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家族军队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家族军队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眉头皱得更紧,凝视着面前的魁梧大汉,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再说一次,让开!”

魁梧大汉干笑道:“刘将军,我家公子若责怪下来,小人……”他话音未落,就听沙的一声,刘秀的佩剑已经出鞘,他还没反应过来,刘秀的手臂已向前一挥,耳轮中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赤霄剑的剑面结结实实地拍打在魁梧大汉的脸

颊上。

魁梧大汉闷哼一声,身子横着飞扑了出去,一头抢在地上,再看他的半张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只眨眼工夫,他的半颗脑袋都快变成猪头。

这还多亏刘秀有手下留情,只是用剑面拍,如果用剑刃劈砍的话,他的半颗脑袋都得被砍飞。

刘秀看也没看倒地不起的魁梧大汉,目光扫向其他人,沉声说道:“如还有阻拦者,一律以军法论处,格杀勿论!”

“是!”刘秀身后的邓禹等人纷纷答应一声,紧接着,人们把佩剑、佩刀都抽了出来。

见状,堵住宅门的那些汉子们吓得脸sè一变,人们低垂着头,连连向两旁退让,不敢再阻挡刘秀。

刘秀一甩袍襟,大步流星地走进宅子里。

宅子的前庭,有一名仆人倒在地上,血流满地,另有一名仆人跪坐在旁,身子哆嗦个不停。

刘秀走上前来,低头一看,流血的家仆是胸膛中剑,前后两个血窟窿,尸体已经凉透了,他看向跪地的那名仆人,问道:“他们在哪?”

那名仆人颤巍巍地抬起头,看眼刘秀,然后急忙向前叩首,颤声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刘秀抓着仆人的衣服,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再次问道:“我问你,他们在哪?”

“在……在后院……”

“带我过去!”刘秀松开手,示意仆人在前引路。

仆人提心吊胆的走在前面,时不时地侧头瞥眼身后的刘秀。

时间不长,仆人把刘秀等人领到后院,这里聚集着不少人,院中有对中年夫妇正跪坐在地,相互拥抱着大哭。

另有几名仆人和丫鬟跪在中年夫妇身后,一个个缩着脖子,耷拉着脑袋,哆嗦成一团。

在一间房门前,站着三人,中间为首的那位,正是刘恭,而他身后的房间里,还时不时地传出女人的尖叫和哭喊声。

刘恭认识刘秀,关系谈不上有多熟,但大家都是同宗的亲戚,以前当然有见过面。

其实刘恭根本看不起刘秀这个人,在他眼里,刘氏宗亲当中,刘秀和他二哥刘仲都算是比较没用的人。

可刘秀有位了不起的大哥,就算他再怎么没用,因为他大哥的关系,现在的刘秀已俨然成为柱天都部的二号人物,刘恭也不得不给他几分面子。

他哈哈一笑,说道:“阿秀,你也来了!”

说着话,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刘秀近前,笑得别有深意,向背后的房间努努嘴,笑问道:“阿秀,你也听说孙家小姐的美貌了?”

刘秀没有和刘恭多说一句,上来就直接一脚踹了出去,正踢在刘恭的肚子上,把后者踹得噔噔噔连退了三大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刘恭都傻了,坐在地上,呆了片刻,身子侧倒,在地上佝偻成一团。

他一边捂住疼痛难忍的小腹,一边恶狠狠地怒视着刘秀,咬牙切齿地喊喝:“刘秀,你疯了?”

“拿下!”随着刘秀一声令下,朱祐大步上前,一脚踩在刘恭的背上,从后腰扯下绳索,拉肩头拢二背,将刘恭捆了个结结实实。

另外两名大汉见状,立刻上前阻拦。刘秀沉声说道:“一并拿下!”

盖延和李通一左一右,迎上两名大汉,与他二人打到了一起。与盖延对战的汉子,连一回合都没走过去,被盖延一巴掌糊在脸上,当场就被打懵了,扑倒在地。

李通没有盖延那么好的本事,和对方打了几个回合,才将其制服在地。

刘秀从众人当中走了过去,到了房门近前,随着咣当一声,他一脚把房门踹开。突如其来的巨响声,让屋里的男女同时传出一声尖叫。

一名赤身裸体的青年从床榻上跳了下来,随手拿起佩剑,抽剑出鞘,厉声问道:“什么人?”

进来的刘秀看眼赤裸裸的持剑青年,再向他身后看看,床榻上坐在一名女子,具体长什么样子,看不真切,披头散发,整个身子都缩在被子里,嘤嘤地哭泣着。

刘秀深吸口气,一步步地向赤裸青年走了过去。后者定睛一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他将抬起的佩剑放下来,歪着脑袋,慢悠悠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阿秀啊!我说阿秀,这种事咱也得分个先来后到吧,是不是

&nbsp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应等我完事了,才能轮到你啊?”

