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30章 杀你如捏死吃奶的狗

0430章 杀你如捏死吃奶的狗

苏雅还没有醒来,可就在宁涛抱着她翻滚的时候,她的身体之中得到了更多的特种灵力,伤口流血的速度明显减缓,呼吸也平稳了一些。

如果有时间的话,宁涛会给她吃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可是他没有时间。

咚咚咚!

阿克修斯迈腿向宁涛和苏雅冲过来,那气势,那响动,那力量,活脱脱就像是一台人形坦克!

宁涛翻身弹起,双脚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炮弹一般撞向了阿克修斯。他的身体在阿克修斯的庞然之躯前就像是一个小孩,可他的气势却一点不不输阿克修斯!

还没有撞上,宁涛的右臂一挥,剩下的几根飞针脱手飞出,嗖嗖飞向了阿克修斯。

阿克修斯双拳一撞,虚空震动,一团劲气竟将那几根天针震偏,脱离了飞行轨迹。

叮叮叮

几根天针掉在了天台上,仅有一根擦着阿克修斯的肩膀飞了过去。

嘭!

阿克修斯与宁涛撞在了一起,宁涛顿时被撞飞,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可下一秒钟,他又站了起来。

阿克修斯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光:“你身上的衣服很好,可如果你没有那件衣服,你屁都不是。他们说你很强,可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瘦弱的黄种小子!你的衣服,我要”

一句话没有说完,一根天针扎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那是之前落空的那根天针,灵力牵引之下又倒飞了回来。

宁涛冷笑了一声:“我要杀你很简单,白种小子,你除了块头大一点,力量强一点,你还有什么?你在我眼里,屁都不是。”

阿克修斯刚刚说给他的话,他转眼就还给了阿克修斯。

“狂妄!”阿克修斯伸手抓住了那根天针,将它从脖子上拔了下来,然后用力一掰。

天针弯曲了,但没断,他松手的时候,它又弹了回去,恢复针的原样。

宁涛讥讽道:“你说你连一根都折不断,你还能干什么?”

“啊!”阿克修斯愤怒地吼了一声,扔掉手中的无法折断的天针,迈动又粗又壮的双腿向宁涛冲了过去。

宁涛探手一走,所有抛出去的天针离地飞起,嗖嗖飞向了阿克修斯的后背,一缕缕寒芒划开虚空,全数扎在了阿克修斯的后背上。

阿克修斯毫不在乎,冲到宁涛跟前的他一拳头抽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嘭!

宁涛飞了起来,可人在空中,虚空踏两步,硬生生地从横飞的姿势变成了轻飘飘下落的姿势。

宁涛讥讽道:“来自美国的蠢货,黑火公司没给你发薪水,而你也没钱吃饭吗?就这点力气也想打死我?你他妈是来搞笑的吗?”

“法克!”阿克修斯骂了一句,又向宁涛扑去。

宁涛没有一丝躲闪的迹象,他反手一捞,日食之刃已然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之中。

阿克修斯的双拳砸向了宁涛的脑袋。

宁涛还是没动。

却就在阿克修斯的一双碗大的拳头即将砸中宁涛脑袋的时候,他的双臂突然僵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又往旁边倾斜了一些,差点摔倒在地!

天针恶疾。

宁涛在战斗中从来不嘴碎,可这一次却反常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讥讽阿克修斯,目的就是让阿克修斯暴怒,加速血液运行,促使天针恶疾提前发作。

他的目的达到了,但却不得不承认阿克修斯的强悍。对付别的敌人,他通常只需要一针就够了,可这次对付阿克修斯却让他扎了好几针。

阿克修斯终于稳住了身体,他怒视着宁涛:“你做了什么?”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连我是什么人都不了解,你就敢到华夏抢东西,杀我?我杀你,就等于是捏死一只还在吃奶的狗!”

阿克修斯抬腿,一脚踹向了宁涛。可是,他抬脚的动作异常地迟缓,他的大脑根本就没法将指令传递到相应的神经上。在他看来平时闭着眼睛都能完成的动作,现在却没法完成了!

宁涛近身,右手一挥,日食之刃切过了阿克修斯的脚筋。踏步旋身,绕到阿克修斯的后背时,一刀扎进了阿克修斯的腰眼,割了他的一只肾脏。

咚!

阿克修斯的双腿一曲,跪在了地上。他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不敢相信的神光,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在他看来非常瘦弱的华国小子居然如此强大,而且如此之狠!

