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17章 钛合金狗牙

0417章 钛合金狗牙

宁涛伸手摸了一下吴茉莉的肚子,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帮助她稳住胎气,治疗内脏受到的冲击伤害。

他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他不会帮助吴茉莉解决别的问题。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吴茉莉的老公在外面打工赚钱养家,可她却在家里背着她老公偷人,还被韩伟这样的烂恶之人搞大了肚子。这也是一种恶,如果他将吴茉莉带进天外诊所,善恶鼎恐怕都会怒容相对。

“青追,把她送到她的家里去,不要唤醒她。”宁涛说。

青追点了一下头,过来抱起吴茉莉离开了。

宁涛又说道:“哮天,行了,松开他吧。”

哮天犬这才松开韩伟,却也咧着狗嘴瞪着韩伟,那一口狗牙寒芒闪闪,简直就是一口钛合金狗牙。

韩伟的两处伤口血流如注,疼得要命却又不敢叫出来。

宁涛看着韩伟,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韩主任,我们又见面了。”

韩伟颤声说道:“你、你……究竟是谁?”

宁涛说道:“我是一个医生,你被狗咬了,需要看医生吗?”

韩伟顿时懵了,宁涛开口之前,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宁涛是一个医生,而且还在这样的场合里问他要不要看医生。

宁涛淡淡地道:“看来你暂时还不需要看医生。”

韩伟这才回过神来,紧张地道:“我、我要看医生,可我要……要去医院。”

宁涛看了哮天犬一眼。

哮天犬心领神会,忽然一口咬在了韩伟的一只脚踝上,咔嚓一声,那只脚踝也报废了。

韩伟张大了嘴巴,可从嘴里发出来的却只是沙哑的惨叫声。

这次行动宁涛是特意带上哮天犬的,目的是减少青追和江好出手的机会。因为她们一出手就会背负恶念罪孽。他好不容易把她们“洗白”,再让她们出手就等于是又走回头路了。

哮天犬却不一样,哮天犬是狗,狗天生就是咬人的,就如同是狮子天生要捕杀其它动物一样,它不会背上罪孽。

宁涛慢吞吞地道:“我这个医生就在你的面前,你却要去医院,你是不是在讽刺我医术不行?”

“我……愿意……”韩伟声音沙哑,颤得厉害。

宁涛说道:“我看病治病有我的规矩,我会给你开一张处方,你需要在处方上签字,你愿意签字吗?”

韩伟再也忍不住疼痛,他哭了:“只要你的狗……不咬我……我什么都愿意……”

宁涛这才开口说道:“哮天,不要乱咬人,松开人家的脚。”

哮天犬松开韩伟的脚踝,冲宁涛摇尾巴,狗脸上笑容灿烂,咧开的狗嘴里一嘴钛合金狗牙,鲜血滴滴答答地从牙齿上往下滴。

血腥味在客厅里弥漫。

笑着的狗,滴血的牙齿。

两个天仙的一般的绝sè女子在旁边冷漠地看着。

还有一个态度亲切,笑容可掬的医生……

这一切对于韩伟来说就像是一个噩梦,从宁涛进入这个客厅的那一刹那间开始,他的命运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账本竹简,来到韩伟的身边,然后将账本竹简放在了韩伟的额头上,等待诊断结果的过程里他问了一句:“李彪,这个人你认识吗?”

韩伟的眼神顿时闪烁了一下,吞吞吐吐地道:“我……我不认识。”

宁涛看在眼里,也没有追问,只是拿走了账本竹简打开来看。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诊断:韩伟,壬申年(1992)六月初一生人,烂恶之人,首恶不孝敬父母计十点恶念罪孽,次恶逼良为娼计一百零三起计三百零九点恶念罪孽,三恶虐待老人计五十一起计一百五十三点恶念罪孽,四恶迫人堕胎计三起计十五点恶念罪孽,五恶辱他人之妻三起计六点恶念罪孽……一身恶念罪孽四百九十九点,可开恶念罪孽处方,半瘫弱智以赎罪。

半瘫弱智以赎罪?

这又是账本竹简给出的新的赎罪条款。

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半瘫好操作,毁掉韩伟的腰椎就能做到。可弱智的话就不好操作了,破坏韩伟的大脑神经和部分结构,稍有操作不当就会弱智以赎罪就会变成以死赎罪了。

不过他很快就懒得去想了,韩伟这样的烂恶之人,要是变白痴的手术出点什么什么意外把人弄死了,或者在脑袋里漏下什么剪刀、镊子、纱布卷什么的,那也没什么吧?

“医生,你……快给止血吧,我……我好冷、头好昏……我快要死了……”韩伟哀求道,短短一点时间他就撑不下去了。

宁涛说道:“不着急,你都还能说话,死不了。我去给你开处方,你再忍一下吧,很快就好了。”

“我、我忍不了……好疼……”韩伟呻吟着。

宁涛没有理会他,就地取出处方签开恶念罪孽处方。

韩伟想看宁涛在写什么。

哮天犬挡在了韩伟的面前,狗脸与人脸相对,一个咧嘴展示钛合金狗牙,一个打了一个寒颤,再不敢发出半点呻吟声。

宁涛一边开恶念处方契约,一边说道:“韩主任,我刚才问你那个问题,你想好怎么回答没有?”

