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58章 《你的经》第三句

0358章 《你的经》第三句

一颗第三版寻祖丹拿在手中,丹香萦鼻,宁涛转眼就进入了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他的双眼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看不见任何光,听不见任何声音。更诡异的是江好就在他的身边,可他却连她的气味都闻不到了。

十几秒钟的黑暗期之后,光线重新回到了宁涛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光线明媚的黄昏,窗户外,西边的天际漂浮着一朵朵火烧般的云彩。

有一群鸽子在天空飞翔,静止不动。

他的爸爸正坐在老旧的布艺沙发上看着一份山城都市报,他看到了那报纸的日期,2000年6月11日。那个时候的他才是一个5岁的小孩子,还没有读小学。他的父亲带着一只普普通通的近视眼镜,脸庞瘦削,身上的蓝布工作服上满是油污留下的痕迹,那些痕迹即便是妈妈的巧手也洗不干净。

他的妈妈在阳台上摘菜,有葱和蒜苗。那个的时候的妈妈还很年轻,她很漂亮,是小学里的老师。夕阳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庞无比的清晰。她的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也有一丝气恼和无奈,因为一个小孩正在她的旁边给她添乱,把菜叶扔得到处都是。

宁涛看着他的妈妈,还有她身边专注于调皮捣蛋的他自己。这过去时空的画面静止不动,可传递了家的温馨,还有亲人的亲情。

低语者20雪花涌动,它捕捉到了一些声音。

“阿香,孩子马上要高三了,我想取点钱,给他买点补脑的营养品,你觉得怎么样?”

“哎哟我说你这个老头子是怎么想的,现在那些保健品有几个是真的,指不定那些瓶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依我看,营养要补,但不买营养品,我们多买点鱼吧,孩子回来就给他做鱼吃,鱼肉最补脑。”

“阿香,这是这个月的工资,2200块。”

“给你一百块零花。”

“不用,我不抽烟不喝酒,中午带饭去工厂,把钱给涛子攒着,给他将来上大学用。”

“你就那么确定你儿子能考上大学?”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哎哟,看把你臭美的”

低语者20捕捉的到的声音与眼前的画面并不匹配,可对于宁涛来说这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好听的声音。

宁涛的眼泪夺眶而出。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他心上的伤口,也是他迈步过去的那道坎。

宁涛转身面对着他的爸爸,然后跪了下去:“爸,我回来了,我考上大学了,我也毕业了。我现在是一名医生,虽然没在医院里上班,可比医院里工作更有意义。你的儿子现在是天外诊所的主人,行天道,惩恶杨善”

他的爸爸人就坐在那张老旧的布艺沙发上,看着2000年6月11日的报纸,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也没有回应他一句。

宁涛又转身面对阳台的方向,对着他的母亲跪了下去,哽咽道:“妈,我回来看你了。你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给自己买一样化妆品,你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供我读书,现在儿子有本事了,却没法再孝敬你老妈,等着我,这天带走了你和爸,我势要冲开这天幕遮掩,我一定会找到你和爸,我想再叫你一声妈,再一声爸,我要将你们离开之后的故事都说给你们听”

他的母亲依旧坐在阳台上的小木板凳上,保持着摘菜的姿势,眼角的余光也还在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身上,眼神里有温柔的宠溺,也有点气恼和无奈。

宁涛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念道:“天地生我时,父母离我去。”

眼前的过去时空烟消云散,有金光照射,却不在眼前,而在他的心间。

夕阳不在,灯火昏黄。

还有江好的脸,就在眼前,她的眼眸里满是惊讶和担忧:“阿涛?阿涛?”

宁涛露齿一笑,这一次他没有再哭泣了。

他已经打开了那个心结,迈过了那道坎。他现在才明白,他其实是害怕,是不愿意面对父母已经离开他的事实。行天道,那就需要大步坦荡,该是白就是白,该是黑就是黑,该爱就要爱,该恨就要恨,该是面对的苦难和遗憾,那就要坦然面对!

他将那颗第三版寻祖丹装进了小瓷瓶中,然后又从小药箱之中拿出了《你的经》。

摊开兽皮卷轴,泛黄的兽皮上浮现出了第三句:苦海无有涯,一萍独飘零。

“咦?”江好凑了过来,好奇地道:“又多了一句,苦海无有涯,一萍独飘零,这是什么意思?”

