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零四章 冒死潜入

第一百零四章 冒死潜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王瑾的院子并不难找,就落座于后花园的旁边,而且后花园的旁边也只有柏松院这么一座像样的院子。

刘秀四人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来到柏松院的附近,躲藏在暗处,悄悄探出头,举目望去。

院子的门口既亮着烛台,也点着灯笼,起码聚集着十多号人,一个个不是佩剑就是佩刀,向门内观望,隐约可见院子里也都是人。

另外,在院墙的外面还不时有一队队的护院巡逻走动。整座柏松院,可谓是戒备森严。

只凭他们四人,想正面冲杀进去,几乎没有可能。

就在刘秀暗暗琢磨的时候,九儿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袖,等后者转头看向她时,九儿向一旁努努嘴。刘秀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眼睛顿是一亮。

柏松院和后花园挨着,长于后花园内的一颗老树,枝繁叶茂,枝杈刚好延伸出后花园,探进柏松院的院中。

看到九儿示意的这棵大树,刘秀立刻意识到她的用意。他向严光、盖延使个眼sè,接着,他们几人顺着墙根,借着yīn影做掩护,向那颗大树潜行过去。

到了树前,刘秀举目望了望,沉吟片刻,他先点下严光,又点下自己,向上指了指。

盖延眉头紧锁,拉住刘秀的胳膊。刘秀向盖延笑了笑,并向下压了压手,示意他沉住气。

他们要顺着树枝爬进柏松院里,第一需要身手灵巧,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体重不能太沉。

以盖延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体型,估计能撑住刘秀、严光两个人的树枝,都未必能承受住他一个人。

盖延自然明白自己不宜上树,就算勉强上去,也未必能爬得过去,不过他不放心刘秀。

刘秀看出他的担忧,小声说道:“巨卿,你在这里给我们做个接应,我和子陵突围时,我们可以来个里应外合。”

说完,他目光一转,又看向九儿,说道:“你……你就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

刘秀压根就不同意九儿进入庄子,现在分配任务,也没有什么任务能分配给她的。

都交代完,刘秀和严光对视一眼,二人一前一后,双双爬到树上。

严光的身手很不简单,能游历天下之人,又哪能不会些防身之术?严光爬树时,身子仿佛灵猴一般,几下便爬到树上,刘秀紧随其后,和他一并上树。

两人爬了有四米多高,通过枝叶的缝隙,向下瞧了瞧,这个高度已然超过柏松院的院墙。

严光扫了扫左右的枝杈,很快,他便找到一根又粗又长的枝杈,这根枝杈,不仅探进了柏松院里,而且已接近柏松院正房的房顶。

看罢之后,严光指了指枝杈,回头看向刘秀,见后者点了头,他深吸口气,身子缓缓趴伏到枝杈上,一点点的向前爬行。

后花园的院墙和柏松院的院墙之间,有一条不到一米宽的甬道。平日里,这条甬道基本用不上,也没什么人,但现在,这里可是站着数名彪形大汉。

严光向下看了一眼,眯缝起眼睛,在树枝上爬行的动作更加缓慢。但即便如此,树枝摇曳,还是发出沙沙的声响。

走道里的几名大汉听闻动静,举目向上观望,但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枝繁叶茂的树枝,根本看不到藏在其中的严光。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人们手中都提着灯笼,将走道里照得亮堂堂的,从上往下看,哪怕只透过一点缝隙,也能看清楚一切。

而若是从下往上看,除了黑漆漆的树枝外,再看不到其它,更看不清楚树枝当中还趴着一个人。

严光有惊无险地爬过树枝,等快到树枝尽头的时候,他身子向下一翻,随着啪的一声轻响,他人已然落在柏松院正房的屋顶上,他的双脚刚一落地,人也立刻趴伏下来。

见到严光顺利爬过树枝,成功潜入柏松院内,刘秀心头一喜,他刚要如法炮制,突然有人抢先一步,爬上那根树枝。刘秀定睛一看,眉头皱起,原来是九儿。

刘秀大急,但又不敢说话,他伸手拉住九儿的裤腿,以质问的眼神看着她。

九儿倒也干脆,小腿一蹬,直接把刘秀的手甩开了,紧接着,她仿佛只狸猫似的,顺着树枝嗖嗖嗖的爬了过去。

唉!早知道九儿如此不听指挥,他就不敢同意她进来。只是现在他后悔也来不及了,等到九儿落到屋顶上后,刘秀硬着头皮,爬上树枝。

严光和九儿的通过都很顺利,可当刘秀准备爬过树枝的时候,偏偏发生了变数。

一队巡逻的大汉走进这条狭窄的走道中。原本在这里站岗的几名大汉,纷纷站直身形,腰板也挺得笔直。

为首的一名大汉走到他们几人近前,向前后望了望,沉声问道:“你们这边的情况怎样?”

