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三十章 识破阴谋

第一百三十章 识破阴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yīn丽华被刘秀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笑问道:“文叔,你怎么又不叫我丽华小姐了?”

刘秀闻言,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半晌没说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说道:“丽华,你的鞋袜都湿了,我带你去二姐那,换双干净的!”

yīn丽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赤足,问道:“你让我就这么走过去?”

刘秀下意识地低头看看,是啊,就这么光脚走过去,太不合适了。他正琢磨着,yīn丽华笑道:“文叔,你背我过去吧!”

yīn丽华的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岁,虽说当时女子十五岁就已及笄,可以婚嫁,但毕竟还只是个少女,连情窦初开都算不上,对于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教条,还没有深入骨子里。

而且,yīn丽华也着实不讨厌刘秀,反而还挺愿意与他亲近的。

刘秀只略作犹豫,便厚着脸皮在yīn丽华面前蹲了下来,将她拉到自己的背上。

年纪尚小,又被两位哥哥保护得很好的yīn丽华,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还算正常,而已年过二十的刘秀又哪会不懂?

所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不管他的品性如何,只要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的脸皮都可以变得无限厚。

为了能亲近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此时的刘秀是把自己的老脸都豁出去了。

且说yīn识和yīn兴,别过刘秀,回到yīn府。

今日前来yīn家拜访的郡府官员,名叫林甫,在郡府任户曹掾史之职,也就是户曹的一把手。yīn识和yīn兴对郡府的官员谈不上有多熟悉,但主要的官员还是认识的。

两人见到林甫,稍微愣了一下,拱手说道:“原来是林大人!不知今日是什么风,能把林大人吹到我yīn家了!”

林甫四十出头,相貌平平,生得尖嘴猴腮,留着山羊胡。他满脸堆笑地向yīn识和yīn兴回了一礼,笑吟吟地说道:“在下此次来新野,是专程给两位公子贺喜的!”

yīn识yīn兴同是一怔,满脑子的莫名其妙,yīn家何喜之有,能让堂堂的户曹掾史从郡城大老远的跑到新野来道喜?yīn识不解问道:“林大人可把我说糊涂了,我yīn家有何喜事?”林甫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笑道:“哎呀,你看看我,兴奋的都忘记说明缘由了!”他清了清喉咙,含笑道:“最近陛下正在选妃,yīn家的丽华小姐美艳无双,倾国倾城,就连陛下都有所耳闻,故钦点了丽华小

姐的名字,不日,郡府便会派人来新野,专司负责护送丽华小姐入京!”

他这番话,如同一颗炸弹,在yīn识、yīn兴的脑袋里爆炸开来,让他二人的脑袋一片空白,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林甫笑道:“以丽华小姐之姿容,此次入京参选,必定会被陛下选中,届时,yīn家可就是皇亲国戚了啊,难道这还不足以让本官专程来新野贺喜的吗……”

他话音才刚落,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巨响,yīn兴拍案而起,五官扭曲,怒视着林甫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他一字一顿地问道:“林大人,你此话当真?”

让yīn丽华去参加选妃,嫁给王莽,给王莽做妃子,在yīn兴这里,此事都不是能不能接受的问题了,而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家小妹才十五岁,而王莽都六十开外了,小妹怎么可能嫁给王莽?这不是瞎胡闹吗?

林甫没想到yīn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呆呆地说道:“选妃之事,乃……乃陛下钦点,又哪能……哪能有假?”

yīn兴二话不说,回手便把肋下佩剑抽出来,两眼通红,提着剑就向林甫大步走了过去。不用问,只看yīn兴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算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想干什么。

林甫吓得连连后退,很快,他的后背便顶到一根梁柱,再无路可退。

yīn兴到了他近前,什么话都没说,抡剑就砍。林甫只是一文官,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他吓得妈呀一声,滑坐到地上。

就听头顶上方传来咔嚓的脆响声,yīn兴的剑没有砍中他的脑袋,却深深砍进梁柱内,整个剑身都快没入进去,可见yīn兴这一剑的力道之大。

林甫脸sè煞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自己的脑袋还在,一瞬间,他的内衣都被冷汗浸透,腿肚子直转筋,他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

“狗官!我今日就要你的脑袋!”yīn兴不依不饶,使出浑身的力气,哚的一声,把砍入梁柱的佩剑硬生生拔出来,然后提剑就去追林甫。

他追出没两步,yīn识箭步上前,将气昏了头的yīn兴死死搂抱住,同时大声喝道:“二弟,冷静!冷静点!”

yīn兴看着林甫头也不回、落荒而逃的背影,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喘息了一声,他咬牙说道:“大哥,小妹无论如何也不能给王莽做妃!”

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是要把yīn家往死路上逼!

