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险小人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险小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欠身说道:“大人,在下刘秀,字文叔!”

“啊!原来是刘贤侄!我与令尊可是旧识啊!”甄阜对刘秀笑吟吟地说道。

刘秀的父亲刘钦生前做过县令,不过刘钦已经过世很多年了,至于和甄阜是不是老相识,现已无从考证。

甄阜笑问道:“如果本官没有记错的话,刘贤侄是舂陵人吧,怎么来到新野了?”

刘秀回道:“大人,小人是来姐夫家探亲!”

他话音刚落,邓晨说道:“文叔乃小人的内弟。”

“哦,原来是这样。”甄阜故意装糊涂,他随口问道:“刘贤侄的家里人可都安好?”

“家人都安好。”

甄阜若有所思地说道:“文叔的上面还有兄长吧?”

“大哥刘縯、二哥刘仲!”

“刘縯刘伯升,在我南阳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啊!我南阳百姓有不知道甄阜是何许人的,可没有不知道刘伯升的!哈哈!”说到这里,甄阜还仰面大笑起来。

“大人言重了。”

“听说,你大哥在舂陵已召集了上千门客,不知你大哥意欲何为啊?”甄阜端起酒杯,慢悠悠地喝了口酒水,探着脑袋,笑吟吟地问道。刘秀正sè说道:“回禀大人,现天下纷乱,流寇四起,常有匪寇流窜至舂陵一带,打家劫舍,另,新市、平林两地的绿林军,声势浩大,且与舂陵相距不远,大哥为保本地宗亲、百姓之平安,才自发组建乡

勇,这也实属无奈之举,还请大人明鉴!”甄阜表示理解地点点头,说道:“流寇、反贼,确属心腹之患,尤其绿林反贼,人数近万,若不能及时剿灭,南阳百姓,必受鱼池之殃!”说到这里,他长叹口气,说道:“此次平叛,本官所带兵力,也稍显

不足,倘若伯升肯率舂陵乡勇,帮我军一臂之力,此战我军将更有把握,不知文叔意下如何?”

刘秀闻言,立刻起身,向甄阜拱手深施一礼,语气中透着兴奋,说道:“承蒙大人不弃,我与大哥,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或许是刘秀答应的太快太干脆,态度也太兴奋太激动,这让本是试探之意的甄阜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眨眨眼睛,愣了片刻才抚掌大笑起来,连声说道:“好、好、好,刘家兄弟,也是国之栋梁,有伯升、文叔援助我军,又何愁反贼不灭?哈哈——”

刘縯在舂陵广招门客,动静闹得实在太大,县衙不敢管,但郡府不能坐视不理,任其壮大。

原本甄阜还真挺担心刘縯是不是图谋不轨,但现在看刘秀的态度,刘家兄弟并无谋反之意,这也让他暗暗松了口气。

现在南阳已经够乱的了,一下子冒出来两支绿林军,如果刘縯刘秀兄弟又反了,南阳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呢,陛下责怪下来,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这个太守。

好在刘秀的反应大大打消了他心头的疑虑,也让甄阜感觉轻松了不少。

接下来的宴会,基本就是一场捐赠大会,甄阜不仅要钱,同时还要人,像邓奉这种武力过人的,他全部都招入郡军,暂时借用。

刚才邓硃使了好大劲才捐出五千钱,甄阜之所以没有怪罪之意,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要用到邓奉。

这一场晚宴,甄阜在新野的士族身上总共搜刮了五六十万钱,可谓是赚得盘满钵满,同时他还得到刘秀的承诺,刘縯会带领手下门客,助他一臂之力,这让甄阜更是兴奋不已。

当晚的宴会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

等宾客们都离开,甄阜脸上的笑容瞬时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若冰霜,他语气冰冷地说道:“yīn家真是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

整场宴会,让甄阜最为不满意的就是yīn家的表现。

作为新野的第一大家族,第一大士族,竟然只捐了可怜的两万钱,这已经不是不把自己这个太守放在眼里了,而是欺人太甚。

甄阜紧紧握着拳头,眼中射出骇人的凶光。他的心胸本就不大,而yīn家又当众落了他的面子,这口气简直都快把甄阜憋炸了。

王璟眼珠转了转,满脸堆笑地来到甄阜身旁,低声说道:“yīn家这次的确太过分了,平日里,yīn家在新野作威作福,不给我王璟面子也就罢了,现在连大人的面子都不给,可见其嚣张跋扈已到了极点!”

甄阜本就一肚子的怒火,现在听了他这话,更是气愤难忍。可惜,yīn家还真就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

王璟嘿嘿一笑,说道:“其实大人要惩治yīn家,也不是没有办法。”

甄阜心头一动,转身看向王璟,问道:“王公此话怎讲?”<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r />

王璟笑道:“大人可知yīn家最宝贝的人是谁?”

