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25章 鱼饵

0425章 鱼饵

张泽山顿时惊呆了,一块碎木划破了他的裤子,擦破了他的腿肚,他也没有感觉到。

什么时候有人敢在他面前拍茶几?而且,还把茶几拍碎了!

要知道以他的级别,到地方上去的话,一个直辖市的市长也不敢这样对他,实在是太嚣张了!

然而,他的情绪,他的感受在宁涛这里却是一文钱都不值。

宁涛淡淡地道:“张主任,不好意思,我粗鲁了一点。我一生气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要是再威胁我的话,我就不知道会拍碎什么东西了。”

张泽山这才回过神来,他指着宁涛的鼻子,气得直哆嗦:“你……你敢威胁我!”

宁涛说道:“饭可以随便吃,但话不能随便说。你还要默写的配方吗?不要的话,我就走了,我还有别的事情。”

张泽山怒视着宁涛:“你就不怕……”

宁涛打断了张泽山的话:“我怕什么?怕你打我还是抓我?我告诉你,打,你肯定是打不赢我。至于抓我,我一点都不在乎,要不你现在就让那几个警卫来抓我试试。”

张泽山忽然转身向门口走去,大有叫人过来的架势。

宁涛只是看着他。

张泽山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又倒转回来。他的脸上已经没有怒气,看上去很平静:“好吧,把配方写给我。”

他能干到今天这个位置,他的情商和智商肯定不会低。宁涛的确让他很生气,可是他带来的那几个人根本就不是宁涛的对手,怎么抓人?而且,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他有什么理由抓宁涛?更别说还有江好还在旁,江好可是特殊事务局的精英,她会让他抓她的男朋友?这事一闹大,最终惹上麻烦的人不会是宁涛,绝对是他。

宁涛笑了笑:“这不就对了吗?要看清楚事件的本质和形势,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张泽山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宁医生,刚才不好意思,我的火气有点大了,你别在意,现在就写配方吧。”

宁涛走向了办公桌,从笔筒之中拿出一支中性笔,就着一张打印纸写丹方。

他写的自然不会是真的丹方,那块头骨碎片上有十八种灵材和名称和用量,他只写了一种名字与普通药材相近的灵材,而即便是这种灵材的用量也是错误的。

写好之后,宁涛将配方递给了张泽山:“这就是那块头骨碎片上的丹方。”

张泽山迫不及待地移目去看配方,看过之后试探地道:“宁医生,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

宁涛说道:“我是如实默写,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我走了。”

江好看了张泽山一眼,然后跟着宁涛离开了。

张泽山目送宁涛和江好离开,直到两人消失在视线之中才动了一下。江好离开之前的那一眼,那眼神就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竟然给他带来了被冰霜冻住了的感觉!

楼道里,江好出声说道:“阿涛,你不会把真的丹方默写给了张泽山吧?”

宁涛笑了一下:“你觉得呢?”

江好也笑了一下,天坑诊所的主人,医术那么出神入化,坑术怎么可能会差?

宁涛又说道:“我有办公室吗?”

江好说道:“有,在下面一层。”

宁涛说道:“带我去。”

江好也没再问什么,下了一层楼,将宁涛带到了一个办公室之中。

宁涛四下一瞅,然后快步走去拉上了窗户的窗帘,随后他咬破手指,在书桌下画了一只血锁。他打开血锁,二话没说就钻了进去。

江好愣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追上去的时候,方便之门已经关闭了。

“我还没进去。”江好有些郁闷,她想不明白宁涛为什么会一个人离开而不带上她。

却就在这个时候,方便之门忽然又打开了。宁涛从方便之门中出来,一条金sè的身影也跟着他从方便之门中蹿出来。

哮天犬来了,身上穿着一件牛仔狗褂子,还有兜,兜里装着手机。

宁涛说道:“哮天,就在我们头顶上,楼上的办公室,里面的人有没有打电话。”

哮天犬点了点狗头,跟着竖起了狗耳朵。

江好这才明白宁涛为什么突然离开,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跟她说的原因了。

很快,哮天犬开口说道:“老爹,他在打电话。”

宁涛说道:“转述给我听。”

哮天犬的嘴里冒出了一个模仿张泽山说话的声音:“宋总,我已经拿到那个家伙的配方了……他不敢给我假的……对,上次他是连头骨一起给的,不就是真的吗……他说头骨被人抢了……不知道是谁……这事是真是假有待调查……好的,我这就给你送过来……”一下停顿,它又补了一句,“他挂电话了。”

江好的声音冰冷:“没想到他居然将丹方送给了宋北鲲!难怪他要过来监管这个实验基地,还带了警卫过来,敢情他是将这个实验基地当成是ATM机了吧,想取就取?”

