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一十章 上门提亲

第一百一十章 上门提亲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说道:“元之尽管直言。”

“呃,不知……不知子陵可有婚配?”

刘秀说道:“子陵并未成亲,至于有没有定亲,这我还真不清楚,不过以前从未听子陵提过,应该是没有吧。”

邓奉闻言,眼睛顿是一亮,忍不住抚掌说道:“如此就再好不过了!”

刘秀笑问道:“元之为何突然提起子陵的婚配?”邓奉低咳了一声,禁不住暗叹口气,这件事本不该由他来说,但是没办法,紫君被王瑾劫持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虽然王瑾已死,但传言却愈演愈烈,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数人都认为紫君已经被王瑾

糟蹋了,以前经常往家里跑的媒婆,这段日子也不来了。

就现在看来,紫君的名节已毁,以后想找个好婆家,已然没有可能,眼下最佳的人选就是严光,其一是严光了解内情,其二是小妹本来就很喜欢他。

他沉吟片刻,支支吾吾地说道:“紫君被王瑾劫持到北城外的庄子,虽有被王瑾轻薄,但并未被王瑾糟蹋,这一点,文叔你是知道的。”

刘秀莫名其妙地点点头,是啊,他是知道,不过他没明白邓奉说这话的意思。

邓奉继续道:“看过紫君身子的王瑾已经死了,不过子陵……也看过紫君的身子,这件事他可逃不掉,对此,他也得负责到底……吧?”

说这话时,邓奉自己都有点底气不足,毕竟人家当初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人的,现在这么说,等于是强行把严光给赖上了。

再者说,看过紫君身子的也不止严光一人,刘秀当时也有在场,总不能让刘秀也一并负责吧?

刘秀总算听明白邓奉要表达的意思了,说白了,邓奉就是希望子陵能迎娶邓紫君。

人生大事,刘秀可不敢替严光做主。他好奇地问道:“元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令尊的意思?”

在他印象中,邓硃和邓晨可不一样,虽是一奶同胞的两兄弟,但邓硃的为人要比邓晨市井得多,以邓硃的性情,在为邓紫君选亲这件事上,肯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而子陵显然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

邓奉苦笑,说道:“父亲虽未提这件事,但我相信,父亲会同意这桩婚事的!”

小妹名节被王瑾毁了,大户人家不可能要小妹做正妻,而小妹也不可能去给人家做小妾,嫁给严光,在邓奉看来再合适不过。

而且严光这个人又能文又能武,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邓奉觉得严光配自家的小妹,绰绰有余。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此事,我还得征询一下子陵的意见才行。”

“救人救到底!文叔,紫君的终身大事,我可就拜托你了!”为了小妹后半生的幸福,现在邓奉也是豁出老脸不要了。

刘秀扶额,说道:“元之言重了。”他话锋一转,问道:“和王家的官司怎么样了?”

邓奉耸了耸肩,摇头说道:“县衙推诿,两边都不想得罪,估计这场官司,一时半会完不了。”说到这里,他恍然想起了什么,向站在房门口的下人招了招手。一名仆人走了进来,将一只小木盒递给邓奉。邓奉接过来,向下人挥了挥手,等他出去后,他将木盒向刘秀面前一推,说到:“文叔对舍妹有救命之恩,感激之言我就不多说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文叔务

必要收下!”

刘秀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二三十枚之多的龙币。他惊讶地看着邓奉,问道:“元之,你这是?”

邓奉正sè说道:“我虽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但我知道,你们现在很缺钱!”邓奉的确不知道刘秀他们在白山做的事,但邓晨这段时间东奔西跑的四处筹钱,他是有所耳闻。

他继续说道:“这三万钱,是我这些年的全部积蓄,若让我拿出更多,我也没有。”

见刘秀要推辞,他急忙摆摆手,说道:“自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个时候我若不出力,要等到什么时候出力?”

邓奉这番话,让刘秀、邓晨等人颇受感动,通过邓奉捐出全部的家当也能看出来,他确实是下定了决心,要跟着刘家兄弟一起干了。

刘秀和邓晨对视一眼,对邓奉也不再隐瞒,将他们在白山秘密制造武器的事一五一十地向他讲了一遍。

听完刘秀的话,邓奉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由得心跳一震加速。起事已经到了打造武器这一步,这预示着距离起事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邓奉深吸口气,当即站起身形,向刘秀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元之愿为伯升、文叔,效犬马之劳!”

