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零六章 攻其不备

第一百零六章 攻其不备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露出沉思之sè,似乎在认真考虑张嚣的话。见状,邓紫君可急了,她走到刘秀背后,咬牙说道:“别听他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王瑾放走!”

王瑾看过也摸过她的身子,若放走了王瑾,她的名节也就彻底毁了,以后她都没脸出门见人。

刘秀当然不会蠢到只听张嚣的一面之词,就弃掉王瑾这张王牌,不过看现场的众人表情,的确都没有退让的意思,他在心里默默算计,带着王瑾强行冲出去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有王瑾在自己手里,对方肯定会有所顾虑,无法施展出全力,这对己方的强行突围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现在来看,在场的这些人,基本都以张嚣马首是瞻,若是能出其不意的除掉张嚣,让对方群龙无首,己方这些人成功突围出去的机会就更大了。

他在心里默默算计着,不过邓紫君不知道刘秀心里在想什么,以为他是在认真思考对方的话,准备要释放王瑾。

邓紫君咬了咬嘴唇,此时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王瑾绝不能活!

她把心一横,将先前藏于袖口内的那把匕首悄悄抽了出来,毫无预兆,她对准王瑾的背后,全力捅出一刀。

刘秀和严光谁都没想到,邓紫君的身上竟然暗藏着一把匕首,更没想到,她会突然对王瑾下死手。

或许王瑾注定活不过今晚,邓紫君的这一刀,不偏不倚,正刺在王瑾的后心上。王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子随之向前扑倒,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他趴在地上,四肢抽搐了那么几下,很快人便没了动静。

在场的众人,包括刘秀、严光、张嚣在内,向地上一看,脸sè同是一变。

他们都是行家,只看匕首所插到的部位,都不用去摸王瑾的脉搏,心里便已有了明确的判断,这是致命的一刀,现在哪怕神仙下凡也救不了王瑾了。

张嚣凝视着王瑾的尸体片刻,慢慢抬起头来,他双目闪烁着骇人的寒光,一字一顿地说道:“今晚,你们谁都走不了,都得死!”

王璟最宠爱的儿子被杀,这事还了得?如果他们不能把杀人的凶手留下,王璟不会放过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张嚣说着话,迈步向刘秀三人走了过去,同时抬手抽出肋下的佩剑,剑锋直指邓紫君。

那一瞬间,邓紫君感觉一股刺骨的寒风仰面袭来,那是张嚣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人也随之倒退了好几步。

邓紫君的冲动,打乱了刘秀和严光的计划,不过现在也没时间再去埋怨和责备她了。

眼看着对方一步步的逼近,严光手持长剑,迎向张嚣。两人刚一照面,张嚣一剑向严光刺了过去。

严光并不退让,抬起手中剑,以剑面挡在自己的身前。

当啷!张嚣这一剑,结结实实地刺在剑面上,严光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撞击剑身,他身子后仰,向后连退了三大步。

张嚣不依不饶,一个箭步追上严光,手中剑向前连刺。严光挥剑格挡,当、当、当,随着一连串的脆响声,两人的中间乍现出一团团的火星子。

趁着严光挡住张嚣的机会,刘秀拉着邓紫君,退回到房间里。他转头看了一眼邓紫君,低声说道:“你此时杀他,我们还如何突围?”

邓紫君狠声说道:“他该死!他就是该死!”

王瑾的确该死,但他不该现在死!看着泪花在眼中直打转的邓紫君,刘秀也不好再责怪她,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紧盯着门外战到一起的严光和张嚣。

就武艺而言,张嚣还真就更胜一筹。严光与张嚣打了二十几个回合后,他已变得越来越吃力,招式也渐渐凌乱起来。反观张嚣,攻势越来越猛,越来越凌厉。

见严光渐渐有招架不住的趋势,刘秀大声喝道:“回来!快回来!”

听闻刘秀的呼喊,严光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急出数剑,暂时逼退张嚣,紧接着抽身而退,回到房间里。

张嚣哪肯放他走?提着长剑追杀进来。

也就在他追进屋内的同时,刘秀单手抓起大厅里的桌子,向张嚣狠狠砸了过去。张嚣冷哼出声,身形一侧,一脚踹出,正蹬在砸来的桌子上。

咔嚓!桌子被他一脚踢碎,刘秀的手中,只剩下一节桌子腿。

张嚣舍弃严光,转而向刘秀展开进攻,剑走偏锋,斜刺他的软肋。

刘秀也不拔剑,而是拿着桌子腿,向外一轮,当,剑身被桌子腿挡开。

见他明明肋下挎剑,但却不用,而是拿着一截桌子腿和自己打,张嚣心头大怒,喝道:“你找死!”

