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十六章 蓄谋已久

第九十六章 蓄谋已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是……是!王公子!”丫鬟颤巍巍地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将龙币塞回到锦囊中,又把锦囊小心翼翼地塞进自己的衣服里。

王瑾目光深邃地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丫鬟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退一步,小声问道:“王……王公子你?”

“你还有事吗?”

“没……没……”

“没事就赶紧走吧,到外面把风,难道……”说着话,王瑾的脸上露出邪笑,上下打量丫鬟两眼,问道:“你还打算留下来观摩?”

瞬时间,丫鬟的白脸变成了红脸,她再无二话,推开房门,逃也一般地快步走了出去。

王瑾回头,向门外看了一眼,哼笑出声,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真以为我王瑾能看得上你?

他顺手把房门关闭,又插上门闩。而后,他迈步向里屋走去。

此时,yīn丽华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正躺在里屋的床榻上,呼吸匀称又冗长,显然睡得正熟。

看着床榻上熟睡的yīn丽华,王瑾心跳加速,不由得吞了口唾沫,他边试探性地走进里屋,边小声呼唤道:“丽华小姐?丽华?”

床榻上的人儿一点反应都没有,王瑾心跳加速,边说着话边往前走:“丽华?丽华?”

他走到床榻前,低头一瞧,yīn丽华熟睡正酣。因为刚洗过澡的关系,她的头发还没有挽起,长长的秀发又黑又亮,散在床铺上,如同瀑布一般。

她身上的衣服也只是单薄的中衣,白sè的中衣内,粉sè的亵衣若隐若现。

王瑾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目光缓缓下移,看到yīn丽华露在裙摆外面两只白嫩的小脚,他禁不住再次吞了口唾沫。

他慢慢伸出手来,轻轻推了下yīn丽华的香肩,见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王瑾终于放下心来,看来迷药已经生效了,没有一两个时辰,yīn丽华绝对醒不过来。

这一两个时辰的时间,对于王瑾来说已经足够了。yīn丽华可是今天的寿星,她不在场,估计都用不上半个时辰yīn家的人就会找来,到时发现他和yīn丽华已经生米煮成熟饭,yīn家为了顾全家族的脸面和百年的门楣,就算不想接受他和yīn丽华的婚事都不行了

他和yīn丽华的成亲,不仅对王家意义重大,让王家和yīn家结成了亲家,而且他自身早已对yīn丽华的美貌垂涎已久。想到这里,他嘴角扬起,慢慢伸出手来,向yīn丽华的衣领摸去。

另一边,刘秀和众人向前院走着。他越想越觉得yīn丽华的落水以及王瑾手下人带着的迷药有关联,但要问他到底哪里有关联,刘秀自己也说不清楚。

走着走着,刘秀突然停下脚步。

一旁的yīn兴和邓奉也随之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他,问道:“文叔,怎么了?”

“丽华小姐不会有事吧?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刘秀心中难安,试探性地问道。

yīn兴一笑,摆手说道:“文叔,你放心吧,看丽华的样子,似乎只是被吓了一下,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

邓奉在旁点点头,他也觉得yīn丽华只是落水,并无大碍。

见刘秀还是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样子,yīn兴笑道:“何况丽华身边还有丫鬟伺候着,如果真有什么事,丫鬟早就跑来禀报了。”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但关键的问题是,yīn丽华身边的丫鬟靠得住吗?邓禹刚才查看得清楚,破损的那处栏杆,是被人事先弄坏的,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yīn府内部的人。

刘秀心思急转,此时他很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yīn丽华身边是不是真的有人被买通了,可他若执意要去yīn丽华的闺阁,只怕又会被人当成是别有用心的登徒子。

他眯了眯眼睛,似喃喃自语地说道:“刚才丽华小姐回去的时候,我看到她身上好像有血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栏杆的断口划伤的,严不严重。湖水太脏,如果身上真有了伤口,也不能等闲视之啊!”

听闻这话,yīn兴和邓奉心头同是一惊。前者追问道:“文叔,你看到丽华受伤了?”

刘秀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应道:“是啊!”

yīn兴又转头看向邓奉,问道:“元之,你看到了吗?”

“我……”邓奉还真没注意yīn丽华的身上到底有没有受伤,而且她穿的是红sè的留仙裙,就算真渗出血迹,他也看不清楚啊。

不过刘秀信誓旦旦地说看到了,他也不好说自己没看到,他迟疑了片刻,模棱两可地说道:“好像……可能是吧?”yīn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急声说道:“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含糊?”说着话,他向刘秀和邓奉一甩头,说道:“走,我们去月香阁看看,万一丽华真受了伤,得及时处理伤口才行!”如果伤口感染,引发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伤风,神仙也难救了。

刘秀、yīn兴、邓奉以及邓禹、朱祐、盖延几人没有回前院,而是改道去了后院的月香阁。他们一行人刚走到月香阁的院门口,就见那里站着一名丫鬟在东张西望,看到他们这许多人过来,那名丫鬟又惊又骇地张大嘴巴,她反应倒也快,急忙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她不敢多做耽

搁,转身就向院子里跑。

yīn兴脸sè一沉,喝道:“菊华,站住!”

