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流民生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流民生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祥云观!”邓禹说道。

“祥云观?好端端的,去道观作甚?”刘秀不解地问道。

“难道主公忘了今天是什么节日了?”

“什么节日?”刘秀仍是一脸的茫然。

“今天是十月十五,下元节!祥云观会做道场,主公就不想去看看热闹吗?”邓禹笑问道。

刘秀兴趣缺缺,正要摇头拒绝,严光说道:“去道观祈福也好,总比终日待在家里强!”

邓禹在旁连连点头,看眼刘秀手中的书,说道:“出去透透气,散散心,换一换思路,也许有些现在想不明白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刘秀琢磨了片刻,悠然一笑,放下手中的书简,懒洋洋地站起身形,说道:“好吧!我们去道观逛一逛!”

朱祐和盖延不在府内,两人一大早就出门闲逛去了,邓晨也不在,筹集物资的事情已经够他忙碌的了,几乎整天不着家。

刘秀和邓禹、严光三人,换了一身衣服,离开邓府,去往郊外的祥云观。

祥云观是新野县最大的一座道观,香火很旺,今天是下元节,道观又做道场,前去祈福、祭拜、看热闹的百姓更多。

按照下元节的传统,百姓们会把糯米磨成粉,做成菜馅的小饭团,放在家门口,做斋天之用。

不过现在正闹着饥荒,每家每户的粮食都不多,把小饭团摆在家门口斋天不太现实,估计祭不了天,都会祭进流民的肚腹,很多百姓都是带着小饭团去道观,于道观内斋天。

路上,行人熙熙攘攘,路边挤满了小摊贩,在刘秀的印象中,新野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即便以前没去过祥云观,不认识路也没关系,只需顺着人流往前走就好。

在街上走了一会,刘秀感觉精气神放松了不少,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邓禹和严光相视而笑,前者用胳膊肘捅了捅刘秀,说道:“主公,我和子陵拉你出来散心没错吧?”

刘秀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好友,笑道:“多谢。”

祥云观位于祥云山的半山腰,道观的名字也是根据山名而来。

到了祥云山的山脚下,这里的游人更多,放眼望去,人头涌涌,不过仔细看,站于路边的乞丐比路上的行人还多。

乞丐大多都是流离失所的饥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面黄肌瘦,破衣烂衫。一些年纪不大的青年和孩子,干脆在自己的后衣领上插根草,跪坐在路边,自愿卖身为奴。一些年纪较大的,连卖身为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路上的人们,眼中充满了期盼和渴望,希望能得

到人们手中的一口吃食。见此情景,刘秀忍不住轻叹口气,幽幽说道:“新莽朝廷,危害苍生甚深!”王莽推出一系列的新政,看起来每一条都很不错,像土地均分,废除奴隶等等,但在实际的操作中,根本做不到,有权有势的人

大规模的吞并土地,大批的农民无地可种,流离失所,不卖身为奴,他们根本活不下去。

此情此景,也让邓禹和严光深有感触,两人同是叹息一声,严光说道:“逆天行道,实难久矣!”

他们顺着台阶,一路走到半山腰的道观。

这里乞丐的数量跟多,拥挤得几乎寸步难行。

刘秀三人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挤进道观里。进入道观,自然要上香,而这个香是不能自己带的,必须得从道观的手里来买。

连最便宜最细的香,都卖到了一百钱。刘秀并不想买,邓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拿出三百钱,买了三支香,分给刘秀、严光每人一根。

下元节拜祭的是三官。道家的三官是天官、地官、水官,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在道观大殿前的香炉当中,早已插满了香,估计今天的道场做下来,祥云观光是收香火钱就得有几十万钱。

刘秀三人到了祥云观不久,道场正式开始。道士们身穿着道袍,从大殿内鱼贯而出,到了外面的广场上,开始作法拜祭三官。

刘秀只看了两眼,便兴致缺缺,从人群当中退出来,站于墙根的yīn凉处乘凉。他接受道家的思想,但不接受道家的鬼神之说。

如果祭祀三官真的有用的话,就不会让那些最无道德、最厚颜无耻的一群人高居庙堂,而让最无助、最没有能力的百姓们承受灾难,流离失所,饿殍遍野。

也许冥冥之中,天地的运行真的有它的规律,也就是天道,但天道不会平白无故的降临在人们的头上,最终还是要靠人力去行天道!

祭天祭地,都不如祭人来得实在。

道场的时间很漫长,不是一时半会能结束的。看着道士们穿着厚厚的道袍,在烈日底下暴晒,哪怕已热得汗流浃背,但法式仍做的一板一眼,对于道士们的这种‘敬业精神’,刘秀也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是蛮佩服的。

就在刘秀悠闲乘凉的时候,他身边突然传来话音:“每年都祭拜三官,每年还都是闹饥荒,饿死人,也不知道祭拜三官到底有什么用?”

