到。”

其实宁涛也认出来了,他在玄天子留下的《灵材纲目》之中看到过关于这种灵材的介绍,暗夜雪莲有续命的作用,非常珍贵。采到暗夜雪莲的人通常都会把它珍藏起来,留待将来垂死之时续命用,根本不会拿出来卖钱。

宁涛说道:“我要将这些灵材搬回诊所,你们在这里帮我采灵土,我来搬运。”

说干就干,青追放下狐小姬,与哮天犬一起帮宁涛采土,宁涛穿梭与方便之门间,将一团又一团的灵土往天外诊所搬运。他将灵土全都搬进了经书法卷库的第一库中,这一次他是不打算将这些灵土运到剑阁洞府了。诊所的空间增加了不少,他当然要利用起来,搞点室内种植也不错。

总共十几平方米的灵田很快就被搬空了,连带那一棵暗夜雪莲也被乔迁到了诊所灵土里。说来也奇怪,在天外诊所里的经书法卷库里铺田种灵材,无论是灵田的灵气,还是那棵暗夜雪莲的灵气都有一点点的提升。这让他忍不住激动,萌生了要将剑阁洞府里的灵田搬到诊所里来的想法。

接下来便是怎么离开这里的问题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宁涛都不想让青追走诊所的方便之门,那对她来说太痛苦了。

“老爹,那里有冰雪的气味传递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密道。”哮天犬忽然说道,还抬起爪子指向了平坝一侧的方向。

宁涛正在考虑怎么出去,哮天犬一说,他跟着就跑过去查看。

那里是一个天然的岩壁裂缝,能让人侧着身子钻过去。裂缝里黑黢黢的,用战术手电也照不到尽头,可宁涛也嗅到了冰雪的气味,这说明这条裂缝的尽头距离地表没有多远。

一个小时后,雪峰上的一处岩壁突然闷响了一声,连带覆盖在岩壁上的冰雪轰然崩塌了一块。宁涛、哮天犬,还有抱着狐小计姬的青追从岩壁里面钻了出来。这里是一面绝壁,被暴力破开的岩壁距离地面起码七八十米高,可这根本就难不倒有采药绳的修真医生

看网友对 0306章 恐龙捉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