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69章 猪与虎

0369章 猪与虎

局长办公室。

“老廖,嫌犯的东西都在吗?”曾怀武问。

廖兵说道:“他身上没什么东西,只有一把钥匙,在证物室里。”

曾怀武顿时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廖兵说道:“没有,只有一把钥匙,一只电子手表。”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休息一下吧,我来审。”曾怀武说。

廖兵有些为难的样子:“这”

曾怀武说道:“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出了问题我负责。”说话的时候,他攀住廖兵的肩膀,不容廖兵说什么就将廖兵“请”出了门。

办公室的房门关上,两个便衣将窗户也关上了,还拉上了窗帘。

六双眼睛都聚集在了宁涛的身上,一个个的神sèyīn冷。宁涛也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六个人,神sè平静。

“你不是很猖狂吗?再猖狂一个给我看看。”曾怀武说。

宁涛淡然一笑:“我是科学院主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的负责人,我本人也是特殊事务局的外聘人员,你敢打我吗?”

曾怀武顿时愣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光,他来得匆忙,没有仔细调查过宁涛的背.景。可是,即便他仔细调查也调查不出什么来,无论是寻祖项目的负责人,还是特殊事务局的外聘人员,那都不是能在公民信息库里查到的东西。

宋承鹏冷笑了一声:“曾叔,不用听他瞎扯,我知道他说的项目,那个项目其实是由我们创世生物科技公司在负责,他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备用选项而已。区区五百万的启动资金,上面能重视到什么程度?可笑这家伙居然还跟我们吹牛说那是一个几十亿的楼盘,想钱想疯了。”

“什么特殊事务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郎威也嘲讽地道:“还什么外聘人员,是打扫卫生间的外聘人员吧?”

宁涛耸了一下肩,“跟你们说话费电,不是想打我吗,来吧。”

纪晓风呵斥道:“别以为我们不敢打你,东西在哪里!”

宁涛说道:“交给我未婚妻了,她说两个小时后会带我出去。如果不是她说这事要正大光明地解决,我也不会在这里跟你们浪费时间。嗯,现在,几点了?”

“你他妈还嘴硬!”纪晓风突然冲了上来,一脚踹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宁涛的身子颤都没有颤一下,纪晓风却被弹了出去,身体失去平衡,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

郎威伸手将纪晓风扶了起来。

曾怀武递了一个眼神。

两个随行跟来的便衣跟着上前,其中一个从腰上抽出了一只榔头,另一个则直接去办公室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厚厚的《红楼梦》过来。

还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一个便衣将《红楼梦》垫在了宁涛的胸膛上,另一个便衣突然一榔头砸在了书本上。

嘭!

一声闷响,《红楼梦》的封页顿时多了一个锤印,这一锤够狠,普通人恐怕得吐血!

可宁涛的嘴角却还露出了一丝笑意:“没吃饭吗?使点劲。”

拿着锤子的便衣愣了一下,忽然又操起榔头砸了下去。

嘭!

整本《红楼梦》都在抖动,似乎随时都会散落成一张张纸张。

宁涛笑着说道:“何必那么费事,直接拿锤子砸吧,你们垫一本书,我一点都不过瘾。我很久没挨打了,好不容易等到一次,那么却垫一本书,你们能不能认真点打?”

这是真心大实话,练就了随便挨,越是猛烈的钝性击打,越是有利于他俢练随便挨。不过,眼前这种榔头隔着书本击打,对他而言跟挠痒痒差不多。

这边几个人却都傻眼了。

尤其是三个公子哥,他们想看到宁涛痛苦哀嚎的样子,想听到宁涛惨叫的声音,可是宁涛非但没有痛苦哀嚎,也没有惨叫,反而面带笑容,满面春风的调侃打他的人!

没吃饭吗?

你们能不能认真点?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挑衅!

“妈的!”拿着榔头的便衣被激怒了,突然高举榔头,猛地往宁涛的膝盖砸了下去。

砰!

铁榔头直接砸在了毫无肌肉和脂肪保护的膝盖骨上,然后高高地弹了起来。

宁涛的膝盖没破,嘴角还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这才有一点点感觉,继续来。”

拿着铁榔头的便衣顿时傻眼了,拿着榔头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他以为这一榔头下去宁涛的膝盖骨会像玻璃一样碎裂,这辈子都得瘸,却没想到宁涛对他说才有一点点感觉!

这样的话,这样的态度,你让打你的人怎么继续?

两个便衣求助地看了曾怀武一眼。

曾怀武还没有新的指示,纪晓风就抢着说道:“他功夫很厉害,经得住打,用枪!”

曾怀武呵斥道:“你疯了吗?在这里用枪,你想死吗!”

纪晓风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快步走进了洗手间,一分钟后拿出了一张被水打湿的毛巾,然后又去把饮水机上的水桶给取了下来。他把两样东西都拿到了宁涛的身边,然后将打湿的毛巾捂在了宁涛的口鼻上:“我在电影里看过,CIA和恐怖分子都用这招折磨人,我就不信他能挨打还能不呼吸!”

