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顺势而为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顺势而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恰在此时,就听咣当一声,胡同里的一扇房门突然打开,从门内冲出来三个人,两男一女。

一名男子年近四十,瘦高个,白面黑须,细眉细眼,相貌较为清秀。

另一名男子浑身是血,手持长剑,脸上也都是血污,双目通红。那名女子,刘秀等人都认识,正是在县衙门口施粥,对他们态度极其恶劣的那位姑娘。

他们三人冲出房门,显然也没想到外面的小胡同里竟然还站着这许多人,而且一个个都是手持利刃,杀气腾腾。

刘秀等人看到那名姑娘,先是一怔,等他们看清楚那位相貌清秀的中年人似的,众人心头又同是一惊,人们的脑中浮现出同一个人的名字,王凤!

谁能想到,新市县衙的内部,竟然还隐藏着一条可以通往外界的暗道。

王凤三人更没想到,如此隐蔽,属高度机密的县衙暗道竟然被敌人‘事先探查清楚’,还提前在暗道外面做好了‘埋伏’。

此时,双方在小胡同里是实打实地碰了个照面,而且是近在咫尺的照面。

刘秀等人愣住了,郡军队长和其手下愣住了,王凤三人也同样愣住了,众人呆呆地看着对方,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人们齐齐回神,异口同声地喊出了一个字。

郡军队长一剑刺出,剑锋所取的目标不是王凤,而是邓奉。他快,邓奉的剑更快,抢先一步刺透了他的胸膛。

几名郡军对准邓奉,正要扣动弩机的悬刀,可就在他们的手指头要扣动悬刀瞬间,刘秀、邓禹、朱祐三人一同出剑。

噗、噗、噗!连续三声闷响,三名郡军的胸膛几乎同一时间被利剑刺穿。

另几名郡军见状,大惊失sè,也就在他们发呆的瞬间,刘秀三人直扑过来,人未到,剑先至,随着几道电光闪过,再看剩下的几名郡军,有两人喉咙被撕开,另两人则是人头落地。

变故来的太突然,突然到王凤三人已经举起手中的佩剑,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让他们仿佛被点了穴道似的,僵站在原地都看傻了眼。

邓奉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刘秀等人的身手,禁不住在心中暗赞一声厉害!他将插入郡军队长胸膛的佩剑一点点地抽出来,然后对着他的胸膛,又是一剑刺了下去。

郡军队长身子倚靠着墙壁,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邓奉,眼中有不甘,有懊恼,有愤怒,但他的身子已顺着墙壁,慢慢滑座到地上。

邓奉对着郡军队长的尸体吐了口唾沫,转回头,看向刘秀,刚要说话,后者疾步上前,冲着王凤拱手说道:“在下刘秀,我大哥是刘縯!”

王凤呆呆地看着刘秀,一时间还是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刘秀继续说道:“我大哥跟随郡军,前来新市平叛,实为受甄阜所迫,属无奈之举,这些人,”说话时,他蹲下身形,摸了摸地上的尸体,从其衣服内摸出几块军牌,递给王凤,正sè说道:“他们都是混入城

内的郡军,王将军被他们看到,所以这些人必须得死!王将军快走吧,我们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要说反应机敏这一点,刘秀若说自己是第二,恐怕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此时,他硬是把杀害郡军这件事给说成了是在救王凤。而且说这番话时,他当真是面不红,气不喘,一脸的真诚,就连邓奉都差点以为他说的是实话。

看着刘秀递过来的军牌,再看看地上的几具尸体,王凤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二话不说,向刘秀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大恩不言谢!倘若王某此次能侥幸脱困,刘家弟兄的大恩大德,王某将来愿以死相报!”

刘秀急忙伸出相搀,说道:“王将军言重了!”

说着话,他回头向胡同外面望望,急声催促道:“王将军不可再耽搁时间,赶快走!新市城已经保不住了,王将军可向南走,甩开郡军的追杀!”王凤冲着刘秀点点头,再不多话,抱拳拱手,而后向身边的两名同伴一挥手,往胡同深处跑去。那名女子在临走之前,深深看了一眼刘秀,眼中流露出几分羞愧之sè。她向刘秀躬了躬身,说道:“小女子许

蒹葭!”

