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八章他在凝视深渊

第五十八章他在凝视深渊

井九在青山闭关的后半段,便已经把镇魔狱之行算的清清楚楚。

如果没有意外,他这时候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到青山,躺在神末峰崖边的竹椅上,等着朝歌城传来的消息。

但变数还是出现了,有人算到他潜进了镇魔狱,然后通知了中州派。

那个人应该是师兄。

师兄想做什么他大致明白,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应该怎样离开镇魔狱,所以一直在等那件事情发生。

如果他离开镇魔狱的时候,苍龙真的发疯追了出来,朝歌城里的民众必然死伤惨重。

他不关心世间,也不愿意世间因为自己而遭殃。

明知毁坏镇魔狱会引发极大震动,惹来无数大陆强者,他还是这样做了。

朝歌城里地震不断,朝廷疏散全城民众,这便是他在等待的事情。

然后他开始等待冥皇。

离开那片青翠山谷的时候,他接过了冥皇的礼物那束淡紫sè的野花。

这是镇魔狱里三年修行得出的偶然决定,并非他在青山闭关时便想好的事情。

现在看来,这个偶然的决定却成了他离开镇魔狱最大的希望。

那束淡紫sè的野花正随风飘摇。

那处已经起风,便到了他离开的时候。

“希望你能喜欢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井九对老者说道。

老者冷笑说道:“这不可能!就算你真的找到了冥皇,也无法给他指引,因为你太弱。”

井九慢慢站起身来,看着他没有说话。

老者厉声喝道:“这不可能!就算你能为他在对岸留下锚点,他也无法出来,因为他更弱!”

井九说道:“那些蚊子已经三年没有吸噬他的魂火。”

老者的脸sè变得非常难看,说道:“这不可能!”

镇魔狱里的蚊子连白鬼都觉得麻烦,自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井九帮助冥皇时用的手段看似简单,实则不然。

在与天地隔绝的情况下,他还能用大泽的风雨道法长时间维系那片yīn云,更能从yīn云里引出闪电,虽说有那只铃铛的作用,但更多的还是依靠他对天地至理的感悟与掌握。

这种感悟与掌握的程度甚至要达到通天境界,才能自成一片天地。

无论是找到冥皇、在彼岸留下印记、驱散蚊子,都是近乎无法做到的事情。

所以老者连续说出三声不可能。

但当年设计这些事情的人是太平真人,今日来做这件事情的是井九。

在这两个人的面前,世间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呢?

老者看着夜sè最深的地方,脸sèyīn沉的快要比夜sè更深。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

井九把铁剑收进体内。

这是他第一次做到这件事情。

他向着夜空飞去,身影如魅,迅疾难言。

数息之间,他便到了镇魔狱第二层。

这就是他留给苍龙的选择题。

来追我。

还是去对付冥皇。

在镇魔狱的最深处,在时间与空间乱流的那头,在那片青翠山谷里,冥皇静静看着头顶那片yīn云。

井九离开之后,他便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幽暗如黑宝石的瞳子,仿佛要在yīn云里烙下一道痕迹。

不知道何时,何事唤醒了他,他把手伸进那片yīn云里,收来时,那只明亮的小银铃已经落在掌心,动作随意自然,就像是在树上摘了个果子。

没有铃铛,yīn云便无法生出闪电,那些在山谷各处藏匿着的蚊子纷纷飞了出来。

冥皇握着铃铛向山谷外走去。

阵图被他的脚踩散。

风雨道法消散。

yīn云流散。

那些蚊子来到了他的身边,因为太小无法被看到,但那些嗡嗡的声音,还是像过去六百年里一样烦人。

冥皇理也未理,站到了断崖边,望向那片混沌的黑sè深海。

镇魔狱的蚊子落在他的身体上,三年没有尝到魂火味道的它们,显得有些疯狂而可怕。

黑sè深海映入冥皇的眼瞳,无比幽暗,其间忽然有道艳丽的光线亮起。

那道艳丽的光线来自冥皇的身躯深处,溢出肌肤与衣衫,变成无数道极其细微的闪电,把那些蚊子尽数杀死。

崖外有风拂来,那些蚊子的尸体像灰尘般堆起。

冥皇向前踏进风中,便来到了那片黑sè的深海里。

传说太常狱里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其实只是无限近似,并非真的如此。黑sè深海更像是一条由时间与空间碎片组成的河流,就算是通天境强者陷落其间,如果外界没有心神感应的座标,也可能会飘流很多年。

如果说在这里空间的概念是模糊的,那么外界究竟是何方?

无论你在河的哪边,只要想越过一条河,都是要去往彼岸。

外界就是彼岸。

冥皇跨过了这条河,就像小时候跨过那条冥河,结束了自己的漂流。

那片青翠的山谷或者是黑白的幻境,瞬间消失无踪。

六百年后,他终于离开了太常狱,来到了真实的世界,虽然这里还是镇魔狱。

他看到了那条通往深渊、满是罡风的幽长通道,余光里还看到了一抹紫。

石间有一束淡紫sè的花。

井九离开的时候要冥皇给了他一件礼物,便是这束花。

其实这是井九送给冥皇的礼物。

彼岸花。

花枝被冥皇身形带起的风拂着轻轻摇摆。

神魂归一。

冥皇笑了起来。

不是逃出生天的喜悦微笑。

是带着平静决然意味的大笑。

当年被人族强者围攻的时候,他曾经被天外而至的一道仙箓击中,根基受损,无法直接到下界。如果他这时候离开镇魔狱,必然会再次迎来人族强者的围攻,以他现在的境界实力,根本没有希望逃走,必死无疑。

他准备做些什么?在镇魔狱里大闹一场?

冥皇向着那条幽长的通道里飞了进去。

通道里满是罡风与腥臭的味道,他毫不在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来到了那条通道的尽头。

通道尽头是一面透明的墙,看似薄弱,实际上却是朝天大陆最坚固的屏障。

透明墙的那边便是深渊。

黑暗的、幽冷的深渊。

冥皇凝视着深渊。

深渊也凝视着他。

各自深情。

(这章的名字本来叫彼岸花,但实在是很喜欢最后的画面,所以改成现在这样。)

:。: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八章他在凝视深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