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零九章 釜底抽薪

第二百零九章 釜底抽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这一声炸雷,让许汐泠忍不住惊呼出声:“将军!”

她不由自主地跨前一步,身子都快贴到了潘纪的身上。闻着迎面扑来的幽香,看着她惊慌失措的小脸,潘纪气血翻涌,差点没忍住要伸手把许汐泠抱入自己怀中。他吞了口唾沫,轻声安慰道:“汐泠小姐莫怕,只是打雷而已!”说着话,他轻拉着许汐泠的玉臂,特意走到营帐门口,望着外面天空黑压压的乌云,他心里都快乐开花了

,但表面上还是硬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正sè说道:“暴雨欲来,汐泠小姐这个时候渡江,未免太危险了,还是暂留营中,先避避风雨为好!”

“这样会不会打扰到将军?”

“不碍事、不碍事!”潘纪连连摆手,而后他看向潘礼,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退下吧!”

潘礼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潘纪说得好听,还什么帮自己提亲,搞了半天,是他自己看上了许汐泠。

他强压怒火,说道:“潘校……”

他刚起个话头,潘纪便沉声打断道:“我让你出去继续巡逻,你没听见吗?”

虽然校尉的级别已经不低了,但毕竟还不是将军,而许汐泠此时口口声声叫自己将军,他听着也很是受用,当然不希望被潘礼点破。

再者说,这个时候潘礼还在这里实在太碍眼。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潘纪比潘礼打上好几级呢!潘礼无奈,憋着一肚子的气,向潘纪躬身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向外走去。等潘礼离开,潘纪脸上的笑容又浓烈了几分,搀扶着许汐泠的手臂,让她坐下,而后见她的脸sè还有苍白,他说道:“汐泠小姐冷了吧,我这里正好有今年的新茶,可以暖

暖身。”说着话,潘纪亲自动手,煮了一壶茶水。

他倒了两杯茶,自己拿着一杯,另一杯递到许汐泠面前,后者接过来,向潘纪含笑道谢。许汐泠每次冲潘纪笑,都能让他愣个三、四秒的神。

现在他是越看许汐泠越喜欢,越看心里越痒痒。

这时候,即便是跪坐在许汐泠身后的小梅和小菊在他眼中,也变得十分碍眼。他心思转了转,问道:“对了,汐泠小姐还没有吃饭吧?”

听闻这话,许汐泠露出窘sè。见状,潘纪也就明白了,他侧头说道:“来人!”

随着他的话音,两名守在中军帐门口的亲兵走了进来,向潘纪插手施礼。潘纪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们立刻去备些酒菜送过来,还有,”

说着话,他又指了指小梅和小菊,说道:“带这两位姑娘去偏帐休息,记住,也要给这两位姑娘备好吃喝,不得怠慢!”

“遵命!”两名亲兵同时答应一声,然后看向小梅和小菊。二女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为难地看向许汐泠。

潘纪一笑,向旁指了指,说道:“偏帐就在那边,距离这里很近,我看两位姑娘也都累了,去了偏帐可以好好休息。”

许汐泠放下心来,再次向潘纪道谢,然后对小梅和小菊点了点头。得到她的授意,二女才站起身形,跟着两名亲兵走出中军帐。

碍眼的人全部离开,中军帐里只剩下潘纪和许汐泠两个人,后者的态度开始变得放肆起来,看向许汐泠的目光不再有任何的掩饰,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来回游走。

许汐泠故作不解地问道:“将军,汐泠身上有什么不妥吗?”“别动!”潘纪突然走到许汐泠近前,弯下腰身,慢慢贴近她,就在许汐泠面容慌乱之时,潘纪伸出手来,从许汐泠的发髻间摘下一根草叶,他含笑说道:“汐泠小姐这一路

辛苦了吧?”

看着潘纪手中的那片草叶,许汐泠向他嫣然一笑,说道:“若非马车坏于半路,我们三人也不至于走得如此艰辛。”

“现在兵荒马乱,反贼四起,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太平,即便是淯阳,弄不好过几天也会出现乱子。”潘纪不动声sè地唬弄着许汐泠。

许汐泠惊骇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在南阳,最安全的地方还是郡城。依在下之见,汐泠小姐可到郡城去躲避战祸!”

“可是,小女子并无亲戚在郡城!”许汐泠摇头说道。

潘纪一笑,说道:“我在郡城有座宅子,如果汐泠小姐不嫌弃,可以暂住我那!”见许汐泠惊讶地看着自己,潘纪忙又解释道:“汐泠小姐放心,我还没有成亲,平日里大多时候也都是待在军中,郡城的宅子几乎是空的,反正也是闲置着,不如借给汐泠

小姐,如果汐泠小姐住得习惯了,就算是送你也无妨!”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许汐泠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潘纪闻言,心花怒放,急忙说道:“没关系的,送给别人,我会舍不得,送给汐泠小姐,别说区区一座宅子,就算是我的这条命,只要汐泠小姐想要,也尽管拿去!”