“张管事,你放心吧,今晚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异样!”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为首的大汉扫了他们几人一眼,冷冷说道:“风平浪静就是最大的异样!”

邓紫君被劫,以邓家的能耐,应该很快就会查到己方的头上,不过来拼命才怪,今天晚上,压根就不会存在风平浪静的情况。

他面无表情地说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稍有风吹草动,立刻示警!”

“明白!”几名大汉异口同声道。

为首的大汉又扫视他们两眼,从众人的身边走了过去。

随着他走开,就位于他们头上的刘秀暗暗松了口气,原本一动不动,有些僵硬的身躯也随之收缩了一下。

他动的这一下,只发出沙的一声轻响,却让那名为首的大汉突然停下了脚步,紧接着他扭转回身,举目向上看。

他在往上看,刘秀也在往下看,如果此时是白天的话,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是刚好碰个正着。

在刘秀的视角中,对方的目光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而在那名为首大汉的视角中,他看到的也只是一团树枝。

只是顷刻之间,刘秀的背后便渗出一层冷汗,他的手也随之慢慢向后摸,缓缓握住赤霄剑的剑柄。

一名巡逻的汉子走到为首大汉近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张管事,怎么了?”

又过了一会,抬头上望的张管事才收回目光,向上面的树枝努努嘴,说道:“等会找几名兄弟过来,把那些树枝都给我砍了!”

那名汉子望望树枝,小声说道:“张管事,这些树枝都是后花园的树木,老爷不让动后花园的一草一木。”

“我说砍就砍,老爷责怪下来,自然有我去向老爷解释!”说完话,他一挥袍袖,迈步走开了。

随着张管事带着巡逻队走出甬道,身在树枝上的刘秀不由得长吁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刚才他真的以为对方已然看到了自己呢!

刘秀手脚并用,顺着树枝一点点的爬到尽头,跳落在屋顶上,与严光、九儿汇合。

三人趴伏在屋顶上,等了片刻,见周围没有异样,严光方低声细语道:“刚才好险!”

刘秀也是心有余悸,如果那个张管事再走近点,如果他举起灯笼向上照一照,自己的行迹必然会暴露。

九儿拍拍刘秀,后者看向她时,她向刘秀撇了撇嘴角,一副‘你也不怎么样’的样子。

刘秀又好气又好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九儿也调头爬开。

她是一边爬,一边把耳朵贴在房瓦上。爬行了一会,她停了下来,从后腰拔出一把匕首,顺着瓦片之间的缝隙慢慢插了进去。

随着她握住匕首的手掌不断颤动,匕首上面的那快瓦片逐渐松动,过了片刻,她抽出匕首,将这块松动的瓦片慢慢抽开。

顿时间,正房的屋顶上多了个‘小天窗’。

刘秀和严光对视一眼,嘴角不约而同地勾了勾。九儿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也并非全无好处,起码她的经验的确很丰富,甚至称得上是老道。

他二人凑来过,三人的小头脑一同挤在‘天窗’的上方,向屋内看去。

下面的房间很大,不过光线昏暗,看格局,应该是正房的大厅,只是大厅里空无一人。九儿将抽开的瓦片慢慢放了回去,然后向旁横移。

移动了两三丈远的距离,她故伎重演,用匕首撬开一块瓦片,将其抽离,低头向下看去。

下面是一间卧室。等刘秀和严光凑过来,低头一瞧,脸sè同是一变。

被劫走的邓紫君就在这间卧室中,只不过她的双手被绳索牢牢捆绑住,绳索的另一端系在房梁上,她整个人是被半吊起来的,而且吊起她的人十分可恶,只让她的脚尖稍微能沾点地。

让刘秀和严光怒火中烧的是,邓紫君身上的衣服已然被扒个精光,王瑾站在她的面前,淫邪的目光在她的胴体扫来扫去,像是在欣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王瑾嘿嘿冷笑道:“邓紫君,你今日落入老子的手里,你得好好感谢你的大哥邓奉。”说着话,他把自己的右臂抬起,特意在邓紫君面前晃了晃,让她能看清楚自己还包裹着绑带的断碗,紧接着,他五官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这只手,就是拜你大哥所赐!老子的手没了,这笔账,你们

邓家人谁都跑不了,都得偿还给我!”说着话,他恨极的在邓紫君的酥胸上狠狠拧了一把。

一直紧紧咬着嘴唇的邓紫君,忍不住痛叫出声。

她的痛叫声,对于王瑾来说,简直如天籁之音。他仰面大笑起来,转头走到桌前,上面摆放了许多的刑具,皮鞭、匕首、烙铁等等,一应俱全。

他的目光在个个刑具上慢慢扫过,脸上的狞笑让他原本俊朗的五官都变得扭曲、狰狞,尤其是在跳动烛火的照射下,更是令人毛骨悚然。现在断了一只手的王瑾,整个人已经有些不太正常。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四章 冒死潜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