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90章 三只木薯引发的血案

0490章 三只木薯引发的血案

夜幕降下,多木村笼罩在一片夜sè之中。以前的多木村因为贫穷,入夜之后几乎没有灯光,可是现在却是灯火通明。几台柴油发电机轰鸣着,将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到正在建设的矿区之中,那里矗立着几座木质哨塔,每一座都有一只探照灯,将矿区和村子照得雪亮。

矿区里,几台工程机械引擎轰鸣,将种着包谷和木薯的农田挖得面目全非。几十个村民被一队武装人员看守着,用铲子将挖出来的深层土往洗矿池里送。

一个老人实在是吃不消了,将铲子拄在地死休息。不过没等他多休息几秒钟,一个端着AK突击步枪的武装人员就走了过来,一枪柄砸在了他的肩头上,他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混蛋!赶快干活!不然杀了你!”武装人员恶狠狠地吼道。

老人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没等他开始干活,他忽然往后仰倒了下去。饥饿加体力透支,他又是一个老人,哪里还坚持得下去。

武装人员哗啦一下拉起了枪栓,枪口对着老人,嘴角浮出了一丝狞笑:“去死吧,老东西。”

他的右手食指压住扳机

砰!

一声枪响。

昏死在地上的老人的身上没有溅血,倒是准备射杀老人的武装人员的脑袋突然开花,被一颗子弹爆了头,栽倒在了地上。

整个矿场里顿时炸开了锅,有人吼叫,有人对天开枪,鸣枪示警。接近着,这边的恐慌转眼就蔓延到了村子里,更多的武装人员从村子里冲了出来,还有人跳上了皮卡车改装成的战车上,准备操作架在车厢里的重型机枪。

同一时间,百米开外。

水泥路垂下了手臂,但那支开枪射杀武装人员救下老人的美制M16步枪却没有垂落下来,还在宁涛的手中。刚才那一枪,宁涛瞄准并锁定了目标,他只是扣动了扳机。

第一枪由水泥路来打响,这是宁涛的决定。在神龙架的深渊一战里,他缴获了一大堆的枪械和弹药,都还堆在诊所里,现在正是将它们派上用场的时候。

水泥路将他一直提在手里的那只脏兮兮的塑料袋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只木薯放在了宁涛的手中,然后又拿出第二只和第三只,分别放在了了青追和白婧的手中。

水泥路双腿曲了下去,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哭着说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妻子,还有多木村的村民,求求你们了”

他用的是班图语,宁涛、青追和白婧都听不懂,可这并不妨碍早就编导好了的剧情。

宁涛说道:“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收了你的木薯,你的木薯无比的珍贵,我们会为你救出你的妻子和多木村的村民。”

水泥路瘫倒了下去,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他不会死吧?”白婧有些担忧地道。

对于这个团队来说,这个黑人青年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村民和武装分子都是次要的。要是水泥路死在这里,那就等于是白忙一场了。

宁涛唤醒眼睛的望术的状态,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没事,他还不会死,只是走了这么远的路有点虚脱了。我们动手吧,早点收工。”

白婧和青追同时点了一下头。

一只灯笼从白婧的手中放飞了出去,飞向了多木村,它飞过的地方,平地起白雾,白茫茫的大雾随着它向多木村笼罩过去

多木村里,武装人员向四周的树林开枪,有人吼叫着,驱赶受到惊吓的村民往村子中间的空地聚集,让他们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一个身材高大魁伟的黑人男子从一间民房之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系着他的裤腰带。在他身后,那扇敞开的房门里,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子蜷缩在地上,身上没有半点遮丑的布料,浑身都是伤痕。

这个黑人男子叫阿尔弗雷德,他就是这支叛军的指挥官。

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是一个典型的法语名字。刚德的历史是一部血泪史,不仅被比利时人殖民过,也被法国人殖民过,法语至今也是刚德的官方语言。在刚德,会取法语名字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比如他,他的家庭是刚德的军人家庭,他之前也是刚德政府军的一个上校军官,政变失败之后便带着他的手下成了叛军,四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发生了什么?”阿尔弗雷德怒气冲冲地吼道:“敌人在哪里?”

一个武装人员回答了他:“报告上校,有人开枪杀了我们的人!只开了一枪,好像只有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吼道:“把他给我找出来,杀了他!”

“上校那是什么?”一个武装人员忽然指着从黑角部落方向袭来的一片白雾,一脸惊讶的表情:“怎么会这样?”

非洲气候炎热,雨水很少,一年也难得起几次雾,现在也不是起雾的雨季,怎么会突然起雾?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着那片白茫茫的大雾,脸上也堆满了惊讶的表情。

那片大雾快速往这边笼罩过来,雾里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走动,却又像一群幽灵在跳一种诡异的舞蹈。

几只探照灯的灯柱全都聚集到了那片白雾上。

阿尔弗雷德看到了模糊的声音,大声吼道:“开枪!”

