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打消疑虑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打消疑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说道:“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只要大哥不把招来的人留在身边,甄阜也就不知道大哥的所作所为了。”

刘縯一怔,不把招来的人留在身边?那放在哪里?

他还没来得及发问,刘秀正sè说道:“大哥可以把招收之弟兄暂时安置在白山!”

“哦?”“白山深处,人迹罕至,把人藏在白山里,绝对安全!此外,隐藏在白山,还可趁机操练人马!打仗并非只靠人多就能取胜,正所谓兵贵精而不贵多,一百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士,足以在战场上杀退数倍、数

十倍的敌人!”刘秀说话时,眼睛越发的明亮,神采飞扬,在场众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被他所吸引。

刘縯只稍微一琢磨,猛的拍下巴掌,笑赞道:“阿秀的这个主意甚妙,把人藏在白山,不显山不露水,即可掩人耳目,还可进行操练,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邓禹和朱祐也是连连点头,觉得刘秀的这个主意甚好。

刘秀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稳住甄阜,为我们的起事创造更充足的时间!所以这次大哥没有别的选择,这次只能帮着甄阜去围剿绿林军!”

刘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幽幽说道:“盘踞在新市和平林的绿林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刘家的许多宗亲,都有被绿林军洗劫,不少人还从新市和平林逃到舂陵这里。”听大哥的话有点不对劲,刘秀急忙摆了摆手,正sè说道:“大哥,这些都是小矛盾、小问题,而在大义上,我们反莽,绿林军也反莽,说白了,我们和绿林军都是站在同一条船上,大哥帮着甄阜围剿绿林军

,只需装装样子,表现给甄阜看就好,可不是真的要去和绿林军拼命啊!”

看着刘秀紧张的样子,刘縯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阿秀,你当大哥真是有勇无谋的莽夫吗?这其中的是非曲直,大哥还看不出来吗?有绿林军牵制着官兵,对我们将来的起事也是非常有利的!”

刘秀吁了口气,大哥能明白这一点是再好不过了。他笑道:“大哥,等天一亮我们就动身去新野吧!”

“好!我让人准备一下!”

“哎!”邓禹拦住刘縯道:“将军千万不要去做准备!此行,弟兄们当穿最破烂的衣服,拿最破烂的武器,最好是什么武器都不拿,空着手、饿着肚子去新野。”

他们表现得越弱势、越不堪,越会打消甄阜心中的疑虑和孤寂。

刘縯反应过来,笑道:“还是仲华考虑周全!我们就这么办!”

刘秀、邓禹、朱祐三人在刘縯家稍微眯了一觉,等天sè亮了,三人跟随刘縯,以及七百多名‘乡勇’,启程离开舂陵,去往新野。

当刘嘉看到刘秀时,吓了一跳,诧异地问道:“阿秀,你不是在新野吗?什么时候回得舂陵?”刘嘉算是刘家的半个养子,刘秀和刘嘉的关系自然也很熟。他说道:“我是昨晚回的舂陵!”刘秀随即把他回舂陵的原因向刘嘉讲述一遍。刘嘉听后,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伯升突然带大家去新野,协助郡军

平叛,原来是己方的扩张已然引起了太守甄阜的怀疑。

他沉思一会,问道:“阿秀,你认为此次平叛,绿林军会不会被甄阜歼灭?”

刘秀想了想,摇头说道:“绿林军被打败的可能性很大,但被彻底歼灭的可能性很小。”

别看绿林军人多,但在正面交锋的战场上,兵力多一倍有余的绿林军,还真就未必能打得过郡军。

不过即便绿林军打不过郡军,但跑路还是没问题的。绿林军一直都活跃在南阳郡的边缘,只要绿林军退出南阳地界,甄阜也不太可能率领郡军,跨郡追击。

以甄阜的为人,他只在乎自己管辖的南阳郡会不会太平,至于其它的郡县是不是有叛军,是不是会乱得一塌糊涂,他不太可能去多管闲事,更不会给其他郡的太守去做嫁衣。

刘嘉闻言,稍稍松口气,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

刘秀笑了,自己的这位孝孙族兄一直都是这样,性情淳朴又谨善。

长话短说,刘縯、刘秀一行人早上从舂陵出发,下午顺利抵达新野。

进入新野城,刘縯、刘秀立刻去了王府,拜见甄阜。

没想到自己在酒宴上只随口那么一说,刘縯还真来了新野,而且还来得这么快。

得知刘縯到来的消息,甄阜很是高兴,难得的主动出府迎接。

看到甄阜从府门内走出来,刘縯、刘秀快步上前,双双拱手施礼,异口同声道:“小人刘縯(刘秀)参见大人!”

甄阜哈哈大笑,向刘縯和刘秀二人挥了挥手,说道:“伯升、文叔,不必多礼!”

