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推断真凶

第二百二十九章 推断真凶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三名医官急匆匆地跑进房间,逐一检查刘秀的身体,一番忙碌下来,三名医官得出的结论一致,刘秀身上的毒的确是解了。

至于看起来那么霸道的毒究竟是怎么解的,三名医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此毒只是看起来吓人,实际上并不致命,等时间一到,便在人体内自动化解了,要么是刘秀体质异于常人,不惧剧毒,也就是说,他具备百毒不侵

之躯。

当然,三名医官都倾向于前者,认为刘秀中的毒,属于雷声大雨点小的那种,在他们的认知里,世间还没有谁是具备百毒不侵的体质。刘秀身上的毒解了,这也让许汐泠当初所得出的结论都成了空谈妄想,对于她的‘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刘縯也很不满,可许汐泠终究是刘秀的门客,刘縯也不好过多斥责

她。

经过一宿的折腾,刘秀的身体早已严重透支,虚弱的不成样子,现已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刘縯不敢轻易动他,只能封闭百香楼,并在这里布下重兵守卫,另一边,他派出刘嘉、张平和朱云三人,封锁全城,严查刺客。

刘秀这一觉,一直睡到当天的深夜,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床边趴伏着一人,许汐泠。刘秀眼珠转动,扫视四周,房间里空空荡荡,再没有其他人。

他重新闭上眼睛,感受自己的身体。

手臂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但与刚中毒时相比,已经强了太多太多,周身上下的疼痛感也锐减,现在剩下的就是酸疼,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数十架马车碾过似的。

嗓子眼里干得像是正在燃烧,他嘴唇动了动,但干哑的嗓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反而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趴在床沿的许汐泠身子一动,立刻直起身形,见刘秀睁开了眼睛,她又惊又喜,说道:“主公,你醒了?”

刘秀看着一脸惊喜交加的许汐泠,向她微微点下头。

许汐泠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形,从一旁端过一碗水,然后她一手扶着刘秀的脖颈,一手拿着碗,将水一点点的喂进刘秀口中。

几口水下肚,刘秀感觉嗓子总算是舒服了一些。他躺在床上又缓了一会,声音虚弱地问道:“我昏迷了多少?”

许汐泠站在床边,弯下腰身,用手背摸了摸刘秀的额头,没有发热,她暗暗松口气,说道:“从昨晚到现在,主公已经昏睡十多个时辰了。”即便昏睡了这么久,刘秀现在还是感觉浑身疲惫,如同刚刚打过一场大战似的。见他又闭上眼睛,许汐泠小声说道:“昨天大将军和伯姬小姐在这里陪了主公一宿,第二天

还是不肯走,直到傍晚,见主公的病情已经完全稳定了,他们才回去休息。”

“嗯。”刘秀轻轻答应了一声,稍顿,他问道:“那些刺客呢?”

许汐泠说道:“目前还没有追查到刺客的行踪!从主公出事到现在,新野的城门一直封闭,那些刺客现在应该还在城内!”

刘秀吁了口气,没有追查到刺客的下落,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失望还是该感到庆幸。

这些刺客的身手太厉害,而且武器上都淬有剧毒,一旦打起来,己方这边不知得伤亡多少弟兄。

“汐泠,昨日,你说这些刺客可能来自于一炁门?”

许汐泠诧异地看着刘秀。昨晚她和刘縯交谈的时候,刘秀已经毒发了,没想到,他当时还清醒着,有听到自己和刘縯的对话。

她面sè凝重地点点头,小声说道:“主公,这只是我的怀疑。”

由于刘秀身上的毒已然化解,现在许汐泠也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推断错了,倘若对方真是一炁门的人,所用的毒真是阎罗缠,不可能被这么轻易的化解掉。

不过刘秀很清楚,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没有一命呜呼,只有一个原因,金液护体。刘秀喜欢看书,尤其是从益州回来之后,看过许多道家的书籍。

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当初在石洞里饮下的那瓶液体,就是道家的至宝——金液。

金液改变了他的身体,不仅让他的体质大幅度的增强,而且还让他具备了百邪不侵之躯。

如果他中的只是寻常的毒药,他的身体根本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反应,正是因为对方所用的剧毒极其霸道,所以才整整折磨了他一个晚上。

因为有金液护体的关系,他这口气一直断不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体内的金液和外侵进来的剧毒于他身体里到处厮杀,让他的身体简直都变成了战场,不仅元气大伤,经络和内脏也有受到不小的创伤。

刘秀看向许汐泠,问道:“倘若他们真是一炁门的人,我当如何应对?”