两个便衣又看了曾怀武一眼。

曾怀武冷声说道:“看我干什么?照他说的做!”

拿榔头的便衣将宁涛坐着的椅子放倒,另一个抱起水桶往宁涛的头上浇水。

宁涛全程都很配合,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

咕咚、咕咚

水桶里的水不断浇在宁涛的头上。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拿下来!他会死的!”曾怀武紧张地道。

拿着榔头的便衣跟着去揭捂在宁涛口鼻上的湿毛巾。

却就在这个时候,毛巾下忽然传出了宁涛的声音:“别、别、别,我还能坚持一会儿。”

就这句话,正准备去揭毛巾的便衣差点栽倒在地。

一桶水都快浇完了,他居然说他还能再坚持一会儿!

纪晓风快被气疯了,情绪失控地道:“浇!、继续浇!”

咕咚、咕咚

又三分钟过去了,水桶里的最后一滴水从塑料桶里滴落下去,坠落在宁涛的脸上的湿毛巾上。

宁涛没有动静。

“昏了吗?”郎威问。

“快看看他,别在这里弄出人命!”曾怀武着急地道。

湿毛巾被揭了下来。

宁涛睁开了眼睛,一个笑容绽放:“没水了吗?去接水啊,我们可以继续玩水。刚才,水从高处坠落下来,击打在脸上的感觉就像是瀑布之下沐浴一样,很舒服。快,再去接一桶水来,我们再来一次。要不,干脆接一根水管过来也行。”

一地下巴。

拿着榔头的便衣突然情绪失控,一榔头砸在了宁涛的脑袋上。

咚!

没有脑袋开花,没有鲜血喷溅,只有一张瞬间冰冷下来的脸庞。宁涛嘴角的笑容消失了,眼神冰冷地看着拿榔头砸他头的便衣。

那个便衣心中一寒,蹬蹬退了两步,手中的榔头也脱手坠落在了地上,哐当一声响。

“舅,你快想办法啊!”纪晓风已经失去理智了:“用枪啊!”

曾怀武的手下意识地伸向了腰间,可并没有真正将枪拔出来。

这时宁涛的上身微微抬了一点起来,然后撞了下去,那只椅子咔嚓一声碎了。

几个人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一个个都显得很紧张。曾怀武的手也靠近了他的枪套,随时都有可能将配枪拔出来。

宁涛慢吞吞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冰冷:“你们这些家伙,真的以为有点钱,有点权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曾怀武呵斥道:“站着别动!”

宁涛并没有理会他,他转身走向了廖兵的办公桌。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知道宁涛要干什么。

宁涛在办公桌前停下了脚步,背转过身去,带着手铐的一双手抓住了办公桌上的一只相框,然后从相框是取下了一只针孔摄像头。

曾怀武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神情骤然紧张了起来,厉声说道:“你你竟敢故意设局害我!”

“竟敢?呵,你以为你是谁?”宁涛将相框压在了针孔摄像头上,冷笑着说道:“刚才我那么配合你们,只是因为我看到了这只针孔摄像头。你以为所有的警察都和你一样坏吗,你不过是一筐米中的一只蛀虫而已。你既然敢做,还没胆让人家拍吗?”

说完,宁涛的双臂突然一撑,戴在手上的手铐咔嚓一声断了。

曾怀武猛地拔出了手枪。

宁涛抓起书桌上的一只烟灰缸,挥手就砸了过去。

嗖!

曾怀武还没来得及极爱那个枪口对准宁涛,那只烟灰缸便呼啸而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额头上。剧烈的震荡,剧烈的疼痛,喷溅的鲜血,他的双眼也就那一瞬间失去了光明,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你竟敢袭警!”纪晓风情绪激动:“用枪”

没等他把话说话,宁涛的身影一晃,眨眼就到了他的面前。他张大了嘴巴,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一只拳头冲着他的鼻梁过来。他想躲,可躲不开。

砰!

一声闷响。

纪晓风的鼻子顿时塌了下去,骨头碎裂的声音里,鼻血喷溅,他的身体也离地而起,往后飞起,重重地撞在墙壁上,然后顺着墙壁滑了落在了地上。

郎威转身向门口跑去。

宁涛一脚踹出,郎威的身体也飞了起来,撞在门板上然后掉落下来。

两个便衣这才回过神来,同时伸手去拔枪。

可下一秒钟宁涛就到了他们的身前,一脚一拳,两人也倒在了地上。一个鼻梁骨断裂,一个肋骨断裂,瞬间昏厥,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脚下有梯,猫爪拳,对付修为比他高的修真者或者妖,那很艰难,可打普通人,那绝对是职业拳击手殴打幼稚园的小朋友。

转眼间,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宁涛和宋承鹏两个人还站着了。

看网友对 0369章 猪与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