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二十章 勇冠三军

第一百二十章 勇冠三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且说甄阜一部。前方战报源源不断地传到甄阜这里,听闻平林军中计,主力被困,而新市军又跟着中计,倾巢而出,欲前去营救的消息,甄阜哈哈大笑,忍不住赞叹道:“博闻真乃神人也!绿林军的一举一动,全在博闻的

预料之中啊!”

听闻他的感叹,他身边的一名中年幕僚小心翼翼地走到甄阜身旁,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陆将军乃梁大人之部下,梁大人之心腹,陆将军也是被梁大人一手提拔起来的爱将。”

表面上听,他这话只是在阐述一件事实。都尉是郡里主管军事的官员,陆智身为郡军中的一员,他当然是都尉梁丘赐的部下,他能做到偏将军,自然也是梁丘赐一手把他提拔起来的。所以他的话外之音是,陆智立功,也就等于梁丘赐立功,毕竟梁丘赐对陆智有举荐之功,陆智的功劳越大,梁丘赐的功劳也越大,哪怕在这次的平叛行动当中,梁丘赐根本没参与,但陆智立下了大功,让

梁丘赐在朝廷那里也能得到相应的封赏。

甄阜听完幕僚的话,脸上的喜sè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yīn沉。幕僚偷偷观察一眼他的脸sè,继续说道:“可岑彭将军不一样。”

陆智是梁丘赐一手提拔起来的,而岑彭则是甄阜一手提拔的,在举荐之功这个问题上,自然是岑彭的功劳越大,对甄阜越有利。

甄阜沉吟片刻,立刻派人把岑彭找来。看到岑彭,甄阜立刻变得笑容满面,柔声问道:“君然,前方传回的战报你都看到了吗?”

岑彭点点头,说道:“属下已看过,陆将军战术运用得当,此战,叛军已败!”

叛军败是必然,关键是要看这个平叛的功劳要如何分割。甄阜笑吟吟地说道:“现王匡贼子,不知死活,率新市叛军主力出城,欲救援平林叛军,据说,王匡部下三千余众,君然以为如何?”

岑彭想都没想,说道:“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甄阜眼睛一亮,紧接着追问道:“我部一千将士,能否将其击败?”

岑彭愣了下神才明白甄阜的用意,他是不想让陆智击溃新市军,而是想由自己亲自动手。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足矣。”

一听岑彭这话,甄阜仰面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君然,这一千将士,我就交由你来统帅,务必要将新市反贼,一举击溃!”

“属下遵命!”岑彭想都没想,插手领命。

王匡带着新市军主力,还没赶到平林军主力被困的地点,迎面突然出现一支千余人的郡军,拦住他们的去路。

这支郡军的突然出现,把王匡等人都吓了一跳,仔细观望,感觉这支郡军的兵力不是很多,己方并非没有一战的可能。王匡深吸口气,带着部下继续向前行进,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等相距不足百步远时,新市军停了下来,在王匡的授意下,一名新市军将领出列,冲着对面的郡军大声喊喝道:“前方的鹰犬听着,我等

乃新市义军,不想死的,速速退去,如若不然,休怪我军心狠手辣,将尔等斩尽杀绝!”在他喊话的同时,郡军当中不急不慢地走出来一骑,马上的这位将官,头顶银盔,身披银甲,背挂白袍,英姿飒爽,威武雄壮,向脸上看,相貌也英俊,脸上棱角分明,五官深刻,从里往外的透着一股阳

刚之气。

这员将官,正是岑彭岑君然。

他骑着战马,走到战场的中央,紧接着一侧身,从战马的得胜钩上摘下一把三尖两刃刀,他单手握住刀杆,向前一指喊话的新市军将领,示意让他出来一战。

被人当众发起挑战,新市军将领自然不会做缩头乌龟,他转头看眼王匡,见后者点了头,他一催战马,手持长枪,直奔岑彭冲了过去。

“我乃赵冲,来者通名!”这位新市军将领距离岑彭还有一段距离,已先喊出自己的名号。三千新市军在后面纷纷摇旗呐喊,擂鼓助威。岑彭根本没回话,安坐在马上,动也没动,等双方接触到一起,两马快要交错之际,赵冲手持长枪,一枪向岑彭的胸口猛刺过去。岑彭不慌不忙,只微微一侧身,就听沙的一声,枪尖摩擦着他胸前的甲胄

掠过,蹭出一连串的火星子。

在后面掠阵的甄阜,原本是坐在马车上,见次情景,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身子前倾,脑袋向前探着,浑身的肌肉都处于绷紧状态,看他那副紧张的模样,仿佛他亲自上了战场似的。赵冲一枪刺空,连人带马,从岑彭的身侧冲了过去,可就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他往回收枪的时候,岑彭手臂一挥,猛的使出一记回马刀,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三尖两刃刀由赵冲的后脖颈切入,在喉咙前切出,一刀下去,

赵冲的脑袋立刻从肩膀上滚落下来。

无头的尸体依旧骑在战马的马背上,又向前跑出十数米远,无头尸体才从马背上栽倒下来。

静!

