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中挑唆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中挑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两名大汉的叫喊声,再次刺激了在场的众人。人们像疯了似的,眼中闪烁着贪婪,一同向马车逼近过去。

yīn亭等护院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看着面前如狼似虎的饥民,他的心里不约而同的生出恐惧感。

如果饥民真不管不顾的冲上来,只凭他们这几人,根本拦不住,到时小姐可就危险了。

就在人们一步步逼近马车的时候,突然,马车的帘帐撩起,从中走出来一主一仆两名女子。

看到这两名女子现身,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人们大眼瞪小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俩。yīn亭见状,急忙上前,插手施礼,说道:“是属下无能,让小姐受惊了。”

从马车里出来的这两位,正是yīn丽华和她身边的一名丫鬟。yīn丽华的出场,一下子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就容貌而言,yīn丽华绝对称得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刘秀对她一见钟情,魂牵梦萦那么久,整个心再装不下其它的女子。

饥民们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女人,人们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yīn丽华的身上,一时间都看傻了。

不过与此同时,yīn丽华身上散发出来的仪态万方、高雅不凡的气质,也让众人无不自惭形秽。

yīn丽华先是向yīn亭微微摇下头,柔声说道:“此事并不怪你!”

说着话,她又看向周围的众人,回手把车帘撩起,声音清脆地说道:“诸位可以看清楚,车内到底有无吃食。”

过了好一会,人们才回过神来,纷纷把目光向车厢内投去。

车厢里空空如也,除了做人的铺垫外,再什么都没有。看清楚车厢内的一切,在场众人无不大失所望,原来真如yīn家人所说,车内确实没有食物。

就在人们纷纷摇头,准备散去的时候,人群中一名汉子大声喊道:“就算车内没有吃的,可yīn府里有的是吃的,只要我们扣留住yīn小姐,无论我们想要多少食物,yīn家人都会乖乖的送过来!”

此话一出,yīn丽华和yīn亭等人脸sè同是一变。

yīn丽华若是被这些流民、乞丐困住,那还了得?先不说他会不会在流民乞丐手里受尽羞辱,就算不会,她的名节也毁了。

yīn亭勃然大怒,厉声喝道:“我看谁敢?”

“怎么?你还要再杀人吗?yīn家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刚才他已杀了一人,现在就该让他偿命!”

“对!让他偿命!”人们还不敢一下子就把矛头指向yīn丽华,但人们对yīn亭可不会客气,再者说,他刚才确实杀了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在场众人转移目标,纷纷向yīn亭逼近过去。

看着四周不断围拢过来的人群,豆大的汗珠子顺着yīn亭的脸颊滴淌下来,他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倒下,将再无人能保护小姐,小姐也只能任凭人家处置了。

他紧咬着牙关,握紧手中剑,做好了与这些流民乞丐拼命的准备。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有人突然大喝一声:“都住手!”

这一嗓子,如同晴空炸雷似的,把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人们下意识地纷纷扭头看去,只见从人群里硬挤出来一位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

他身材修长,面膛白皙,浓眉大眼,相貌英俊。他身上穿着淡蓝sè的袍服,衬托他多了几分书生之气。

看清楚他的模样,yīn丽华和yīn亭眼睛同是一亮,心头大喜,刘秀!

这名青年,正是刘秀。他刚挤出人群,便有人大声喊喝道:“小子,你别多管闲事!”

刘秀站在人群的前面,扭转回身,举目望向喊话之人,不过现场的人太多,喊话者混在人群当中,根本分辨不清谁是谁。

他深吸口气,朗声说道:“在下并非多管闲事,而是路见不平!”

“你小子和yīn家人站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看他的穿着,肯定也是大户出身,把他也一并抓了!”

周围的众人说什么的都有,因为有人在其中煽风点火,人们的情绪很快又被点燃,处于爆发的边缘。

刘秀暗暗皱眉,他可以百分百的断定,这次的事件,绝非偶然,而是有人暗中使坏,故意挑唆饥民的情绪,其目的就是在针对yīn丽华,或者说是在针对整个yīn家。

而且刚才被yīn亭划伤胸口的那名大汉,根本没有死,他被同伴拽出人群后,立刻就站起来,快步跑开了。

刘秀眯了眯眼睛,一字一顿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地问道:“yīn家在新野,可有过为富不仁之举?”