看着赤裸裸站在那里,还振振有词的刘谨,刘秀气得牙根都痒痒。他强压怒火,语气平缓地问道:“私闯民宅,霸占民女,刘谨,你可知罪?”这名赤裸青年正是刘谨,听闻刘秀的话,他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将手中佩剑向旁一丢,走到刘秀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行了,阿秀,你也别用这个

来压我了,我让你先上总行了吧!”说着话,他又向刘秀咧嘴一笑,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刘秀握紧了拳头,侧头喝道:“仲华、子陵,将他拿下!”

随着刘秀的喊喝,邓禹和严光箭步到了刘谨的左右,一人制住他一只胳膊,将刘谨强行摁跪在地。

见刘秀对自己动真格的了,刘谨怒然大怒,回头大喊道:“刘秀,你若是和孙家小姐有一腿,就他娘的早说,你现在想公报私仇?”

刘秀没有理他,转身就往外走。刘谨急了,吼叫道:“刘秀,放开我,听到没有,立刻放开我,不然这事我们没完!”

已然走到房门口的刘秀突然停下脚步,扭转回头,看向刘谨,冷声说道:“这事当然没完!私闯民宅,霸占民女,依汉律,当斩!”

刘谨愣了片刻,武官扭曲,厉声吼道:“你敢?”

刘秀眼中射出两道骇人的精光,直勾勾地看着刘谨,幽幽说道:“你可以看看,我到底敢不敢!”说完话,他再不理会刘谨,迈步走出房门。

到了院子里,他来到那对中年夫妇面前,拱手说道:“孙先生、孙夫人,刘恭、刘谨胡作非为,目无法纪,我代他二人,向两位道歉。”说着话,他一躬到地。

那对中年夫妇呆呆地看着刘秀,久久回不过来神。

他俩不说话,刘秀就一直保持着躬身施礼的姿态。也不知过了多久,中年夫妇才相互搀扶着站起身,向旁连连闪躲,颤声说道:“大……大人折煞小人了……”

刘秀挺直身形,面sè凝重地说道:“两位放心,对于刘恭、刘谨之恶性,柱天都部定会给孙家一个交代!”

说着话,他回头看向被摁跪在地的刘恭、刘谨二人,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刘恭、刘谨不仅是刘氏宗亲,而且还是大户出身,他们两家的投奔,连家仆带门客、护院,总共带来有几百号人。

若是杀了他二人,弄不好这两家都会反水,但若不杀他二人,军纪将无法严明,以后类似的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就在刘秀心思急转,权衡利弊的时候,又有一群人走进院中。

为首的一位,正是刘秀的大哥刘縯,跟在后面的,还有很多的刘氏宗亲极其下人。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况,人们无不是大吃一惊。

只见刘恭、刘谨都被摁跪在地,捆成了粽子,尤其是刘谨,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此情此景,让刘谨的父亲刘涌都羞红了老脸。

刘涌深吸口气,大声问道:“谨儿,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救我!刘秀公报私仇,他要杀孩儿!”见到自己的父亲来了,刘谨的底气一下子足了起来,但表现上,他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哭起来,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刘涌脸sè顿是一沉,转头看向刘縯,问道:“伯升,这是怎么回事?文叔为何要杀犬子?”

没等刘縯回话,他身后的人群里又走出一位,这位身材高大,生得虎背熊腰,他正是刘恭的亲哥哥,刘稷。

在南阳刘氏宗亲当中,于武力上能和刘縯有一拼的人,只有这位刘稷。

据说在刘稷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曾徒手杀死过猛虎。现在的他正值壮年,更是有万人不敌之勇。

刘稷这个人,天不服,地不服,但只佩服刘縯,刘縯创建柱天都部,于舂陵起事,刘稷都是最积极的响应者之一。

此时,刘稷走出人群,震声喝道:“我看谁敢伤我弟弟?”

论辈分,刘涌是刘縯的族叔,论武力,刘稷是刘縯麾下的头一号猛将,他二人出面质问,让刘縯也有些为难。

他先是向刘涌和刘稷摆摆手,示意他二人稍安勿躁,然后他对刘秀说道:“阿秀,有什么话,你先把刘恭、刘谨放了再说。”

“不行!”刘秀斩钉截铁地说道:“刘恭、刘谨二人,不仅私闯民宅,还强行侮辱孙家的小姐,按汉律,理应斩首,以儆效尤。”李涌正要反驳,但刘恭听闻这话可急了,大声辩解道:“我私闯民宅是不假,但强暴孙家小姐的事可和我没关系,我当时可是在外面,刘谨在孙家小姐的闺阁里都做了什么

,我根本就不知道!”刘恭还算机灵,眼瞅着事情已经闹大,连刘縯都来了,他赶紧把自己先摘出去,私闯民宅,无论按照哪个朝廷的律法,都罪不至死,自己也没必要非和刘谨捆绑在一起,帮着刘谨分摊责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家族军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