整个战场,出奇的安静!也不知过了多久,郡军那边爆出震天的欢呼声,人们齐声呐喊:“岑彭!岑彭!岑彭——”

甄阜站在马车上,兴奋的连连拍打栏杆,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下面了,对左右激动道:“君然之勇,冠其三军,试问天下,谁人能出其左右?”

马车的四周也传出一片惊叹声。

位于战场中央的岑彭,只随手甩了甩三尖两刃刀上的血迹,然后再次向前一指,刀尖直指王匡。

由始至终,他俊朗的脸上都是面无表情,即便是使出回马刀的时候,他都未向后看一眼,仿佛他的后脑勺上长了眼睛似的,就那么向后一挥刀,便将赵冲的首级斩落。

看着战场中央单刀立马的岑彭,新市军将士无不大骇,赵冲之勇猛,在新市军当中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可他在岑彭面前,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只一个照面便被斩个身首异处,这也太可怕了。

王匡吞了口唾沫,催促胯下马正要出战,周围众人纷纷阻拦,急声说道:“大帅不可!”

人家的刀都点到自己头上了,若是惧怕不出,以后还如何在军中服众?此时的王匡,就算硬着头皮也得出去一战。

王匡没顾周围人的阻拦,手持一把长刀,催马出阵,来到岑彭的对面,抱刀拱手,振声说道:“在下王匡,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岑彭。”岑彭语气清淡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听闻岑彭二字,王匡心头顿是一震,原来他就是岑彭,难道刀法如此了得!他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大喝一声,催马前冲,双手抡刀,直取岑彭的脖颈。

岑彭将三尖两刃刀向外一挥,就听当啷一声脆响,王匡劈下来的大刀被弹起三尺多高,王匡感觉自己的双臂如同过了电似的,又酸又麻,又胀又痛,两只手的虎口更是疼痛欲裂。

好大的力气!王匡紧咬着牙关,收刀后,顺势将刀尾向前一捅,猛击岑彭的肋下。刀尾是个铁疙瘩,如果真被实打实的捅到身上,恐怕肋骨都能被撞折两根。王匡出刀快,岑彭的速度更快,他将三尖两刃刀先是向下一压,将捅过来的刀尾挡开,紧接着他将手中刀又横着向外一划,刀锋反取王匡的腰身。王匡吓出一身的冷汗,急忙向后仰身,在马上使出个铁板

桥,沙,三尖两刃刀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呼啸而过。

两马交错过后,这叫一个照面。

跑出一段距离后,二人双双调转马头,再次逆向对冲,这叫一个回合。

这次依旧是王匡抢先出刀,力劈华山的砍向岑彭的头顶。岑彭的眼中已露出明显的不耐之sè,双臂用力,使劲向上抡刀。

当啷,随着刺耳的铁器碰撞声,再看王匡使用的那把长刀,在空中打着旋,飞起起码得有七、八米之高。

王匡吓得惊呼出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三尖两刃刀已挂着劲风,向他的脑门横扫过来。

“啊——”王匡尖叫着,奋力向前趴伏。不过他的动作还是稍慢半拍,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刀锋削掉他的头盔,连带着,将他的发髻也削掉一块,顿时间,王匡变成了披头散发。

两人武力上的差距,已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层次级的差距。王匡的实力本就与岑彭相去甚远,现在手中又没有了武器,哪里还敢恋战,他整个人趴伏在马背上,催促着战马,死命的向本方阵营逃去。

此情此景,让郡军将士都如同打了鸡血似的,人们扯脖子呼喊‘岑彭’的名字。在后掠阵的甄阜又哪会错过眼下这样的良机,他手臂向前一挥,高声喊喝道:“擂鼓吹号,全军出击!”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千郡军如同潮水似的向对面的新市军冲杀过去。反观新市军这边,由上到下,无不心惊胆寒,面露惧sè,那是被岑彭吓的。

一方气势高涨,士气如虹,一方士气低落,畏战惧战,可以说此战的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三千新市军和一千郡军的大战,于新市城附近的平原地带全面展开。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勇冠三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