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39章 对殴

0439章 对殴

风夹带着雪花吹过山坡,岩石的缝隙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似乎在为正义的女子落在无耻之徒的手中而悲愤,哭得伤伤心心。

“有种你放开我,我们公平决斗!”孙兰香愤怒地吼道。

嘭!

宁涛一膝盖撞在了孙兰香的屁股上,那力道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孙兰香羞愤欲绝:“我要杀了你!”

宁涛皱起了眉头:“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

孙兰香骂道:“放开我!你个卑鄙小人!”

宁涛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哮天犬:“哮天,有没有人跟上来?”

哮天犬说道:“没有,我一直监听着四周的情况。”

宁涛说道:“继续监听,有情况立刻告诉我。”

“收到,老爹。”哮天犬的耳朵竖了起来,轻颤不休。它等于是宁涛带在身边的一个生物雷达。

宁涛用精炼驳壳枪抵着孙兰香的后脑勺,左手松开了孙兰香的脖子,却在那之后飞快地从孙兰香的腰间抽走了她的法器洞箫。

孙兰香怒道:“你还给我!”

宁涛退后两步,右手拿着枪指着孙兰香,左手却将那只洞箫递到唇边,然后鼓起一口气吹了一下。

呜呜……

法器洞箫之中发出了难听的声音,没有那种凝滞的灵力能量场出现,更没有切金断玉的劲气出现。宁涛的心中有些郁闷,他还是无法正常使用普通修真者的法器。孙兰香的法器洞箫明明很厉害,可他拿在手中却只能当一件普通的乐器,而且还不会吹。

宁涛打开小药箱想将洞箫放进小药箱之中,却发现洞箫要长一些,根本就放不进去。他干脆扔掉了法器洞箫,扔掉的那一瞬间拔出日食之刃对着法器洞箫就劈了下去。

“不要”孙兰香尖叫了一声,奋不顾身地扑了上来抢夺她的法器洞箫。

可是她的速度根本就快不过宁涛,更何况宁涛的手中还有一支时刻威胁着她的精炼驳壳枪,让她投鼠忌器。

咔嚓!

法器洞箫被劈成了两段,掉在了地上。

孙兰香扑通一下瘫坐在了地上,欲哭无泪。这年头的修真者要是有一件法器傍身,那真的是第二条生命一样珍贵。这法器洞箫跟了她两百多年,日日都在身上,就连晚上睡觉也都在枕边,相当于是她的伴侣一样的存在,现在却被那个无耻之徒一刀劈成两截,她怎能不伤心?

宁涛却一点都不在乎孙兰香的痛苦感受,他慢吞吞地将两截洞箫捡了起来,装进小药箱之中。对于他来说完好的法器,带着原主人的法力烙印的那种没什么价值,反而是这种破烂的法器才有价值。他的心里已经在勾画这两截法器洞箫的未来了,用烂碎鼎修好,再用美香鼎精炼一下送给青追。

天命之妾一手不可破扇,一手箫,那才威风。只是不知道青追会不会吹箫,不过不会可以学嘛。女孩子对箫这种乐器有天生的掌握感,很容易就能上手。

“你除了用枪威胁我,你还有什么本事?”孙兰香的眼神冷得可怕,她似乎已经化悲伤为力量了。

宁涛从小药箱之中拿出了采药绳。

孙兰香冷哼了一声:“你觉得你用那根破绳子能捆住我?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不过是一个卑鄙无耻,胆小懦弱的家伙。你敢放下你的枪跟我打一场吗,堂堂正正地打一场!”

宁涛没有回应她。

孙兰香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宁涛,讥讽道:“不敢?哼,你不是男人,你没种,你连我这样一个女人都害怕,你是一个懦夫!”

宁涛没吭声,哮天犬却跳了起来:“你个傻逼女人,你再说一句试试!老子咬死你!”

宁涛说道:“哮天,干你的活。你什么不学,学人骂人,你要做一条正直的有修养的狗。”

“哦。”哮天犬应了一声,不骂人了

“啐!”孙兰香往宁涛的方向啐了一口,嘲笑道:“狗至少敢还嘴,你连嘴都不敢还,你连狗都不如!”

宁涛笑了笑:“你不就是想用激将法,让我放下枪跟你打,然后制服我,或者干掉我吗?我就不明白了,你是哪来的这种自信?”

孙兰香的眼神咄咄逼人:“你敢吗?”

宁涛耸了一下肩:“好吧,本来我不想打女人的,但既然你一再强烈要求,我就陪你玩玩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输了,你得告诉我创世生物科技公司的幕后主人是谁。”

孙兰香沉默不语,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接受这个条件。

宁涛说道:“我拿着枪,你要我放下枪跟你公平决斗,我给你这个公平,你却连这么简单一个问题都不愿意回答,我又凭什么满足你的愿望?”