甄阜皱了皱眉头,问道:“yīn识?yīn兴?”

王璟摇头,说道:“都不是!而是yīn家的小女儿,yīn丽华!”

甄阜扬了扬眉毛,你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即便我知道了yīn家最宝贝的人是yīn丽华,又能如何?

王璟贼笑道:“大人是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大人可以拿她来立大功!”

“哦?”“大人没见过yīn丽华,此女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有倾城倾国之美,堪称风华绝代,举世无双!陛下最近不是在选妃吗,大人何不举荐yīn丽华?如果yīn丽华被陛下选中,大人有举荐之功,倘若yīn丽华未

被选中,对大人也没什么损失,反而还羞辱了yīn家,不也一消大人的心头之恨了吗?”王璟乐呵呵地说道。

听闻他的话,甄阜眼睛顿是一亮,追问道:“yīn家的小女,真如你说的那般美貌?”

王璟正sè道:“这还有假?为陛下选妃的这等大事,就算借小人十个脑袋,小人也不敢扯谎啊!”

甄阜眨眨眼睛,嘴角慢慢扬起,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道:“这倒不失为一条良策!”

王莽已经六十有五,而yīn丽华才十五、六岁,就算yīn丽华被选中,估计在皇宫里也住不上几年。

现在甄阜就能想象得到,yīn丽华的名字一旦出现在选妃名单当中,yīn家人会是一副怎样如丧考妣的表情。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见甄阜心情大好,王璟立刻趁此机会,说道:“大人,犬子之仇,大人可一定要为小人做主啊!”

甄阜拍拍王璟的肩膀,说道:“王公放心,打起仗来,死人如同家常便饭,在所难免,邓奉已被我征召,在平叛当中,让他有个三长两短,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吗?”

王璟心跳加速,急忙躬身说道:“有大人的这句话,小人就放心了。”

“王公如此尽心尽力的帮我,我又怎会寒了王公的心呢?哈哈!”

邓奉的死活,对于甄阜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既然王璟一心想弄死邓奉,他也乐于卖个顺水人情给王璟。

晚宴过后,刘秀回到邓府,本想给大哥写封书信,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妥,有些事情在书信中根本写不清楚,还得是自己亲自回一趟舂陵,和大哥当面说清楚才好。

刘秀没有耽搁时间,当晚,他便离开新野,连夜去往舂陵,和他一起走的还有邓禹、朱祐二人。

严光和盖延的伤还没有彻底痊愈,不适合长时间的骑马,而龙渊身份敏感,刘秀也正是因为他才跑到新野避难,龙渊自然也无法跟随刘秀回舂陵。

一路无话,当晚深夜,刘秀三人便抵达舂陵。

他们来到刘縯家时,刘縯早已熟睡,听说小弟刘秀从新野赶回来了,他立刻从床上爬起,披了件衣服,连鞋子都没顾得上提起,急匆匆地跑进大厅。

见到刘秀,他快步上前,关切地问道:“阿秀,新野可是出了什么事?”

刘秀向刘縯一笑,说道:“大哥安心,新野没事!”见刘縯松了口气,他侧身介绍道:“大哥,这位是我的同窗好友,也是姐夫的同族宗亲,邓禹邓仲华!”

刘縯对邓禹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得知眼前这位看起来还不到二十的青年就是邓禹,他露出惊讶之sè。

不等他开口,邓禹已先毕恭毕敬地向刘縯深施一礼,说道:“属下邓禹,拜见将军!”

刘縯急忙伸手搀扶,面带笑意地说道:“仲华快快请起,不必多礼!”等邓禹直起身形,他笑道:“阿秀还在长安读书时,就时常在书信中提到你啊!”

说着话,他转头看向刘秀,问道:“阿秀,你们怎么突然回舂陵了?”

刘秀等人纷纷坐下,随即把甄阜出兵攻打绿林军,路经新野的事,仔仔细细向刘縯讲述一遍。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大哥的实力扩充太快,现已引起郡府的警觉,依照我的判断,甄阜这次拉拢大哥,让大哥出人出力,随他一同围剿绿林军,其一是做试探,看大哥到底有无反意,其二,也是想借绿林

军之手,削弱大哥的实力,以此来打消甄阜的后顾之忧!”

刘縯还真没想到,自己在舂陵这个小地方招揽门客,都能被郡府那边注意到。

他眉头紧锁地说道:“树大招风!看来,以后我也得注意,不能在大举的招兵买马了。”

刘秀正sè说道:“我倒是觉得大哥这边并不用停下来。”刘縯问道:“现在甄阜对我等已心存警觉,如果我再继续招兵买马,岂不是更会惹来甄阜的猜忌?”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险小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