许汐泠面红耳赤地垂下头,不敢正眼看潘纪。他的话已经很露骨了,把他的宅子让给许汐泠去住,等于是让她变成宅子的女主人,也就是他的夫人。潘纪的年纪不大,还不到三十,在郡城,算得上是年轻有为的高级军官,喜欢他的千金小姐自然也不在少数,但真正能让他看得上眼的,没有几个,迄今为止,真正能让

他感到心动的,许汐泠算是第一个。

看她含羞带怯的样子,潘纪感觉好像有无数只小手在挠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似的。他在许汐泠身边跪坐下来,正sè说道:“潘纪乃一片肺腑之言,汐泠小姐不信?”

还没等许汐泠说话,营帐外突然有人说道:“潘校尉!”随着话音,两名亲兵从外面走了进来,同时还端进来两只托盘,盘中有酒有菜。

潘纪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向旁走出两步,拉开他和许汐泠的距离,然后清了清喉咙,面无表情地说道:“把酒菜放到里面。”

“是!”两名亲兵答应一声,走进中军帐的内室。中军帐通常都会分为内外两部分,外面是商议军务的,里面是主将休息的。

两名亲兵把酒菜摆好后,退出中军帐。潘纪拉住许汐泠,含笑说道:“我们先去吃点东西!”说着话,他把许汐泠从坐塌上拉起,向内室走去。

内室的空间不算大,地上摆着一张床铺,旁边有放置盔甲、武器的架子,另一边摆放着桌子、坐塌。此时桌上已摆放了四盘菜,一壶酒,还有两只小酒盅。

潘纪先是请许汐泠入座,而后他在对面坐了下来。

他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拿起自己的这杯,向许汐泠笑道:“汐泠小姐,今日你我能在军营相遇,是缘分,我敬汐泠小姐一杯!”

说着,他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得一滴不剩。然后他放下杯子,乐呵呵地看着许汐泠。人家都把酒干了,许汐泠也不好推辞,只能硬着头皮,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随着一杯酒下肚,许汐泠的小脸立刻蒙起一层粉红,雾蒙蒙的桃花眼更是朦胧,让人看一眼,好像要被吸进去似的。

潘纪挠了挠头发,问道:“汐泠小姐还未说,愿不愿意去郡城居住。”

许汐泠小脸更红,微微颔首,含羞带怯地瞄了潘纪一眼,小声说道:“如此……如此麻烦将军,汐泠太过意不去了。”就她这一个眼神,把潘纪的魂都勾出来了。他原本还坐在许汐泠的对面,听闻她的话,他立刻凑到许汐泠的身旁,一只手抬起,轻轻放在她的玉背上,声音颤抖地说道:“

别说区区一间宅子,就算是我的命,汐泠小姐想要,都可拿去!”

许汐泠转过头来。他二人的身子本就挨在一起,她这么一转头,两人的鼻尖都快碰上,她媚眼蒙蒙地问道:“当真?将军当真能如此善待汐泠?”看着近在咫尺,娇媚无双的小脸,潘纪都很不得一下子把她扑倒自己的身下。他的脸一点点的向前凑去,不断靠近那枚娇艳欲滴的红唇,神志不清地说道:“当真,一定当

真!”

随着他不断靠近,许汐泠也不留痕迹的慢慢后移,羞怯的小脸一下子布满笑容,说道:“那我现在就要!”

“我给!我什么都给你!”此时的潘纪,已被许汐泠迷得神魂颠倒,什么理智、心智,都已飞到了九霄云外。而就在这时,许汐泠的小手突然抚上潘纪的脸颊。

潘纪的身子一震,脸上带着笑容,一头向许汐泠扑去。他的头先是靠在许汐泠的胸口,然后慢慢下滑,滑到她的小腹,滑到她的大腿,最后再一动不动了。

仔细看趴在许汐泠大腿上的潘纪,在他的太阳穴上,触目惊心地插着一支铜钗,这支铜钗,几乎横着穿透了他的脑壳,只剩下一小点的钗头露在太阳穴的外面。

直到死,潘纪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估计他的脑中还保留着抱得美人归的春梦。

许汐泠站起身形,低头看了眼潘纪的尸体,将他挪到床铺上。而后她在桌前坐下来,拿起筷子,一口口地吃着桌上的菜肴。

策马奔驰的一天一宿,虽然中间有过几次休息,但要她啃食那些硬邦邦的干粮和腊肉,她也着实吃不下。

现在的她,的确是饿了,对床铺上的尸体视若无睹,大快朵颐起来。许汐泠非寻常的千金小姐,通过她刺杀潘纪的过程,可看出此女不仅有城府,有心计,而且心理素质极佳,行事果断,手腕毒辣,在她刚杀过的人旁边还能大口吃喝,心肠之硬,犹如磐石。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九章 釜底抽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