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二十章 兄弟交心

第二百二十章 兄弟交心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叹口气,提醒道:“伯姬,要叫稷哥!”

“什么稷哥,呸,他也配!”刘伯姬气呼呼地说道:“哪有做哥的还抢弟弟东西的?”

“长幼有序啊!”刘秀无奈地摇摇头。

刘伯姬也不和他争辩,拉着刘秀,走进大厅里。

此时刘縯还没有走,看到小妹拉着小弟进来,他笑道:“伯姬,你也来了?晚上吃饭了没?我让人给你准备点吃的吧?”“吃不下,气都气饱了!”刘伯姬走到刘縯近前,大声质问道:“大哥,为什么别人都升职了,偏偏三哥要被降职?三哥调兵到淯阳,那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能为这个事罚

三哥呢?”刘伯姬的嘴巴向来厉害,没理都能辩三分,得理更是不饶人,像连珠炮似的。醉醺醺的刘縯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看眼刘秀,后者正在扶额,见状他也就明白

了,是小妹自己跑来给阿秀出头的。他说道:“伯姬,有些事情你不懂……”他刚起个话头,刘伯姬又道:“还有乌骓,那明明是三哥的马,凭什么要给他刘稷?就因为刘稷跟岑彭打了一仗?他是把岑彭给打死了还是把岑彭给打残了?你们那么多人

,围着岑彭打,最后还让人家给跑了,还有脸邀功?我呸!”

刘伯姬这是把刘縯都骂进去了。对自家小妹,刘縯也是拿她没办法,平日里宠着惯着,刁蛮任性,如果深说她两句,她都能冲上来拼命。

刘縯无可奈何地看向刘秀,后者也是一脸的苦笑,他拉着刘伯姬的手说道:“好了好了,伯姬,这些事情大哥和我自然会商量着处理的,你就别管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还不得被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死,我帮你说话还说错了?”刘伯姬现在是一肚子的怒火,看大哥刘縯不顺眼,看三哥刘秀也没顺眼到哪去。

“没错、没错!我家小妹从来都不会有错!”刘秀边说着软话,边拽着刘伯姬往外走。同时还回头向刘縯使个眼sè,示意他自己会安抚好小妹。

“唉!”刘縯一屁股坐在坐塌上,本来他心情还挺好的,结果被小妹这么一闹,他的好心情也没了。

刘秀拉着刘伯姬出去好一会,才回到大厅里。

“伯姬走了?”“嗯,好说歹说,总算是劝回去了!”

偌大的大厅,只剩下他们兄弟两个人,刘縯问道:“阿秀,那匹乌骓……”

他话音刚起,刘秀便打断道:“大哥,倘若那匹乌骓是你的,稷哥向要开口索要,你会不会给他?”

刘縯愣了一下,笑道:“当然会给。”

刘秀点点头,昂首说道:“大哥是做大事的人,自然有大心胸,不会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更何况是一匹马?我的心胸虽没有大哥那么宽阔,但也绝不会丢了大哥的脸。”

区区的一匹马,能换来刘稷的忠心耿耿,太值了。

天下的宝马,何止乌骓一匹,等到成就大业之后,什么样的宝马良驹得不到?而天下间的刘稷,可就这么一个,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就心胸而言,刘秀比刘縯更加宽广,他又哪会在乎这一匹马?

刘縯闻言,在心中再次感叹一声,有弟如此,兄复何求?有阿秀这样的弟弟在自己身边,真是帮了大忙了。

他向刘秀招了招手,等刘秀走到他近前,他拉着刘秀的衣袖,兄弟俩并肩而坐。

他倒了两杯酒,一人一杯,碰下杯子,喝了一口,而后面露正sè地问道:“阿秀,你觉得宴会上,阿稷说的话如何?”

以他兄弟二人的默契,自然不用把话说的太直白,刘秀自然能领悟大哥指的是什么。

他幽幽说道:“王莽已穷途末路,朝廷已处于土崩瓦解的边缘,当今天下,群雄并举,大哥理应当仁不让。”

刘縯眼睛顿是一亮,兴奋地问道:“小弟也支持大哥这么做?”“当然,不仅我支持,全军上下的所有弟兄,都会支持!大家伙提着脑袋,拼了命的跟着大哥起事反莽,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日后能有一天能封王拜相,光宗耀祖嘛!

倘若大哥没有那样的雄心壮志,人才将会尽失,只有大哥具备那个心思,大家才会干劲十足,死心塌地地跟着大哥干到底!”刘秀把事情掰碎了,一点点的分析给大哥听。

听完刘秀的这番话,刘縯是彻底没了心理负担,他长长嘘了口气,扬起头来,哈哈大笑。过了一会,他又正sè问道:“阿稷说,在新野称帝之事……”他这话才刚出口,刘秀立刻打断,摆手说道:“不可!还为时尚早!赤眉、铜马甚至绿林,实力都远胜我柱天都部,难道他们不想称帝吗?不是不想,而是还不敢,还不到

时机。正所谓木秀于林,现在无论是谁来做这个出头鸟,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nbs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p;他这番话,让刘縯骚动的心迅速冷却下来,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稍顿,他问道:“阿秀,倘若再有人劝进,大哥当如何?”

