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十三章 你吟我舞

第九十三章 你吟我舞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王瑾清了清喉咙,看向yīn丽华,缓缓开口唱吟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他唱的这首词是取自于《诗经》的《桃夭》。

大概的意思就是小姑娘长大了,出嫁成亲,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他唱这首歌时,一直在看着yīn丽华,如此一来,他的表演更像是在向yīn丽华求婚。

邓奉气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突如其来的反应,把他旁边的刘秀都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他。邓奉瞪着‘笑容可掬’的王瑾,握了握拳头,最终又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没读过几年书,也不会背《诗经》里那些华丽的辞藻,更没有唱歌的好嗓子,就算对王瑾不满,但就唱歌这方面,他还真不如王瑾。

王瑾的一曲《桃夭》,引来水榭里一片掌声,平日里以他唯首是瞻的公子哥们,更是憋足了劲的拍巴掌。即便是yīn丽华,也有礼貌性的鼓了鼓掌。

见状,邓奉更气,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刘秀,低声问道:“文叔,你会唱歌吗?”

“啊?”

“到底会不会?”邓奉急切地追问道。

“还……还好吧。”

“那就是会了!”邓奉点点头,随即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只不过是唱了一首酸掉牙的词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回王瑾没再气,反而还乐了,笑问道:“难道,邓公子也会唱吗?”邓奉有几把刷子,他心里明镜似的,让邓奉打架可以,可能在场所有人捆到一起也不如他一个,但要说唱歌,他大字都不识几个,会唱

什么?再者说,就他那副破锣嗓子,若唱出歌来,估计都得把人吓死。

邓奉狠狠瞪了他一眼,扬起下巴,说道:“我虽然不会唱歌,不过文叔会唱。”说着话,他还特意拍了拍身边的刘秀。

在邓奉的潜意识里,无论谁出风头都行,就不能让王瑾出风头。其实通过邓奉的潜意识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是把王瑾视为自己最大的情敌,竞争对手。

听邓奉提到刘秀会唱歌,yīn识、yīn兴颇感兴趣地看向刘秀,异口同声道:“既然元之推荐文叔,文叔就给我们大家献上一曲吧!”

刘秀眼角的余光瞥向yīn丽华,见她也正向自己这边看过来,他心跳一阵加速,说道:“好。只是,这首歌是我在益州学的,诸位可能都未听过。”

yīn识、yīn兴两兄弟闻言,越发的感兴趣,笑道:“文叔,你快唱来听听。”

刘秀清了下喉咙,深吸口气,然后铿锵有力地唱吟道:“批铁甲,挎长刀,与子征战,路漫长……”

他一开口,在场众人大多都是面露茫然之sè,正如刘秀所说,这首歌他们的确没听过。

不过盖延可是眼睛一亮,这首歌,他再熟悉不过,正是汉军的军歌。军歌一起,盖延浑身的血液本能的跟着沸腾起来,毫无预兆,他回手把肋下的佩刀抽了出来,在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呢,盖延抬起手来,手指头弹在环首刀的刀身上,刀身立刻发出当啷一声脆

响。

盖延弹指战刀,打出鼓点,正好配合上军歌的旋律。

刘秀看向盖延,两人会心一笑,一个弹刀,一个大声唱吟:“同敌忾,共死生,与子征战,心不怠。踏燕然,逐胡儿,与子征战,歌无畏。”

军歌不长,曲调也简单,但却铿锵有力,从头到尾都透出一股铁与血的味道。一曲终了,整座水榭里静得鸦雀无声。

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富家的公子、小姐,他们平日里欣赏的是高雅的诗歌,玩的是风花雪月,什么时候接触过铁马金戈的战场?

刘秀唱的军歌,配合着盖延的弹刀,人们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的沙场当中,那种震撼感实在太强烈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yīn识、yīn兴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形,抚掌大声赞道:“好!文叔,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军歌吧?”

“正是军歌!”

“好!”yīn兴禁不住又赞了一声,紧接着不无感慨地说道:“也只有真正经历过沙场征战的人,才能唱出军歌中那种铁骨铮铮的味道啊!”

对于刘秀去益州打过仗这件事,yīn兴是即羡慕又向往。

就连yīn丽华等女眷们,也都是两眼放光地看向刘秀,久久收不回目光。

王瑾见状,暗暗皱眉,早知道她们这些千金小姐们喜欢军歌,自己就不该唱什么《桃夭》,反应该唱《秦风·无衣》才对。

他正向说我也会唱军歌,yīn丽华站起身形,走到刘秀近前,看着他肋下的佩剑,福身问道:“刘公子,可否借你佩剑一用?”