抽刀,宁涛一刀扎向了阿克修斯的脑袋。

突然,一颗子弹呼啸而来,击中了宁涛的后背。

巨大的冲击力下,宁涛的身体被推离了地面,飞出好几米远才砸落在地上。

那个狙击手又出手了。

刚才那点时间里不是他不想向宁涛开枪,帮助阿克修斯击杀宁涛,而是新型法器狙击步枪充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然而,这样的枪,宁涛随便挨。

人在一些特殊的幻觉里往往会存在侥幸心理,明明第一枪打不死宁涛,那个狙击手却还是要赌一下,赌宁涛的的“护甲”已经被第一课子弹毁掉,赌宁涛的后背更脆弱。可是,当他从带夜视功能的光学瞄准镜里看到中枪的宁涛翻身从天台上弹跳起来的时候,他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可恶!这不可能!”趴在一片杂草里的狙击手的情绪有些失控了。死在他抢下的人起码上百,对同一个目标他从来没有开过第二枪,可是这一次他居然连射宁涛两枪,而宁涛却还活蹦乱跳!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点轻微的响声。

狙击手猛地回头。

身后什么都没有,是风吹动了一团杂草。

突然,那团草晃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草丛里钻出来。

狙击手骤然提高了警惕,伸手抓住了大腿外侧的一支手枪。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只金刚狼的爪子。

“谢特”狙击手猛地回过头去,他看到了一张漂亮的脸庞。

一道寒芒就在那一瞬间切过了他的脖子,他的脑袋从脖子上飞了起来,鲜血从切断的脖子上喷射起来,宛如一道血sè喷泉。

与蛇妖在草丛里战斗,那等于是将脑袋至于对方的铡刀之下。

青追吐出比常人长一倍的舌头,嘴里发出了一串声音:“嘶、嘶、嘶”

转眼间,山林里便爬出了一条条蛇,有五颜六sè的毒蛇,有体型可怕的蟒蛇。它们都是听到了青追的召唤,赶来享用晚餐的。

青追提起那支狙击步枪,脚下生风,以最快的速度向山坡下的阳光孤儿院冲刺过去。

天台上。

失去一只肾脏,被切断一条脚筋,这样的痛苦对于阿克修斯来说还可以忍受,可是源自天针恶疾的痛苦却不是他所能忍受的了。他的肌肉,他的神经,他的内脏都在快速腐烂,在那种痛苦之下每一秒钟都好像一年那么漫长!

宁涛走向了阿克修斯。

“啊嗯”阿克修斯似乎想说什么,可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的却只有痛苦的呻吟声。

宁涛在阿克修斯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右臂抬起。

“你、你不能杀我”阿克修斯总算是憋出一句话来,“你的另一个、一个朋友已经被我的人带走了”

另一个朋友,那只能是葛明了。

宁涛说道:“我会救他的,如果救不了,我会为他复仇。但是,天道不受任何威胁,我这里也不会有任何谈判!”

音落,宁涛一刀捅向了阿克修斯的脑袋。

阿克修斯惊恐地长大了嘴巴:“不”

咔嚓!

头骨的裂响声里,日食之刃捅进了阿克修斯的脑袋,一下灵力震荡,阿克修斯的身体轰然砸在了地上,双眼怒睁,死不瞑目。

宁涛一脚踩在了阿克修斯的脸上,迈过阿克修斯的尸体之后快步向苏雅走去。

对他而言,干掉阿克修斯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真正困难的事情是苏雅的伤,以及他的选择。

带去医院治疗,她很难撑那么久,他也不放心那些医生。而且就算她挺过了手术台的难关,被切开的肚皮和肠道也将给她的后半生带来极大的痛苦。

可是,走天外诊所的途径的话,治好之后

他还记得她,可她却会忘记他。

该怎么选择?

宁涛心乱如麻。

“宁哥哥。”青追的声音传来。

宁涛回头看了青追一眼:“搞定啦?”

其实也就是下意识的一问,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青追提在手里的狙击步枪。它与普通的狙击步枪截然不同,的确是来自西方的新型枪械法器。可是,他现在没有兴趣去研究它。

青追往这边走来:“我杀了他,山坡上就只有一个狙击手,没有别的敌人。”

宁涛将苏雅抱了起来:“她伤得很重,我得治疗她,你先处理一下这具尸体,然后去看看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应该是被麻醉气体麻醉了,都还在他们的房间里。”

青追点了一下头,走了两步忽然又倒转了过来:“宁哥哥,你打算把她送医院还是”

宁涛摇了摇头:“我暂时还没有决定,先回诊所再说吧。”

青追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她很清楚如果宁涛将苏雅带回天外诊所治疗的话,那将意味着什么。她已经从宁涛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伤感、失落和犹豫的气息,她很想给他一个解决问题的建议,可惜她没有。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抱着苏雅走了进去。

看网友对 0430章 杀你如捏死吃奶的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