说着话,他抬头向刘縯、刘秀身后的望了望,好嘛,在他二人的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后跟着七、八百号人之多,把大半条街都快站满了,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

但是仔细一瞧,甄阜差点笑出来,气笑的。

刘縯带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破衣烂衫,补丁打着补丁,可能赶路匆忙的关系,人们的头上、身上都是尘土,其状比逃难的流民好不了多少。

再看他们手里的武器,有的扛着锄头,有的腰间别着镰刀,还有拎着棍棒、耙子的,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唉!甄阜在心中叹了口气,暗暗苦笑,原来这就是刘縯招收的门客,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就不该让他们来!

他清了清喉咙,故意装糊涂,手指着刘縯、刘秀身后的众人,好奇地问道:“伯升啊,他们是?”

刘縯再次拱手施礼,大声说道:“我等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他话音刚落,后面的众人紧跟着齐声喊喝道:“我等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呵呵!甄阜颇感哭笑不得,老子还要你们这些人表忠心,效什么犬马之劳?

心中是这么想,但话可不能这么说。他含笑点点头,说道:“伯升啊,让你的这些兄弟们,都到城外的军营休息吧!”

“是,大人!”刘縯答应一声,又面露难sè地说道:“大人,兄弟们赶了一天的路,还都没有吃饭,您看,能不能让兄弟们先填饱肚子?”

感情你们这一路连干粮都没准备,就等着来吃我的呢!甄阜心里这个气,但又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提出让刘縯来助他一臂之力的人就是他自己。

他侧头叫过来一名校尉,说道:“彭远,你带这些兄弟们去往军营,安排好住处,还有,让大家都吃饱喝足!”

“是!大人!”名叫彭远的校尉插手施礼,然后带着刘縯的这些手下兄弟,去往城外的军营。

看着手下人都被领走了,刘縯也丝毫不担心,有说有笑的跟着甄阜进入王府。

看得出来,甄阜对于刘縯、刘秀两兄弟的表现十分满意,虽未谈及正事,但对他二人的态度很是热情。

快到傍晚的时候,甄阜还特意留下刘縯、刘秀两兄弟共进晚餐。

席间,甄阜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伯升和文叔都去过益州打过仗吧?”

听闻他提到去益州打仗的事,刘縯的心顿时咯噔一下,不动声sè地含笑说道:“我兄弟二人只是去参加义军,帮着廉将军的京师军打打下手,敲敲边鼓罢了。”

稍顿,他恍然想起什么,问道:“也不知道现在益州的战事怎么样了。”

甄阜一笑,说道:“益州的战事早已结束,蛮人也都逃回了蛮地,廉将军现已被陛下召回京城,不日便要去往洛阳一带平叛。”

刘縯和刘秀互相看了一眼,暗暗松口气,果然,想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就算在益州下落不明了,廉丹也不会派人来追查。甄阜轻叹口气,说到:“蛮夷再怎么闹腾,终究也翻不上天,真正让人头疼的还是内乱啊!现在赤眉、绿林、铜马等一干反贼,越来越猖獗,竟然流窜到我南阳,这股流窜到南阳的绿林反贼,若不能及时剿

灭,将来必后患无穷!”

说着话,他乐呵呵地看着刘縯和刘秀,说道:“你兄弟二人都在益州打过仗,有经验,此次的平叛,你二人也要多多出谋划策,多多出力才是啊!”

刘縯和刘秀对视一眼,后者正sè说道:“大人尽管放心,我兄弟二人既然前来辅佐大人,必当尽心竭力,鞠躬尽瘁!”

甄阜哈哈大笑,抚掌说道:“文叔此言,甚得我意!哈哈!”笑了一会,他转目看向刘縯,说道:“我常听人说,伯升之勇,无人能出其左右。”

说着话,他还特意看了看站于一旁的岑彭,笑道:“君然,这回你可遇到敌手了!”

岑彭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刘縯,而后向甄阜欠了欠身。岑彭是个不太多话的人,看起来好像为人低调,实则是刚烈孤傲。

刘縯也看向岑彭,打量他一番,暗暗点头,原来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岑彭岑君然,生得果然威武。

饭后,甄阜又和刘縯、刘秀说了会儿话,见他打了呵欠,刘縯和刘秀识趣的起身告辞。

等他二人走后,甄阜看向身边的岑彭和陆智,问道:“你二人觉得这个刘伯升这人如何?”

岑彭没有说话,陆智说道:“刘縯、刘秀状似忠义,实则心机深沉,大人不可小觑!”

甄阜眨眨眼睛,转头看向岑彭,问道:“君然,你以为呢?”

岑彭说道:“与属下无关之人,属下并不关心。”甄阜仰面而笑,慢条斯理地说道:“依我之见,博闻是多虑了,我看刘伯升,只是一介武夫,而刘文叔,就一乡下小子而已,都不足为虑。”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打消疑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