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剑上有毒

第二百二十七章 剑上有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着突然闯进来,手持利刃的蒙面黑衣人,姑娘吓得啊的一声尖叫,双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两名黑衣人瞅了她一眼,紧接着,目光向房间的四处来回扫视。这个房间不算大,也没多少摆设,放眼看去,一目了然。两名黑衣人只大致环视了一圈,其中一人便转身

往外走去,另一名黑衣人看向那名姑娘,问道:“刚才有没有人进来?”

姑娘呆呆地摇头,颤声说道:“没……奴家没看见……”

黑衣人凝视她片刻,一抖手中剑,转身往外走。走到房门口,他正要出去,抬起来的腿却又慢慢缩了回来。

他提着鼻子,连吸了两口气,眼中精光一闪,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名姑娘,语气yīn冷地说道:“为何你的房间有血腥味?”

他这句话,让藏在床下的刘秀都大吃一惊。

他身上的确有伤,伤口也的确是在流血,不过他已经洒了那么多的胭脂,连他自己都已闻不到血腥味了,而对方竟然还能闻出来,这得是多敏锐的嗅觉?

黑衣人一步步向惊呆吓傻的姑娘走去,到了她近前,他手腕一晃,青锋剑的锋芒已然抵在姑娘的喉咙上,他沉声道:“说!为何你的房间会有血腥味!”

姑娘激灵灵打个冷颤,小脸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奴家来……来了月事……”

闻言,黑衣人眼眸一闪,皱了皱眉头。姑娘的脸sè由白变红,她慢慢拉起裙摆,面红耳赤地说道:“如果……如果大爷不信,可以看一看……”

她的裙摆越提越高,眼瞅着要露出亵裤的时候,黑衣人猛然收剑,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口中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晦气。”

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听声音对方已经走远,那名姑娘不由得长松口气,瘫坐在地上,汗珠子顺着她的双鬓流淌下来。

就在众黑衣人像没头苍蝇似的逐一房间搜寻刘秀的时候,百香楼外突然响起悠长又尖锐的哨音。

听闻哨音,众黑衣人纷纷停止了搜寻,从个个房间里跑出来,相互看了看,然后一同向外跑去。

这群黑衣人,来得快,跑得更快,只眨眼工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们离开后都不到五分钟,就听外面的街道上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数以百计的军兵快速奔跑过来,在其后面,还有大批的马队在往这边赶。

确认黑衣人都已逃走,刘秀方从床底下钻出来。

那名姑娘颤巍巍地站起身形,快步来到刘秀近前,低头看眼他手臂上的伤口,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你受伤了,留了好多的血……”

常在沙场上厮杀的刘秀,早已不在乎这样的小伤。他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直到此时,他才仔细打量她。

这名姑娘年纪不大,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生得不错,皮肤白净,五官秀美,不过在她的右额角有好大一块红sè胎记,都延伸到了右眼。

这块胎记无疑破坏了姑娘整张脸的美感,让她原本娇美可爱的模样看起来狰狞又吓人。

刘秀看罢,暗道一声可惜,好端端的一位姑娘,生得白白净净,清清秀秀,但却长了这么一大块碍眼的胎记。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对于这位姑娘来说,长了这么一块胎记,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别的姑娘在房间里都是因为有客人来光顾,不过这位姑娘待在房间里,估计是老鸨的命令,不想让她出去吓人。

看她房间里的摆设,一穷二白,估计平日里也没有客人来光顾她,这块胎记,倒是保住了她的清白。

刘秀声音有些虚弱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家叫……叫小卿。”“我问你的本名。”“慕妍卿。”

刘秀点了点头,寻思片刻,问道:“原县衙廷掾慕盛和你是?”

姑娘身子一震,小声说道:“正是……是家父。”

刘秀仔细想了想,幽幽说道:“我不记得慕盛有你这么一位千金。”

刘秀在新野待的时间不断,对于县衙的官员谈不上了如指掌,但也是了解一些的。

在他印象中,廷掾慕盛有两位女儿,长女早已嫁为人妇,小女闺中待嫁,据说生得貌美如花,上门提亲的人还不少。

可看这个慕妍卿的年纪和长相,既不是慕盛的长女,也不是小女,那她又是从哪蹦出来的?

姑娘低垂下头,低声说道:“奴家是庶出,以前不住在城内,一直住在城外的庄子里,后来父亲出事,奴家……奴家便被送到了百香楼。”

原来如此,难怪没听说过慕盛有慕妍卿这么个女儿,原来是庶出,看她这副模样,估计以前在慕家也不会太得宠,不然也不至于被安顿在城外的庄子里。

他们正说着话,就听外面传来轰隆隆上楼的脚步声,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此同时,还能听到马武扯脖子的叫喊声:“主公!主公!”

刘秀对慕妍卿一笑,说道:“烦劳姑娘扶我起来!”慕妍卿拖住刘秀的一只胳膊,把他从地上扶起。起身之后,刘秀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甩了甩头脑,稳住自己的身形,先是向慕妍卿倒了一声谢,而后冲着外面扬声说

道:“子张,我在这里!”