刘秀急忙起身,伸手搀扶,笑道:“元之肯与我等一同起事,我等如虎添翼!”

众人吃过午饭,直至天至傍晚,邓奉才带着邓紫君离开邓府。

等他二人走后,刘秀、邓禹等人去到严光的房间。

这几天,严光的伤势也恢复了许多,现已能下床缓缓走动。刘秀和严光闲聊了几句,切入正题,问道:“子陵,你觉得紫君如何?”

严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清了清喉咙,说道:“挺……挺好的啊!”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元之想为紫君提亲,你意下如何?”

“啥?”严光扬起眉毛。

刘秀一笑,说道:“元之的意思是,想让子陵你迎娶紫君!”

严光眨了眨眼睛,立刻摇头,说道:“主公,你是知道我的,我乃修道之人,又怎能成亲?”

没等刘秀接话,朱祐不满地说道:“子陵,谁说修道之人就不能成亲了?你道行再深,也能深得过李耳(老子)吗,李耳都能成亲有后,你差什么?”

“仲先慎言!”严光不满地瞪了朱祐一眼。

刘秀说道:“元之的意思是,你看了紫君的身子,对此,你也要负责。”

“我……”说到这件事,严光脸sè涨红,支支吾吾地半晌没说出话来。刘秀起身,走到严光近前,拍拍他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婚姻大事,最终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喜好,没人可以逼你成亲。如果你确实不喜欢紫君,我可以代你出面,去和元之谈,回绝这门亲事;如果……

你心里多少是喜欢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觉得你应该慎重考虑一下。修道,是修身养性,不是把人的七情六欲都修没了。你我是好友,我不想你以后的人生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孑然一身。”

他从没想过要利用严光,去拉拢邓奉、讨好邓奉,哪怕得不到邓奉的投靠,得不到这股助力,他也不愿让严光受到委屈。

但话说回来,他更不希望看到严光孤老终生,这样的人生,是缺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作为好友,他只希望严光的生活能过得幸福惬意。

他这番话,既让严光感动,也让邓禹、朱祐等人感动。

刘秀对朋友,真的是没话说,以心交心,也正因为这样,他一句话,像邓禹、严光、朱祐这些万里挑一的人才,都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他这边,对他鼎力相助。

严光眼睛一热,对着刘秀笑了笑,他琢磨了一会,说道:“第一,紫君年纪尚小,尚未定性,第二,主公大业未成,子陵现在还不想谈婚论嫁。”

他这话是暂时拒绝了邓奉的提亲,但并未把话说死。第一,邓紫君年纪太小,还未见到太多的世面,此时她对严光的喜欢,也未必是真正的喜欢,很可能只是对救命恩人的一种崇拜。第二,起事在即,在这个敏感时期,严光也的确不适合分心去谈儿女私情

等到以后邓紫君年纪大了,确定她确实是喜爱严光,而那时刘縯、刘秀大业已成,严光倒也不排斥这门亲事。

听完他的答复后,刘秀笑了,为严光高兴,也为自己高兴。他笑问道:“子陵,那……暂时不提婚事,定亲如何?”

严光低咳了一声,低垂下头,揉着下巴没有说话。

一旁的朱祐走过来,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哼笑道:“子陵,你就别再装深沉了!人家是千金小姐,娇滴滴的漂亮姑娘,你只是身无分文的半个牛鼻子,人家能看上你,你心里就偷着乐去吧!”

他这话把严光说得老脸通红,当然,也只有具备他们这么深厚的交情,才能这般毫无顾虑的口无遮拦。

严光看眼刘秀,微微点了下头。

见状,刘秀大笑起来,抚掌说道:“如此,我就给元之回信了!”

严光同意和邓紫君定亲,此事的连带效应就是让刘秀和邓奉之间的关系迈进了一大步。但作用力都是相互的,刘秀和邓奉之间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也直接影响到严光和邓紫君。这是后话。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章 上门提亲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