&nbsp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愣了片刻,随即站起身形,将肋下的佩剑抽出。

随着青锋剑出鞘,现场乍现出一道青芒,女眷当中也随之传出好几声的惊呼。yīn识、yīn兴等人看着刘秀的佩剑,也是露出诧异之sè,暗道一声:好剑!

yīn丽华接过刘秀的青锋剑,感激地再次向刘秀福了福身,又道:“刘公子可否把刚才的军歌再唱一遍?”

刘秀看着近在咫尺的yīn丽华,呆呆地点了下头。

“批铁甲,挎长刀,与子征战,路漫长。同敌忾,共死生,与子征战,心不怠。踏燕然,逐胡儿,与子征战,歌无畏。”

在刘秀唱歌、盖延弹刀的时候,yīn丽华手持青锋剑,于水榭的中央舞了起来。

她不是单纯的跳舞,而是在舞蹈当中融入了许多的武艺招式。

刘秀看得暗吃一惊,他从不知道,原来yīn丽华并非寻常的千金小姐,而是具有极为深厚的武艺功底。

细看yīn丽华的舞剑,时而柔韧如摇曳之杨柳,时而其疾如狂风骤雨,可谓是身似游龙剑如风,行云流水,圆活不滞,身随剑动,剑随身变,人与剑几乎融为一体。

唱歌的刘秀看呆了,弹刀伴奏的盖延看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看呆了,如痴如醉,包括yīn丽华的两位兄长在内。

这首军歌,刘秀一口气唱了三遍才算停下,yīn丽华的舞剑也随之告一段落。

水榭内沉寂片刻,接着,掌声雷动,叫好之声此起彼伏。刘秀唱的怎么样可以不做评价,单单是yīn丽华的这一手舞剑,可谓是技惊四座。

在场的众人,无论男女,看向yīn丽华的目光几乎都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yīn丽华用手帕弹了弹额头的汗珠,低头看着手中的这把青锋剑,脱口吟诵道:“君子如玉,触手也温,宝剑如华,玉沼冰春。”

说着话,她走到刘秀近前,双手捧着青锋剑,递还给刘秀,同时笑赞道:“刘公子的佩剑,当真是把宝剑!多谢刘公子了!”

刘秀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yīn丽华,一时间又失了神。

邓奉眨了眨眼睛,含笑说道:“如果丽华喜欢这把剑,让文叔送给你就是了。”说着话,他还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刘秀,问道:“文叔,你该不会吝啬吧?”

刘秀回过神来,他根本没听清楚邓奉说的是什么,只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

yīn丽华被刘秀的反应逗笑了,说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此剑非凡品,丽华又怎么敢收刘公子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说着话,她把捧着的剑再次向刘秀面前递了递。

直到此时刘秀才反应过来,原来邓奉是慷自己之慨,要自己把青锋剑送给yīn丽华。

若换成旁人,刘秀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把自己的这把青锋剑送给对方,但要赠予的人是yīn丽华,那就另当别论了。

刘秀微微一笑,说道:“如果丽华小姐的确喜欢,这把剑就送你吧!此剑名为青锋,剑身薄,且又锋利异常,适合姑娘家使用。”

旁边的盖延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什么叫适合姑娘家使用?主公为了讨心仪的女子欢心,简直都口不择言了。

yīn丽华的确很喜欢刘秀的这把青锋剑,但她也明白,这把剑绝对出自于名家之手,价值不菲。

她沉吟片刻,向水榭门口的一名丫鬟招了招手。等丫鬟走到她近前,她在丫鬟耳边低声细语了两句。

丫鬟听完,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yīn丽华接过刘秀递来的剑鞘,收剑入鞘,在手中来回把玩,越看越是喜欢。没过多久,刚才离开的丫鬟走了回来,同时还捧来一把剑。

看到丫鬟带来的这把剑,yīn识、yīn兴脸sè同是一变,充满诧异地看向yīn丽华,小妹令人把这把剑拿出来作甚?该不会是要送给刘秀吧?这把剑可送不得人啊!

yīn丽华从丫鬟手中接过剑来,低头看了看,随即向刘秀面前一递,含笑说道:“刘公子,我不能白要你的青锋剑,这把剑,算是我对你的回赠吧!当然,也得你能用着顺手才行!”

刘秀下意识地接过yīn丽华递过来的这把剑,拿在手中,手掌顿是一沉。

嗬!好重的一把剑!现在刘秀的力气可不小,连他都感觉沉重,这把剑的分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他握住剑柄的时候,猛然间,一股刺骨的寒气顺着掌心传入体内,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由剑身上传来的寒气,不是让人感觉冰冷的寒,而是让人觉得yīn森的寒。

是杀气!刘秀暗暗吸了口气,此剑好重的杀气啊!他强忍着体内的不适,握紧剑柄,用力向外一拔。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你吟我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