他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马武从外面冲了进来。

看到站在屋内的刘秀,马武立刻快步上前,又惊又喜地说道:“主公!”瞧见他手臂上有好多的血迹,马武脸sè又是一变,急声问道:“主公,你受伤了?”

刘秀满不在乎地说道:“皮肉伤而已,不碍事。”他话锋一转,问道:“子张,你赶来的时候可有看到那些刺客?”

马武摇了摇头,说道:“主公,属下到时,刺客皆已逃走,不过主公不用担心,属下已派出骑兵,前去追踪!”

他们正说着话,张平、朱云二人也双双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刘秀手臂上的伤口,二人面sè凝重,异口同声地问道:“阿秀,这是怎么回事?”

刘秀说道:“我把刘谨送回刘府,在回家的半路上,遇到了刺客的袭击。”

张平和朱云对视一眼,眯缝着眼睛说道:“难道刘涌他……”

未等他二人把话说完,刘秀摆摆手,笃定道:“不是他。”

这些刺客,不可能是刘涌派的。首先他是救了刘谨,刘涌没有理由杀他,其次,这些刺客的身手太厉害,以刘涌的实力和能力,还找不到这么多如此厉害的刺客。

“那会是谁呢?”张平和朱云眉头紧锁。

马武正sè说道:“刺客究竟是谁派来的,可以在以后慢慢调查,现在主公受了伤,需立刻回府医治!”

他话音刚落,刘秀突然感觉头晕的厉害,身子随之软了下去。张平、朱云手疾眼快,急忙扶住刘秀,又惊又骇道:“阿秀,你怎么了?”刘秀微微摆了下手,此时他眼中的一切都已变成重影,而且在围绕着他不停旋转,他有气无力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可能是刚才跑得太久,失血过多的关系。

张平、朱云急声说道:“阿秀,我们立刻回府!”说着话,朱云把刘秀的衣袖撕扯下来,要先帮他把伤口包扎一下。

刘秀回头看向慕妍卿,沉吟片刻,说道:“把这位慕姑娘,也一并带走吧。”

马武误以为慕妍卿是刺客的同伙,下意识地握住肋下佩剑,看着慕妍卿的眼神如同刀子似的。

慕妍卿吓得脸sè大变,下意识地倒退一步,身子后仰,不由自主地坐到地上。刘秀见状,微微皱眉,说道:“子张,不得无礼,刚才是慕姑娘救了我。”

听闻这话,马武锐利的眼神立刻柔和了下来,握住剑柄的手也随之放了下去,他向慕妍卿拱手施礼,说道:“慕姑娘,在下刚下失礼了!慕姑娘,请!”

此时,慕妍卿已然听出来了,这位突然闯入自己房间躲藏的青年,正是柱天都部大将军刘縯的亲弟弟,刘秀。她呆呆地看着刘秀,一时间有些回不过来神。这时,正为刘秀包扎伤口的朱云倒吸口凉气,刚才有衣袖遮挡,还看不清楚伤口的情况,现在他把刘秀的衣袖撕掉,可清晰

看到,伤口两侧的皮肉都已呈现乌黑sè,他急声说道:“不好!阿秀中毒了!”

听闻他的话,马武和张平定睛一看,脸sè也同是一变。

伤口乌黑,这明显是中毒的表现。张平和朱云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把刘秀搀扶到慕妍卿的床上,让他躺在上面。

现在他们已不敢再动刘秀了,血液流淌加速,只会让刘秀中毒更深。马武大步走到房门口,冲着外面的军兵连声吼道:“找医官!速去县衙,把医官都带过来!”

刘秀遇刺,并且身中剧毒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县衙。听闻此事,刘縯也急了,带上县衙的医官,急匆匆地来到百香楼。

见到刘秀时,后者正躺在床上,脑门上全是汗珠子,那是疼的。刘縯吞了口唾沫,走到床铺近前,低头仔细查看刘秀手臂的伤口。

此时伤口已变得乌黑一片,狰狞又吓人。刘縯拿起手巾,轻轻擦了擦刘秀脑门上的汗珠子,低声宽慰道:“阿秀莫急,医官已经来了,马上就为你解毒!”

说着话,他转头看向他带来的三名医官,沉声说道:“立刻解毒!”

三名医官躬着身形答应着,走到刘秀近前,细看他手臂的伤口。

三人是又看又摸,可忙了半天,他们也未能判断出来刘秀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如果是烈性的剧毒,按理说刘秀中毒这么久,早就该一命呜呼了。但如果说是寻常的毒,他二人还真没见过,而且伤口乌黑到这种程度,完全是烈性剧毒的表现。看着三名医官嘀咕来、嘀咕去,久久做不出判断,刘縯眼珠子都红了,厉声问道:“为何还不给我弟解毒?”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剑上有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