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零二章 分别之际

第五百零二章 分别之际

“努力打拼吧,孩子们。”

白衣女子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怜悯:“等你们的修为到了可以用得上的程度,自然会有你们爹娘的朋友前来找你们,共同去营救他们。纵观星空之下,能够将他们拯救出来的存在太少了,或者除了他们的嫡系血脉之外,再无他人。”

她沉声道:“这是九幽一脉的独门秘法。”

云扬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了:难道这……竟是真的?

白衣女子面上沉静如何,举止动作尽是郑重,心下早已经控制维艰,好几次险险笑场,但总算是很辛苦的忍了下来,毕竟是横亘无数岁月的沉稳定力,表面始终不漏丝毫破绽。

而更外层的来往传音也早已经进行了无数回合。

“你这也太促狭了吧。”

“这有什么?我不找机会给老黑一点颜sè看,他还真以为我治不了他。”

“但这样子岂不是又招惹了因果?上次你已经招惹了一个,现在再惹上老黑,烦扰几时得休?”

“那又如何,我总觉这种因果,接下越多越好。他们想要顺顺利利的成就好事儿,顺遂传承,可星空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便宜?居然都不来跟我打声招呼,招惹也就招惹了,倒要看他们能耐我何……”

“可就你这么的使绊子,总是过分,人家可是亲爹亲娘。”

“哼,现在他们是在用我的地盘来办事儿,没点表示,如何可以,此事我可不理亏。”

“这番计较下来,老黑只怕要被你黑出毛病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犹是善果,更有甚者……”

“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现在你已经收徒弟了吧?”

“是啊,一会儿我就带回去了。”

“哈哈,过段时间我也过去收俩徒弟,不能让某人专美于前。”

“……原来你打的竟是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的主意。”

“你也想到了么,这样一来,就是我们和他们的人了啊……跟老黑又何尝有关系了,我好快活,我很开心!”

“噗!你是开心快活了,人家老黑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机会……当时借了玄黄界来布置,不就是为了借一下气运成就九幽,结果被你们一个李代桃僵,一个居然搞成仇人了……老黑费尽了心思,给自己培养一个仇敌?这太过分了些啊……”

“咳,不是还可以商量嘛。只要他来对我赔礼道歉,那我就还给他,你看人家天理,多么的心胸宽阔,海纳百川,那才是明白人,敞亮人。”

“噗……”白衣女子又是一口血几乎喷出来:“赔礼道歉?人家得罪你了么?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是你在找人家麻烦好不好?你不但占便宜没够,惹麻烦也是没够啊!”

“反正就是他的错!”那边的传音理直气壮:“我岂是随便找人麻烦,乱结因果之人?现在的情况就是他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在先!既然是他做的不对,我要他赔礼道歉难道反而李逵?”

白衣女子愣住。

这话……这么说下来,倒是真的有几分道理。

但是……这话真能这么说的么?

强词夺理?

歪打正着?

胡搅蛮缠?

“你忽悠完了就赶紧回来,免得被这小家伙看出马脚。这小子跟他爹一样,都yīn得很,在他那地界,被称作智尊,嚣张得很呢。”那边的声音开始催促。

“这小子才不像他爹,这小家伙一脸正气,满身的正气,分明就是那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那种,人品十分正派,有名有实的英雄人物一名,星空下的另一段传说神话主角。”

那边的声音道:“哦?那岂不是跟我差不多,他有那么出sè么?”

“……”

白衣女子无语的翻翻白眼,很干脆的单方面切断了通话。

没见过如此恬不知耻之徒!

你分明就是邪到家了,怎么跟人家云扬比,人家小人家是真英雄真豪杰真汉子好么?

便在这时,就看到上官灵秀两眼通红,从小院外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是重若千钧。

看着云扬与计灵犀的眼神,满满的尽是不舍。

“灵秀来了。”白衣女子梅姑姑道:“我即将带她离开,你们有什么话,长话短说吧,告个别。将来,不能再耽误功夫了,不过我想……你们彼时自然还会再见,后会有期。”

计灵犀猛地抬起头:“灵秀姐姐要跟姑姑你走?走多久?!”

小丫头眸子中神采瞬时转为不舍,满满的不愿意。

“具体多长时间,我说了不算。”白衣女子梅姑姑温暖说道:“这个要看她自己有多努力,以及你们的努力程度。”

计灵犀闻言一下子愣住了。

梅姑姑这边话音才落,随即便是呼的一下子整个人不见了。

跟她一道不见的还有白衣雪和方墨非,显然这两人被她扔出去了。

小院子里,就只剩下了云扬,计灵犀和上官灵秀,构成了一个相对私立的空间。

然而三人半晌相对无言,久久无语。

再过片刻,计灵犀咬着嘴唇,勉强露出一个笑脸,涩声道:“我出去等你们,你们聊。”

说着,径自转身走了出去。

上官灵秀的眼中,瞬时涌动浓浓的感激意味。

计灵犀现在的这一退步,象征的意义可是太大了。

时至今日,往昔的所有约定,都只是镜花水月而已;若是一朝反悔,却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因为并没有实质!

而计灵犀于此刻选择退出这里,将场地完全留给上官灵秀,在这个临分别的时刻,却是彰显了大不一样的态度。

这在在证明了一件事,计灵犀心下是彻底认可了上官灵秀是自己家的人!

又或者说是云家人!

今天这一退步,今生也就再不会将这一步踏回来。只要上官灵秀不变心,只要云扬不死;一切就都已经板上钉钉的定局!

虽然心中有了定论,更有了行动,可是离开的计灵犀心下仍旧忍不住叹息。

到了门外,那白衣女子梅姑姑看着计灵犀走出来,眼中流露赞赏之sè。微笑道:“心里不难受吧?”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二章 分别之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