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主动相邀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主动相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禹多聪明,只看到许紘飘忽不定的眼神,也就明白了人家的意思。许汐泠不是病了,而是在气主公没有收下她,现在是在拿乔呢!

他含笑说道:“既然许小姐有恙在身,在下就不多打扰了,许先生,告辞!”

“呃,邓校尉慢走!”许紘陪着笑,把邓禹送出许府。等邓禹走后,许紘快步走到回到大厅,不知何时,许汐泠已经坐在大厅里,正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许紘看了许汐泠一眼,对这个女儿,他是又有气又很佩服。

佩服的是她竟然能算到刘秀会派人来找她,提前称病,气恼的是,邓禹对许家有恩,她称病不见,也太说不过去了。他在许汐泠旁边坐下来,意味深长地说道:“汐泠,你为何称病不见邓校尉?邓校尉人品才貌俱佳,既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又年少有为,现逢乱世,有邓校尉这么一个人可

以倚靠,对你,对许家,都是……”

许紘话没说完,许汐泠放下茶杯,摆了摆手,打断父亲下面的话。她嫣然一笑,说道:“父亲,邓校尉是奉命来找我的。”

“奉命?奉……奉谁的命令?”

许汐泠笑了,反问道:“父亲,在湖阳,能使唤得动邓校尉的人,还会有谁?”

“刘秀……刘将军?”许紘诧异地睁大眼睛。

“嗯。”许汐泠含笑点点头,说道:“他派邓禹前来,必是想请我为他做事。”

“可是,刘将军不是已经拒绝了吗?”许紘本来就不同意许汐泠去从什么军,一个姑娘家,整天混在男人堆里,那算怎么回事?刘秀拒绝了此事,还正合他心意。

许汐泠说道:“舂陵军已经把被俘的县兵都放了。”

许紘不解地看着许汐泠,没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许汐泠继续说道:“舂陵军刚刚占领湖阳,局势未稳,这个时候释放三千多县兵俘虏,是有很大的隐患。选择在这个时候放人,说明舂陵军是不得不为之,那么又有什么事

能逼迫舂陵军必须要这么做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猜对了,柏松门的弟子大量混入县兵俘虏当中,正准备伺机而动,舂陵军心存顾虑,只能硬着头皮,提前释放县兵俘虏。

也正是因为自己猜对了,刘秀见识到自己的能力,才派邓禹前来请她。

许紘听了半天,脑子里还是迷迷糊糊,他问道:“汐泠,你不打算去帮刘将军做事了?这样也好,一个姑娘家,找个好人家,相夫教子,方为正道!”

许汐泠最不爱听的就是这样的话,姑娘家又怎么了?难道姑娘家就注定了只能去相夫教子,一辈子碌碌无为?她自小从师学艺,为的就是能有一天大展身手。

可是天下豪杰虽多,但能令她心仪者却寥寥,就目前来看,刘秀还是很讨她的好感,起码刘秀这个人心术正直,非李轶之流能比。

不过她也是有脾气的,她可不是你想拒绝就拒绝,想找回去就找回去。刘秀光派一个邓禹前来请她,还不太够分量。

邓禹来了趟许府,连许汐泠的面都未能见到,无功而返。回到县衙,刘秀见邓禹是一个人回来了,好奇地问道:“仲华,许小姐没有跟你一起来?”

听闻他的话,邓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头说道:“许小姐病了。”

“病了?”

“是啊,估计是人家主动前来投奔,却被主公无情拒绝,回到家中,心里窝火,就一下子病倒了吧!”邓禹一本正经地说道。

刘秀揉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喃喃嘀咕道:“我感觉,许小姐不像是心胸如此狭隘之人。”

邓禹一笑,说道:“心胸未必狭隘,但姑娘家的小性子肯定是有的。”

刘秀扬起眉毛。邓禹说道:“依我看,称病是假,置气是真!主公明明已经拒绝了人家,现在看到许小姐的才能,又调过头来去邀请人家,许小姐的心里自然不会痛快。”

“原来是这样。”刘秀沉吟片刻,拍拍邓禹的胳膊,说道:“仲华,走,再去一趟许府,这回我跟你一起去!”

邓禹扶额,说道:“主公,人家主动来投,你拒绝了,现在人家不想来了,你反倒要亲自去邀,这……”未免也太厚脸皮了。

刘秀不以为然地仰面而笑,说道:“如果脸皮厚点就能广纳天下贤士,我宁愿自己的脸皮比城墙还厚。”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通过许汐泠能提前判断出柏松门弟子混在县兵俘虏中这件事,足以证明许汐泠才能过人,这样的人才,管她是男是女,是俊是丑,刘秀绝不会轻易放过。

邓禹无言地摇摇头,跟随着刘秀,再次去了趟许府。

若是以前,以邓禹的性格,被人家拒绝了一次,他绝不可能再回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现在跟随刘秀的时间长了,他感觉自己的脸皮也变厚了。其实是身份不同,决定了人的思维不同。以前,邓禹只为了自己活着,个人的荣辱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现在邓禹是舂陵军中的一员,集体的荣辱已经高过他个人的荣辱。

刘秀也是这样。

刘秀和邓禹来到许府,许紘再一次出门迎接。一路寒暄着进入大厅,刘秀率先切入正题,说道:“许先生,我听说许小姐病了,病情如何,可还严重?”

