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被困重围

第二百一十五章 被困重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稷的每一次挥刀,在他的周围便有一排县兵倒下,春秋大刀所过之处,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所向披靡。

在被刘稷一口气砍刀二十余人后,冲过来的那些县兵无不吓得心惊胆寒,人们哪里还敢轻易继续靠前,无不是连连后退。

刘稷催马前冲,一走一过之间,大刀左右挥砍,又是将数名县兵在斩杀在地。

这时候,岑彭也冲了过来,三尖两刃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电光,直奔刘稷的脑袋闪去。

刘稷冷哼出声,横起手中的春秋大刀,向上招架。

当啷!这一声巨响,仿佛炸雷一般,周围的许多兵卒们被震得扔掉武器,双手捂耳,蹲到地上,满脸的痛苦之sè。

再看刘稷,他是没事,但他胯下的战马受不了如此强大的震击力,噔噔噔的向后连退了三步。

好小子!还真有膀子力气!刘稷虽然恨岑彭入骨,但也不得不佩服岑彭臂力惊人。

“你也接我一刀试试!”刘稷单手轮起春秋大刀,将其高高举起,催马冲向岑彭,借助惯性,一刀劈砍下去。

岑彭也强硬,双手横刀,全力向上招架。

当啷!又是一声巨响,以他二人为中心,方圆八、九米内已经没人了,那是被震的。这震耳欲聋的铁器碰撞声,任谁听了都受不了。

见到岑彭竟然能硬接下自己单臂的全力挥刀,刘稷暗吃一惊,难怪岑彭被誉为南阳的第一猛将,果然有两把刷子!

他深吸了口,这回是双手持刀,蓄足了力气,再次挥刀,向岑彭力劈华山地劈砍下去。

嗡——

刀锋划破空气,都隐约传出龙吟之声。

刘稷的刀来得太快,岑彭无法躲避,就算他能躲避得开,他胯下的战马也躲避也不开。他深吸口气,使出浑身的力气,横起三尖两刃刀,向上硬架。

当啷!轰隆——

刘稷这势大力沉、惊天动地的一刀,结结实实地砸在三尖两刃刀的刀杆上。随着震人头晕的碰撞声,岑彭的身子一下子矮了下去,与此同时,他的胯下传出一声闷响。

附近的双方将士定睛一看,无不脸sè大变,惊得瞠目结舌。

原来刘稷这一刀,不可思议的将岑彭战马的四蹄给硬生生压折了,战马四腿扭曲,趴在地上,口中都吐出了血沫。而坐在马背上的岑彭,还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双手擎刀,高高举起,全力的向上搪着,而刘稷坐在马上,身子前探,双手持刀,刀头死死压在三尖两刃刀的刀杆上,全力

的往下重压。

两人的较量,并没有因为岑彭战马被震毙而结束,双方针尖对麦芒的较量起力气。

如果离近点便能看到,岑彭与刘稷似乎是势均力敌,但岑彭双只手的虎口,都已渗出了血丝。

嗖——

随着破风声,斜刺里突然飞射过来一支箭矢,直奔岑彭的脖颈而去。

岑彭反应也快,原本的双手擎刀,立刻便成了单手举刀,咔嚓,三尖两刃刀的刀头重重砸落在地,而刀尾还被他高高举起。

压在刀杆上的春秋大刀,顺着刀身的倾斜,向下滑去。趁此机会,岑彭侧身,手臂向旁一探,嘭的一声,那支射向他脖颈的箭矢被他不可思议的一把抓住。

紧接着,他把箭矢向旁一丢,拖着三尖两刃刀向旁翻滚。

也就在他滚开的瞬间,春秋大刀砸落下来,没有劈中他,倒是将死马的马头劈掉一半。

翻滚出去的岑彭一个纵身,从地上跳起,他端着三尖两刃刀,不退反进,冲向刘稷的同时,一刀直刺他的肋下。

刘稷冷哼一声,挥刀格挡,哪知岑彭用的是虚招,两把刀还没碰撞到一起,岑彭已然收刀,从刘稷战马的马腹底下钻了过去,顺带着,刀锋将战马的两只后蹄一并斩断。

战马没了两只后蹄,嘶鸣一声,几乎是直立着向后倾倒。

坐在马背上的刘稷也被甩了下去,摔了个灰头土脸。他身子才刚一落地,便向弹簧似的,一蹦而起,拖着春秋大刀,气得哇哇怪叫,暴跳如雷。

这两位,从在马上厮杀,立刻变成了陆地厮杀,两杆大刀,上下翻飞,你来我往,叮叮当当的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他二人都是勇冠三军、难逢敌手的猛将,在和对方的厮杀当中,也是越打越佩服,都感觉对方是自己平生仅见的劲敌。

岑彭与刘稷打得是难解难分,不过战场上的局面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由刘稷和邓奉带来的数千舂陵军,连同先前溃败的一千多舂陵军,开始对县兵进行三面围攻。

新野县兵的战力并没有很强,甚至他们的单兵战力,还远不如舂陵军这些杂兵。

这四千多人的县兵,绝大多数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都是新兵,没有经过训练,也不会排兵布阵,更不懂相互配合,他们在战场上的战斗方式,和地痞混混打群架没什么区别。

