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那名头目正扯脖子大喊着,猛然间,就听树林中传出嗖的一阵破风声,人们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噗的一声,一支从树林深处飞射出来的弩箭,精准地钉在那名头目的脖颈上,力道之大,箭头在他脖

颈的另一侧探出来。

那名头目张大嘴巴,身子在战马上摇晃了两下,接着一头栽了下来。

现场寂静了那么片刻,然后就如同炸了锅似的,四周的众人看着头目趴在地上的尸体,尖声叫喊道:“敌人!林中有敌人——”

也就在他们叫嚷的同时,就听两边的树林中啪啪啪的声响连成了一片,那是弩机弹射的声音。

嗖、嗖、嗖——

顷刻之间,无数的弩箭从树林中飞射出来,射进人群里,箭头刺穿人体的皮肉声、人们中箭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分不清个数。

陈牧急忙抽出佩剑,全力拨打两边飞射过来的弩箭,在一连串叮叮当当声中,他的箭头中了一箭,整个人直接被射下了战马。

噗通!陈牧重重地摔落在地,他躺在地上,缓了一会,混浆浆的脑袋才算恢复神智。

他下意识地转头一瞧,只见自己的身边还躺着一位,张遂。只不过在张遂身上业已插满了弩箭,有一支弩箭都穿透了他的太阳穴,在他的头上射出两个血窟窿。

陈牧倒吸了口气,再向自己的四周看,己方的兄弟们,三五成群的团在一起,想合力抵御四周射来的箭矢,但是没有,团在一起的人们不时有人中箭到地。

有些平林军将士,不管不顾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树林里猛冲过去,但人们刚冲入林中没两步,便被里面射出的弩箭钉成了刺猬。

道路两旁的树林里,也不知埋伏了多少敌人,而且他们的箭矢仿佛永远都用不完似的,箭射一轮接着一轮,仿佛死神手中的镰刀,在一片一片地收割着人们的生命。

就这一会的工夫,地上的尸体都快铺了一层,叠叠罗罗,血流成河。

糟了!中计了!己方中了官兵的诡计!陈牧终于反应过来,不过现在他搞明白这些已经晚了。

他回手把钉在自己肩头上的弩箭硬生生拔下来,他以佩剑支地,咬着牙关站起身形,对周围的手下大喊道:“撤退!全军撤退!”

现场如此混乱,他的命令又哪能传达下去,即便他喊破了喉咙,能听见的人,也仅限于他周围的一二十米。

再者说,他们已经钻进陆智设计好的埋伏圈中,再想逃出去,谈何容易。

平林军的后队调转回头,打算后撤的时候,根本撤不出去,后方已被官兵堵死。这拨官兵的数量并不多,只两百人而已,但个个都是手持弩箭,平林军在撤退的时候,正前方有这两百名官兵的箭射,两边还有树林中的箭射,人们冲上去一片,便被射倒一片,场面之惨烈,如同秋风扫

落叶一般,地上的尸体叠了一层又一层,都快没到人们的膝盖。

这根本不是双方拼杀的战斗,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

树林深处,陆智坐在一块石头上,正面带笑意,一派轻松的和一名幕僚下着围棋。

即便在这里,也能听到树林边缘传来的激烈战斗声,幕僚下棋时,不时的挺直身形,举目向发生交战的方位观望。

陆智拿起一颗黑子,向棋盘上一放,含笑说道:“今日士衡的棋,下的很不专心啊!”说着话,他乐呵呵地从棋盘上捡起三颗白子。

幕僚名叫杜伊,字士衡。他苦笑道:“战斗已完全展开,难道将军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哈哈!”陆智仰面而笑,说道:“战场如棋盘,敌我如棋子,战局如棋局,布阵如落子。战场就和这盘棋局一样,已无悬念。”

“将军妙算,决胜千里!”杜伊摇头而笑,连声赞叹,与此同时,拿起一颗白子,扔在棋盘上,投子认输了。

陆智的手指很漂亮,白皙又细长,他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棋盘,幽幽说道:“纵有鸿鹄之志,奈何也只能被困在这棋局之中!”