许紘的表情很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道:“还好、还好,让刘将军如此费心,亲自登门探望,小人实在过意不去啊。”

“哎,许先生言重了,今日上午,许小姐向我们提供的信息,帮助很大,现在听闻许小姐抱恙,我理应前来探望嘛。”

许紘清了清喉咙,叫来一名下人,让他立刻去通知许汐泠,说刘将军到访。

时间不长,离开的下人回来,同时还带来一名二十左右岁的丫鬟。那名丫鬟走到刘秀近前,毕恭毕敬地低身福礼,说道:“刘将军,小姐有请。”

“好。”刘秀应了一声,站起身形,邓禹等人也要跟着起身,丫鬟连忙说道:“小姐只请刘将军一人。”

刘秀向邓禹等人摆摆手,含笑说道:“仲华,你们在此稍等,我去去就回。”说着话,他跟随着丫鬟走出大厅。

许府的规模不小,宅院布置得也很漂亮。在丫鬟的指引下,刘秀来到许府的后宅。走到一座后宅的偏院前,丫鬟摆手说道:“刘将军,请!”

刘秀举目看看,偏院的拱门上,有鲜红的三个大字:梅轩阁。

走入其中,院如其名,院中种植了许多的梅树。现在已过梅花盛开的季节,不过梅树上都挂满了梅子,看过去,绿油油的一片。穿过幽静的小院,丫鬟把刘秀让进一间阁楼。阁楼上下两层,一楼的中央燃着熏香,味道并不浓烈,清清淡淡,令人心旷神怡,左手边的房间有桌子、铺垫,看来是主人

喝茶休息的地方,右边的房间摆放了许多的竹简,看来是主人的小书房。

上到二楼,这里是许汐泠的卧房。空间很大,大得都显得有些空旷。

在房间的最里端,摆着一张床铺,与偌大的房间相比,这张床铺显得相对较小。

到了房门口,丫鬟停下脚步,规规矩矩地站在旁边一侧,向刘秀低身福礼,说道:“刘将军请进。”

看丫鬟没有跟随自己一同进来的意思,刘秀稍微迟疑了一下,迈步走进屋内。

屋子的地面,是清一sè的乌木地板,擦得又光又亮,打眼一瞧,好像黑sè的大理石。

穿过偌大的空间,走到床榻前,在距离床榻还有四五步远的时候,刘秀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了。

许汐泠此时就躺在床榻上,她是侧身躺着,一只手支撑着头部,身上穿着轻薄的纱制襦裙,裙摆相对于正常襦裙要短一些,露出一小截小腿和白皙粉嫩的赤足。

刘秀还是很懂礼数的,人家穿着这么单薄,他若走到床榻近前就太失礼了。

“听说许小姐病了,我特来探望。”刘秀开口说道。

原本闭目养神的许汐泠,缓缓睁开双眼,那狐媚又慵懒的神情,再配上她绝美的容颜,当真是对人的一种考验。

即便刘秀,也下意识地垂下眼帘,不太愿意去正视许汐泠。

她嗓音低沉,又略带沙哑地说道:“刘将军……”

说着话,她用手臂艰难地支撑起身子,似乎想要坐起。刘秀向许汐泠摆摆手,正sè说道:“许小姐身体有恙,还是躺着吧!”

“那太失礼了。”许汐泠很坚持的要坐起,但身子似乎沉得厉害,好半晌都没等坐起来。刘秀暗叹口气,走上前去,扶住许汐泠的胳膊。

她的襦裙本就是纱制的,衣袖只是一层透明的薄纱,刘秀扶住她的胳膊,和直接碰触她的身体没什么区别,几乎感受不到有那层薄纱的存在。

感受到掌心的温热和柔软,刘秀体内的气血一阵奔腾,他暗暗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让自己近乎于沸腾的气血瞬间冷却下来。

扶着许汐泠在床上坐好后,刘秀立刻收回手,没有任何的留恋。

他的表现,让许汐泠对刘秀又多生出几分好感。

许汐泠对刘秀的试探,自然也有她的道理。

她很清楚自己的长相,也很清楚自己的容貌和身体有多吸引人,以后她要和自己追随的主公朝夕相处,她也担心对方会突然对她图谋不轨。

说白了,现在的试探就是为了以后的自保。

刘秀的表现让她很满意,也再次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人,刘秀的确是个谦谦君子。她坐在床上,含笑说道:“让将军亲自来寒舍探望,小女子真是过意不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主动相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