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754章 我很喜欢

第1754章 我很喜欢

1754

叶帆见安琪儿表情不对劲,忙关切问道:“怎么样了?”

“你是在逗本神玩吗?还是开玩笑呢?”安琪儿怀疑地问。

“逗你?我哪有这心思?!人命关天,我跟你开什么玩笑啊!?”叶帆着急道。

安琪儿很无语地指了指念茹娇,“那你说说,这女人又没死,只是虚弱而已,这点小问题,还需要本神出手?!”

门口众人都愣住了,房间里的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莎莉叶感知了一下,小声说:“王,这位念姐姐,好像有心跳啊”

叶帆的表情也从发懵,到渐渐的一丝疑惑,再到慢慢地露出一抹狂喜之sè!

他快步冲到床榻前,一把握住念茹娇的手腕,果然发现,念茹娇竟然又有了脉象!?

时蓝雨也跑到床边,试了试念茹娇的鼻息,惊喜道:“真有呼吸!虽然很弱,但真的没死!?阿娇姐姐没死!?”

“只不过生命迹象不明显,又没死,她本身是修炼者,让她休养一下,吸收些灵气,自然就好了,你们到底在着急些什么?”安琪儿很是莫名其妙。

叶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哈哈笑道:“我哪知道这怎么突然就活了”

他一路疯狂赶来,心急如焚,哪有心思一直关注念茹娇的体征。

如果他是平日里冷静的状态,估计早就发现,女人“死”后的身体一直没有出现一些死去的症状,早就该怀疑了。

时蓝雨笑道:“是我糊涂了,阎罗草中毒,好像是会假死的,我刚刚太心急,都忘了这一点了。

毒性过去后,如果假死醒来,就是活着,如果醒不来,就是真的死了。

看来阿娇姐姐吉人天相,阎罗王都不收她呢,假死完就能醒来了!”

叶帆哭笑不得,佯怒地伸手捏住女孩的脸蛋,“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哎呀!疼疼疼”时蓝雨委屈地道:“阎罗草早就在地表世界灭绝了,人家也是第一次遇到,哪记得这么清楚嘛”

在场的众人都是笑了起来,气氛顿时变得轻松。

“全都出去!不要打扰本神修炼!烦死了!你们这群低级的人类!”安琪儿双手插腰地喊道,对自己“被耍”感到不满。

叶帆这会儿心情大好,哪怕安琪儿这么发脾气,他也觉得这神族公主挺讨喜的。

于是叶帆一把捧住安琪儿的脸蛋,在她脸颊上“啧”地亲了口,说道:“谢谢,可爱的公主殿下”。

然后,叶帆抱起念茹娇,就迈步走了出去。

“莎莉叶!给阿娇安排个房间!”

“好的,王”

众人都散去了,只留下安琪儿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呆呆地伸手摸了摸被亲的白嫩脸蛋儿

“可恶的人类竟然敢亲”

安琪儿骂不下去了,她感觉脸上热得发烫,直接一转身扑到被子上,摆动着两条纤纤小腿,双臂敲打着被褥,害羞得不行了。

另一边,叶帆则是在一个安排出来的舒适卧室里,把念茹娇放到大床上。

拿出一枚养神芝的丹药,给念茹娇服用下去后,女人的脸sè明显好了起来。

莎莉叶等人看情况稳定了,也就走了出去,时蓝雨也被拖了出去,因为大家都想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房间里,只留下叶帆守着,他发现,念茹娇只是因为疲倦,沉沉睡着了。

不过,叶帆也不想急着把女人叫醒,而是希望她好好睡一觉,最近这些日子,念茹娇实在太累了。

中途,希思黎也跑来了一趟,叶帆告诉她怪兽的问题暂时解决了,让她把洞口封住就完事,反正小金要出来,有的是办法。

到了傍晚时分,念茹娇睫毛颤颤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她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具体梦见了什么,她却记不清了

大脑里有些空白,嘴里有些草药和血腥的味道。

眼前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念茹娇有些茫然地坐起身来,直到看清床边坐着的男人时,她不禁芳心一颤,眸子里泛起一丝晶莹

“睡得还好么?”叶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女人熟睡的时候,他想了许许多多,等她醒来该怎么解释,怎么讲的言论。

但是,真的见念茹娇醒来了,叶帆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念茹娇抿了抿红唇,一会儿后,嫣然笑着点头道:“嗯,是不是睡太久了?”

“不久,只要你会醒来,再长时间都不久”,叶帆发自肺腑地道。

念茹娇鼻子有些发酸,抱歉地说:“对不起妾身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叶帆伸手,擦了擦女人眼眶溢出来的泪水,“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别做傻事了”。

“嗯!”念茹娇哭中带笑,点点头,“前缘散尽,重获新生阿娇的命是上天给的,上天让我报答君恩,从今往后,妾身一定会好好对待叶郎的。”

“叶郎?你这叫得”叶帆感觉怪怪的,怎么听都不对劲啊。

念茹娇则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有一丝黯然,道:“是了,叶郎是有婚配了,我以后跟随左右,是不是不能叫得太亲密?那那称呼恩公如何呢?”

叶帆忙摆摆手,“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恩公更使不得主要是吧,我们这个世界,有个词叫‘夜郎自大’,不是什么好词。

虽然发音不同,但我听着还是不舒服。你就按以前的叫法叫我吧,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多礼数”

念茹娇听了原因,顿时松了口气,可又脸上红润润的,似乎有些羞涩,但她还是温柔地点了点头,唤了声:“夫君”

“啊?”

叶帆听得浑身一哆嗦,心里跟灌了蜜似的,他的意思,其实是让念茹娇像之前那样,喊他“叶帆”就行。

可是,女人似乎会错意了,理解成了是让她重新喊“夫君”?

念茹娇见叶帆呆呆的样子,有些局促不安地问:“这又叫错了吗?”

叶帆刚想更正女人的叫法,但看到她那楚楚动人的眼神,心里又有些不舍得,索性摇摇头说:“没,我很喜欢”。

看网友对 第1754章 我很喜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