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次来求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次来求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阿秀!”刘縯还想叫住刘秀,但后者已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看着刘秀离去的背影,刘縯满脸无奈地看向刘涌,意味深长地说道:“因为刘谨之事,不仅让我们得罪了整个新野的士族,而且还让我军内部产生了分歧。族叔,我最多只

能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之后,你还无法让县衙外面的将士们撤走,还无法改善我们和新野士族的关系,那么,我只把刘谨交出去,任由钟家处置了。”

说完话,刘縯站起身形,一甩袍袖,也走了。

柱天都部若想在新野长治久安,离不开新野士族的支持。身为柱天都部的首领,刘縯必须得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刘谨一个人把新野士族都得罪光了,两日之后,如果事态还不能得到缓解,他即便处死刘谨,刘氏宗亲们也都能

理解他的做法了,不会责怪于他。

当然了,如果刘涌真能想到不杀刘谨,又能平息众怒的办法,那再好不过。

刘秀、刘縯都走了,刘涌站在大厅里傻眼了。

刘稷、刘嘉等刘氏宗亲互相看看,也没有在此久留,走过刘涌身边的时候,众人皆深深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最后刘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县衙。

思前想后,他还是去了刘秀的府邸,既然刘秀说有办法既能保住刘谨的性命,又能圆满解决这件事,他就算舍掉自己的这张老脸,也得求刘秀出面处理。

且说刘秀,回到自己的府邸,九儿走了过来。刘秀问道:“调查清楚了?”九儿点下头,正sè说道:“在百香楼,刘谨和钟越争抢的那个姑娘名叫颖宣。她本是县丞家的嫡女,后来被贬为官妓,沦落到百香楼。钟越和颖宣本就是两情相悦,颖宣到了百香楼之后,便被钟越花重金包了下来,钟越也一直在找关系,希望能帮颖宣赎身。昨晚刘谨在庆功宴上就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宴会结束,他便直接去了百香楼,别的

姑娘没看上,倒是一眼看上了颖宣,恰巧当时钟越也在场,两人因此发生了争执。”

说到这里,九儿耸耸肩,哼笑出声道:“说起来,这个钟越也是个酒囊饭袋,在争执当中,竟然被刘谨这个酒鬼一把推下楼梯,摔折了脖子,人当场就不行了。”

已经沦为官妓的人,可不是有钱就能帮其赎身的,还需要得到官府的赦免文书才行。

刘秀边听边点头,问道:“现在这位颖宣姑娘在哪?”

“已经被收押进大牢。我估计,无论刘谨最终是死是活,颖宣都是凶多吉少。”

“是啊。”刘秀轻叹口气,说道:“事情毕竟是因她而起,钟家不会放过她,刘涌也不会放过她,甚至连大哥……都想推她出去顶罪。”

“不过,主公,我的人在百香楼里还打听出来一件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刘秀好奇地问道:“什么事?”

九儿伏到刘秀的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刘秀听后,眨了眨眼睛,嘴角稍稍上扬。

他眼珠转动,又在九儿的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等他说完,九儿干脆地答应一声,快步走出府邸。

刘秀走进大厅,刚坐下来,一名侍女便机灵的端送过来一杯茶水。刘秀接过茶杯,喝了两口茶水,感觉府内很是安静。他放下杯子,说道:“刘全。”

刘全急忙快步上前,躬着身子说道:“公子。”

“伯姬呢?今日伯姬出门了吗?”

刘全一笑,说道:“回禀公子,三小姐和汐泠小姐正在后花园聊天呢!”

“哦!”刘秀先是答应了一声,正要端起茶杯,手又缩了回去,挑目看向刘全,不确定地问道:“伯姬在和谁聊天?”

“汐泠小姐!”刘全含笑说道:“刚才老奴还去看过,两位小姐想谈甚欢。”

刘秀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笑了。昨天晚上,伯姬还对汐泠充满了敌意,看她哪哪都不顺眼,怎么睡了一宿,伯姬就对汐泠的印象彻底改观了呢?

他觉得有趣,挺身站起,向后花园走去。

到了后花园,刘秀举目一瞧,刘伯姬和许汐泠正坐在凉亭里,也不知道她二人在说些什么,气氛不是和睦,简直是欢快,时不时地传来二女咯咯咯的笑声。

刘秀带着疑惑,迈步走了过去。许汐泠率先看到刘秀,她急忙站起身形,低身福礼,说道:“汐泠见过主公!”

刘伯姬回头一瞧,笑得两眼弯弯,说道:“三哥,你来了!”

刘秀背着手,走进凉亭里,笑问道:“你俩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刘伯姬乐呵呵地说道:“三哥,我们在聊女红呢!没想到,汐泠姐对绣法和针法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汐泠姐还会丹凤绣法,以前我还以为丹凤秀发早已经失传了呢!汐泠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姐已经答应我了,会把丹凤绣法传授给我!”

