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言提醒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言提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李轶话音刚落,许紘怒声说道:“李校尉难道没听说过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吗?我向衙门捐钱、捐粮的时候,廉丰是县令,郭登是县尉,他二人开了口,我又岂敢不捐?

就像现在,如果刘将军开口让我许家捐钱、捐粮,小人也不敢说出半个不字!”

“你……”李轶怒视着许紘,过了片刻,他冷笑着说道:“这么说来,在许先生的眼里,我柱天都部和廉丰、郭登之流并无区别?”许紘没有理会李轶,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刘将军,小人只一介布衣草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官斗,无论湖阳由谁做主,只要做主之人有事交代小人去办,小

人又怎敢不办啊?”

这正是邓禹阻拦李轶查封许家的原因。许家在湖阳的势力还没有大到能与官府分庭行里的地步,官府下令许家捐钱捐粮,许紘是真的不敢不捐。

不过看许家捐出钱粮的数量,应该还远算不上是廉丰、郭登的亲信、同党,如此这样还要被己方查封,湖阳内的其它士族岂不都是人心惶惶,以后谁还会真心支持己方?

邓禹向刘秀拱手说道:“主公,属下以为,许家的捐钱捐粮一事,还需再仔细调查。”

李轶横了邓禹一眼,向刘秀说道:“将军,许家向湖阳县兵捐钱捐粮,导致我军攻打湖阳时伤亡一千多弟兄,如果就这么放过许家,未免会让弟兄们寒心啊!”

许紘说道:“倘若李校尉敢查封城内所有捐出钱粮的家族,我许家也认了!”

“我现在没有在说别人,只是在说你许家!”李轶瞪圆了双眼,厉声说道。

就在这时,许汐泠突然开口说道:“在来县衙之前,小女子听说柱天都部有名军候在城内被歹人偷袭。”

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在场众人都是一愣。刘秀看向许汐泠,意有所指地说道:“许小姐好灵通的消息啊。”“县衙门前的街道上,有好长的一段血迹,向附近的人一打听,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许汐泠问道:“刘将军,不知那位军候大人是伤在何人之手,又是被何种兵器所伤

?”

刘秀与她对视片刻,轻叹口气,说道:“偷袭之人都蒙着面,不清楚对方的具体身份,至于打伤刘军候的兵器是……袖箭。”

“袖箭?”许汐泠眨了眨明媚的眼睛,问道:“不知刘将军可否能把那支伤人的袖箭让小女子看一看。”

见刘秀扬起眉毛,她含笑解释道:“小女子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对江湖暗器还是有些了解,或许,小女子能通过暗器,判断出歹人的身份。”

嗬!口气倒是不小!刘秀还真想看看这位许家小姐的本事。他将布帕包裹着的两支袖箭拿出来,递给一旁的侍从,侍从上前,接过袖箭,转交给许汐泠。

许汐泠拿起袖箭,仔细端详。见她看了好一会,也未说出话来,李轶正sè说道:“打打杀杀,是男人的事,一个女人家,跟着瞎掺和什么?”

她抬起头来,看向刘秀,说道:“刘将军,如果小女子没看错的话,这两支袖箭,应该出自于柏松门。”

呦!刘秀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个许汐泠还真有点本事啊!他含笑看着她,语气平和地问道:“许小姐确认这两支袖箭是出自柏松门?”许汐泠笃定地点点头,她说道:“这种袖箭,正是柏松门弟子常用的暗器!”稍顿,她继续说道:“郭登正是出自于柏松门,他在湖阳担任县尉期间,柏松门的很多弟子都有

来到湖阳,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有郭登的庇护,柏松门弟子在湖阳一带也是飞扬跋扈得很。”见刘秀听得认真,她伸出纤细又白皙的玉指,轻轻捏起一支袖箭,说道:“现柏松门弟子打伤了一名军候,要么是打定了主意要和柱天都部为敌,要么是在给柱天都部一个

警告。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刘将军都要小心了。”

“小心什么?”刘秀下意识地问道。

“暴乱。”

“什么?”刘秀扬起眉毛。许汐泠一笑,说道:“刘将军,小女子已经说过了,自从郭登成了湖阳县尉之后,很多柏松门弟子都来到湖阳,现在,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应该就在被俘的县兵当中,一旦这

些人在县兵内煽动、蛊惑,引发被俘的县兵暴乱,刘将军又当如何处之?”