宁涛的心里其实也念了,一句之后,他忽然感觉万念俱灰,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汪洋大海淹没了,他泡在海水里,狂风吹,巨浪翻滚,随时都会将他吞噬。黑暗、绝望、恐惧、孤独的负面感受潮水一般涌上他的心头,他无比痛苦,浑身颤抖!

“阿涛?你怎么啦?”江好顿时紧张了起来,她将宁涛抱在了她的怀中,给他安慰,给他温暖。

她的声音,她的亲人般的气息与爱,还有她的身体,宁涛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突然将江好扑到在了地上。

“阿涛,你要干什么?你冷静一点不要”江好忽然明白宁涛想要什么了,这个情况发生得太突然,来得也莫名其妙,她猝不及防,没有半点心理准备。挣扎推攘中,她的视线不经意的瞧见了那挂在墙壁上的遗像,她的心忽然就软了,心里又暗暗地道:“算了算了,反正我都在二老的面前以儿媳的身份磕头上香了,你们的宝贝儿子想要,那就给他吧,早晚的事”

江好突然安静了下来,宁涛自然就上房揭瓦了。江好的外套已经被他扔在了地上,一秒钟后他又着急的去解江好的牛仔裤。

腰带成了他的障碍,自动扣的腰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卡住了,怎么也解不开。几下失败,他急出了一头大汗。他就像是一个刚上战场的新兵,连宝剑都不知道该怎么拔出鞘,笨得要死。

江好也替他着急,可是她得矜持啊,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帮忙的。

咔!

扣子终于开了。

宁涛就像是野兽一样扑了下去

咔嚓!

一秒钟的时间,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座冰雕,压在江好的身上,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珠子能动。

江好叹了一口气,伸手推开了宁涛。

宁涛哐当哐当的滚了两圈,撞在茶几腿上才停下来。

江好拉上牛仔裤,捡起了外套,一边整理身上一边看着自己的冰雕作品,一脸无辜的表情。

砰!

坚冰爆裂,宁涛破冰而出,慌慌张张的整理身上的衣服。

江好转身面对着宁涛的父母的遗像,干咳了一声:“爸妈,这不怪我啊,是你儿子不争气,你们想抱孙子的话,再等等吧。”

宁涛竟无言反驳,是啊,你行你上啊,人家都那么配合了,你自己上不了,你能怨人家吗?

什么是哑巴吃黄连,这就是哑巴吃黄连,而且还是无公害的纯天然的黄连。

这么一闹,宁涛心中的那些负面感受也消失无踪了,他对《你的经》也有了新的理解。

第一句,神钟敲响,道心坚固,妖邪退让。

第二句,开心结,知人生缺憾,领悟道法应自然的道理。

第三句,虽然还不知道它的作用与道理,但就刚才发生的情况来看,它远比第二句更难。

“你没事了吧?”江好终究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很快就又来关心宁涛了。

宁涛说道:“我没事了,这第三句太难念了。”他尴尬地笑了一下,又说道:“刚才对不起了,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时冲动就”

江好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主动想那个我,是因为第三句经文的原因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明知道你碰不得,可是还是忍不住那冲动。”

“那你以后只准在我的身边念第三句。”江好直盯盯的看着宁涛,似乎在等他的承诺。

宁涛苦笑了一下:“好,我只在你的身边念,那你能不能不冻住我?”

江好摊了一下手:“我一时激动,或者情绪波动大的时候就会出现那种情况,所以我做不到。你看,我都不生你的气了,我还主动配合你,是你不行得嘛。”

宁涛:“”

“我们回去吧,今天上午去看看那块地,贾银红在那里监督建筑承包方。上面给了这么大的支持,你要是不去露个面的话,面子上有些说不过去。”江好说。

宁涛说道:“好,我听你的,我们再给爸妈上柱香就回去吧。”

两个人又来到了遗像前,点香、磕头、上香。

整个过程,宁涛的心中一片坦然,有思念,有情感,却没有了悲伤。

人在世,有生就有死。

逝者安息,生者须前行。

有些人和情,该放下的时候,还是得放下。

江好将一炷香插在了香炉中,低声说道:“爸妈,我和阿涛回去了,下次再来上香。保佑阿涛,早日克服障碍,你们二老也好早点抱上孙子。那个,真不是我的原因”

宁涛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如果老爹老妈的在天之灵听到了这样的片面之词,二老得有多着急啊,说不一定从yīn间给他邮药的心那都是有的。

:。:

看网友对 0358章 《你的经》第三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