他没有过人的家世,没有傲人的背景,能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全凭自己的才学和努力,只可惜做到偏将军,他的仕途也算快到头了,很难再继续往上升迁。

当前叛乱四起,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州各郡皆有叛军,闹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尸殍遍野,生灵涂炭,他纵有报效朝廷之心,奈何却没有救朝廷于水火之力,只能被困在南阳这一郡之地。

就内心而言,陆智是很不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又很无力很无奈的。

杜伊既是他的部下,又是他的好友,很能理解陆智的心情。他轻叹口气,说道:“博闻,你我生逢乱世,亦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尽人事,听天命……”陆智扬起头来,仰面望天。

树林外的战场,双方的交战已进入白热化。

后路被郡军堵死,死活突围不出去,陈牧只能改变战术,带着一干心腹,向前突围。可是前方的官兵数量也不少,只不过射出弩箭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

陈牧一边向前冲杀,一边对身边的众人喝道:“无论是谁,只要突围出去,立刻赶往新市,通知王匡、王凤,郡军主力根本不在新市,而是在此地,让他们速速来援!”

“将军——”

“少啰嗦!都给我向外突围!”

陈牧带着平林军,拼死往外突围。

或许战斗了这么久,官兵所剩的箭矢也不多了,弩箭的箭射远没有刚开始时那么凶狠,战斗持续了接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最后还真被陈牧等人杀开一条血路,成功突围了出去。

以陈牧为首的这拨人,脱困之后,死命的往新市方向跑。等他们好不容易甩掉后方的追兵,回头再清点人数,陈牧连横剑自刎的心都有了。

他是带着三千部下出的城,而现在,跟在他身后的弟兄连两百人都不到,大多数的弟兄还被困在林子里,根本没跑出来。

陈牧作势要往回跑,他身边的几名心腹部下急忙拉住他,急声说道:“将军不可!我们现在回头,如同自寻死路,于事无补啊!”

“是啊,将军!当务之急,我们应先赶往新市城,请新市军速速来援,如此方能解救被困之弟兄!”

在众人的劝阻下,陈牧最终还是打消了回头营救的念头,带着这不到两百人的残部,急匆匆地跑向新市城。

原本前往新市增援的平林军,结果在半路上遭遇到郡军主力的埋伏,三千之众,大部分人都成了郡军的瓮中之鳖,这个结果,也是让王匡、王凤万万没有想到的。

看着逃进新市城、身上多处负伤、狼狈不堪的陈牧等人,王匡和王凤眉头紧锁。

现在他二人才终于弄明白郡军采用的战术,郡军是故意做出要强攻新市的假象,其目的是为了引平林军出城来援,他们好于半路设伏,欲将平林军一举歼灭。

好个yīn险、歹毒的甄阜啊,没想到这个太守还如此善于用兵。

见王匡、王凤都沉思不语,陈牧可急了,大声说道:“两位,为了增援新市,我三千弟兄被困,现局势岌岌可危,你们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王匡急忙正sè说道:“孟坚兄莫急,我等这就出兵去救!”说完话,他下意识地看眼身旁的王凤。王凤眉头紧锁,低垂着头,一声不吭。

王凤总觉得郡军的战术似乎没这么简单,难道郡军的主力真的都在围攻平林军吗?倘若分出一拨人马,埋伏在新市附近,等己方出城救援平林军时,这拨郡军趁虚而入怎么办?

可是当着陈牧的面,他又不好把心中的顾虑说出口,他心思急转,正sè说道:“大帅,要不由我率一部兵马前去营救平林军弟兄,大帅率一部兵马留守城邑如何?”还没等王匡说话,陈牧可急了,大声说道:“郡军主力,都在林中围困我平林军弟兄,分出将士留守新市,又有何用?得知新市危急,我率平林军弟兄倾巢而出,而现在平林军危难,新市军却不肯全力相助

?”

王匡闻言,老脸顿是一红,身为绿林中人,最怕的就是被人家说不讲义气,被人家戳脊梁骨。

听闻陈牧这番话,他当机立断,对王凤沉声说道:“次平,你带五百弟兄,留守新市,其余弟兄,全部随我出城,此战,我部与平林军弟兄,定要击溃郡军!”

王凤还要劝阻,但已然无用,王匡召集部下,带着新市军主力,出城前去救援被困的平林军残部。

陈牧等人也顾不上身上的伤了,跟着王匡一并出发。

到目前为止,绿林军的反应都在陆智的算计之内,可以说双方的战斗还没开打呢,陆智就已经把己方这么做,绿林军会如何应对,己方那么做,绿林军又会如何应对,都盘算得一清二楚。

这已不单单是战术上的运用得当,在摸清敌人的性情、揣摩敌人的心理等方面,陆智的能力都堪称是出类拔萃。打仗打的是什么?打的就是心理,打的就是谁能更准确地猜透对方的心思。古往今来,但凡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名将,其实都是心理战的顶级行家。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