他的喊声,让那名丫鬟仿佛被人点了穴道似的,身子僵硬在原地,豆大的汗珠子顺着她的鬓角流淌下来。

yīn兴迈步走上前去,打量她两眼,沉声问道:“菊华,看到我们,你跑什么?”

“二……二公子,奴……奴婢没跑……”这个名叫菊华的丫鬟,此时已然被吓得脸sè惨白,汗如雨下,身子都在哆嗦个不停。

yīn兴暗暗皱眉,以前菊华是个很大方的姑娘,能说会道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对于下人,他也懒得多问,随口说道:“丽华在里面吧,我进去看看!”说着话,他迈步就往里走。

菊华先是下意识地向后退让了一步,当yīn兴要从她面前走过去时,她才意识不行,绝对不能让yīn兴进入房间。

她急忙伸手,拉住yīn兴的衣袖。后者停下脚步,扭转回神,目光深邃地看着她。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做奴仆的敢去拉扯主人的衣服,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菊华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放开yīn兴的衣袖,支支吾吾地说道:“二公子,小……小姐已经睡下了,二公子还是别进去打扰小姐了……”

正所谓是心中有鬼,越说越错,越错越多。要知道今日可是yīn丽华的生辰,宾客如云,而作为寿星的yīn丽华竟然会在自己的闺阁里睡觉?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除非像刘秀所言,yīn丽华受了伤,只是怕影响到今日的宴席,才没有声张。

yīn兴对yīn丽华这个妹妹宝贝得很,听完菊华的话,更是心急如焚,猛的一挥袍袖,怒声喝道:“滚开!”

他挥开菊华,迈步向院子里走去,刘秀和邓奉紧随其后。

只不过刘秀在进入院子里的同时,回头向朱祐和盖延使个眼sè,又向一脸惊慌之sè的菊华努了努嘴。

朱祐和盖延会意,两人留在原地未动,一左一右的把菊华夹在当中。

yīn兴三步并成两步,来到正房的房门前,他先是推了推房门,里面上了锁,房门根本打不开,他正要开口召唤yīn丽华的名字,刘秀在旁说道:“丽华小姐可能晕过去了!”

一听这话,邓奉可急了,越过yīn兴,一脚踹在门板上。邓奉的勇猛,在新野一带都是有名的,木头门板哪里能经受得住他的重踢。

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不仅里面的门闩被震折,连左边的那扇房门都被他踢掉了。

随着房门破碎,邓奉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刘秀和yīn兴紧随其后,也进去房内。

三人转头向里屋一看,只见yīn丽华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榻上,在她旁边,还坐着一人,正是王瑾,而且王瑾的手还放在yīn丽华的衣带上,保持着解带的姿态。

看清楚房中的情景,邓奉的双目几乎瞬时间就爬满了血丝,他嗷的大叫一声。此时邓奉发出的咆哮,都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更像是野兽的呼啸。

王瑾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和yīn丽华还没生米煮成熟饭呢,就有人突然闯入进来。看清楚来者是谁后,他的脑袋也随之嗡了一声。

他急忙从床榻上站起,向他们三人连连摆手,急声说道:“你们……你们别误会,我……我就是来探望丽华小姐的,没有别的意思……”

他话音未落,邓奉已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王瑾冲了过去,到了他的近前,一把将他的衣领子抓住,紧接着向上一提,顿时间,王瑾双脚离地,整个人都悬空了。

王瑾吓得连连尖叫道:“救命啊,杀人啦,快来人救命啊……”他不喊还好点,这一喊,更是激起邓奉的怒火,他手臂猛的向外一挥,就听啊的一声长音,身在里屋的王瑾,被邓奉硬生生地抛了出来,落在刘秀和yīn兴不远处的桌面上,就听咔嚓一声,一张实木桌子被

王瑾的身子砸了个支离破碎。

王瑾躺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头上脸上全是血,疼得满地翻滚。

邓奉哪肯善罢甘休,好在他们赶来的及时,若是再晚来一会,丽华的名节就毁在王瑾这个畜生手里了!

他箭步冲出里屋,来到王瑾近前,一脚踩住他的胸膛,与此同时,他从肋下抽出佩剑,高高举起。yīn兴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拦阻,拉住邓奉的胳膊,急声说道:“元之,不可……”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六章 蓄谋已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