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足底纤细

第一百二十九章 足底纤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向施礼的yīn家兄妹摆摆手,说道:“次伯、君陵、丽华小姐太客气了,只举手之劳而已,三位快请坐。”

众人落座之后,没等yīn识、yīn兴开口相问,刘秀直截了当地说道:“是王璟在暗中捣鬼!”

yīn兴用拳头狠狠一砸面前的石桌,气愤难当地说道:“果然是他!我就知道,这种龌龊之事,除了王璟,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得出来!”

yīn识好奇地问道:“文叔怎知是王璟所为?”

刘秀说道:“当时混在人群中有很多的挑唆之人,我无法追踪到他们全部,但追上了其中一个,是那个人交代的。”

yīn丽华闻言,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当时刘秀突然不见了踪影,原来他是去追那些暗中捣鬼的人了。她追问道:“文叔,那人现在哪里?”

刘秀的手指头轻轻敲了两下桌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yīn识、yīn兴对视一眼,心中已然明了,估计那人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yīn识岔开话头,冷声说道:“我还奇怪,这些日子,王璟怎么突然对我yīn家如此殷勤,原来是背地里正憋着坏呢!”

刘秀幽幽说道:“有件事,我想不明白,以王璟的为人,要么不做,要做,就定要做到一击必杀,不留余地。”尤其是对付yīn家这样的大家族。

若不能一下子打死yīn家,接下来他自己就要倒霉了,可他的首选目标既不是yīn识,也不是yīn兴,而是相对来说不太重要的yīn丽华,令人费解。

yīn兴不管王璟在打什么鬼主意,他义愤填膺地说道:“大哥,王璟老贼敢对小妹动手,这次的事,我们yīn家绝不能善罢甘休!”

yīn识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他乐呵呵地说道:“老二,你的性子还是太急躁了,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草率行事,需从长计议。”

“大哥……”

“好了!”yīn识对刘秀一笑,说道:“文叔,以后我们会小心提防着王璟!”

他们正说着话,一名yīn家的仆人急匆匆地走进后花园,进到亭子里,向yīn识、yīn兴、yīn丽华各施一礼,说道:“大公子,郡府来人了,现正在府内等候!”

yīn识三兄妹同是一愣,好端端的,郡府这么突然来人到yīn家了。yīn识想了想,站起身形,向刘秀拱手说道:“文叔,家中有事,我们得先回去了!”

刘秀起身,说道:“次伯,我送你们。”

“文叔客气了,请留步,不必相送。”

yīn丽华心思转了转,说道:“大哥、二哥,我晚些再回去。”

yīn识、yīn兴沉吟片刻,前者点点头,说道:“好吧,小妹,我多留些护院给你,以防不备。”

刘秀不知道yīn丽华留下的目的是什么,不过难得有独处的机会,他还是很高兴的。

送走了yīn识和yīn兴,刘秀回到凉亭。

邓禹和严光都不是愚笨之人,立刻意识到自己在这里也是多余的。两人起身,邓禹说道:“主公,难得过节,我和子陵去外面走走。”

“呃,好。”刘秀点了下头。

邓禹和严光面带笑意,快步走出凉亭。

很快,凉亭里便只剩下刘秀和yīn丽华两个人。

yīn丽华慢慢拿起茶杯,缓缓饮了口茶水,举目向四周环视。过了片刻,她对刘秀一笑,说道:“我有好些年没来邓府的后花园了,感觉这里变化了许多。”

刘秀看着yīn丽华的笑颜,只呆呆地点下头。yīn丽华抬手一指不远处的池塘,说道:“我记得以前是没有这座池塘的。”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刘秀含笑说道:“池塘里养了不少的鲤鱼,丽华小姐可以过去看看!”

“好啊!”yīn丽华站起身形,莲足款款走下凉亭,去到池塘近前。

正如刘秀所言,池塘中有许多的鲤鱼,红sè的、黑sè的、银sè的,一群群的在水中游动。

yīn丽华看了一会,脸上的笑意更浓,说道:“文叔,今日之事,很感谢你。”

刘秀愣了一下,说道:“我已经说过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丽华小姐不必记挂在心。”

yīn丽华抬起头,看向刘秀。感觉刘秀这个人真的很内敛,即便施恩于人,他也从不会以恩人自居,光是这般高尚的品德,便已是世间罕见。

刘秀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干笑道:“丽华小姐怎么了?”

她摇摇头,收回目光,看向池塘里的鱼儿。过了一会,她缓声说道:“我觉得,文叔对我似乎疏远了很多,如果以前丽华有失礼之处,还请文叔包涵。”

刘秀连忙摆手说道:“丽华小姐误会了。丽华小姐知书达理,又毫无骄纵之气,又怎会有失礼之处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yīn丽华看眼刘秀,暗暗叹口气,刘秀对谁亲近,谁对疏远,其实很容易判断,只需听听他对对方的称呼即可。

以前刘秀是直呼她丽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叫她丽华小姐,礼貌多于亲近。

可刘秀这个人太内敛,什么话都喜欢憋在心里,不讲出来,这让yīn丽华也很是无奈。

她又沉默了一会,问道:“这段日子,元之在白山过得怎么样?”