许汐泠大吃一惊,呆呆地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着刘秀,过了片刻,她摇头说道:“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是一炁门的弟子!如果主公中的是阎罗缠,主公现在就……”

“就不可能还活着了是吗?”刘秀嘴角动了动,有气无力地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曾服下过道家的至宝,是百毒不侵之身呢?”

听闻这话,许汐泠身子都是一震,朦朦胧胧的媚眼瞬间瞪得好大,眼中的迷雾也消散,取而代之的一片清明透彻。

她呆了好半晌方颤声问道:“不知主公服下过哪种道家至宝?”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类似于金液之类的宝物。”

按照道家的说法,服下金液后,即便是凡人之躯,也能背生羽翼,飞升成仙。他现在还是凡人之躯,说明他服下的金液并非纯正的道家金液。

许汐泠出自于道家,自然清楚金液是何等的至宝,那只存在于传说当中,世间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她呆愣好一会,才幽幽说道:“倘若对方真是一炁门的弟子,那……那主公以后可就要加倍小心了,这次一炁门行动失败,他们肯定还会再次伺机发难。”

刘秀问道:“如何才能解决他们?”

许汐泠摇头,说道:“没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有传言说在东海,有传言说在南海,还有传言说在天山雪境,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汐泠想不明白,主公怎么会和一炁门结下仇怨?”

刘秀垂下眼帘,许汐泠再次给他倒了一碗水,扶着他饮下。刘秀舒适地喘了口气,喃喃说道:“也许,是有人想借一炁门之手,置我于死地!”

“是……什么人?”

“刘秀!国师刘秀!”刘秀说道。

以前刘秀没造反,只是一普通农民,还可以用《赤伏符》的那句谶语要挟国师,毕竟国师当皇帝的可能性要远比他这个乡下小子大得多。

而现在他已经随大哥起兵造反了,那么《赤伏符》中的谶语非但无法再要挟国师,反而更加印证了,他就是谶语中的那个可以当皇帝的刘秀。

所以,现在最想置他于死地的人,都不是王莽,而是国师刘秀。以国师刘秀的能力,勾搭上一炁门,请一炁门为他做事,也并非没有可能。

见许汐泠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刘秀苦笑着问道:“汐泠听说过《赤伏符》吗?”

许汐泠眼眸闪了闪,说道:“如果汐泠没有记错的话,赤伏符应该是本谶语符箓?”刘秀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sè,许汐泠掌握的知识堪称渊博!他正sè说道:“《赤伏符》中有一句谶语,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国师

刘秀一心想做谶语中的刘秀,而我这个刘秀,只要我还活着,就是对他最大的威胁……”他随即把自己和国师之前的过往向许汐泠大致讲述了一遍。为了一句虚无缥缈的谶语,就要置人于死地,这在现在看来无疑是荒唐透顶,可是在当时,人们对玄学都是深信不疑的,甚至有人利用玄学都让自己从平头百姓登基做了

皇帝,还差点把刘秀一脚踢进鬼门关,这都是后话。

许汐泠不知道主公刘秀和国师刘秀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纠葛,听刘秀讲完,许汐泠终于明白一炁门的弟子为何会找上主公,对主公突下杀手了。

她皱着眉头说道:“国师刘秀是谶纬大师,也是道家大师,据传与一炁门向来交好,倘若是国师出面,拜托一炁门对主公下毒手,那么整件事就能解释得通了。”

她看眼刘秀,轻叹口气,又道:“这样来看,整件事的根结,就在国师身上。只要国师还活着,事情就会没完没了,只有国师死了,所有的事情才会迎刃而解。”

要根除一炁门,太难了,主要是他们连一炁门的老巢在哪都不知道,想去找人家都找不到,但若去找国师就太容易了,他就在京城,就住在国师府里。

她沉吟片刻,说道:“主公,汐泠打算去京城走一趟。”

刘秀不用问也能猜出她要去京城做什么,拒绝得干脆,摇头说道:“不行,国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以你一人之力,也不可能杀得了他。”

许汐泠看眼刘秀,低头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她脑中灵光一闪,抬头说道:“主公,我可以请师姐帮忙。”

“师姐?”

“汐泠有为师姐,目前就在京城,或许可以接近国师,即便杀不了他,也可以从他那里打探出不少的消息!”许汐泠面露兴奋地说道。

刘秀好奇地问道:“你的这位师姐在京师是做什么的?”

“师姐在京城经营一家青楼。”“……”刘秀无语,心中再次感叹,许汐泠的师父苡尘先生所教出的徒弟,可真是……非同凡响。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推断真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