刘秀转头一瞧,乐了,只见九儿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边,正点着脚尖,伸长了脖子向广场中央张望。他笑问道:“你这丫头,神出鬼没,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刚啊。”九儿好奇地望着人群内的法式,头也没转地说道。不管她再怎么看不起祭拜三官的法式,但她终究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乐于看热闹。

刘秀摇摇头,说道:“好几天没见到你了,在忙什么?”

“瞎溜达!现在吃喝不愁了,有时间就到处闲逛呗!”说到这里,九儿总算收回目光,冲着刘秀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

刘秀被她逗乐了,问道:“上次给你的钱都花光了吗?”

九儿说道:“还剩一些!你不会认为我是来管你要钱的吧?”

刘秀耸耸肩,说道:“就算是来要钱的,也是理所应当。”九儿为他做事,认他为主公,作为主公,让自己的部下吃饱穿暖,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

九儿龇牙一笑,语气轻快地说道:“等钱花了了,我会来找你的。”稍顿,她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眼下主公正有一个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啊?”刘秀不解地看着她。

九儿贼笑道:“来的时候,我看见yīn家的小姐被好些的乞丐缠上了。”

刘秀愣了一下,急忙追问道:“在哪?”

“就在山脚下啊!”

“你怎么不早说?”刘秀抱怨一声,迈步就往道观外面走。九儿跟上他,说道:“你也没问我啊!”

刘秀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以后有重要的事,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九儿追问道:“什么是重要的事?”

“就是……”她这话还真把刘秀问住了,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不重要,这个东西还真不好具体来说明。

他向九儿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自己领悟吧!对了,别跟着我了,仲华和子陵都在里面,你告诉他俩一声,我在山下等他们!”

“哦!”九儿看着刘秀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冲着他吐了吐舌头。

刘秀一路急行,顺着长长的台阶,一路跑下山。

到了山脚下,他举目一望,果然,附近围了好大一群人,大多都是流民乞丐,人群当中,吵吵嚷嚷,也听不太清楚在吵什么。

他侧着身子,尽力分开人群,从外面硬挤了进去。

在人群的中央是一辆马车,马车的四周站着七八名彪形大汉,这些大汉,刘秀认识几个,都是yīn家的护院。为首的一人,名叫yīn亭,家里好几代都在yīn府做家仆。

只见yīn亭环视四周的人群,面沉似水,厉声喝道:“我已经跟你们说过很多遍了,这是yīn家的马车,车里坐的是yīn家的小姐,根本没有吃食!”

“别听他的!”人群中,一名中等身材的流民大声喊道:“yīn家那么大的家业,下元节能不来祭三官吗?车里肯定装的都是吃的!”

听闻他的话,在场数以百计的流民、乞丐眼中都流露出贪婪之sè,这么一车的吃食,自己只要能抢来一包,就够自己和全家人吃上好几天的了!

“yīn家为富不仁,宁可把一车的食物都祭三官,也不给我们分一点,别和他们啰嗦了,大家抢吧!”人群里,另有一名瘦小的汉子大声嚷嚷道。

有人带头,早已饿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流民、乞丐们纷纷相应,人们七嘴八舌地大汉道:“对!把车里的吃的都抢过来!”

“我们都快饿死了,yīn家还拿一车的食物祭三官,可恶至极!”

人们一边叫喊声,一边一步步地向马车逼近过去。yīn亭环视周围的众人,回手把肋下的佩剑抽出来,沉声喝道:“我看你们哪一个再敢靠前?”

随着他亮出武器,其余的几名护院也都把佩剑抽出,怒视着四周的人群。看到yīn家人都亮出了家伙,人们面露惧sè,不断向前逼近的脚步也都停了下来。

恰在这时,人群中一名汉子不管不顾地冲了出来,手拿一块石头,直奔yīn亭而去。

yīn亭意识到危险,急忙向旁闪身,让过对方砸来的石头,紧接着,他回手就是一剑。

他这一剑有手下留情,剑速并不是很快,主要是目的是想把对方逼退回去。

可没想到,那名大汉就是未能闪躲开,被这一剑划破胸膛,仰面而倒,胸前血流如注。

见状,在场的众人都傻眼了。有两名大汉跑出来,将受伤的汉子连连往后拖拽,同时尖声叫喊道:“yīn家杀人啦!yīn家杀人啦!大家对yīn家也别客气了,一起动手抢吧!”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流民生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