当他们占优的时候,一个个的生龙活虎,喊打喊杀,而一旦陷入劣势,士气是迅速崩塌。刚开始,岑彭依仗着自身的武力,一刀刺死了刘越,让县兵士气大振,加上对面的舂陵军兵力不多,又被岑彭的勇猛震慑住,吓得四散奔逃,县兵们属于棒打落水狗,借

着岑彭的雄威,追着舂陵军砍杀。

现在一千多人的舂陵军,一下子变成了五、六千人,而且敌军主将刘稷的武力,还完全不逊于岑彭,这时候,县兵们的气焰已完全被打压下去。人们向紧张地张望四周,感觉自己的前后左右全是如狼似虎的敌人,看着己方的同袍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杀倒在地,或一命呜呼,或濒死惨叫,许多县兵吓得连武器都拿不

稳,更别说去和舂陵军拼命。

四千多人的县兵,很快便被三面夹击而来的舂陵军压缩成一团,局面已是岌岌可危。刘稷和岑彭还在厮杀,前者是越打越兴奋,越打越痛快,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劲的敌人,把这辈子所学的本领都用出来了。岑彭在应对刘稷的同时,也有在悄悄留意

战场的局势,眼瞅着舂陵军要对己方形成合围之势,在拖延下去,有全军覆没之危。他断喝一声,猛的连出三刀。刘稷哈哈大笑着,当当当的连接了他三刀。

这三刀,只是岑彭的前招,接下来的那一鞭,才是杀手锏。在他二人身形交错之际,岑彭猛的一抬手,将背后的铁鞭抽出,对准刘稷的后脑砸了过去。

他这招,让刘越吃了大亏,不过刘稷可不是刘越,他的后脑勺如同长了眼睛似的,将春秋大刀向后一背,当啷,铁鞭狠狠砸在刀杆上,撞出一团火星子。

刘稷嘿嘿一笑,转回身形,顺势持刀横扫。岑彭根本没有再与他继续拼杀的意思,他身形向后跳跃,闪出圈外,然后拖着三尖两刃刀,直奔己方的县兵阵营跑去。

正战在兴头上的刘稷见岑彭突然跑了,愣了片刻,随即甩开双腿,往前猛追,同时喊喝道:“岑彭,还未分出胜负,你跑什么?”

刘稷可以不在乎整个战场的局势,可以专心致志的和岑彭单挑,但岑彭不行,他是县兵主将,他不可能扔下全军四千多兄弟不管,只陪着刘稷一个人玩。

跑回到龟缩成一团的县兵阵营后,岑彭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向地下一戳,随手从一旁兵卒手中拿过弓箭,他捻弓搭箭,对着追赶过来的刘稷,啪啪啪的连放三箭。

刘稷挥舞大刀,当当当的把迎面而来的三箭全部挡开,跳脚大叫道:“岑彭,你是何意?滚出来与老子再战!”

岑彭一放箭,也提醒了周围的县兵,弓手们纷纷抽出箭矢,搭上弓弦,乱箭向刘稷射去。

刘稷气得直骂娘,一边挥刀格挡飞矢,一边向后连退。很快,舂陵军兵卒蜂拥上前,组成盾阵,将刘稷护住。

岑彭不管刘稷,急声下令道:“后队变成前队,全军回撤新野!”

太晚了,他们已然撤不回去了!

当岑彭指挥者县兵调头往回冲杀时,一支严阵以待的舂陵军挡住他们的去路。

这支舂陵军,得有三千余众,排列着整齐的战阵。前方是弓手,后方是盾兵、长矛兵。

看到县兵如潮水般奔跑过来,阵列前方的弓手们纷纷捻弓搭箭,射出箭矢。

嗡!就见一面箭雨从舂陵军的阵营头顶腾空,在空中画出一面巨大的弧线,呼啸着砸入县兵的人群里。

啪、啪、啪——

箭阵砸入人群的瞬间,真仿佛雨点一般,向前奔跑的县兵翻滚着扑倒在地。

第一排的弓手放完箭后,立刻后退,后排的弓手上前补位,继续捻弓搭箭,射出箭阵。

嗡!又是一面箭雨腾空而起,划过长空,落入县兵阵营里。噼里啪啦!箭矢穿透铠甲声、人们倒地声、撕喊声、哀嚎声,连成一片。

身在县兵当中的岑彭,倒吸口凉气,他看得出来,阻断己方退路的这支舂陵军,绝对是反军当中的精锐。

他猜的没错,这支舂陵军,为首的主将正是柱天大将军刘縯,他率领的这三千兵卒,正是最先参加舂陵军,也是战力最强又最训练有素的三千精锐。

在如此凶猛的箭阵之下,岑彭感觉己方就算是冲到舂陵军近前,只怕也剩不下几个人了。他当机立断,放弃回撤新野的打算,传令麾下,列成铁桶阵。

铁桶阵,这是近几天来,岑彭唯一让县兵们练习的战阵,这个战阵,也是最简单,变化又最少的。

县兵兵卒聚拢到一起,外围的兵卒向外举盾,里面的兵卒向头顶举盾,整个阵型看上去,就是由无数面盾牌组成的一个巨大铁桶。

也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全力防守的阵型。不过若是认为铁桶阵没有杀伤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真冲到铁桶阵的近前,从盾牌缝隙中刺出来的全是要命的长矛、长戟。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被困重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