“蒹葭……”刘秀微微一笑,随口说道:“国风·秦风·蒹葭。”

女子诧异地看着刘秀,想要说话,但终究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向刘秀点下头,然后再不停留,转身急匆匆地追向王凤。

&nbsp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国风·秦风·蒹葭》是《诗经》中的一篇。绿林军里大多数人都是流民、流寇,文化水平着实不高,能知道许蒹葭名字出处的人,几乎没有。

而刘秀一听她的名字,立刻就说出了《国风·秦风·蒹葭》,这让许蒹葭对他又多出几分敬佩之意。

望着王凤三人越跑越远的背影,邓奉收回目光,扫视一圈地上的尸体,沉声说道:“文叔,他们是想杀我!”

“我知道!”刘秀向邓奉点下头。

“这些该死的鬼!我从未得罪过他们……”

刘秀无奈地看眼邓奉,你以为这会是私人恩怨吗?

他幽幽说道:“元之的邓家,在新野可不是小门小户,即便元之以前得罪过他们这些人,他们也不敢对元之下此杀手,能让他们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

邓奉也不是傻子,脑筋转了转,脱口说道:“甄阜?”见刘秀点了头,他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以前也没得罪过甄阜啊,可他又为何要派人来杀我?”

刘秀反问道:“元之和谁有如此深仇?”

“王璟?”

“甄阜到了新野,就住在王璟的家中,显然与王璟交情莫逆,他早已与王璟串通一气,也并非没有可能!”刘秀分析道。

邓奉恍然大悟,狠声说道:“原来如此!甄阜不敢在明面上偏袒王璟,便想在暗中助王璟杀我,此贼可恨,终有一日,我必取王璟、甄阜一干狗贼之首级!”

刘秀忧心忡忡地看眼邓奉,说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说着话,他拉着邓奉,快步向胡同外走去。边走他边说道:“都记住,我们今日从没有来过这条胡同,更不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齐齐点下头,表示明白。到了胡同外,刘秀一行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快速跑回到县衙内,这里的战斗已快要结束,地上随处可见新市军兵卒的尸体。

刘秀一边做着查看尸体的姿态,一边对身边的邓奉说道:“甄阜已对你起了杀机,这次虽未成功,但难保不会有下一次,依我之见,元之当暂避锋芒。”

也装作查看尸体的邓奉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转头看眼刘秀,低声问道:“文叔,你是想让我逃离新野?”

“不,只是暂避锋芒!”刘秀说道:“白山内,有很多我们自己的弟兄,以后那里的弟兄还会越来越多,正好缺少一名操练之人,我看,元之你最为合适。”

邓奉闻言,暗暗松口气,如果只是去白山暂避,他还愿意考虑一下,毕竟离家不远,他也随时可以回家探望。

刘秀继续说道:“我可以保证,元之不会在白山待得太久,如果一切顺利,距离我们起事的那一天也不会太远了。”

邓奉仔细想想,虽然还是很不甘心,但也确实没办法,他只是一介布衣,而甄阜可是堂堂的太守,他小胳膊又哪能拧得过大腿?

目前来看,前往白山暂避,顺便操练弟兄们,应该算是最理想的方案了。

他沉思片刻,点点头,说道:“好!文叔,就按照你的意思办!我去白山,给弟兄们做个教头!”

刘秀闻言,对邓奉龇牙一笑,说道:“我先代弟兄们谢谢元之!”

“谢我什么?”

“有元之做教头,不知会让多少兄弟受益匪浅呢!”

邓奉闻言也笑了,能为将来的起事出一份力,他也是挺高兴的。

长话短说,这次甄阜亲自率军平叛,既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也可以说是一事无成。

说它是大获全胜,在岑彭和陆智这两员大将的辅佐下,甄阜一部只三千兵马,便大破新市军和平林军,歼敌六千余众,并一举收复了被绿林军攻占的新市城和平林城。

在当时朝廷平叛不利,屡战屡败的大局势下,甄阜在南阳平叛的胜利,对于新莽朝廷来说,很是振奋人心。

说它是一事无成,因为新市军和平林军的核心尚在,王匡、王凤和陈牧、廖湛,都在此战当中成功逃脱,而他们的逃脱又代表着新市军和平林军并没有被彻底歼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逃走的新市军和平林军残部,非但没有覆灭,反而还越发的壮大起来,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又与同样打着绿林军旗号的下江军合并,组成了一支拥有数万人规模的庞大起义军。也正是这一支起义军,成了新莽朝廷最大的噩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顺势而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