宁涛笑着说道:“ATM机里有时候也有假币。”

江好说道:“那接下来是要跟踪他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当然,跟着他外面就能找到宋北鲲的老巢,我一直很好奇,能让孙平川和孙兰香卖命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那个人会不会是恶魁?”江好说了一句。

宁涛心中一动,问道:“你是因为什么这样想的?”

江好说道:“没有原因,我是特工,有一些后天培养出来的第六感我也没法解释。还有,你有没有想过,你杀的第一个恶魁是唐门的唐天人,第二个是白圣,一个修真者,一个是妖,这或许是一种规律,也或许存在着什么固定的目标。”

特工就是特工,多年的特工生涯说养成的第六感并不是宁涛这个医科大学学生出身的人所能比的。她看问题有她独特的视角,她分析问题也有着她的独特的思维。

江好的分析给宁涛带来了很大的触动;“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我现在甚至在想,如果真有什么规律和固定的目标的话,它会不会会寻祖丹有关?”

江好耸了一下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涉及到诊所,你才是专家。”

哮天犬忽然开口说道:“老爹,江主母,那个人开门了,他离开了。”

江好本能反应地向门口走去。

宁涛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着急,现在我们就跟踪上去的话,会被他发现的。我们有更好的追踪者,不需要我们亲自跟踪。”

哮天犬冲宁涛摇了摇尾巴,狗脸带笑:“老爹,你说的是我吗?我从你的话里听出了表扬的味道。”

宁涛看着它:“他们会驾车离开,你行吗?”

哮天犬一脸肃穆:“老爹,我保证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我提我的狗头来见!”

宁涛摸了摸它的狗头:“我不是要你全程跟踪,你先跟着,我和你江主母在后面跟着你,我会给你打电话,接到我的电话之后你就在原地等我。”

哮天犬点了点狗头:“收到……老爹,他下楼了。”

宁涛说道:“去吧。”

哮天犬跑到门口,探爪开了门,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江好走到了窗户边,将窗帘撩起了一点,凑头到缝隙前看外面。

张泽山和他带来的几个武装警卫上了两辆车,然后离开了实验基地。不过,大门口还留了两个武装警卫。这让她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两个警卫显然是张泽山留在实验基地里监视她和宁涛的眼线。

宁涛说道:“好好,我今天遇见林清妤了。”

“你说谁?”江好转身看着宁涛,那表情显然是在怀疑她自己听错了。

宁涛说道:“送小姬去上学的时候,我遇见林清妤了,我们在一家咖啡厅里聊了一会儿。”

江好讶然地道:“她不是被林清华带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宁涛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约我们一家人吃晚饭,我说我要问过你和青追之后才能决定。”

“你跟她说了我和青追和你的关系了?”

宁涛点了一下头:“说了,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们是正大光明在一起的。”

江好给了宁涛一个白眼,嘴角却还是忍不住浮出了一丝笑意:“哪里正大光明了?我一个电话举报你,警察就会以重婚罪逮捕你。”

宁涛:“……”

江好说道:“她应该是从美国回来的,这几个月的时间,她都经历了什么?”

宁涛说道:“她说她被林清华软禁在纽约郊区的一个农场里,她在那里学会了骑马。后来有一天软禁她的人都离开了,一个女人将她带到了机场,给了她机票和护照,她就回来了。”

“这样的话,你信吗?”江好看着宁涛。

宁涛摇了摇头:“不信,她变了,不再是以前的林清妤了。”

江好笑了一下:“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至少你没有被她迷惑。她约我们一家人吃晚饭,我想去见见她,青追去不去你去问她。”

宁涛说道:“你和我要去,她肯定是要去的。”

“如果这是一个鸿门宴,她下了套,对我们出手,你下得了手吗?”江好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的眼睛,她的眼神活脱脱就是一个“暗中观察”的眼神。

宁涛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干她!”

“不用你干她,我和青追会代劳的。”江好说。

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宁涛说道:“走吧,我们该出发了。”

看网友对 0425章 鱼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