刘秀想了想,意味深长地说道:“可责骂,但不可罚。”“嗯。”刘縯应了一声,仔细琢磨片刻,含笑说道:“大哥知道了。”稍顿,他恍然想起了什么,笑道:“辛达在新野有一座大宅子,大哥给你留着呢,以后这座宅子,就是你

的了。”

辛达在新野做县令那么多年,家财万贯,他的私宅,规模也定然小不了。

刘秀微微皱眉,说道:“大哥,会不会太招摇了?我现在只是个校尉,住那么大的宅子,怕是有人会说三道四,再者说,我一个人住,也用不了。”刘縯一瞪眼,沉声说道:“我看谁敢说三道四?我割了他舌头!先降职,又被夺马,已经够委屈阿秀的了,在宅子这件事啊,大哥不能再让阿秀继续受委屈!这事就这么定

了。”

对于这些身份之物,刘秀是真的不太在乎,有了固然是好,没有也无所谓。

当一个人的眼光看到的是整个天下,他的心胸装的也是整个天下时,什么金啊、银啊、珠宝啊,真的已经不值一提了。现在的刘秀,一心想的就是辅佐大哥,拿下天下,把大哥推上那座至高无上的皇位,彻底光复大汉的江山,到时,他也可以成为一位逍遥王公,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游

山玩水,尽享世间之福。

辛达的这座私宅,确实是又大又豪华,不敢说是整个新野城最大的宅子,但也是能排进前三名的。

宅子里还有下人,光是丫鬟,就有数十人,仆人和护院也有数十号之多。

当晚,刘秀到了宅子时,没等进门,一名四十多岁的家仆便跑了出来,规规矩矩地躬身施礼,说道:“老奴刘全,拜见公子!”

刘秀一怔,翻身下马,问道:“你是?”

“老奴是刘府的管家。”

刘府?刘秀下意识地抬头一瞧,门廊上方的牌匾,刻着刘府两个大字。他嘴角扬了扬,心中暗道,大哥安排的真是周全,连门牌都已经做了更换。

刘全向旁一挥手,立刻跑过来一名小厮,牵着刘秀的马,从侧门走进府内。刘秀乐呵呵地打量刘全一番,好奇地问道:“你本姓刘?”

“老奴是大将军赐姓,老奴本为辛达府上一管事,承蒙大将军法外开恩,不仅留了老奴一命,还给老奴赐了刘姓。”带刘秀过来的一名军候含笑说道:“将军,正是刘全举报了辛达在城内的秘密银库,帮助我军缴获了不少的金银珠宝,大将军念他有功,故饶他一命,还安排他到了这里做

管家。”

原来如此!刘秀点了点头,再没有多问,迈步向府内走去。

虽说刘秀被降职成了校尉,但舂陵军的人依旧对他以将军相称。

其实对于刘秀而言,头衔的大小根本无所谓,单凭他是刘縯亲弟弟这一点,在舂陵军内就无人敢对他不敬。

不仅刘秀被分了宅子,像邓禹、马武、铫期等人,也都被分了宅子,虽说有大有小,有好有坏,但最差的也差不到哪去,他们的住处,距离刘秀这里也都不远。

等众人相继离开后,还留在大堂里的,除了刘秀,便只剩下九儿和许汐泠了。她二人都未入籍柱天都部,在柱天都部里,她二人的身份也只能算是刘秀的门客。

论功行赏的时候,柱天都部的花名册里根本找不到她二人的名字,刘縯自然也无法给她二人奖赏,像分宅子这样的好事,当然更不会落在她俩的头上。

好在刘秀的宅子足够大,别说住下她两个人,就算是住二十、二百人都没问题,何况她俩本就是刘秀的门客,理应住在他的府邸。

刘秀叫来刘全,说道:“刘全,你带我到宅子里走一走。”

刘全点头哈腰地应着,摆手说道:“公子这边请。”

刘秀对许汐泠和九儿说道:“你俩也跟我一起逛逛,顺便挑挑自己喜欢的院子。”他话音未落,就听门廊那边传来嘈杂声。

“三小姐,小的还没进去通报呢!”“三小姐你还不能进……”

在一阵嘈杂声中,刘伯姬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名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满脸为难的家仆。

见状,刘秀向两名家仆挥了挥手,示意他俩下去,而后他对刘伯姬笑问道:“伯姬,你怎么来了?”

“三哥,我不要跟着大哥住,我要跟着你住!三哥不会不欢迎我吧?”还没等刘秀吱声,姑娘目光一转,看向刘秀身旁的许汐泠和九儿。她认识九儿,但没见过许汐泠,看到许汐泠那副狐媚入骨的长相,小姑娘本能地生出排斥感,皱着眉头问道:“三哥,她是谁啊?你新找的女人?”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章 兄弟交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