眼瞅着林甫仓皇如丧家之犬,跑出yīn府,坐上马车,绝尘而去,yīn识眯了眯眼睛,幽幽说道:“我终于明白,王璟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为何要对小妹下手了。”

yīn兴眨眨眼睛,不解地看着大哥。

yīn识慢慢握紧拳头,问道:“小妹一旦落入那些饥民的手里,结果会如何?”

yīn兴沉思片刻,疑问道:“失节?”

yīn识面sè凝重地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失节!无论小妹有没有遭受到饥民的侮辱,失节的名声都会传扬开来。而小妹已经上了王莽选妃的名单,只要失节之名传到京城,那就是……”

“欺君之罪!”yīn兴下意识地接话道。

原来王璟突然对小妹出手,他的算计是在这呢!欺君之罪,足以让yīn家被满门抄斩,王璟的这一招可是够恶毒的,堪称见血封喉。

yīn兴瞪大眼睛,看着yīn识,过了片刻,他身子一震,说道:“小妹能上王莽选妃的名单,也必然是王璟在暗中捣鬼,不然,我们都不知晓此事,王璟又为何会提前知道?”

yīn识先是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说道:“王莽选妃这么大的事,以王璟的能力,还干预不了,不过,若是有甄阜助他,那就不一样了,甄阜作为南阳太守,完全可以向朝廷进献南阳美女的名单。”yīn兴一拍巴掌,急声说道:“这就没错了,小妹之事,一定是甄阜所为,甄阜三番五次的拉拢我们yīn家,我们都没给他面子,想来甄阜早已怀恨在心!另外,甄阜和王璟交情莫逆,他与王璟串通一气,也极

有可能。”

yīn识点点头,又忍不住长叹口气。

现在弄明白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小妹已经上了王莽选妃的名单,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谁又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名单?

郡府的户曹掾史林甫,他们两兄弟可以不放在眼里,能将其吓跑、打跑,可朝廷的人若来了呢,他俩还能将其吓跑、打跑吗?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垂下头,眉头紧锁,沉默无语。

yīn丽华是被刘秀送回yīn府的。

王璟已经盯上了yīn丽华,虽说yīn识yīn兴给yīn丽华留下的护卫不少,但刘秀还是不放心,亲自把她送了回来。

到了yīn府,刘秀本想和yīn识、yīn兴大声招呼便离开,不过见到两人时,发现他俩都是愁眉不展。

刘秀不解地问道:“次伯、君陵,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呃……”yīn兴正要说话,yīn识看了一眼yīn丽华,抢先说道:“丽华,你先回房间。”

yīn丽华笑了,问道:“大哥,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听的?”

yīn识正要说话,yīn兴皱着眉头说道:“大哥,我觉得这件事情没必要瞒着小妹!”

见两位兄长都面sè凝重,yīn丽华也收起玩笑之意,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俩。

yīn识沉默片刻,说道:“刚才,郡府的户曹掾史林甫来到府上,说……说小妹已经进了王莽的选妃名单。”

“什么?”听闻这话,刘秀和yīn丽华同是大吃一惊,两人谁都没想到,就这一会的工夫,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yīn丽华的脸sè瞬间yīn沉下来,问道:“大哥,这个消息准确吗?”

yīn识看眼小妹,微微点下头,没有说话。

yīn丽华站在原地,小脸冷若冰霜,半晌,她开口说道:“就算死,我也不会给王莽做妃子!”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自己的闺阁跑去。

“丽华……”yīn识和yīn兴看着小妹快速跑开的背影,不约而同地叹息一声。

此时刘秀的心情也是跌入谷底,yīn丽华进入王莽选妃的名单,那么这就是皇命,哪怕尊贵如yīn家,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看向yīn识yīn兴,问道:“次伯、君陵,你们真要把丽华送到京城,给王莽做妃子?”

“当然不是!”yīn兴脱口说道,但很快,他又低垂下头,不再说话。yīn识叹息道:“皇命难违啊!”倘若朝廷真派下人来,接小妹进京,yīn家还能怎么办?

反了吧!刘秀握紧拳头,这三个字,他差点脱口而出,不过现在这句话不该由他来说,而该由yīn家人自己说出来。

再者说,己方这边还没有准备好,冒然起事,恐怕难以成功。

yīn识看向刘秀,说道:“文叔,你一向足智多谋,依你之见,如何才能避免让小妹入京为妃?”

刘秀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yīn兴问道:“我们把小妹藏起来如何?对外就谎称小妹离家出走了!”

刘秀摇头,说道:“天子选妃,丽华已入名册,倘若离家出走,就是犯下大不敬之罪,丽华乃至整个yīn家,都难逃其罪!”

yīn识点头,这个办法他也想到过,但仔细一琢磨,根本行不通。“那……那我们就干脆反他娘的!”yīn兴终于把这句话讲了出来。yīn识身子一震,看着yīn兴,久久未语。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章 识破阴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