随着他的问话声,现场顿时间安静下来。刘秀再次问道:“yīn家在新野,可有豪取抢夺,欺男霸女?”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

刘秀说道:“自天灾爆发以来,yīn家对百姓们的施舍还少吗?诸位不妨扪心自问,你们以前有没有拿过yīn家的施舍,而除了yīn家之外,你们还曾拿过谁的施舍?”

他这句话,把在场的许多饥民都说得面红耳赤,纷纷垂下头。

yīn家在新野的乐善好施是出了名的,这与yīn家的门楣、声望有关。yīn家是管仲之后,作为百年世家,极为重视家族的名声。

不管yīn家是出于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总之,只要新野一带发生点天灾,yīn家肯定是第一个带头做捐赠,做施舍,救济灾民。

在场的许多饥民,或多或少都有拿过yīn家的施舍,现在被刘秀这么一问,人们当然羞愧,无话可说。

刘秀继续说道:“新野有那么多的豪门大户,对灾民一毛不拔,视人命如草芥,你们不是去找他们算账,反而来欺凌曾救济过你们的yīn家,难道天灾毁了你们的收成,同时也毁了你们的良心不成?”

这句话如同一只无形的鞭子狠狠抽在人们的脸上,让人们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痛。

原本已围到yīn亭近前的众人,纷纷低垂着头,一步步的后退,有些脸皮薄的,快速钻出人群,只眨眼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别听他的!他就是在妖言惑众!yīn家有粮,不给我们吃,yīn家人就是想饿死我们……”挑唆之人显然不愿意就此放弃,继续在人群里煽动饥民的情绪。

yīn丽华看了刘秀的背影一眼,正sè说道:“以前yīn家没有不管灾民的死活,现在yīn家更不会不管,在这里,我可以向大家公布,今日下午,yīn家还会施粥,届时,我希望大家都能来yīn家领粥!”听闻这话,现场的饥民们散得更快,现场的人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由大变小,又由小变得稀疏,最后还留在现场的饥民,已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就连那些挑唆之人,也意识到大势已去,随着人群的

散去,逃得一干二净。

yīn亭抹了一把脑门的汗珠子,暗道一声好险!趁此机会,他托住yīn丽华的胳膊,急声说道:“小姐,快上车,我们得赶快回府!”

yīn丽华甩开yīn亭的手,转头去找刘秀,想向他道谢,这次若没有刘秀出面解围,还不知道最终的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呢!可是她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刘秀的身影。

yīn亭在旁大急,低声说道:“小姐,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得马上回府!”yīn亭也不是傻,当然意识到现场有人恶意挑唆,他担心对方还有后招,是非之地,实在不宜久留。

yīn丽华几乎是被yīn亭强行架上了马车。而后yīn亭向另几名护院一挥手,急道:“快走!回府!”

刘秀帮yīn丽华解了围,但却不见了踪影,他可不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而是去追那些挑唆之人了。

究竟有多少挑唆者藏于饥民当中,刘秀无从知晓,不过他认准了其中一人,见对方要趁着散去的饥民逃走,刘秀二话不说便追了过去。

他要问个清楚,这些挑唆者究竟是受何人指派。

那名大汉跑得飞快,顺着人潮,很快便闪进一条小胡同里。

刘秀想都没想,随即跟了进去。小胡同又窄又深,而且岔路极多,刘秀追出差不多有一炷香的时间,非但没有追上对方,反而还把那名大汉追丢了。

就在他站在一处岔路口,向四下张望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颗树后探出个小脑袋,向刘秀吹了一声口哨,当刘秀向他看过来时,他向自己身后的胡同指了指。

躲藏于树后的少年,身材干瘦,年纪也不大,刘秀一眼便把他认出来了,他正是九儿的小伙伴之一,猪孩。他快步上前,问道:“猪孩,你怎么在这?”

少年对刘秀一笑,说道:“主公,在城内,我们无处不在!”

刘秀愣了一下,而后笑了,把钱花在九儿身上,是真的不亏!他没时间多做耽搁,顺着猪孩手指的方向追了过去,同时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不用跟上来!”

他顺着这条胡同,追出去没多远,前方被一堵高高的墙壁拦住去路。这是一条死胡同。刘秀眨眨眼睛,向左右巡视,在不远处,他看到有一扇虚掩的破旧木门。

刘秀沉吟片刻,迈步走了过去。到了破旧木门近前,他抬手将木门慢慢推开。他正要提腿走进去,突然间,门内闪出一道寒光,一把锋利的匕首从门内刺了出来,直取刘秀的喉咙。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中挑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