“好!”孙兰香冷声说道:“我答应你,反正你也没有机会听到。”

宁涛轻哼了一声,他将精炼驳壳枪放进了小药箱,然后盖上了盖子。

就在小药箱的箱盖合上的那一瞬间,孙兰香突然扑向了宁涛,人还在空中,纤腰一扭,一条长腿就带着撕裂空气的声音抽向了宁涛的脖子。

这么漂亮的鞭腿,当今世界没几个人能踢出来。

一出手就攻击脖颈这一要害,这显然是冲着杀人来的。

如此重击,宁涛却连躲都懒得躲一下,迎着孙兰香的鞭腿,一拳轰向了她的长腿终端。

各取要害。

嘭!

宁涛的身体被鞭腿抽飞起来,重重砸落在地上。

孙兰香也被宁涛的拳头从空中拦截下来,掉在了地上。下一秒钟她就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可站立的姿势很不自然。她的双腿紧紧地闭合在一起,腰也躬着,无法站直的样子。她的脸上也满是因为羞愤而生出的红晕,那眼神也恨不得将宁涛千刀万剐!某个地方,几百年都不曾被人碰一下,这无耻之徒却在那个地方轰了一拳!

却就在这个时候,宁涛也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动作就像是街舞里的动作,原本是躺在地上的,哗啦一下,直挺挺地就站了起来。

孙兰香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惊讶的神光,她很清楚她的鞭腿的威力,从大清开始她就在练腿,腿上集聚了几百年的功力,而刚才那一腿别说是宁涛的脖子,就算是一根实心水泥电杆,也得抽断!可是宁涛却还好端端地站在她的面前,嘴角还带着一丝让她感到恶心的微笑。

宁涛淡淡地道:“你就这点本事也想杀我?”

“啊!”孙兰香一声怒吼,脚下一动,身体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道快速移动的残影,一眨眼就到了宁涛的身前,没有丝毫停顿,拳脚雨点一般攻向了宁涛。

砰砰砰!

拳头脚头击打**的声音响个不停,那感觉就像是在擂鼓。

宁涛就在孙兰香的拳头脚头下东倒西歪,如拳馆里的沙袋,如供人发泄的不倒翁,被打得还不了手。

砰砰砰……

“你去死吧!”一套修真拳法打完,孙兰香的右腿在虚空中带出一片风息,携带着强劲无匹的灵力,从后而前,由下而上,狠狠地踢在了宁涛的双腿之间的那个位置上。

嘭!

一声闷响。

宁涛的身体被踢起一米多高,滞空一秒钟才回到地面上,双脚站立,纹丝不动。然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真舒服。”

孙兰香顿时惊愣当场。刚才她狂殴了宁涛起码两分钟,拳头击中宁涛的次数不下百次,一双脚踢了宁涛也起码有五六十次,可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还有刚刚从宁涛嘴里说出来的风凉话。

这其实也不完全是风凉话,宁涛是真感到舒服。他越来越强,能殴打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而随便挨是越挨越厉害,刚才孙兰香的一番狂殴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俢练随便挨的好机会,而且那感觉真的像是在做按摩一样舒服。

宁涛活动了一下肩膀,压了一下指骨:“现在该我了。”

话音落下,他突然扑向了孙兰香,一拳头抽向了孙兰香的脸颊。

孙兰香抬手格挡,可是她还没能完成这个格挡的动作,宁涛的拳头就已经抽在了她的脸上。虽然不是特别重,但也打得她双眼冒金星!

猫爪拳的速度又岂是想挡就能挡下的?

砰砰砰……

两分钟后,宁涛退开了。

孙兰香站在宁涛的对面,怒目相视。一秒钟后,她晃了晃,倒在了地上。她的脸已经不再是清秀漂亮的脸蛋,两只熊猫眼,鼻子破了,淌着鼻血,嘴唇肿了,像是香肠,一张脸也变大了许多,青一团,紫一团。这还只是能看见的地方,看不见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宁涛等于是用拳头给她做了一次“洗髓伐经”,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没被揍过的地方。

宁涛从地上捡起了采药绳,然后向孙兰香走去:“现在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告诉我,创世生物科技公司幕后的主人究竟是谁。”

孙兰香双手撑着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鼻青脸肿地面对着宁涛,然后张开了嘴巴:“啐!”

“我就知道女人信不过。”宁涛一抖手,采药绳哗啦一下飞了出去,如灵蛇上身,眨眼间就将孙兰香捆缚了起来。

“你放开我!”孙兰香吼道。

宁涛往身前一拉,孙兰香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一头撞在了他的怀里。他伸手拎着孙兰香的耳朵,冷声说道:“你放心,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

“有种杀了我!”

“我还拿你换丹方,我杀你干什么?我得带你走。”宁涛打开了小药箱,顺手扯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

“你要带我去北坡?你不是说林清华只让你一个人去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带你去北坡?”宁涛说。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漆黑如墨,周边却如火焰烧过一般,还残留着血sè的火焰。

宁涛一脚踹在了孙兰香的屁股上,孙兰香一声尖叫,一头扎进了方便之门中。

如果将天外诊所当成监狱来使用,那它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监狱。

看网友对 0439章 对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