砰砰砰!

哒哒哒!

噔噔噔

步枪、机枪一起开火,子弹一点飞向了那片白雾,子弹飞行的咻咻的声音不绝于耳,一颗颗铜质的弹壳从枪膛中蹦跳起来,掉在地上,那又是一片叮叮当当的声音。

可是,密集的火力网也打不散那片白茫茫的浓雾,在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里,那片大雾转眼就将笼罩了过来。雾里的人睁大了眼睛,却也看不见身前一米的地方!

“呜呜咿”浓雾里传出了诡异的声音。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黑大汉紧紧地盯着身前的方向,他的手里抱着一挺轻机枪,枪口还兀自冒着一股幽蓝的硝烟。

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突然在浓雾之中显现,那恐怖的声音好像就是从它的嘴里发出来的。

“去死吧!”黑大汉怒吼了一声,将枪口对准了那个模糊的身影扣动了扳机。

噔噔噔

一梭子机枪子弹呼啸而去,全部打在了那道模糊的身影上,可是只见白雾涌动,不见人倒下。

突然,一道青光闪现。

咔嚓!

机枪一分为三,起码两百多斤重的黑大汉也一分为三,轰然倒地之后尸体裂开,肝脑涂地!

“啊”浓雾之中传出了一个惨叫的声音。

这只是一个开头。

看不见敌人,只有能见度不超过一米的浓雾。不断有武装人员在雾中在雾中被干掉,却看不见敌人长什么样,又在哪里。有的武装人员承受不了压力,对着浓雾开枪,可是子弹没有打中敌人却打中了自己人。

这是毫无悬念的战斗,交战的双方一方是来自东方古国的修真天团,一方却是一群乌合之众组成的叛军。他们欺负手无寸铁的百姓和厉害,可在这样的战斗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苦海明灯之下,对宁涛、白婧和青追来说,浓雾是不存在的,这村子和矿场亮如白昼。宁涛一把日食之刃和M16步枪,白婧一双蛇爪,青追一双龙爪不断收割武装人员的生命,这战斗对三人来说和杀鸡杀鱼没什么区别,毫无挑战性。

阿尔弗雷德一见情况不对,凭着不错的方向感和对这里环境的熟悉,扔下他的手下一个人往村子下方的树林跑去。

那片树林也是水泥路逃跑的树林。

一道青sè的身影腾空而起,虚空中一晃就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头顶上空,一双龙爪当空劈下去,青追的头顶上赫然出现了一团青sè的妖气,竟是龙的形状!

龙吟!

青追的龙爪上赫然冒出了青幽幽的火焰!

毫无疑问,蛇化龙,进化成蛟龙之后,青追的实力已经大增。从前的她不如白婧和殷墨蓝,可是现在的她却比白婧和殷墨蓝更加强大!

青追这次出击,显然是想试试自己的龙的力量,来一个牛刀杀鸡。

这一双龙爪下去,阿尔弗雷德恐怕会被劈成一堆饺子馅。

却就在青追眼见就要将阿尔弗雷德劈死的时候,一道人影从旁飞掠过来,一把抱住阿尔弗雷德的腰,将他带离青追的攻击范围,然后扑倒在地。

青追的龙爪落空,六道劲气全数劈在了地上。一块巨大的岩石轰然裂开,分成几块,切口光滑如镜且有被烧灼的痕迹!

蛇怎么能跟龙比?

青追被自己的力量吓呆了,落在地上,一时间竟忘记了去问宁涛为什么不让她杀那个指挥官。

阿尔弗雷德终于看见敌人了,一个比他瘦小的东方人,他本能地一拳抽向了宁涛的脑袋。他的拳头差不多有宁涛的脑袋的四分之一大,他相信这一拳过去肯定能将宁涛抽昏死过去。

嘭!

一声闷响,阿尔弗雷德的拳头抽在了宁涛的脑袋上。

宁涛的脑袋连晃都没有晃一下,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然后也一拳抽了过去。

嘭!

阿尔弗雷德脑袋撞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青追这才走过来:“宁哥哥,为什么不让我杀他?”

宁涛说道:“他是这支叛军的指挥官,身上的罪孽深重,我现在还不能赚取恶念罪孽,但很快就能赚了,留着他,等我能赚恶念罪孽的时候再干掉他。”

青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明白了,你这是在存钱。”

白婧的声音传来:“你们俩待会儿在谈恋爱行不行?你们想把我累死是不是?”

宁涛和青追相视一笑,再次投入战斗。

这战斗等于是一个国产游戏里的一拳小野怪面对游戏里充值排名前三的RMB玩家,就是那种感觉。

看网友对 0490章 三只木薯引发的血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