听闻她的话,刘秀暗暗皱眉。倘若许汐泠说的是真,被俘的县兵里确有不少的柏松门弟子,一旦那些县兵真受到他们的蛊惑,发生暴乱,己方还真不好处理。

发生暴乱,己方必然不能坐以待毙,肯定要全力镇压,战斗打起来,死伤可就难以控制了,三千多县兵俘虏,恐怕最后也活不下几个人。

不明就里的湖阳百姓必然会认定是己方在屠杀被俘的县兵,弄不好,湖阳城内都会发生更大规模的动乱。

见刘秀深思不语,李轶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满地训斥道:“许小姐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谎报军情,你可知是何罪……”

他话还未说完,刘秀向李轶摆摆手,看向许汐泠,问道:“许小姐为何要对我说这些?”

许汐泠说道:“柱天都部进入湖阳县后,我许家的确为县衙捐了不少的钱粮,也的确是有错在先,现在小女子提醒刘将军多加提防柏松门弟子,也是在将功补过。另外……”

“另外什么?”刘秀问道。

“另外,小女子还想从军,在刘将军麾下谋一个差事。”

许汐泠此话一出,别说刘秀愣住,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包括她的父亲许紘在内。人们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许汐泠,她竟然要从军?可哪有女子从军的先例?

刘秀眨眨眼睛,仰面而笑,说道:“许小姐是在和我说笑吧!”

“在刘将军面前,小女子不敢说笑。”

“从古至今,便无女子从军之先例。许小姐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

“刘将军说女子不能从军,可是我怎么听说贵军当中是有女子的,她的名字好像是叫……九儿。”

这个许汐泠,她倒是把己方的情况探听得透彻。刘秀眯了眯眼睛,正sè说道:“九儿并不在军中,她只是我的门客。”

许汐泠眼珠转了转,说道:“既然如此,小女子也可做刘将军的门客。”

还没等刘秀说话,李轶气急败坏地抢先说道:“简直是胡闹!许小姐当这是儿戏?”

刘秀看了李轶一眼,对许汐泠和颜悦sè地说道:“首先,我要多谢许小姐的好意,其次,九儿之所以能在我身边做事,是因为她有过人的本领……”

“刘将军又怎知小女子没有过人之本领?刘将军若肯收下小女子,以后不仅小女子能帮得上将军,小女子的师姐、师妹们也能帮得上将军!”

闻言,刘秀乐了,问道:“听起来,许小姐似乎有不少的师姐、师妹?”

“是有不少。”

“没有师兄、师弟?”

许汐泠摇头,说道:“没有。”

“令师可真是有意思,专收女子为徒。”刘秀嘀咕了一声。

许紘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小声提醒道:“刘将军有所不知,苡尘先生是位得道的仙姑,收徒向来是收女不收男。”

刘秀露出恍然大悟之sè,说道:“原来如此。”

他看向一脸期待的许汐泠,说道:“许小姐还是跟着令尊回去吧,至于许家捐献钱粮之事,只要调查清楚许家非廉丰、郭登之亲信,可既往不咎!”

听闻这话,许紘如释重负,他站起身形,向刘秀一躬到地,说道:“小人多谢刘将军法外开恩!”说着话,他又转头向许汐泠连递眼sè,示意她赶快过来谢恩。

许汐泠起身,走到许紘身旁,说道:“刘将军,柏松门在湖阳经营已久,实力不容小觑,倘若没有小女子相助,刘将军想彻底剿灭柏松门在湖阳的势力,恐怕并不容易。”

刘秀笑了,说道:“区区一江湖门派,许小姐认为我军还降不住它?”说着话,他挥了挥手臂,说道:“许先生、许小姐,二位请回吧!”

“是!将军!小人告退!”许紘连忙答应一声,然后拉着许汐泠的衣袖,快步向外走去。

刘秀没有收下许汐泠,这让李轶暗暗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刘秀对许汐泠没多大的兴趣,也没有被她的美sè所吸引。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心有不甘,等许家父女离开后,他愤愤不平地说道:“刚才将军不该拆我的台啊!”

刘秀说道:“许家向县衙捐献的钱粮确实不算多,我们也不该去查封许家。”

李轶苦笑道:“将军,其实我也只是吓唬吓唬许家,并无真查封许家之意!”

邓禹接话道:“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也要求之有道,利用威吓之手段,强逼人家就范,非君子所为!”

他和李轶的接触并不算多,但通过这次的事,邓禹对李轶的印象大打折扣。

许家的小姐是美艳的不可方物,大多数的男人见了,也都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但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硬逼着许家献出女儿,未免也太下作了,邓禹深感不齿。李轶被邓禹说得老脸一红,正要争论,刘秀摆摆手,对邓禹正sè道:“仲华,你立刻去军营走一趟,仔细查查,看看是否有人在俘虏当中散播谣言,蛊惑人心,企图煽动暴

乱。”

“倘若确有此事呢?”“严惩不贷!另外……”刘秀话到一半,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如果确被许汐泠言中了,那么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可以考虑收为己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言提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