说着之间,他身形一晃,如鬼魅般闪到刘秀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前,一剑劈向刘秀的头顶。

刘秀侧身闪躲的同时,用桌子腿却招架张嚣的剑。

沙!剑锋将桌子腿削掉一截,由刘秀的肩侧掠过,险些把他的一只胳膊切下来。

张嚣得理不饶人,紧接着又是一剑劈向刘秀。

后者抽身后退的同时,手臂向外一挥,半截桌子腿打着旋,飞砸向张嚣的脑袋。

张嚣气急败坏的一挥剑,咔嚓,桌子腿被从正中央切开,由张嚣的两侧飞过。

他持剑正要追向刘秀,后者此时已经拔出赤霄剑,冲着张嚣大喝一声:“你也接我一剑!”

说话之间,他反冲向张嚣,一剑向他猛劈过去。张嚣哼笑一声,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咔嚓!

他的剑是挡住了刘秀的赤霄剑,不过在赤霄剑的剑锋下,张嚣的剑就如同木条一般,应声而断,张嚣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刘秀手中这把黑黢黢的铁剑,竟然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也就在他一愣神的这零点几秒内,刘秀身子提溜一转,仿佛陀螺似的从张嚣的身侧闪了过去,转到他背后,片刻都未停顿,他抬手就是一箭。

袖箭!

这支从他袖口内飞射出去的弩箭,快如闪电,正中张嚣的后背,力道之大,大半截的箭身都没入到张嚣的体内,只剩下一小点的箭尾露在外面。

张嚣疼的嗷的怪叫一声,身子随之向前扑倒。

都没等他的身形完全倒地,刘秀手起剑落,咔嚓,又是一声脆响,张嚣的脖颈被赤霄剑斩断,眼目圆睁的断头从尸体的肩膀上滚落在地,向前轱辘出去好远,紧接着,一道血箭从他的短颈处喷射出来。

谁能想到,二十个回合就把严光逼得手忙脚乱的张嚣,在刘秀面前,才一个照面就被斩杀于剑下。

生死对决,除了靠自身的实力外,更关键的还需要动脑。刘秀的脑子无疑是转得极快的。

他用桌子腿和张嚣打,可不是临时起意,也不是在故意羞辱对方、激怒对方,而是在试探对方的剑质。

由对方削断桌子腿的感觉,他可以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剑质如何,然后再通过这一点,判断出来自己削断对方的剑需要用到多大的力道。

这一点很重要。

力气用的小了,削不断对方的剑,也就起不到出奇制胜的效果,而力道用得太大,又会大大限制自身的速度,难以快速闪到对方的背后,给予其致命一击。

所以他这一剑的力道,必须得恰到好处,既能削断对方的剑,又能保留余力,好让他闪到对方的身后,出其不意的用出袖箭。

可以说从与张嚣动手的那一刻起,刘秀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在头脑中经过精确算计的。

张嚣败在刘秀的剑下,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因为头脑不如人,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没有像赤霄剑那样的宝剑!

刘秀一剑斩杀了张嚣,一旁的严光和邓紫君都看傻了眼,两人并不是在惊骇刘秀的武艺和头脑,而是在惊骇他手中剑。

没有沾血的赤霄剑,颜sè只是黑漆漆乌突突,看上去就是一把普通的铁剑,而粘了血赤霄剑,剑身竟然不可思议的变成了暗红sè。

而且暗红sè的剑身上,还浮现出来鲜红的纹路,在紧接剑柄的部位,浮现出来两个鲜红的篆文:赤霄。

见到严光和邓紫君都在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手中剑,刘秀低头一瞧,也被赤霄剑的变化吓了一跳。

虽说他佩戴赤霄剑已有十多天,但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赤霄剑的颜sè竟然会发生变化。

他们在震惊,可外面的大汉们眼珠子都红了,先是王瑾被杀,现张嚣又被杀,人们怒火攻心,齐齐大吼一声,一同持剑冲杀过来。

当人们快要冲到正房门前的时候,突然间,从屋顶下飞散下来一大团的白雾,人们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忽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人们眼前一黑,纷纷栽倒在地。

在人们倒下的同时,屋顶上跳下来一人,正是九儿。她落地后,回头对刘秀、严光、邓紫君甩头说道:“快走!”

九儿总是能带给人们惊喜。刚才她洒下的白雾,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是迷药,被她洒下迷药迷倒的大汉们,起码得有十多号人。

现在不走,还等待何时?

看着倒下一片的大汉们,刘秀心头大喜,向严光和邓紫君甩头说道:“走!”说话之间,他持剑率先向外冲去。

九儿正要从他身边跑过去,刘秀一把抓着她的手腕,向自己身后一带,沉声说道:“别逞能!跟在我身后!”她稍愣了一下,看着持剑与众多大汉战到一起的刘秀,眼中流露出暖意。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六章 攻其不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