韩伟颤声说道:“我、我真不认识什么李彪,我只是一个敬老院的人事部主任。”

“你老板是谁?”宁涛又问了一句。

“那是、是公益性质的敬老院……没有什么老板……”韩伟的眼神闪烁。

宁涛说道:“我给你点提醒吧,我问的李彪是龙门客栈的李彪,我问的老板是一个女人,李彪的上家,也就是你的老板。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是想不起来,那你的脑袋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再要了,这点事情都记不起来,你还要脑袋干什么?”

韩伟的内心还在抗拒,他的心里也还存着一丝侥幸。

宁涛看了哮天犬一眼。

哮天犬忽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了韩伟的脑袋上。不过,只是将韩伟的脑袋一部分置于它的钛合金狗牙之下,只要它使劲一咬,韩伟的脑袋就会被它的牙齿洞穿,西瓜一般爆裂!

韩伟顿时被吓了一个半死,一股褐sè的液体顺着裤管往地上流:“我、我我想起来了!”

宁涛淡淡地道:“既然你想起来了,那你就说吧。你说得越快,你就越快得到治疗。你要是敢骗我,或者故意拖延时间,我可就招呼不了我的狗了。”

“汪!”哮天犬叫了一声,口水喷了韩伟一脑袋。

韩伟哪里还敢有半点侥幸心理,更不敢有半分拖延,跟着说道:“她、她叫候美玲,那些事都是她干的,与我无关……她是龙门客栈的幕后老板,她让钱三杀了李彪……”

“钱三?”宁涛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长发杀手的面孔,瘦削的脸庞,yīn冷如刀的眼神,那样的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

韩伟说道:“对、对,钱三,喜欢留长头发,是个会功夫的杀手,不过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那个侯美玲现在在哪?”宁涛并不关心那个什么钱三的杀手的死活。那天晚上,他扎了那个钱三一天针恶疾,天针恶疾无药可治,这也就意味着那个钱三只有回来找他才有救,可那个钱三从那晚之后再无行踪显露,这都过去这么长一段时间了,照他看来,那什么钱三坟头上的草恐怕都开始发芽了。

“她、她就在夕阳红敬老院。”韩伟说,他本来有一丝犹豫,可就在他犹豫的那一刹那间哮天犬的一嘴钛合金狗牙使了点劲,他跟着就说了出来。

“她就在夕阳红敬老院?”宁涛直盯盯地看着韩伟,眼神冰冷。夕阳红敬老院他去过,里面的人没有全见到,但在望术状态下恶气难逃他眼睛,如果有大恶之人他是能发现的。可除了眼前这个韩伟,他并没有发现有大恶之人出现。

“我、我没有骗你,可是自从李彪出事之后,她就没有再来过敬老院了,我也联系不上她。”

宁涛冷声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说、我说……”韩伟喘了一口气,身上几处伤口疼得要死,可他却只能咬牙撑着,“她很擅长伪装自己,她、她在敬老院冒充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却掌控着好几家会所和夜总会,我以前在她的一家夜总会当服务员,我是因为、因为……长得还可以,又讨她喜欢,所以才能接近她……”

他停下来喘气,眼皮也往下沉。

宁涛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帮助他稳住心脉:“接着说。”

韩伟恢复了一丝元气,接着说了下去:“后来我得到了她的信任,她把我带到了夕阳红敬老院里……在那个敬老院之中就只有我和钱三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别人都不知道,就连那个鲁院长他也不知道,他更不会知道那家敬老院其实是侯美玲捐钱开的……”

“她常住在什么地方?”宁涛问。

“我也不知道?”

宁涛轻哼了 一声:“嗯?”

韩伟顿时打了一个寒颤:“我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敢不告诉你吗,不过……”

“不过什么?”

“又一次我和她睡过之后,她去洗澡,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我瞅了一眼,是钱三给她发的,说是在叠翠山庄等她,如果你要找她的话,可以去那里试试。”

“叠翠山庄,在哪?”

“在古安那边,我琢磨着她应该是古安出来的人。”韩伟说。

古安,叠翠山庄,宁涛记住了这两个地名。

江好走了过来,伸手从韩伟的衣兜之中掏出了一部手机,然后用韩伟的指纹打开了手机界面,随后又进入相册翻看。她很快就翻到了一张女人的照片,递到了韩伟的面前:“是这个女人吗?”

这种事情,还是江好的经验更丰富。

宁涛也递眼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那是一个差不多五十岁的女人,身材普通,长相很一般,穿得也很一般,唯独一双眼睛给人一种yīn狠狡狯的感觉。仅凭这双眼睛,他也看得出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更不会是什么善良的人。

果然,韩伟看过之后点了点头:“就是她,她就是侯美玲。”

嘟嘟嘟,嘟嘟嘟……

韩伟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看网友对 0417章 钛合金狗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