她不说话,刘秀也不说话,两人都不说话,就这么站在这里,也着实尴尬。

她要缓解尴尬,就必须得找个话题,而她和刘秀之间的共同话题实在有限,邓奉倒是可以拿出来聊聊,毕竟他是两人共同的朋友。

其实她不知道,刘秀的心结就在邓奉身上,听闻yīn丽华又提到了邓奉,他心中禁不住长长叹息一声。

过了片刻,他强颜欢笑地说道:“元之在白山过得挺好的,丽华小姐不必担心。”

他说的还算比较委婉,这段时间,邓奉在白山忙得不亦乐乎,简直都快乐不思蜀了。以前他在家里,上面有爹娘压着,自然是处处受限,到了白山之后,他只熟悉了两天,便成了脱缰的野马,不是操练弟兄们练武,就是带着弟兄们深入山林打猎,原本囤积物资的山洞,现在都快被他们打

回的猎物塞满了。

“元之性情耿直,脾气暴躁,但本性纯良,只要周围的人能谦让一二,他便可以与大家相处的很好。”yīn丽华含笑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刘秀感觉每次说到邓奉,yīn丽华脸上的笑容就显得特别的灿烂,特别的光彩夺目。这让刘秀的心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感。

刘秀垂首说道:“元之的确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即便心爱的女子更加中意邓奉,刘秀对邓奉也讨厌不起来,公是公,私是私,刘秀一直分的很明确。

听闻刘秀对邓奉的肯定,yīn丽华笑得更加开心,看着池塘中的鱼儿,她心中一动,笑问道:“文叔,你说我们能不能抓到池塘中的鲤鱼?”

“啊?”刘秀怔怔地看着她。

yīn丽华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对准鱼群,狠狠扔了过去。

咚!石头落水,鱼群散去,一条鱼儿也没砸到,反而溅了她自己和刘秀一身的水。

yīn丽华也不嫌,转头一瞧,看到刘秀正用衣袖快速地擦抹脸上的水渍,难得见到一向老成,又总是一本正经的刘秀也有如此慌乱的时候,她不由得被逗得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玩心大起,又拿起一块更大的石头,全力向水中丢去。

不过这次她用的力气太大,人在岸边站立不住,身子向前倾斜,一头往池塘中栽去。刘秀吓了一跳,急声说道:“小心——”

说话之间,他一个箭步上前,将yīn丽华的纤腰紧紧搂抱住。在抱住yīn丽华的瞬间,刘秀的心先是一荡,但立刻便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失礼了。

他搂住yīn丽华腰身的手下意识地一松,yīn丽华的身子再次向下倒去,刘秀急忙跨前一步,再次把yīn丽华接住,不过此时两人的脚都已踏入池塘的水中。

看到yīn丽华的双足尽湿,裙摆也湿了好大一圈,刘秀低声说道:“失礼了!”

yīn丽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刘秀已把她拦腰抱起,快步走出池塘。yīn丽华低低地惊叫一声,两只小手本能反应地搂住刘秀的脖子。

刘秀抱着yīn丽华,走出池塘,然后向不远处的凉亭走去。

此时,他真的希望这条路可以让他一直走下去,让他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可惜,短短几米的距离,转瞬既至。刘秀进入亭子,把yīn丽华小心翼翼地放在石凳上,面红耳赤地低声说道:“抱歉。”

看着脸颊涨红的刘秀,yīn丽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是我自己跌入水中的,你又道什么歉?”

说着话,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已经湿透了,里面不断的流淌出水来。

刘秀自然也看出yīn丽华的鞋子里都是水,穿着很难,他蹲下身形,将yīn丽华的鞋子慢慢脱下来,向外一倒,里面流出好多的水,再看yīn丽华的足衣(袜子),也都湿透了,刘秀顺手又将她的足衣脱下。

yīn丽华的足衣是由白丝制成,很是轻薄。随着足衣被脱下,她两只白嫩嫩的小脚立刻在裙摆下显露出来。yīn丽华的脚很漂亮,既小巧又精致,粉雕玉琢一般,用刘秀的话讲,足底纤细。

‘足底纤细’这个词,就是起源于刘秀,而他用这个词所描述的对象,正是yīn丽华。

刘秀把人家的鞋袜都脱下来,还抓着人家的脚不放,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非君子之举,不过他反应够快,这也一直是刘秀的强项。他轻轻托着yīn丽华的脚,如释重负地说道:“池塘里多石块,万幸丽华的脚并未被割伤。”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九章 足底纤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