小姑娘一直都是爱恨分明,而且不会隐藏心事,喜恶都直接表现在脸上。

刘伯姬讨厌许汐泠的时候,怎么看她怎么觉得不顺眼,现在刘伯姬对她的印象发生改观,又怎么看她怎么觉得喜欢。仅仅相隔了一宿,两人就快变成好姐妹了。

刘秀对女红的事是一点不了解,也不清楚什么是丹凤绣法,不过刘伯姬这么快就接受了许汐泠,还与她姐妹相称,也不得不让人佩服许汐泠的交际手腕。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许汐泠在一夜间就摸清楚了小妹的喜好,而且还能对症下药,着实是厉害。

刘伯姬话风一转,问道:“三哥,刚才大哥找你去县衙了?”

“嗯。”

“肯定是为了刘谨的事吧?”

刘秀在凉亭的石凳上坐下来,又向站于一旁的许汐泠摆摆手,示意她也坐下。

他对刘伯姬一笑,说道:“现在刘谨的事情已经闹大了,新野士族联起手来,一心就想为钟家讨回个公道。”

刘伯姬惊叹道:“没想到钟家在新野的实力竟这么雄厚,能笼络那么多的士族。”

许汐泠淡然说道:“并非钟家的实力真有那么雄厚,而是新野士族都明白唇亡齿寒,只有同仇敌忾,方有机会自保。”

刘秀点点头,许汐泠分析到了点子上。如果自己是新野士族中的一员,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会选择和钟家站在一起。

刘伯姬哼哼两声,说道:“三哥,刘谨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这个人太讨厌,每次见到我,总要说些不三不四的话。”

刘秀皱眉,问道:“伯姬,刘谨欺负过你?”

“倒也算不上是欺负,就是总说些‘有没有心上人啊’、‘什么时候出嫁啊’这些不着调的话!”小姑娘脸sè微红,气鼓鼓地说道。

嗯!算是上调戏,但也的确是闲出屁了才会问出这些话。刘秀翻了翻白眼,许汐泠则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正说着话,一名家仆走来,向刘秀拱手说道:“公子,刘涌刘公求见。”

对于刘涌会再次登门拜访,这完全在刘秀的预料之中。他问道:“来了几人?”

仆人说道:“只刘公和几名随从。”

刘秀站起身形,说道:“请他到大堂。”

刘涌被仆人请入宅内,在大堂里等待时间不长,刘秀也到了。刘秀才刚走进大厅里,刘涌便屈膝跪地。

刘秀向旁一闪身,退出去好远,慢悠悠地说道:“族叔,你是长辈,我是晚辈,如此大礼,我可承受不起!”

刘涌的脸sè一会白,一会红,憋了半晌,说道:“阿秀,以前族叔多有得罪,还望你大人大量,莫要记恨族叔!”

刘秀乐了,摆手说道:“族叔这是说得哪里话!快快请起。”

“如果阿秀这次不肯帮我,就是还在记恨于我,我在此长跪不起!”刘涌依旧是坚持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这是要耍无赖啊!刘秀嘀咕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族叔与其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不如去想想办法,看看如何能保住刘谨的性命,又能顺利度过钟家那一关。”

刘涌带着哭腔说道:“我现在是真的没办法了,如果阿秀不肯帮忙,这次……这次阿瑾就真的死定了!”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由于新野士族都站在钟家那一边,甚至像邓奉这样的舂陵军将令也支持钟家,刘氏宗亲已然无人再肯帮自己说话了。

刘秀耸耸肩,说道:“族叔怎么会没有办法呢?我相信,族叔早晚都会想出两全其美之策!”

听着刘秀的风凉话,刘涌是真的急了,向刘秀叩首,哽咽着说道:“族叔求阿秀了!”

感觉把刘涌逼得也差不多了,刘秀走上前来,在他身边跪坐在地,正sè问道:“若想刘谨不死,族叔肯付出多大的代价?”

刘涌先是一愣,紧接着说道:“任何代价!倾家荡产,亦在所不惜!”

刘秀说道:“倒也没有那么严重。此事之后,刘谨必须退出柱天都部,从此以后,柱天都部对刘谨也永不录用,族叔以为如何?”

刘涌抬起手,直勾勾地看着刘秀,过了片刻,他把心一横,郑重其事地应道:“好!只要阿秀能帮助阿瑾,度此难关,从今往后,阿瑾绝不再柱天都部任职!”

刘秀与刘涌对视一会,站起身形,顺手把刘涌也拉了起来,说道:“今晚,我会去钟家走一趟。明日,刘谨必须离开新野,回舂陵!”刘涌垂下头,说道:“好!族叔答应你!”稍顿,他疑惑地问道:“阿秀,你……你去钟家走一趟,就能劝钟家放过阿瑾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次来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